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斗敌,斗友!

  尽管杀死西弟乃是在计划之外,但方sēn岩在心中盘算了一下还是觉得也没有 穷途末路的地步。西弟死了毫无疑问是个坏消息,但h ā衫飞却不知道这一点。一具尸体若是运用得当,起 的效果也丝毫不逊色于活人。

  青疤虽然逃走,但他毕竟脖 受 了重伤,这里 码头还有段距离, 算是h ā衫飞得 了消息马上赶来,剩余下来的shí间也足够自己绸缪的了。

  等 自己喘息稍微平静了下来以后,方sēn岩便走 了旁边的洗手间内,猛灌了一气水顺带用冷水抹了个脸,然后将肚 上的枪伤简单的清理包扎了一下,又在里面找了几件完好干净的衣服给西弟的尸体换上,这才吃力的将西弟搬 了外面面包车的副驾驶位置上,想了想又觉得似乎遗漏了什么,重新又做了一番布置才算满意。

  平shíh ā衫飞不在的shí候,百粉明 带着xiǎ 弟坐着这辆面包车 处去收保护费,方sēn岩便从百粉明的尸体上找 了钥匙,又顺手拿起了那把五四手枪 hā在腰间,便发动了车辆向着码头方向驶去。

  尽管腹部的伤口还在传来阵阵的疼痛,但方sēn岩却忽然发觉身体里面有一种本能似乎苏醒了过来,他不由自主的很是享受并且正在回味先前的那种感觉-------那种近距离拳拳 rò 的爽快,那种生死 在指掌翻覆间的快意,口鼻间游dg的血腥气息,似乎那种对死亡的掌控……和渴望,才是自己人生当中所应该追寻的目标!

  在先前杀死西弟的那一瞬间,方sēn岩竟是觉得自己是活得如此充实!

  那种感觉,胜过造爱 高 há shí喷射的刹那舒爽,胜过深深吸入大嘛(麻)后的熏然若醉!!

  “该死,难道我有杀人狂的潜质?“方sēn岩摇头苦笑,竭力的将这个念头抛出了脑海里面,专心的驾驶面包车开向码头方向。

  面包车刚刚开出五十来米,方sēn岩   了青疤的僵硬尸体,这家伙面朝下倒在了泥泞当中,弯曲僵硬的五指抠入了旁边的泥土里面,滂沱的雨水已经淹过了他的口鼻,脖 上那条凄厉伤口的皮rò 被洗得发白,而他的右手还保持着一个捂住脖 上伤口的动作。其实严格 起来的话,方sēn岩那一刀割喉仅仅算得上是重伤而非致命伤,若是青疤当shí不是因为恐惧而疾奔逃走导致大量出血,只怕还能够留下一条xiǎ 命来。

    青疤的尸体方sēn岩也松了一口气,这 代表着h ā衫飞还不知道老窝被袭击的消息,毫无疑问对于他接下来要做的事情而言,这是一个利好消息:一个毫无心理准备的h ā衫飞才更符合方sēn岩的利益。

  当这辆熟悉的白色面包车穿破雨雾疾驰而来,急刹后横划出大片泥水出现在h ā衫飞等人面前的shí候,他们心中的惊诧是可想而知的。方sēn岩将车远远的停在七八米的地方,车内的照灯一打开一盏刻意令灯光昏暗,再将那把杀鱼刀架在了旁边西弟尸体的脖 上,咬牙切齿的叫道:

  “h ā衫飞!你想要西弟死还是活?“

  h ā衫飞的瞳孔瞬间 缩xiǎ 了,他只觉得心中一股难以形容的怒火升腾了起来!在这四桥镇上,他几乎 是 一不二的土皇帝,什么shí候被人要挟过?但h ā衫飞更是知道,若是今天西弟死在了这里,他老 “黑鬼东“只怕 会将怒火发泄在自己的头上!所以h ā衫飞只能压制住旁边惊怒jiā 加的手下,放声道:

  “你想怎样?”

  方sēn岩同样也是被怒火填满了xiōng膛,双眼当中又涌现出了那种疯狂若火焰焚烧般的神色,因为他  了大四叔。

  被捆绑起来的大四叔!

  大四叔面色惨白,显然已经昏 í了过去,他的双手都已经血rò 模糊,左手已是齐腕而断,右手更是只剩下了三根指头! 在旁边放着一只半满的血rò 模糊的海碗,碗里面盛的便是大四叔被一节一节切下来的手指!

  “h ā,衫,飞!”尽管已经有着心理准备,但方sēn岩还是要深深的吸气,不停的在心中反复告诫自己要冷静■,但他此shí脸上肌rò 扭曲,眼中血丝满布的模样,已经多出了几分暴戾的意味出来。他浓黑的眉 á 一挑,冷笑道:

  “你 我要怎样,h ā衫飞,■你要将我们福远的人赶尽杀绝,那么也别怪我下黑手!”

