,第六十五章 顺藤摸瓜

  鲍鱼闻言心中一惊,转头向着砸倒自己的nà具身体 了过去只见这人脖 怪异的弯曲,舌头长长吐出,正是跟随自己五六年的阿发,而他的这幅模样,无论如何都不像活人了!

  这时候鲍鱼的心中才疯狂的升腾起了一股寒意,浑身上下不由自主的哆嗦了起来,猛然间握枪的手上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量,竟让他不由自主的将枪口偏转指向了自己的太阳穴。bxz     

  “我这个人做事一向公道,你想用枪打死我是把?”

  方森岩很是平淡的对鲍鱼道。

  鲍鱼终于惊恐的喊叫了起来:“不要啊!岩哥,我好……”

  “砰!”鲍鱼的求饶声直接被枪响给打断了,血水和脑浆涂满一地,这种打架斗殴出人命的事件在这里屡有发生,周围的酒客早 跑得干干净净,因此也没有预期中的尖叫,恐慌,动乱。而方森岩心中的n○à股暴戾嗜杀之意涌现了出来,便一发宣泄不可收拾!此时什么保密什么契约者都被他抛 了脑后,至于〖警〗察之类的更是直接被他无视了!若是瞻前顾后以至于连恩仇也不能快意,家人也保护不了,nà要这么强大◇的力量来有什么用?

  方森岩顺手抛开了nà把枪,大步向外走了出去。他脚下本来还沾着血,因此走出来当真有一步一血印的惨烈,但多走几步以后血迹便消失了。连杀四人,方森喜心中的nà股&nbs◆p喧嚣的火焰非但没有熄灭,反而腾腾的升了起来“”nà种对家人的关心演绎出来的畸形杀意”又岂是鲍鱼几条命能够浇灭的?螃蟹不死三仔不救出来,难解他心头之恨!

  方森岩走过街角,将后面的惊呼与喧闹抛弃 了脑后,顺手叫了一辆计程车。

  “度街”谢谢,请开锋一点。”

  ………………,不 半 时以后,方森岩从计程车上面跳了下来。反手关上了■车门,丢了一张钞票进去。庙街这地方他不大熟,不过也知道是nà种相当平民化的地方,大排档众多鲍鱼龙混杂,十分热闹。nà个螃蟹哥既然是依靠出卖lǎo大上位的,又和越南人有关系,想必在这里不是无名之辈。方森○■车门,丢了一张钞票进去。庙街这地方他不大熟,不过也知道是nà种相当平民化的地方,大排档众多鲍鱼龙混杂chēmén,diūleyīzhāngchāopiàojìnqù。miàojiēzhèdìfāngtābúdàshú,búguòyězhīdàoshìnàzhǒngxiàngdāngpíngmínhuàdedìfāng,dàpáidàngzhòngduōbàoyúlónghúnzá,shífènrènào。nàgèpángxiègējìránshìyīkàochūmàilǎodàshàngwèide,yòuhéyuènánrényǒuguānxì,xiǎngbìzàizhèlǐbúshìwúmíngzhībèi。fāngsēn◎岩随便找了个无所事事的人,塞了他一百块, 知道螃蟹哥这个时候多半在大发赌档里面 场 。

  方森岩听了点了点头,打听了nà赌档的地址,便直接大步走了过去。

  这赌档却是在一家荒僻的侧巷内,外面摆了个杂货店来作为掩饰”外面蹲着两个壮汉,吸着烟,没几分钟 往巷口上张望下。

  不过显然〖警〗察也知道水至清则鲍鱼的道理,顶多也只是风头紧的时候来扫扫罢了。方森岩大步走了进去,门口nà两个蹲着的壮汉大概也见多了不清自来的赌鬼,连眼皮都没夹他半下”自顾自的谈笑着,直接将方森岩当成了空气。

  当方森岩进入 了赌档里面以后”发觉这里实在是有些 得可怜,一共 只有两个房间,估计是杂货店lǎo板的原来寝室,现在里面被塞下了五六张桌 ”乌烟瘴气的烟雾弥漫,方森岩走进去后 不能通行无阻了。一个正在抽着闷烟的大块头走 了方森岩的面前”凶神恶煞的道:“你是shuí,想干嘛?”

  方森岩淡淡的道:“螃蟹在吗?”

  这大块头“嗤”的从鼻孔里面哼了一声,扬起下巴用食指和中指凶巴巴的戳着方森岩的胸口道:“螃蟹哥的名字也是你哔的?”

   着 直接摘下烟头往方森岩的脸上插了过去!方森岩一把叼住了他的手腕,手上慢慢的加力,这大块头的脸上立即冒出了冷汗,斜着身体惨叫了起来:“大力,黑仔!快点过来砍人!顺带叫螃蟹哥过来!”

  这时候nà帮赌徒都已经转头过来惊愕的望向了这边,方森岩淡淡的道:“江湖恩怨,不想被血溅 身上的 马上滚蛋!”

  这帮赌鬼听了顿时一哄而散,蜂拥走开了。他们是来这里找乐 ,可不是惹事上身的, 算是旁观的话被〖警〗察叫去录口供,也走进局 里面沾晦气不是?不 一分钟,立即 一扫而空,剩余下来的全是螃蟹的打手。

  方森岩抬起了头来,露齿一笑:“你们都是螃蟹的打手了吧?”

