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四章【宽容】(上)


  马益亮因为涉嫌损害他人名誉,诽谤罪,被警方拘捕,而怒砸金莎de张扬却毫发无损,金莎de幕后老板海瑟夫人,也就是平海公安厅厅长de妹妹王jun1瑶终于现身le,她在金莎被砸de第二天出现在南林寺广场,望着一片狼藉de金莎夜总会,王jun1瑶保养得当de脸上没有任何de表情她de助理岳玲愤然道:“哪有这么无法无天de?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敢做出这样de事情,江城公安系统难道不管吗?”

  海瑟夫人没说话,转身上le她de奔驰车,向跟着进来de岳玲道:“帮我联系梦媛”

  乔梦媛在汇通总部de办公室内接待le海瑟夫人,早在乔梦媛在美国留学de时候,和海瑟夫人就已经很熟,当初她刚到美国,海瑟夫人在生活和学习上曾经给她很大de帮助、乔梦媛对海瑟夫人de称呼也是海瑟阿姨

  海瑟夫人握着乔梦媛de手,微笑看着她道:“梦媛真走出落得越来越漂亮le”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别夸我le,我都不好意思le”她当然míng白王jun1瑶前来de目de,邀请她在沙发上坐下,让秘书送来两杯咖啡

  王jun1瑶轻轻搅样着咖啡,观察着办公室内de环境,轻声感叹道:“这地方真是不错,前面de就是南湖?”

  乔梦媛点le点头,从她de办公室可以远眺到前方de南湖,景致很好

  王jun1瑶道:“汇通刚刚成立de时候,许嘉勇还去美国寻找风险投资,我帮他联系le几家,想不到这么短de时间内,汇通竟然有le这么大de发展,真是可喜可贺”

  提起许嘉勇,乔梦媛de神情不禁一黯

  王jun1瑶敏锐de捕捉到乔梦媛de表情变化,她微笑道:“听说你和他之◎间闹le些误会,怎么?还没解释清楚?”

  乔梦媛笑道:“海瑟阿姨,我们还年轻,应该以事业为重”

  王jun1瑶点le点头,她缓缓放下咖啡杯道:“梦媛,我这次过来de目de你应该已经猜到□le”

  乔梦媛轻声道:“对不起”

  王jun1瑶笑道:“傻丫头,这话从何说起?把金莎砸lede又不是你”

  乔梦媛道:“金莎租用de那栋楼,真正de业主是安语晨小姐,她委托我◎代为管理,可因为我们关系很好,所以一直都没有签署正式委托协议,只是口头上de一个约定”乔梦媛在暗示王jun1瑶,自己和她之前de合同并没有法律效力

  王jun1瑶见惯风浪,当然míng白乔梦媛■这样说旨在为张扬开脱,她微笑道:“金莎在我de物业之中只占极小de一部分,如果不是被砸,我都几乎忘le江城还有这么一处产业张扬这个年轻人我听说过,我和他之间也没什么过节,他之所以这样做,想必一定有误会”

  乔梦媛道:“我们是很好de朋友,这个人虽然性情冲动le一些,不过为人还算不错”

  王jun1瑶笑道:“能让你夸奖de人想必真de很不错,梦媛,我想和他见见面”

  乔梦媛道:“今天中午我为你接风,把他也叫过来”

  王jun1瑶笑道:“好啊”

  张扬对王jun1瑶其人还是抱有很强de好奇心de,乔梦媛在帝豪为王jun1瑶接风洗尘,邀请le张扬和安语晨陪同,◇安语晨因为去丰泽处理学校de事情,所以无法赶到,中午吃饭只有张扬一个人过来le

  张扬看到眼前这位气质优雅,保养得当de中年美妇,就猜到她是王jun1瑶无疑,笑着向王jun1瑶走le过去:“这■位一定是海瑟夫人le”

  王jun1瑶笑le笑,乔梦媛为他们引见道:“这位是丰泽张副市长,这位是海瑟夫人”

  王jun1瑶很礼貌de和张扬握le程手,她虽然已经五十岁le,可是平时注重保养,肌肤仍如同青春少女般细嫩,王jun1瑶道:“你是我见过de最年轻de副市长”

  张扬笑道:“县级市de副市长,也不算年轻le,夫人请坐”

  三人坐下,乔梦媛让服务员上菜,向张扬道:“喝酒吗?”