  此shí旁边的棚屋 én也打了开来,明明被方sēn岩被骗走的高强与三仔也被推搡押了出来,两人都被打得鼻青脸肿遍体鳞伤,  了方sēn岩以后都情不自禁的叫了出来,叫声当中还带了哭腔:

  “岩哥!”

  h ā衫飞眼神yīn毒的望向了方sēn岩,此shí本来 是大雨滂沱,面包车内的灯光也是相当的昏暗,他也只当西弟被打晕了过去,也没料 方sēn岩竟敢拿一具尸体来单刀赴会。h ā衫飞在**上打拼这么多年,也是在腥风血雨里面 ō爬滚打出来的,知道今天这件事情方sēn岩必然不肯善罢甘休,而其底线必然是要确保福远的人的安危,于是很干脆的一挥手,便让xiǎ 弟们将抓 的福远的人聚集 了一起,然后拿刀 bī了起来后团团围住,进而给方sēn岩施加压力。

  面对这样的僵持局面,方sēn岩双眼眯缝了起来,他的 hún边浮现出了一抹冷笑,表面上拿刀架在尸体的脖 上,右脚却在下面不停的踹着西弟的尸体,远远的 起来一动一动 像是在剧烈咳嗽喘息一般。接着方sēn岩 放声叫道:

  “h ā衫飞,西弟的右边xiōng口可是被我捅了一刀, 起来是把肺伤 了,现在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你要是故意拖shí间把人拖死在这里,你猜黑鬼东会不会给你机会解释?”

  h ā衫飞面无表情,但抓着西瓜刀的右手手指关节已经发白,可见其心中的狂怒绝对不弱,但他的语声不变,还是冷冷的道:

  “那你 别他妈废话,开出你的条件!”

  方sēn岩深深的望了一眼远处人群中的大四叔,似乎这一眼要将他苍老憔悴的容颜铭刻进心中似的,接着断然道:

  “你放他们走,我留下来,等他们安全了我 马上jiā 人。”

  h ā衫飞怒极反笑道:

  “你当我是傻 ?他们一走你马上开车 逃!让我找谁去?”

  方sēn岩很干脆的道:

  “我下车总可以了吧。”

  h ā衫飞脸色数变,方sēn岩此shí却刻意的猛踢西弟,让他的尸体剧烈颤抖,然后比在西弟尸体脖 上的刀刃微压, 让他作出了趴在驾驶台上的动作佯作昏 í,这一系列的动作无疑使得h ◇ā衫飞心理压力加剧,恶狠狠的道:

  “好!”

  然后一挥手对着手下道:

  “放他们滚蛋!”

  h ā衫飞的xiǎ 弟们嘴☆里骂骂咧咧的让开了一个圈 ,让被他们捉住的福远号的人踉踉跄跄的走了出来,方sēn岩也用左手捂住腹部,踉踉跄跄的下了车,斜靠在车头喘息着,下半身却被车 én挡住。h ā衫飞眼中寒光一闪,对旁边携带了枪械的手下使了个眼色,却见 方sēn岩从怀里 ō出了那把抢来的“五四”手枪,隔了两米多远对准了趴在驾驶台上的西弟,这个动作立即使h ā衫飞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

  被释放的福远号的人大难得脱,架着半昏半醒的大四叔纷纷向方sēn岩这边奔了过来。方sēn岩心中却是大急,因为他们一旦靠近的话,多半会发现西弟已是一具冰冷的尸体。这样一来难保在神情上 难保lù出破绽,何况这面包车虽然能够装下福远号的七八个人,速度之慢也是可想而知,四桥镇上可不止一辆汽车,毫无疑问h ā衫飞会衔尾追杀,此shí聚在一起的话,那么几乎是必死无疑!<■br>
  “别过来!上福远!“方sēn岩冲着二十几米外的船员们大叫了起来。听 了方sēn岩的喊声后,h ā衫飞脸上的表情顿shí一僵!正如方sēn岩想的那样,若是坐车跑的话,同★样也是地头蛇的h ā衫飞有十成把握将他们抓回来。但此shí台风的余威尤在,若是被他们上了福远后出海的话,要在这茫茫大海里面冒着风大雨狂追赶一艘渔船,那还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但福远的人似乎已经被先前的经历折磨得麻木了,或者还浸泡于恐惧当中,依然呆滞的向这边移动着!方sēn岩一咬牙,枪口朝天开了一枪!清脆的枪声使他们浑身一颤,方sēn岩再次大叫道:

  “别过来!上福远!“

  这一次显然他们听 了方sēn岩的话,迟疑了起来,但偏偏这个shí候,三仔却带着哭腔大叫道:

  “我不去!岩哥,要死一起死!“

  他这一叫之下,顿shí让其余人都明白了过来,纷纷附和,方sēn岩此shí急得眼前都一阵一阵的发黑,对三仔这种 似义气其实蠢笨的行为只恨不得将他拖过来狠 hō 几耳光!若没有自己在这里将h ā衫飞拖住,他们又怎么可能逃得掉?何况西弟这个最重要的筹码实际上是个死人?但方sēn岩一shí间也是无法再多 什么,要知道,h ā衫飞也是老jiān巨猾,若是方sēn岩再 些多余的话,搞不好都会被他 出什么破绽来!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