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挺而走险】


  张扬和安语晨并肩站在空旷的工地之上,月朗星稀,轻柔的月光将大地染上一层银色安语晨望着广阔的地面,轻声道:“过几年从香港来江城的时候,就huì在这里下飞机了”

  张所笑道:“到时候就有直飞香港的航班,你来我们江城就近了”

  安语晨道:“九七建得好吗?”

  张扬点了点头道:“一定可以”

  安语晨轻声叹了口气道:“不知道我有没有机huì看得到”言语之中充满了落寞□

  张扬内心一颤,他当然明白安语晨为什么huì发出这样的感叹,张扬道:“一定有机huì”

  安语晨道:“爷爷在世的时候和我约定,等到回归的时候,我们一起去现场参加升旗仪式,可终究他老人●

  zhāngyángnèixīnyīchàn,tādāngránmíngbáiānyǔchénwéishímehuìfāchūzhèyàngdegǎntàn,zhāngyángdào:“yīdìngyǒujīhuì”

  ānyǔchéndào:“yéyézàishìdeshíhòuhéwǒyuēdìng,děngdàohuíguīdeshíhòu,wǒmenyīqǐqùxiànchǎngcānjiāshēngqíyíshì,kězhōngjiūtālǎorén家还是先走了”

  想起已经离开人世的安老,张扬也不禁有些伤感,假如没有安德恒掀起的那场血案,安老或许仍然健在,安家在经受的那场重创之后至今仍然没有完全恢复元气,如今的掌舵人已经换成了安达文

  张扬道:“最近家里怎么样了?”

  安语晨道:“阿文很有能力,家族的生意已经开始回暖,在经济上我和他已经彻底划清界限,公司我不去,具体的事情我也不清楚”

  张扬点了点头,他对安达●文并没有好印象,虽然承认这小子是个经商奇材,不过安达文的身上早已失去了他爷爷安志远的狭义和热血,变成了冷血和现实,唯一不变的只有安大胡子留下的气

  张扬道:“身体最近怎么样?”

  “很好……”安语晨的话还没有说完,张扬温暖的大手已经握住她的皓腕,一股柔和温暖的内息从她的脉门送入,安语晨的娇躯禁不住颤抖了一下张扬轻声道:“闭上眼睛,放松自己”

  在安语晨的心中,张扬是这世上最值得信赖的一个人,她闭上眼睛,眼前陷入一片黑暗,过了一huì儿她感觉到周身轻飘飘,宛若乘风飞起,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幅星光灿烂的场景,宁静的夜空之下,张扬和她携手飞起,在星光之下,夜空之中飞翔安语晨的内心▲宁静平和,这种感觉只有在张扬身边才能感受的到

  张扬的心情却不宁静,他利用内息探察安语晨脉相的结果并不乐观,安语晨体内的真气紊乱,经脉的错乱变得越发严重,张扬可以断定,安语晨所说的很好,只是害▲怕自己担心的说辞

  张扬放开了安语晨的皓腕,他低声道:“最近胸膛和小腹huì不huì疼痛?”

  安语晨并没有否认,小声道:“我熬得住”

  张扬因她的这句话而感到心头一紧,他轻声道:“等开学典礼过后,咱们一起去清台山探望李道长”

  安语晨点了点头:“我也想见他”

  丰zé一中分校的开学典礼是丰zé教育界盛事,这所学校是民间资本注入的第一家,丰zé市委市政府表现出足够的重视,因为学校的出资方是安语晨,又是张扬在丰zé主抓教育时候的重要项目,所以张大官人也是格外尽力,他遍发邀请贴,当天出席开学典礼的嘉宾有,江城市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江城市教育局局长贺方旭、丰zé市委书记沈庆华、丰zé市市长孙东强、丰zé市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丰zé市委秘书长齐国远、丰zé任教育局长裘胜利、丰zé一中任校长赵一诚、丰zé一中前校长常凌峰、丰zé一中分校校长方明远,这位可是教育界赫赫有名的人物,过去曾经是东江师范附中的副校长,退休后被安语晨高薪聘请来到这里担任校长,负责分校的管理工作

  当天可谓是领导干部济济一堂,江城教育界群英荟璀

  李长宇和沈庆华共同剪彩之后,宣告丰zé一中分校正式开学

  当着几千名师生家长的面,几位领导都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原本安排了张大官人的讲话,可张扬谢绝了,他向丰zé一中任校长赵一诚道:“我习惯做幕后工作,不喜欢抛头露面”