  张扬居然摇le摇头:“不le,下午还得开会,我吃完饭就得赶回去”

  王jun1瑶道:“张市长de工作很忙啊”

  张扬道:“都场工程给闹de,省里市里都这么重视,我不敢有丝毫怠慢啊”他悄悄观察着王jun1瑶,发现她和公安厅厅长王伯行长得还是有几分相像de

  王jun1瑶道:“其实我这次来江城就是想和张市长见个面”

  张扬笑道:“夫人找我有事啊?”这厮分míng是揣着míng白装糊涂

  王jun1瑶微笑道:“我知道你和梦媛是好朋友,我和梦媛也认识多年,说句托大le点de话,我一直都将梦媛当成自己de孩子看待”凭她de年纪de确有资格说这种话

  张扬笑道:“很高兴认识您”

  王jun1瑶道:“咱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可我早就听说过你de名宇”

  张扬笑道:“想不到我名气这么大啊”

  王jun1瑶笑道:“我是通过嫣然听说你de”

  张大官人开始意识到王jun1瑶这个女人很不简单,她刚一出场已经揭示出丝丝缕缕de关系,连楚嫣然她都认识,王jun1瑶很高míng,她根本没有提金莎被砸de事情,先将这些关系透露给张扬知道,意思很míng显,大家都是朋友连朋友,你居然把我de店给砸le,也太不够意思le

  张扬道:“嫣然没跟我说过你们de关系”

  王jun1瑶笑道:“在美国de时候,我经常约她一起打球逛街,她对你可是一往情深啊”

  她越是这样说,张扬越是警惕,这女人对自己这么le解?自己和她没有什么渊源啊?究竟是因为砸金莎才开始le解自己de,还是在砸金莎之前就已经在le解自己?

  乔梦媛道:“常常说大水淹le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想不到还真有这样de事儿,张扬,你这次砸得金莎就是海瑟夫人de产业

  她趁机提出这件事,想替张扬和王jun1瑶之间说和,毕竟这件事到现在仍然悬而未决,如果王jun1瑶坚持追究,张扬肯定要承担一定de责任乔梦媛是为张扬考虑,如果双方能够达成谅解,自然是皆大欢喜de事儿

  张扬心说,我砸de就是你de店

  王jun1瑶笑容不变道:“真是一场误会,如果我们早就知道这些关系,也不会发生这么多de不快”

  张大官人笑道:“海瑟夫人,我砸金莎并不是冲着你,无论咱们有怎样de关系,金莎我还是得砸”

  王jun1瑶望着这个嚣张de年轻人,唇角泛起一丝耐人寻味de笑意:“为什么?”

  张扬道:“我这人说话从来都不拐弯抹角,你把金莎交给马益亮管理从根本上就是错de,马益亮在地方上有些关☆系,他哥哥马益民是我们江城亐市政协主席,可这个人de底子不干净,当初经营皇家假日de时候,就因为提供色情服务而被调查”

  王jun1瑶没说话,微笑看着张扬

  张扬继续道:“我第一次去金★莎,就在金莎遇到le十多个持刀凶徒对我攻击,我不知道夫人对金莎经营de定位何在?马益亮到底在搞什么?你清楚不清楚?”

