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空间的预兆

  越南这个国家在经济上相当穷困,但相当顽强,在一九六一年 一九七三年整整十二年的时间内同美军战斗,饱受了战火洗礼,在一九七九年的时候还与中国打了一场局部战争。(        ·         C )在越南全民皆兵的情况下,可yǐ 其中擅长丛林战的高手比比皆是,这些家伙中可没什么水货,都是经历了战火考验被生死面试过的那种老兵!

  jìn管参加过越战的那些人已经大部分都衰老凋零,但据 鬼仔帮里面却有好几míng枪手早年被这些还参加过昔日的中越边境战争的前辈调教过,据 还经常与金三角的毒枭火并,这些人的平均年龄都在四十 五十岁之间,手上可yǐ 是染满了鲜血,十分老辣外加凶残无比!鬼仔帮在走私的时候甚至敢于同越南边防军枪战,依靠的 是这些强悍的枪手。

  因为在现实世界里面,那被动能力“坚韧”无法挥作用,所yǐ若是在平等的条件下对上这些枪手, 算是yǐ一对一现实世界当中的方森岩也未必能够稳 a 胜券,何况是要yǐ寡击众?

   算是开始对付这些筋疲力jìn的打手,方森岩也是采用了分化的方法,绝不肯同时对付两个yǐ上的打手,这不仅▲仅是因为方森岩谨慎,而是由于在现实世界当中他的个人实力确实也达不 那种压倒xìng优势的缘故。

  不过经过了一番斟酌yǐ后,方森岩还是决定迅返回四桥镇。因为此时花衫飞还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打手全军覆没的消息,应该还在四桥镇上面等候着。换而言之,这时候是花衫飞最为虚弱的时候,jìn管粉肠四 花衫飞身边也随时都有一míng枪手保护,并且花衫飞本人身上也佩有枪械,但方森岩觉得自己yǐ有心算无心之下,还是有很大的把握的。【 * 】【 * 】错过了这个时机,yǐ后再想要杀他 难上加难了。

  拿定了主意yǐ后,方森岩打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从旁边的工棚里面寻找 了几件干爽的衣服和雨衣换上yǐ后。便向着四桥镇返了回去。火仔和粉肠四被他捆在了四楼的厂房当中,嘴里塞上了自己的臭袜 ,旁边堆着同伙狼藉的尸体,至少得等 台风停掉工人上工的时候才能恢复自由。这两人虽然留了一条 命,但饿上一两天的罪是免不了要受了。

  走出这处建筑工地的时候,方森岩  了自己爬墙时候留下的血迹尤在,忍不住也生出了恍如隔世的错觉。在逃进这里的时候,他甚至都一度认为此地 是自己的葬身之处了,没想 居然会有这等际遇,追杀者反而变成了猎物,人生变幻之奇也是莫过于此。

   在这个时候,方森岩忽的见 前方的马路上居然有两条 起来很是眼熟的身影。他的瞳孔收缩了起来,因为如果没有 错的话,这两个家伙竟是花衫飞手下的两个打手:兵仔和刘万!

  他们两人便是那三个找 自行车率先追来的打手之二。但方森岩记得清清楚楚,这两个人明明在楼梯上与自己纠缠,然后在时空的剧烈扭曲错位当中迅老化最后化成了灰烬而去,怎么会又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这两个打手与方森岩的距离越接近,但他们似乎也没有半点要过来的意思。远远的可yǐ见 两人的表情都显得麻木而呆滞,忽的,远处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喇叭声,十几秒yǐ后 出现了一辆重型运渣车冲破雨雾风驰电掣的开了过来,这种重型卡车在这条路上也是相当常见,通常都会在jia 警下班yǐ后大量载运输沙土前往建筑工地。    ●                   

  但 在☆这辆重型卡车即将开过的时候,两míng打手中的兵仔似乎因为雨天路滑的缘故,踉跄了一下,自然 会本能的去拉扯身边的刘万,而刘万被他扯 了yǐ后也失去了平衡,两人 同时向着马路正中摔了过去…… 然后,那辆重型运渣车便呼啸而过!两人的身体 像是破麻袋一般被高高抛起,然后翻滚,落地,伏在了马路的中央,徐徐流淌出来的血液在雨水当中渐渐被洗淡。对面开来的一辆客车骤的急刹,从车上奔跑下来许多惊慌失措的游客, 像是受惊的蚂蚁一般四处1 an跑…… 

  方森岩站在二十米外的马路上,yǐ完全漠然的眼光 着这一切的生:

  “这是要告诉我,被梦魇世界杀死的人,在现实世界里面也会拥有一个合理的死法么?这样 不会被觉察 有人无故失踪了。若我死在梦魇世界当中,那么我……希望能在现实世界里面安排一个在灿烂阳光中的死法。”

  他压了压雨衣的帽檐,回头再次漠然的 了车祸现场一眼,举步向着四桥镇行了回去。jìn管依然风雨jia 集,却是完全阻挡不了方森岩一步一个脚印坚定前行的脚步!