  这句话的声音还没消散,nà大块头被他紧紧握住的手腕上,便传来了“咔嚓”一声清晰的闷响!

  nà是腕骨被活生生折断的声音!

  然后打手大力 从后面怒骂着,重重的一钢管抽在了方森岩的头上,但方森岩也是目露凶光反手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

  一钢管和一巴掌!

  孰重孰轻?

  一般人肯定都会选钢管,但是残酷的事实是,挨了一钢管的人★若无其事的站在原地,中了一巴掌的人被直接抽飞了两三米,眼睛,鼻孔,耳朵当中都流淌出了鲜血来,脖 都诡异的扭曲着! 起来颈骨搞不好都断裂掉,已是只有出气没有进气了。

  这●一巴掌, 立即震慑全场。

  接下来还有不信邪的打手冲上来,不过无一例外,方森岩一动手 活生生的打死一个!而且是肠破肚烂死得奇惨!

  等 屋 里面的死亡人数上升 四个的时候,剩余下来的两个打手直接崩溃了,大哭跪地求饶。其实严格 起来他们已经算是相当了不起,因为古代冷兵器作战的时候,普通军队伤亡比例高于,乃 会溃败,能够坚持 伤亡一半的业已堪称强军,而这两个打手居然坚持 了孵的战损率才崩溃, 战斗意志和士气来 ,已经堪称是戚家军岳家军之类的骨干勇士了。

  方森岩甩了甩手上的血,冷冷的道:

  最终进化,第六十五章顺藤摸瓜,第2页

  “你们两个要死还是要活?要活很简单,马上打电话叫螃蟹过来,随便你们编谎也好, 真话也好!螃蟹● 了我放你们滚蛋,要死 更简单了,我只等螃蟹十分钟,十分钟一 我 动手杀人!”…………

  所以当螃蟹急匆匆的赶 赌档的时候,剩余的这两名打手简直■● 了我放你们滚蛋,要死 更简单了,我只等螃蟹十分钟,十分钟一 我 动手杀人!”…………

  所以当螃蟹急匆 lewǒfàngnǐmengǔndàn,yàosǐ gèngjiǎndānle,wǒzhīděngpángxièshífènzhōng,shífènzhōngyī wǒ dòngshǒushārén!”…………

  suǒyǐdāngpángxièjícōngcōngdegǎn dǔdàngdeshíhòu,shèngyúdezhèliǎngmíngdǎshǒujiǎnzhí像是  了亲爹娘nà样热泪盈眶,张大了嘴巴发出了难以形容号叫声,便从方森岩的身边连滚带爬的逃了开去。

  螃蟹是一个壮汉,三角眼,吊断眉,嘴唇很薄, 上去颇有些刻薄的模样。一进入赌档  nà几具横七竖八,死状凄惨的尸体脸色 娈了,立即 将手向怀中伸入,显然是要去掏枪了。而他也不是独自过来的,旁边还跟随有两个精悍的男 ,脸上已经有着皱纹,肤色薰黑,食指上有着lǎo茧,显然也是十分干练的枪手,也是同时开始拔枪!瞄准!

  方森岩隔着他们五六米,大刺刺的坐在了旁边的椅 上,任由三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自己。他没有坚韧天赋是有些畏惧枪手的集火,但nà指的是半自动步枪!而他现在体力裸装23点,生命值达 了330点,还要外加32%左右的伤害吸收!这三人手上握的点三八(0 38厘米口径手枪)的杀伤力,根本 不被他放在眼里。

  “你是shuí?来我的场 做什么?”大概是因为用枪指着人的缘故,螃蟹 话也有了底气,大声的咆哮道!

  方森岩靠在椅 上面,懒洋洋的道:“有个叫三仔的是被你抓走了吧?”

  螃蟹闻言眼中亮光一闪,同旁边的两名枪手对望后,狞笑道:“不错!这 兔崽 给他两巴掌踹上几脚,再将他的脑袋塞 马桶里面憋个几分钟,顿时连他妈底裤的颜色都 了出来,现在估计还在哭呢!哈哈哈”

  方森岩握住椅 扶手的手指紧了一紧,接着淡淡的道:“你是怎么捉 他的?”

  螃蟹大声咆哮道:“现在是我用枪指住你!你当你是 ia给我录口供吗?”

  方森岩轻描淡写的道:“你以为用枪指住我,你 安全了吗?”

   着,他猛然站了起来,顺手 将屁股下面的凳 对着面前的三个人甩了过去!螃蟹立即狼狈闪避,但nà两名枪手也都是心狠手辣之徒, 起来战斗经验十分丰富,见状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

  在刺耳的枪声里面,方森岩已是护住头部,似野兽一般的充满爆发力的直扑而上。他一拳 打在了一名枪手的胸。!立即听 了“喀喇喀喇”的瘪人骨折声,这枪手的胸部立即似地陷nà样坍塌扁平了下去,扑的一声从他的嘴巴里面喷射出来了血水和暗红色的碎裂脏器!而他脸上的神色却还是充满了愤怒与难以置信,连痛苦也没来得及在表情上反馈出来 当场气绝!

  另外一名枪手也只是多活了三秒,他对着方森岩将 弹打空,更是疯狂的将枪柄倒转过去砸向方森岩的头部。方森岩凶狠无比的将头一昂,nà把枪直接“咔嚓”一声散碎成了几块,而方森岩的脑袋也仅是破皮而已。接下来方森岩一脚 踹在了这家伙的 腿上,他立即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