  王jun1瑶微笑道:“我很少过问具体经营上de事情”这句话好像是在脱开干系

  张扬道:“马益亮利用我丢失de证件,可以抹黑我de形象,诽谤我de人品,我这人脾气不好,忍不住就得发泄一下,金莎那栋楼本来就是我们政|医道官途贴|府de物业,我不能让那里变成滋生犯罪和**de温床”

  王jun1瑶道:“事情我都清楚le,我谨代表我自己,为给张市长造成de不便道歉”她端起le饮料杯

  张扬也端le起来,人家敬他一尺,他得敬人家一丈,咱张大官人从来都是恩怨分míng

  王jun1瑶道:“我会仔细le解一下金莎de经营状况,如果真de有不法行为,我一定会严肃追究相关人员de责任”

  张扬道:“不好意思,金莎租用de那栋楼我已经代表政|医道官途贴|府正式收回le,南林寺是佛教圣地,你们当初选址de时候恐怕没有考虑周到,宗教界de人士已经多次针对这件事进行le抗议”

  王jun1瑶静静望着张扬,张扬de意思很míng显,金莎别想再开张

  王jun1瑶叹le口气道:“有些时候,人de主观意愿是好de,可一旦具体实施,味道就变le”

  张扬笑道:“其实夫人并不适合搞这种娱乐业”

  王jun1瑶柳眉轻挑:“张市长什么意思?”

  张扬道:“娱乐业是个很敏感de行业,稍不注意,方向就会发生偏差,今兄是我们平海公安厅厅长,金莎de事情造成le一些不必要de影响,很多人都在说闲话,我de意思,夫人应该míng白”

  王jun1瑶道:“看来我对国内de投资环境还不熟悉,没有考虑de这么周到”

  张扬微笑道:“其实国内投资市场很大,以夫人de实力和眼界原不必盯着娱乐业这一小块蛋糕”

  王jun1瑶从这句话发现le张扬de狡黠之处,王jun1瑶道:“任何事都有一个适应de过程,金莎就当作我进入国内市场de一块试金石”

  乔梦媛看到两人之间de谈话倒也是心平气和,也逐渐放下心来

  张扬看le看时间,起身告辞,之前他就说过下午还要赶回去开会,所以王jun1瑶和乔梦媛都没有出言挽留

  张扬走后,乔梦媛歉然道:“海瑟阿姨,因为我de缘故让您蒙受le这么大de损失,这样,金莎这次de损失全都由我来负责”

  王jun1瑶笑道:“你跟我还这么客气,都说过le,金莎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之所以开金莎,是因为过去我在美国一直都从事娱乐业,只是用来试水国内市场de,亏le还是赚le我都无所谓”她虽然说得轻巧,可这次金莎因为被砸,前期de装修都算上,至少要亏损三百万

  乔梦媛试探着问道:“你打算怎么处理金莎de事情?”

  王jun1瑶道:“我是在做生意,又不是跟别人争强斗狠,金莎经过这件事,名声已经完le,如果勉强维持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算le,只当是花钱买le个教训”

  她表现de越是宽容,乔梦媛心里越是觉得难受,这次de确有些亏欠王jun1瑶,所以她才会主动提出补偿王jun1瑶de损失

  王jun1瑶道:“张扬有句话说得对,我在平海做娱乐业,万一出le什么事,会给我那个大哥带来很多不好de影响,我现在已经很后悔开金莎le”

  张扬开完会之后就接到le乔梦媛de电话,乔梦媛告诉他王jun1瑶不会追究这件事,而且放弃重开金莎de念头,也就是说,王jun1瑶认栽le张扬感到有些奇怪,王jun1瑶de表现出乎他de意料之外她究竟是知难而退还是故布疑阵,还是抱着君子报仇十年不晚de想法呢?可人家既然做出le这样de高姿态,张扬也不能显得太小气,他当即表示让乔梦媛安排一下时间,自己请王jun1瑶吃顿饭

  ○放下电话,市人大主任赵洋林走le进来,赵洋林刚刚去工地现场看le看,对工程de进展和质量表示满意,他笑道:“平中建设de老总吴中原刚刚过来le,经过他de工作,现在工人们de干劲都很足我邀请他待会儿去★咱们餐厅吃晚饭,你得作陪啊”

  张扬笑道:“敢情您是把我当三陪用le,成您指哪儿我打哪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