  “噗“的一声轻响。

  这声音方森岩已是异常的熟悉,他在福兴号上每次剖开鱼肚 的时候 会出类似的声音。只是他也没有想 ,这把杀鱼刀刺入人的r  体出的声音同杀鱼的时候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分别。

  他放开了捂住敌人嘴巴的左手,顺势轻轻一推,失掉了支撑力量的敌人便缓缓的歪倒了下来,手脚无规律的 h  搐着,眼神也渐渐暗淡,他的生命随着泉涌的鲜血而迅流逝,在不久yǐ后 会走 jìn头。方森岩表情冷漠的在他的脸上擦了擦鞋底,然后推开了前方的门。

  门内空无一人。

  “呼”方森岩吁出了一口气,心中的感觉很复杂,既有几分遗憾,又有几分庆幸。他是十分钟前 达四桥镇的, 了yǐ后 直 ha花衫飞的老窝。对于四桥这个生活了几年的地方,方森岩是闭着眼睛几乎都能够找 每条路径,因此等他yǐ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进花衫飞屋 旁边栏杆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两míng愕然的打手------还有一个放在狗窝边的染血的盆 。

    这个盆 yǐ后,方森岩只觉得耳朵里面嗡的响了一声,浑身上下的血一下 涌 了脸上,心中更是升腾起一股全然不可遏止的狂怒。

  这个盆 里面,本来装的乃是大四叔被剁掉的一节一节的手指!花衫飞大概是觉得被方森岩“摆了一道“,心中怨气一时间无处宣泄,竟将这个盆 丢给了自己喂的狼狗!在这样的情况下,什么语言都是苍白的,唯有”不死不休“四个字而已。

  那两míng愕然的打手在短短半分钟内 被方森岩捅死当场,狂吠扑来的狼狗被活生生的踹死,当然方森岩也付出了被砍了三刀的代价,只是他依靠体力群的优势,受 的伤势 似凄惨,血r  翻卷,其实没伤筋动骨也只称得上是皮外伤。

  连杀两人的方森岩终于冷静了些,他开始搜索整座房屋,现了一个哆嗦着的中年人。这家伙方森岩也见过,叫做韩锐,是花衫飞的妻弟,平时是在防城港市里面做包工头, 白了 是依靠花衫飞的黑势力进行强制拆迁,据 很是bī死bī疯了几户人家。

  不过这家伙虽然手黑心狠,骨头却是很软,刀 一架在脖 上却是什么都 出来了:原来西弟这  死在了四桥,偏偏花衫飞却又jia 不出人来抵罪,他也知道西弟的老 黑鬼东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搞不好 要泄愤在自己的家人上,所yǐ花衫飞便急急的连夜离开,通知自己的亲戚家人来自己的老巢四桥这里避避风头。

  韩锐的家离这里最近,所yǐ第一个 达四桥镇。花衫飞还要去防城港市去接自己的老婆儿女,顺带调集心腹枪手来收缩防守,避免黑鬼东狗急跳墙,所yǐ应该至少要在一两个 时后才会回来。

  方森岩也不是没有考虑过 在屋 里面守株待兔,攻其不备,但归来的花衫飞身边多半有精锐的**枪手进行护卫,对于方森岩来 是没有必胜把握的,所yǐ他一刀刺死韩锐yǐ后,便开始对屋 进行全面而彻底的搜索,一来是为了检查是否有漏网之鱼,二来自然是打着大捞一把然后跑路的主意了。正所谓君 报仇,十年不晚,自己的实力会日益成长,但是花衫飞却是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要取他的狗命也&nbs◎p是迟早的事情,没必要现在冒这么大的风险。

  先前在建筑工地留下的两个活口当中,粉肠四是被边缘化的人物,从他那里拿 的第一手资料有限,但火仔虽然胆 ,在做账方面却很是有◆些心得,要知道黑帮里面有的规矩甚至比政fǔ机关还要严格,所yǐ通常在大规模走私的时候,花衫飞忙不过来 会叫火仔过去帮手。所yǐ火仔对花衫飞的一些阴私也是相当熟悉,当然此时这些东西都在方森岩脑海里面明明白白的摆着,没费什么力气 寻觅 了花衫飞的 金库。

                     

  唔,今晚12点还有一更哦!大家不见不散!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