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评判标准】(下)


  文浩南低下头,显得非常诚恳:“荣厅,我错了,我会为自己的错误承担责任。”

  张扬道:“话谁都会说,但是要分清是什么责任!”

  荣鹏飞道:“有件事我想你们知道,刚才程焱东同志过☆来找我,他主动承认了自己在工作中的失误,并biǎo示愿意为这次的事件承担应有的责任。”

  张大官人两道剑眉拧在一起,其实从程焱东昨晚和他谈过之后,他就一直在担心发生这种事情,现在一切终于还是发○生了,张扬盯住文浩南道:“你以为程焱东应该为这件事承担责任吗?”

  文浩南平静望着张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做人准则,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但是如果我犯了错,我会为自己的行为承担任何责任。”

  张扬道:“我也很赞同你的话,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必须要敢于直面自己的错误。”他向荣鹏飞道:“荣厅,如果有人要为董正阳的事件负主要责任,那个人是我,而不是程焱东。既然查不出事实的真相,那么这笔糊涂账就记在我的头上吧,是打是罚,随便你们!”张大官人霍然站起身来,他最后丢下一句话道:“责任到我这儿为止,不要牵扯到别人!”他说完就走了,因为张扬已经彻底明白,这件事没有谈论下去的必要,在这件事上,荣鹏飞是站在文浩南的立chǎng上,不仅仅是因为文浩南的背景,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工作组是他派下来的,在缺少证据的前提下,荣鹏飞回护自己人十分的正常。

  张扬早在昨晚已经将整件事考虑清楚,无论这件事会招致怎样的风雨。他都会和程焱东共同进退。虽然程焱东明确地biǎo示要承担责任,程焱东认为在目前的形势下牺牲自己,平息董正阳事件是一种顾全大局的做法。这是一种政治策略。是弃卒保帅。张扬理解程焱东的苦心,也明白这样做的好处,但是张扬仍然不会同意他这样做。因为张扬过不去自己的这道坎,他已经明白官者需厚黑的道理,但是张大官人仍然不愿为之,不屑为之。

  张扬离开之后,荣鹏飞和文浩南陷入长久的沉默中,沉默让人思考,沉默也会让人尴尬,文浩南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后轻轻将茶杯落下。

  荣鹏飞低声道:“浩南,张扬的个性很强。”

  文浩南叹了口气道:“他是我干弟弟,看到他这个样子。我真的很心痛。政治上是要讲究策略的,忍一时风平浪静。让三分海阔天空,一个官员如果连能伸能屈的道理都不懂,在仕途上怎么能够走得长久?”

  荣鹏飞望着文浩南,他忽然发现自己对文浩南了解的并不深,文浩南在政治上的认识之深甚至超过了自己,荣鹏飞将之归结于政治基因。文浩南在这样的家庭长大,他对政治的感悟,对官chǎng上的规则远比普通人要理解的深刻。荣鹏飞道:“你回去之后,马上写份检讨给我。”

  文浩南点了点头,他诚恳道:“荣厅,这件事情有必要调查清楚,我怀疑董正阳的死还有很多的内情。”

  荣鹏飞道:“这件事你不用再管了,谁应该承担责任,应该承担多少责任,我会分清楚。”

  张大官人留意到周围人的yǎn光开始变得奇怪,这些yǎn光让他意识到自己正处于一chǎng风暴的核心,他返回滨海之后想要找程焱东好好谈谈,却想不到程焱东请了病假,张扬马上打电话给他,程焱东在电话中只说了一句□话:“我想回家好好静静。”

  张扬放下电话,内心中充满了失落,想起今天文浩南虚伪的态度,张大官人心头冒起无名火,他抓起桌上文件狠狠扔了出去,雪白的纸片在空中翻飞。

  就在这时候,常海心☆☆敲门走了进来,看到yǎn前的一切不由得一愣,她没有说话,蹲了下去,默默收拾着地上散乱的文件。整理好文件放在张扬的办公桌上,然后拿起他面前的茶杯,为他重新泡了杯茶放在面前。她想说什么,可是却不知如何安慰■张扬。

  此时又有人来了,高廉明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进来。他气喘吁吁道:“张……张……”看到常海心也在房内,高廉明慌忙停下说话,喘了几口气,看到张扬铁青的脸色,这厮小心翼翼道:“你们吵架了?”

  张扬瞪了他一yǎn道:“你进来不知道敲门?啊?”

  高廉明道:“我敲了,再说你们也没关门啊!”

  常海心啐道:“你胡说什么?”

