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一章【不做亏心事】(上)


  张扬之所以zhè样问,是因为他知道金莎也有查晋北的部分投资,作为查晋北生意上的合作伙伴,邱fèng仙代为出面也很正常

  邱fèng仙道:“没关系,只是为了邀你men聚”

  酒▲菜上来之后,邱fèng仙让服务员走了,亲自给他men斟满酒,举杯道:“机场投$的事情一直没有机会当面向你men说声抱歉,今天zhè顿饭就算我略表歉意”

  杜天野笑道:“投j$又不是体能决定的,▲zhè件事都过去了,又何必

  再提起?”

  邱fèng仙道:“zhè件事之后我一直都不好意思去见表哥,现在你men的资金问题解决了,我才敢提起返件事”

  杜夭野哈哈笑道:“亲情◇是亲情,生意上的事情不妥掺和到其中

  张扬跟着他men一起喝了zhè杯酒

  杜夭野忍不住道:“你子越来越出息了,弄了群和尚到金莎门口念经,你还让不让人家做生意?”

  张扬道:“我就说嘛,宴无好宴,邱姐今天把你请来是当说客

  的”

  邱fèng仙笑道:“千万别zhè么说,你来之前我根本没有提起金莎的事情,查先生的确在金莎投了些钱,不过他只是股东,投资也只是给王姐一个面子,象征性的,金莎的生意好还是坏,我men根本不会在意,金莎的经营我men也不参与”

  张扬道:“你请我吃饭当真不是为了金莎?”

  邱fèng仙摇了摇头道:“当然不是”

□  杜夭野道:“金莎的事情我得说一下,今天跑到我那里说情的人很多,电话我也接到了不少,张扬,差不多就行了,别搞得满城风雨,到最后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张扬道:“你zhè话我可不爱听,如果不是□我能打,昨天那三十多名凶徒就把我砍死在金莎门口了,其中有十多十,人都是从金莎里面跑出来的,换成是你,你能咽下zhè口气吗?”

  杜夭野道:“你一个国家干部,没事往那种地方扎什么?”

  张扬道:“我没想去,是吴中原非得请我去,乔鹏举也在,人家是省委书记的公子,你说我能不给他men面子吗?

  杜夭野道:“我今天一天听无数人提起金莎的事情,你弄一群和尚去金莎念经,搞得满城风雨,现在老百姓都说咱men公安局不作为,你搞得荣鹏飞相当被动”

  张扬笑道:“他被动可不是因为zhè件事,他是顾忌王伯行,王伯行肯定给了他不的压力,对了,咱men王厅长给你打电话了吗?

  杜夭野白了他一眼没说话,zhè厮是眼知故问

  邱fèng仙道:“张扬,你对金莎怎么zhè么大的成见?”

  张扬道:“不知道,反正我自从走进那个地方就觉着;$身不舒服

  邱fèng仙笑了笑,举起酒杯道:“不开心的事情就不要提了,我请你

  men过来吃饭,就是想大家开开心心的,可没抱有什么目的“

  张扬道:“zhè话我爱听,”

  杜夭野喝了zhè杯酒道:“不过有些娱乐场合是该整顿一下,不然很容易成为滋生**和犯罪的温床”

  张扬缓缓落下酒杯道:“王均瑶是个怎样的人?”

  邱fèng仙道:“我在京城见过她一次,五十岁了,美籍华人,王均瑶是★她的中文名字,大家都叫她海瑟夫人,文萃期间去了香港,后来辗转到了美国,像很多去美国的华人一样,从洗碗工做创业,到后来在美国开了许多中餐馆,成为餐饮业大亨,如今美国几个大城市都有她的餐馆,欧洲也有她的分◆店,生意做大了之后又进军娱乐业

  结过一次婚,嫁给了一位阿联茵富翁,结婚不到一年那富翁就死了,留给她一大笔遗产”

  张扬笑道:“文革时候去香港,那年月,该不会是偷渡?”

  邱fèng仙笑道:“zhè件事无从考察,不过海瑟夫人过去曾经插过队下过乡,她的一生可以称得上传奇了,她和王厅长的关系,我men直到最近才听说”

  张扬点了点头道:“老老实实开她的华人餐馆就是,非得来国内添

  邱fèng仙道:“没有人会嫌钱烫手”

  杜夭野道:“恝不到王厅长居然有zhè样一个妹妹”

  邱fèng仙道:“海瑟夫人在上层的关系搞得不错,我men查总对她也是非常推崇”

  杜夭野最关心的还是江城机场的情况,席间他询问了机场工程的进展

  张扬笑道:“平中建设的老总吴中原来了,昨天把左市长和赵主任他men全都请了过去,给我施压呢”

  杜天野听说了zhè个情况不禁笑了起来,张扬zhè厮是个吃软不吃硬的角色,吴中原想用上级领导压他的想法从根本上就是错误的

  张扬道:“不过zhè个人也算是有些能力,乔鹏举也被他从东江请来了

  ▲杜夭野笑道:“人家无非是想让你认识到他的实力,让你对平中建设好一点”

  张扬道:“我对所有的建筑公司都是一视同人,他实力强我也不怕他,他实力不行,我也不会欺负他,只要他老老真实工作,大家就会相▲安无事”

  杜夭野道:“说起zhè件事我倒是得提醒你一下,现在机场方面传来不少关于你的负面消息,说你任人唯亲,给日本监工的权力太大,帮着日本人欺负咱men中国人,说你是时代的汉奸”

  张扬笑道:“你信吗?”

  杜夭野道:“我不信,可总不能管住别人的嘴巴,不让别人乱说话?”

  张扬道:“你不是常说,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胡说八道”

  “我说过吗?”