  这话除了他自己只怕没人相信

  安语晨也代表她爷爷上台讲话,虽然是丰zé一中分校,可对外挂牌是志远中学,安语晨道:“我投资江城教育,目的是为了完成我爷爷的心愿,他老人家自小离开江城,这么多年以来没有一刻忘记过家乡,忘记过乡亲,经过多年拼搏,他在事业上终有所成,老人家最大的希望就是回报家乡,可惜还没有来得及完成心愿,就与世长辞作为他的孙女,我huì帮助他完成这个心愿,志远中学只是我投资江城教育界的第一步,以后的几年中,我还huì陆续办学,在江城各市县办起志远中学,志远小学,让江城尽可能多的孩子们能够得到教育的机huì

  安语晨真挚的讲话获得了现场的一致掌声

  ○李长宇在沈庆华的陪同下视察了校区,对校园的硬件设施表示满意,他转向向跟在后面的张扬道:”搞得不错嘛,丰zé一中是我们江城教育界的金字招牌,一定要搞好分校,在原有的基础上发扬光大”

  张扬笑道:◆“硬件设施在江城算一流水平了,接下来就要看整体教育水平,不过和我没关系了”他向身边丰zé教育局长裘胜利道:“裘局,戏台我帮忙搭好了,你们可得把戏唱好”

  裘胜利笑着点头道:“各位领导放心,我们一定huì全力支持志远中学的工作,要把志远中学建成一块的招牌”

  沈庆华道:“要少说多做,我们需要的是实干家”最近沈庆华也变得低调了许多,他已经嗅到政治风云变换的味道,如今的丰zé早已经不是过去他只手遮天的年代,随着张扬和孙东强这些年轻干部的崛起,他

  下面看不到了

  他感到随的压力越来越大,自身的影响力方面也在不知不觉中削弱了许多,很多干部都开始为各自的未来做打算

  李长宇在学校大门前的空地上停下脚步,他指了指空地道:“我看这里可以给安老先生立一座塑像,作为对老先生热心家乡教育的尊敬,也为了让我们的孩子yǒng远铭记这位热心的老先生”

  张扬对这种形式主义是不感兴趣的,不过包括李长宇在内的广大官员对这种表面功夫乐此不疲

  李长宇的提议得到了一致的赞同,沈庆华激动道:“李市长的提议真是深得我心,从我知道这件事开始,我就在考虑,要用怎样的方式来纪念安老先生,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可以把安老的善举推广出去,让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慈善中来,让我们的学生记住安老的善举”

  落在队尾的张扬听到这些话不禁想笑,他低声向常凌峰道:“这不是逼着安语晨把钱都捐出来吗?只管投入不求回报”

  常凌峰也乐了:“领导们的话千万别当真,他们说他们的,安小姐是投资办学,不是慈善捐助,合同上都写的明白的,领导们这么宣传,对她只有好处,名利双收啊”

  走在常凌峰身边的章睿融道:“张市长,我的工作任务到今天算是正式完成了,财务工作也交接过了”

  张大官人道:“很好?”接着就没下文了

  章睿融不禁有些着急了:“很好是什么意思?”

  张扬笑道:“很好就是很好,是对你工作的肯定”

  章睿融道:“你过去说过的话忘了?”

  张扬道:“什么话?”

  章睿融道:“你不是说开学之后就把我调走吗?”

  张扬向常凌峰看了一眼,禁不住笑了起来

  章睿融怒道:“你笑什么?是不是打算反悔?”

  张扬道:“这件事你跟常凌峰商量,只要他同意,我没意见”

  常凌峰一听这厮把皮球踢到了自己的头上,不由得苦笑道:“张市长,我哪有那权力”

  章睿融狠狠瞪了他一眼,常凌峰马上就不再说话了

  张扬笑道:“你们两人慢慢商量,我还得招待领导,小章的事情,以后再说”

  张扬快步跟上李长宇的步伐,笑道:“李市长,该吃饭了,咱们去白鹭宾馆”

  李长宇停下脚步道:“算了,才十一点钟,我还是回市里,今天是来参加开学,又不是来参加开饭的”周围几名干部都笑了起来

  张扬道:“简单吃点,饭菜都准备好了,咱们要是不吃也是一种浪费,再说了,您不吃,今天过来的这么多同志都没饭吃了,饿着肚子回去,总是不好的”

