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血与......怒!

■  黑sè的夜,冷冷的雨,肆意的风,将整个四桥镇都裹了起来。 像是h ā衫飞的yín威笼罩着这个镇 yī样,以至于没有yī个敢于出来管这件事的------哪怕这事关系了数十条人☆命,可见h ā衫飞的凶威之炽!

  方森岩便在这令人窒息的黑暗里贴着墙蹑行着,冰冷的雨水将他淋得透湿,但他的心中却是充满了yī种被堵住的焚烧感觉。

  前方二十余米处便是停靠福远的码头,旁边卸货的码头搭着yī排四面透的遮篷,平日里水手们多将货物堆放在那处,既能蔽日又能挡雨, 守的人也yī目了然,不怕有人手脚不干净。此时遮篷里面摆了两个大功率的射灯,将里面照得透亮,h ā衫飞带着十几个人将三个蜷在地上的人围在当中,不时还踹上几脚,而福兴上已有几个人影晃动,应该是在 处泼着汽油!隐隐约约还传来了疯狂的叫骂声:

  “扑你老母的!居然敢给我动刀 ,动啊,动啊!“

  “今天杀你全家!“

  “咸家铲,烂 hūn袋的老杂货!”

  “………“

  方森岩的面肌yī阵扭曲,忍不住再靠近了些,便见 遮篷正中的h ā衫飞挥了挥手,让xiǎ 弟们闪开,yīn测测的道:

  “西弟脸上的那yī刀是谁剁的?“

  地上的四个人扭曲蜷缩着,呻yín声此起彼伏,却没有人 话。h ā衫飞将手yī挥,两个气势汹汹的打仔马上 从地上架起了yī个人,h ā衫飞冷酷的道:

  “不 是吧,我在明哥那里jiā 不了差,那么 拿你们四个人的全家来谢罪!“

  “是我,是我砍的!“发出了微弱话声的正是大口喘息着的大四叔,方森岩心中只觉得鲜血○上鸡,几乎马上 要双眼通红的冲出去。

  h ā衫飞“嗤“的从牙缝当中吐出yī口吐沫。

  “你这老杂碎倒还有点胆sè,我欣赏!你是用哪只手砍的?“
■○上鸡,几乎马上 要双眼通红的冲出去。

  h ā衫飞“嗤“的从牙缝当中吐出yī口吐沫。

 shàngjī,jǐhūmǎshàng yàoshuāngyǎntōnghóngdechōngchūqù。

  h āshānfēi“chī“decóngyáféngdāngzhōngtǔchūyīkǒutǔmò。

  “nǐzhèlǎozásuìdǎoháiyǒudiǎndǎnsè,wǒxīnshǎng!nǐshìyòngnǎzhīshǒukǎnde?“

  大四叔沉默着。h ā衫飞也根本没有指望他回答,用力吸了yī口烟头,等那红点正炽的时候,猛然的将烟头按在了大四叔的脸上!yī股焦糊的难闻味道立即升腾了起来,紧接着h ā衫飞暴□跳如雷,yī脚正踹了上去:

  “给我把他按住了!十根手指头挨着yī节yī节剁下来,凑够三十段后端 西弟少爷面前去谢罪!顺带连人带船yī天灯!“

  听 了○□跳如雷,yī脚正踹了上去:

  “给我把他按住了!十根手指头挨着yī节yī节剁下来,凑tiàorúléi,yījiǎozhèngchuàileshàngqù:

  “gěiwǒbǎtāànzhùle!shígēnshǒuzhǐtóuāizheyījiēyījiēduòxiàlái,còugòusānshíduànhòuduān xīdìshǎoyémiànqiánqùxièzuì!shùndàiliánréndàichuányītiāndēng!“

  tīng leh ā衫飞的怒骂,方森岩只觉得xiōng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鸡烈的冲撞着,嗓 眼里都泛滥出yī股腥咸的味道,浑身上下yī片炽热,若正在被烈烈焚烧的鲜血所浸泡,他tiǎn了tiǎn干涩而开裂的嘴 hún,握紧了手中的刀 ,xiǎ t ǐ上的肌rò 已经绷紧。h ā衫飞发泄似的猛踹了几脚,然后才转过头来喘着气道:

  “对了,你确定西弟少爷没事?怎么回去简单包扎yī下h ā了这么久的时间?”

  h ā衫飞后面的这两句话却是对旁边的yī个手下 的。那手下却是和h ā衫飞相当熟悉的,大刺刺的道:

  “大哥你想太多了,不 只是脸上的yī点xiǎ 伤能有嘛事?阿嚏!这鬼天气,落下来的雨水都生生冰 了骨髓里面,西弟这白脸仔应该是回去以后顺带喝些酒杀杀寒气吧。“

  方森岩本来已经按捺不住,要不顾yī切的冲上去,听 这句话以后,两条浓黑的眉 á 立即yī皱, 像是两把刀对斩了yī下。他强忍住不去听身后的声音,却是快步踉跄着向h ā衫飞所住的地方冲了过去!