  张扬道:“有事吗?没见我忙着吗?” ☆
  高廉明道:“张书记,我没事到你这儿干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烦着呢,你有事赶紧说。”

  高廉明转身到沙发上坐下,又喘了口粗气道:“我听说程局撂挑子不干了,这件事真的假◇的?”

  张扬道:“这跟你有关系吗?”

  高廉明道:“我这不还没调检察院去吗?我还是滨海公安的一份子。”

  张扬道:“没那回事,你少听外面胡说八道。”

  高廉明道:“这事儿我清楚,程局冤枉,人是被省厅工作组给提走的,问题不是出在咱们身上。”

  张扬道:“你有证据吗?如果有证据,你也不用跟我说,直接去找你爸,把事情的真相对他说。”

  高廉明道:“其实这件事不难解决,只要把省厅工作组参加审讯的三个人分别问话,对对他们的口供是否一致,就能知道他们是不是讯问董正阳的过程中严刑逼供了。”

  张扬道:“我没这个权力,要不我把这件事委托给你,你帮我调查,如果你能还给程焱东和我一个清白,我谢谢你,北港大小酒店你随便挑一家,我请你。”

  高廉明道:“你这话什么意思?看不起人?程焱东也是我好大哥,他现在出来背了黑锅,我一样着急,我不怕告诉你,刚才◇我跟老爷子打电话了,电话里就跟他干了一仗,事情都没搞清楚,凭什么让程焱东担责任啊。”

  张扬道:“高廉明,我拜托你,你就别跟着添乱了,这当口你给你爸打电话,他还以为是我唆使的呢。”

  ◆★高廉明道:“张书记,我是真想帮忙,如果程局认了这件事,他这辈子就完了,咱们都是好哥们,你不能见死不救啊。”

  张扬怒道:“你他妈烦不烦?我说过让他承担责任了吗?要承担责任也是我承担,大不了老子▲不干这个市委书记了,麻痹的,我看谁他妈敢把屎盆子往我们头上扣。”

  高廉明还想说几句,可是看到常海心在一旁向他使yǎn色,马上明白了,张扬这会儿正在气头上,的确不适合多说话,自己还是不要在火上浇油为妙,他摇了摇头,悄悄走开了。

  高廉明走后,张扬气犹未消道:“真他妈不想干了,受这种鸟气!”

  常海心柔声道:“你别生气,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总得要想出一个解决的办法,你先喝口水,气大伤身。”

  在常海心的劝说下,张扬喝了口茶,他黯然道:“我不是怕事,我是心里窝囊,这件事和焱东一丁点关系都没有,要说责任也是我的责任,凭什么要他来承担这个责任?”

  常海心道:“上头不是还没有拿出处理方法吗?我看事情或许还会有转机。”

  “转机?”张扬摇了摇头,他不相信这件事还会有什么转机,人都已经死了,而且尸检报告认定死者生前受到了殴打,报告也已经被人透露出去,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死者的家人不会善罢甘休的。

  常海心道:“刚才高廉明所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件事是不是和文浩南有关?”

  张扬道:“没证据的事情不好说。”

  常海心咬了咬樱唇道:“文家那边知不知道?”

  张扬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早晚都会知道。”

  常海心轻声道:“张扬,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和你共同进退。”

  张扬睁开双目正迎上常海心柔情脉脉的目光,他伸出手去,握住常海心的柔荑,坚定而充满信心道:“任何事都击不倒我。”

  张大官人是个信念坚定的人,他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当天下午,在开完常委会布置完工作之后,张扬驱车前往丰泽,那里是程焱东的老家,程焱东抱病就是回家去了。

  张扬有必要和他好好谈谈,张大官人最受不了的就是亏欠别人,即使程焱东是他的朋友,他也不愿意,他更不愿看到自己的朋友遭受委屈,张大官人刚刚来到停车chǎng,就◇看到乔梦媛乘坐招商办的商务回来,乔梦媛最近一直在忙着招商办的事情,虽然和张扬在一个行政中心办公,可是两人见面的机会并不多,这其中还有乔梦媛避免别人针对她和张扬的关系风言风语的原因。

  虽然见面◇■不多,可是并不代biǎo乔梦媛不清楚张扬最近遭遇的麻烦,她向张扬道:“张书记,正找你呢,晚上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乔梦媛主动邀约张扬的情况很少,她本来不想说,可是看到张扬眉头紧锁的样子不◎禁有些担心,所以提出请他吃饭,也是想找机会安慰他一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