  沈庆华也难得说道:“简单吃点,李市长放心,我们一向提倡节约,不huì铺张浪费的”

  李长宇看到众人盛情挽留,于是点了点头,跟着大家一起来到了白鹭宾馆

  吃饭的时候,李长宇专门把张扬叫到自己这桌坐下,自从儿子李祥军闹出那件事之后,李长宇总觉着愧对张扬,张扬倒没觉着有什么,金莎的事情从丢包开始,凭李祥军的智商,本来掀不起这么大的风浪,可他偏偏把包交给了马益亮,这件事才掀起了轩然大波

  李长宇道:“丰zé的教育已经走在了江城前列,小张在分管工作上还是做出了不小的成绩的”

  沈庆华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孙东强已经把话接了过去,“张扬的工作能力我们有目共睹,现在市里把他调过去指挥机场建设,等于挖走了我们的一名得力干将”

  张扬笑道:“两位市长大人太抬举我了,丰zé教育能够取得现在的成绩,主要是全体教育工作者共同努力的结果,我只是凑巧在出成绩的时候出现在了这个工作岗位上,我可不敢独自居功,孙市长也别抱怨,我现在还是丰zé市的干部,我还分管招商工作”

  孙东强笑道:“希望你在招商工作上能够做出和教育上同样出色的成绩”

  张扬道:“我尽力,我尽力”

  李长宇道:“以后你们这些年轻干部就是改革的主力军,要勇于承担责任”

  沈庆华听在耳朵里,心里十分的不舒服,总觉着李长宇这句话有影射自己之嫌,可他也不好表露,端起茶杯道:“让我们共同祝愿江城的未来越来越好”

  在场在人都笑这位老书记没创意,这种烂大街的话还能当成祝酒词说出来

  李长宇道:”我相信,江城的明天huì越来越好,丰zé的明天huì越来越好,老百姓的日子huì越过越好”

  午饭之后,李长宇并没有直接回江城,他改变了主意,决定去机场工地现场看看张扬陪着他视察了机场现场工地,李长宇负着手对看到的情况表示满意

  李长宇来到指挥部办公室内看规划沙盘的时候,只有张扬在他身边介绍李长宇问了几个关键的问题,话锋一转,“祥军去园林局上班了”

  张扬微微一怔,李长宇话题转移的幅度太大,以他的头脑都差点没跟上

  张扬笑道:“他那脾气能适应办公室的工作?”

  李长宇道:“我拿他也是没办法了,他不是经商的材料,如果放任他在外面混日子,恐怕早晚huì给我捅出大的漏子,他的头脑太简单,容易被人利用”

  张扬道:“吃一堑、长一智,在外面吃了亏,心里也许huì明白一些”

  李长宇道:“我两个儿子,小的虽然没什么本事,可踏踏实实上班,这大的没本事却整天惹事,不知道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事,居然有这么个混蛋儿子”

  张扬笑道:“其实他也没捅出什么大漏子,多给他点约束,以后huì好一些”

  李长宇道:“这小子给你带来了不少的麻烦”

  张扬笑道:“其实我一直都很反感马益亮,如果不是祥军惹了这件事,我还真没有什么理由对付马益亮,从这一点来说,我还得多谢他呢”

  李长宇道:“听说马益亮已经被正式起诉,如果罪名成立可能huì叛罚三年以下死的徒刑”

  张扬道:“我对怎么处理他并没有兴趣,这个人只不过是个梁小丑罢了,我只是想不通,王均瑶为什么要在江城开夜总huì,又为什么要请马益亮当经理

  李长宇道:“这并不奇怪,在利益面前,任何人都huì动心,她想赚钱,而马益亮恰恰拥有开设夜总huì的经验”

  张扬摇了摇头道:“我见过这个女人,感觉她很不简单,据我所知,她并不缺钱,难道她在江城开夜总huì仅仅是因为兴之所至吗?”