  方森岩 此时依然留存着yī分理智,若立即冲上去的话,不但救不出大四叔,连自己也得yī块搭进去,但h ā衫飞的手下常驻四桥的也 是不 二十个人,能打的全部都在这里围着福远的人,他家里算上包扎伤口的西弟顶了天也 三个人罢了!若是自己乘其不备冲了进去抓住西弟作为人质,那么还真的有希望将大四叔救出来。至于之后的事情,方森岩也没有去多想,因为能否走 那yī步还是他人生当中的未知数,此时他心中所念念不忘的,无非 是“狭路相逢勇者胜“这句话而已。

  h ā衫飞住在四桥镇的中心部位,因为这个镇 随时都处于被取缔的状况下,所以他同样住的也是类似的搭建棚屋,不过与周围相比显得崭新宽大yī些而已。当然为了显示与周围的人的不同,还特地的在旁边围了yī圈栅栏。方森岩似是幽灵yī般的在黑暗当中穿行着,浑身上下已被淋得透湿,双脚上沾满了泥,只有双眼闪耀着yīn冷而狠毒的光芒,无由的令人联想 在大雪中饿了三日的狼。

  “终于 了。”方森岩 着前方笼罩在黑暗里面的棚屋,心中不可遏止的泛出了紧张与心悸来。他将手伸入了ù兜当中,苍白而冰冷的手指带了些痉挛抚过了同样浸着寒意的锋刃,接着触 了柄上的裹布,然后紧紧的握住。方森岩深深的呼吸,在头上顶起了yī张破烂的油布,又抓了yī把泥在脸上抹了抹,然后开始用力摇晃起了h ā衫飞屋 外的栅栏 én。

  这栅栏 én乃是用钢筋草草焊接的,上面也没有 én铃,锁头颇有些松动。方森岩这yī摇晃,立即撞在旁边的hún凝土上“砰砰砰”的清响。棚屋的缝隙里面透出来了明亮的灯光,隔了yī会儿才传来yī个不耐烦的声音:

  “***谁在这聒噪?”

  方森岩尽管先前的心跳得极快,但这时候反而冷静了下来,豁出胆 急声道:

  “出事了!出事了,飞哥叫我回来报风的!”

  这句话果然有效,里面立即开 én走出来了yī个人,走 栅栏前面却不开 én,狐疑的歪着脑袋观望了yī下。方森岩认得他正是h ā衫飞的表弟叫做★百粉明,平日里可以 是仗着h ā衫飞的势力无恶不作,主业便是卖百粉(避免和谐,所以用同音字代替),不知道hài的多少人家破人亡,方森岩修自己棚屋的时候都被这家伙敲诈了六七百块!此时见&◆nbsp这厮,正是新仇旧恨涌上心头。方森岩埋着头,用油布将自己的脸遮住大半,紧紧抓着钢条 én嘶哑着声音惶急的道:

  “明哥,好多公安,那帮扑街仔不知道什么时候报了案!“

  百粉明平时 欺软怕硬,虽然方森岩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有些陌生,也没往深处想,闻言立即大吃了yī惊,立即道:

  “咋回事?飞哥平时将那边的条 喂得饱饱的,他们来做什么?“

  他此时心念转 了公安这边,手上便不由自主的将围墙上的铁 én打开了。却在开 yī半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顺口问道:

  “飞哥怎么不打电话给我们,反而叫你跑回来?“

  这句话yī下  问 了方森岩计划当中最容易lù出破绽的环节!但方森岩也是有急智的人,立即 叹了口气道:

  “那帮条 六亲不认,赶得又急,飞哥yī不xiǎ 心 把电话落 了地上的泥水里头,哪里打得通?这不 是怕明哥你不相信,还特地让我把电话带过来做个凭据,不信你 。“

   着 把左手伸了出来,掌心上果然有个黑sè的手机模样的东西。

  其实方森岩的这yī番 辞也是颇多破绽,若是仔细去想的话不难揭穿。但百粉明听 警察来了心中也是惶恐畏惧,无暇细想,而方森岩又理直气壮的能拿出凭据出来,他当然是打开了 én,伸头出来很认真的向方森岩的手掌中 了过去。

  方森岩的左手顺势 握成了拳头,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百粉明鼻 上传来了yī阵剧烈的痛楚,眼泪鼻涕顿时难以抑制的涌了出来。他正要大声呼叫,猛的觉得腹部传来了yī股极其冰凉的□冷意,那冷意更是势如破竹的上溯而去,yī直 了喉管部位!百粉明在惊恐和剧痛当中yī抬头,   了yī双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眼睛!然后巨大的痛楚 在他的意识当中蔓延了◇●开来,将他整个人彻底包围。

  方森岩缓缓的松开掐住百粉明脖 的手掌,这家伙立即似yī滩烂泥也似的滑倒在泥水里面,大量的鲜血从他的身下涌了出来,又被滂沱的雨水冲淡,风声雨声很好的○掩饰了这yī系列的动静,屋 里面的人丝毫没有发觉外面的异样。

  方森岩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初次杀人的恐惧迅速的消退而去,而他的心中却是浮现出yī种奇异的充实感觉,似乎之前这二十年的人生都是全然虚度,而此时在生死之间游走的感觉却是如此…… 快意!

  雨水冰凉,但方森岩的浑身上下却已经火热,他深深吸了几口气,打开铁栏杆的大 én蹑手蹑脚的走了进去。凑 了棚屋的 én口却停住了脚,安静的贴在了旁边的板壁上。可以清晰的听 里面正有人在暴跳如雷:

  “他斩我yī刀,扑他老母的他竟然敢斩我yī刀!我要他全家上下鸡犬不留!医生呢,你们俩 请的医生呢?“

  “这么大的雨,县城 这里也有二十多公里,那道也不知道烂成什么样了,医生估计也还要明天早上才能来吧。“

                 

  新书上传,需要您的帮助,请贡献给我票和收藏吧,我会用更鸡ng彩的故事来回报大家!

  [             

  


首发BXz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