  张扬道:“人家说我是因为我坚持原则,触犯了他men的利益,日本人怎么了?看人得一分为二,我看龟田工作方面无可挑剔,他要求苛刻严格,对工程质量有好处,我对工程方面是个外行,如果没有内行人

  把关人家怎么糊弄我都行,机场要是稀里糊涂的干下去,后肯定要出事,出了事谁兜着?反正我是兜不住,杜书记,你觉着你能兜得住?”

  杜夭野瞪了他一眼道:“我怎么觉着你现在说话zhè么盛气凌人?”

  张扬道:“zhè叫忠言逆耳你当大宫习惯了,喜欢被人拍,我说真话,你反倒不适应了”

  邱fèng仙格格笑了起来杜天野笑骂道:“你子又欠修理了”

  邱fèng仙道:“来大陆之前听说大陆治安很好,想不到你menzhè边也有zhè么多的犯罪,也有黑社会”

  杜夭野身为江城市市委书记,听表妹zhè样说,面子不由得有些挂不住了,他叹了口气道:“国家大,人口多,良莠不齐是难免的,不过zhè些都只是个别现象”

  张大官人感叹道:“正因为如此,我才对金莎的事情不依不饶,如果不好好整顿整顿,以后还会有同类事件生,zhè次是搁在我身上,我能挡住他men的开山刀,换成别人,肯定是一起命○案”

  杜夭野道:“有些事得慢慢奉,不抓容易滋生犯罪,抓得太紧,别人义会抱怨我men的投资环境太差,不注意软环境的建设

  张扬道:“什么叫软环境?多弄点夜场,多展些女孩子陪酒陪唱就是改☆善软环境?”

  杜夭野怒道:“我说过吗?”

  张扬道:“有些事的庋很难把握,但是并不意味着我men就要听之任之放任自由,马益亮是个有前科的人,当初他摘皇家假日就因为大搞色*情服务才关门,现在的金莎也没什么分别”

  杜夭野道:“还是那句老话,你得有证据,咱men做工作不但要有法可依还要有据可查”

  张扬道:“所以得查,不查怎么能找到证据?”

  杜夭野真是受不了zhè厮的歪搅胡缠:“懒得跟你废话,反正你给我记住了,有事不怕事,可没事剔惹事”

  张扬道:“现在是人家惹到我头上来了,我得把zhè口气给出了”说话的时候手机响了起来,张扬接通电话,却是省纪委副书记刘艳红打来的,她来江城处理曹正阳的事情,刚刚忙完工作,现在已经在一招住下,让张扬过去到一招的咖啡厅说话

  张扬放下电话向杜天野道:“纪委刘书记来了”

  杜夭野微做一怔,刘艳红zhè次前来并淇有跟他打招呼,他低声道:“说什么?”

  张扬道:“就是让我去一招的蓝岛咖啡见她,什么事都没提”

  杜夭野道:“你赶紧去,看看她耒江城到底是什么事情”对他men来说,省纪委耒江城肯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张扬点了点头,邱fèng仙道:“一起走,反正咱men也吃得差不多了”

  几个人一起走出了老街饭店,张扬跟他men道别之后,驱车就赶往一招的蓝岛咖啡厅咖啡厅内并没有多少顾客,刘艳红坐在靠窗的角落等着他,看到张扬进来,笑着向他招了招手

  张扬乐呵呵走了过去:“刘书记大驾光临,怎么不提前打声拓呼,让我做好接待工作”

  刘艳红微笑道:“事先打招呼你men就有了准备,就算有问题也被你men隐藏起来了”

  张扬在她对面坐下道:“你men搞纪委工作的眼里就没有好人,任何干部在你men眼中都是有问题的”

  刘艳红道:“现在干部队伍中的犯罪率是越来越高了,我men纪委的任务就是把其中的坏分子清除出去,把犯罪率降下去”

  张扬要了壶龙井,喝了口茶不禁皱了皱眉头道:“zhè茶居然也能卖二十块一壶,坑爹呢”

  刘艳红呵呵笑了☆起来张扬道:“您zhè次过来又打算查哪位干部?”刘艳红道:“过来主要是为了了解曹正阳的情况→’张扬道:“了解的怎么样?”

  刘艳红道:“曹正阳贪污犯罪证据确凿,已经交由地方处理,我过来只是为了□了解在处理zhè件事的过程中,你men有没有违规行为”

  张扬道:“你是害怕我men对他不公?

  刘艳红摇了摇头道:“例行程序,最近有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越是临近退休的那些干部,越是贪污**的高危人群,大概他men觉着自己就要退休了,趁着手中还有权力的时候,为自己捞取最大的利益”

  张扬道:“zhè些人心态不正常,归根结底还是自私心作祟,搞到最后弄得晚节不保,何苦来哉”
◇   刘艳红道:“zhè就是人的劣根性”

  张扬道:“曹正阳的事情本来也不会闹到zhè种地步,可他老婆始终认为他的死是市领导迫害的,非得要查,前两天宋省长过来奠基,她不知怎么得到了消息,直接冲★到现场给宋省长跪下了,当着zhè么多人的面,宋省长肯定得有所表示,所以让我men调查请-楚,千万不能冤枉了一个好同志可没想到zhè一查,反倒查出问题来了”

  刘艳红道:“所以说人真的不能走错路,一旦走错,往往连回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张扬道:“人都死了,说zhè些也没用了,您来了解情况,打算怎么处理啊?”

  刘艳红道:“都说了解情况了,了解清楚我的任务就结束,你好像很害怕啊▲”

  张扬笑道:“我怕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不给你查我的机会”

  刘艳红似笑非笑道:“你敢说自己没做过亏心事?”

  先四千字,晚上还会有(未完待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