  李长宇道,我没见过她,只是知道她是五厅长的妹妹,还有,就是她很有钱,也许她投资金莎的本来目的就是单纯的,可马益亮在具体管理的过程中发生了偏差“

  张扬道:“马益亮这种人只能充当一个马前卒,被人利用而已一旦失去了利用价值,就huì被舍弃掉”

  李长宇不由得想起了政协主席马益民,这兄弟两人★的境遇何其相似,不过马益民对很多人来说仍然还有利用的价值,江城政坛上暗潮涌动,以左援朝为首的力量正在不断挑战杜天野的权威,政治yǒng远都是这样,有政治的地方就huì有斗争,无休无--止,yǒng不停◎

  张扬把政治斗争当成了一种享受,可他也明白政治斗争决不能占据自己全部的生活,他有朋友、有亲人、有爱人,还有个需要他去拯救的美貌女徒弟

  志远中学开学典礼之后,张扬做得第一件事就是陪同安语晨前往清台山,探察安语晨经脉的结果让他心事重重,安语晨的经脉又有异相,多处出现了闭塞的现象,想要延缓病情的发作,就必须要用内力为她打通闭塞的经脉在没有找到根治病情的方法的时候,这是唯一的选择

  行功的过程极其凶险,必须要有人在身边护法,确保没有外人打扰,最合适的人选只能是李信义李信义武功高,而且他还是安语晨的叔爷爷,对这个孙女儿也是极其关心

  安语晨的到来让李信义开心无比,老□道士乐得如同一个顽童一般,嘴上说是因为张扬来了高兴,实际上却是因为孙女儿

  安语晨一个人去爷爷墓前献花,张扬差没有随同她前去

  老道士原本想跟着过去,却被张扬叫住,两人来到他的房内

  李信义忍不住道:“有话快说,这荒山野岭的,让她一个女孩子过去我不放心”

  张扬表情凝重道:“我这次之所以带她过来,是因为小妖的病情又加重了”

  李信义听到这句话,顿时满面惊慌之◎色,他虽然已经出家,可是仍然没能割舍这段骨肉亲情,何况他的大哥安志远临终之前特地交代,要他好好照顾这唯一的孙女儿,李信义心中已经将安语晨视如明珠,一想到这女孩儿不幸的命运,老道士不禁颤声道:“那该如何是好?那该如何是好?”

  张扬道:“这些年来我一直考虑医治她的方法,可是一直都没有找到可以彻底根治的方法”

  李信义道:“我们安家这一代的女孩儿全都活不过二十岁,如今剩下的只有小妖一个了”

  在张扬面前,他并不隐瞒自己和安家的关系

  张扬道:“李道长,这次我带她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帮她打通经脉,延缓一段时间”

  李信义道:“利用内力打通她闭塞的经脉,是极耗真元的一种方法,真是辛苦你了”

  张扬道:“别忘了,我是她师父,我也曾经答应过安老,要好好照顾小妖,要治好小妖,只要有一线机huì,我都huì倾力而为”

  李信义道:“我这紫霞观后方有个石洞,及是我平日练功之所,你可以在那儿为她医治,到时候,我就在洞外护法”

  李信义练功的石洞就在紫霞观后方,石洞不过十多米深,上方有一孔洞,阳光可以从孔洞之中直射入内,石洞内光线很好

  张扬和安语晨来到石洞之中,张扬指了指正中那块光滑的巨石道:“李道长平时都坐在那上边练功?”

  李信义笑着点了点头道:“几十年了,坐得久了,把石头也做得滑不溜秋,你坐在上面的时候要小心滑下来”

  张扬笑道:“人家是把牢底坐穿,道长是把石洞坐穿”他指了指上方的孔洞道:“这也和道长有关?”

  李信义道:“我哪有那样的本事,这孔洞天然形成,从我在紫霞观,就有这孔洞,它的存在有一个妙处,阳光可以从这里投射进来,下雨的时候,雨水也huì从这里流淌而下”李信义指了指脚下的一条石壑:“这条石壑就是经年日久雨水冲积而成”

  张扬来这里也不是为了欣赏景致,他微笑道:“我帮小妖打通穴道,劳烦道长在外面为我们护法”

  李信义点了点头,他关切的向安语晨看了一眼,方才退了出去

  安语晨当然记得每次张扬用内息为自己疗伤的情景,每次疗伤张扬都huì损耗大量的真元,如同生病一▲场,安语晨实在不忍心让他为自己冒险,她轻声道:“其实我已经很知足了,无论什么时候离开,都不huì有任何的遗憾”

  张扬笑道:“你可真够自私的,你是没遗憾了,可我有遗憾,你到处宣扬是我的徒弟,我◇连自己的徒弟都救不了,我以后哪能还有脸面见人呢?”

  安语晨黯然道:“我的情况我自己清楚,你每次为我疗伤都冒着巨大的风险,所能做的也不过是延续我几天的性命而已,为了我冒险下去,不值得”

  张扬道:“你如果就这么死了,我huì很没面子”

  安语晨明澈的美眸泛起涟漪,她忽然道:“我如果死了,你huì伤心吗?”

  张扬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安语晨道:“多久?一天、一月还是一年?”

  张扬低声道:“活一天huì伤心一天,活一月就huì伤心一月,如果我还有大半辈子可活,我就huì伤心大半辈子”

  安语晨听到他的这番话,内心中忽然一阵感动,眼圈儿红◇了,晶莹的泪水夺眶而出

  张扬道:“你不能死,你要是死了,我上哪儿再找这么美貌孝顺的女徒儿”

  安语晨啐道:“天下间最没正形的师父就是你,说这种话,也不怕被别人笑话”

  张扬道□:“别人怎么想并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你当不发我是你师父”安语晨含泪点头张扬伸出大手,为她擦去脸上的泪珠儿,轻声道:“待huì儿可能huì有点疼”

  “我忍着”

  “疗伤的时候可不能穿的太多……”张大官人虽然抱着治病救人的宗旨,可当着女徒弟的面说出这件事也不由得有些为难

  安语晨道:“我相信你的人品”

  安语晨盘膝坐在巨石之上,张扬坐在她的身后,缓缓闭上了双目,低声道:“那啥……你明白的……”

  安语晨虽然豁达可是在张扬的面前要脱去全身的衣物,也是脸红心跳,她咬了咬樱唇,转向向张扬看了一眼,却见他双目开始缓慢的tuo去衣服

  石洞内异常寂静,张扬听到安语晨的tuo衣声,他发现有些时候听觉太好也不是什么好事,有些声音明显在考较着她的意志

  驱散了些许的杂念,张扬的脑海中一片空明,放定运功,约莫过了十多分钟的时间,体内真气运行两个周天之后,张扬霍然睁开双目,右掌扬起,缓缓一掌拍向安语晨头顶的百huì穴安语晨娇躯剧震,只觉着一股极冷的气流从头顶透入体内如同chi身luo体站在冰天雪地之中,周身血管在片刻之间似乎已经凝固张扬手掌回缩,第二掌仍然拍落在安语晨头顶的同一部位

  这一掌传来的气流却极其灼热,一冷一热,让安语晨周身的血脉一缩一涨,头颅如同要内部裂开,痛得她脸色苍白,紧咬樱唇,额头冷汗已经簌簌而落

  张扬出手极快,他取出金针,闪电般插入安语晨的后顶穴,金针刺入之时内息同时送入,紧接着利用金针接连刺入强间、脑户、风府、大椎、陶道、身柱、神道、灵台将安语晨督脉的各处重穴道依次刺到,为安语晨打通经脉,比起普通人难上百倍,安语晨天生绝脉,张扬想要在她的体内打通穴通,如同开山凿岩,利用体内内息的变化,冷热交替,硬生生从她的经脉之中打通出一条临时通道,当世之中也只有张扬的内力可以做到这一点,而在他修行阴煞修罗掌之前,也无法用这种冷热交替之法刺穴,张扬在为常海心疗伤的时候,迫不得已拾起了和他原来修行内力冲突的阴煞修罗掌,在疗伤的过程之中也是凶险丛丛今天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他也不敢冒险施出

  张扬考虑许久之后,唯有用这种冷热交替之法,将内息导入安语晨的体内穴道,用霸道的内力冲击她闭塞的经脉,从中搭建起一条临时的经脉通道,这样才能延缓安语晨的生命,对张扬而言,这样的方法实则凶险到极点张扬点完督脉,又用金针交替刺入安语晨的任脉大穴阴维脉十四处穴道,等到阳维脉三十二处穴道刺完,张扬头顶雾气蒸腾,身上的衣服全都被汗水湿透宛如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他随时都可能倒下

  张扬双抽出一支金针,这次并非是刺向安语晨,而是反手刺入了自己的檀中穴,双目之中精光暴涨,张扬一声低吼,双手各自捻起三根金针刺入安语晨的带脉这是张扬重生以来第二次利用金针刺穴之法激发自身的潜力,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在短时间内有效提升自己的内力,对经脉的损伤却是最大如果不是为了安语晨的生命,张扬绝不huì再度挺而走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