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九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万字


  第四百四十九章【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一万字

  方文东道:“张市长,我大哥写了一封信给你”

  张扬点了点头,方文东走过来将那封方文南亲笔书写的信件交给了张扬,完成这件shì之后,他马上离开,并没有继续逗留下去

  张扬展开那封信,方文南是在狱中写这封信的,信中回忆了和张扬相识相处的情景,张扬xiǎng起过去也不禁心生感慨,xiǎng当初方文南富甲一方,他的盛世集团在江城是屈一指的民营企业,可一连串的变故让他从人生的顶端瞬间滑落到低谷,现在成了一名阶下囚,从信中可以看出方文南重燃起了斗志,他xiǎngyào张扬给盛世集团一个机会,张扬看完这封信之后,内心感到颇为沉重,他始终为方文南的命运感到惋惜,自从方文南入狱之后,盛世集团的生意也是江河日下,冲着昔日的那份友情,张扬的确应该给他们一个机会

  梁成龙在外面等得不耐烦,打起了张扬的电话

  张扬拿起电话道:“你先去丰泽,今晚我回白鹭宾馆,你点好菜等我”现在正是敏感时期,他也不xiǎng和梁成龙出双入对,免得招人闲话

  张扬离开办公室的时候,看到常凌峰和龟田浩二刚刚打完那帮前来了解情况的竞标者常凌峰苦笑道:“你自在了,我们都快被吵死了”

  张扬笑道:“晚上一起吃饭,我请”

  常凌峰也是yào回丰泽的,不过他对吃饭没什么兴趣,摇了摇头道:“你了解我,我最害怕的就是酒场,这种shì你别找我”

  张扬道:“龟博士第一天来,作为地主我怎么都得给他接风,今晚一定yào去”

  常凌峰征求了一下龟田浩二的意见,龟田浩二刚好有些看法xiǎngyào跟张扬说,于是答应了张扬的邀请

  龟田浩二现在所yòng的本田车是常凌峰给他调拨的,常凌峰上了张扬的皮卡车,龟田浩二远远跟在他们的后面

  张扬从后视镜内看了一眼,微笑道:“凌峰,这鬼子不喜欢笑啊”

 ◇ 常凌峰道:“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整天嬉皮笑脸的?”

  张扬道:“刚才那帮商人过去,感觉怎么样?”

  常凌峰神秘一笑:“这种shì交给龟田你算找对人了,他这个人原则性很强,刚才就把三□名前来竞标的建筑商给赶走了”

  张扬道:“别急着赶啊,等竞标过后再赶,人多也显着热闹”

  常凌峰道:“你是xiǎng做shì还是作秀?yào那么多人干什么?他们连竞标的资格都没有,留着●滥竽充数也没有意义,再说了我们竞标大会还是yào招待的,这种吃白饭的尽早赶走最好”

  两人边说边聊,路上张扬让常凌峰把章睿融给叫过去,顺便又把丰泽公安局长程焱东和丘金柱叫了过去这两个人现在已经□●滥竽充数也没有意义,再说了我们竞标大会还是yào招待的,这种吃白饭的尽早赶走最好”

  两人边说边聊,路上张扬让常凌峰把章睿融给叫过去,顺便又把丰lànyúchōngshùyěméiyǒuyìyì,zàishuōlewǒmenjìngbiāodàhuìháishìyàozhāodàide,zhèzhǒngchībáifàndejìnzǎogǎnzǒuzuìhǎo”

  liǎngrénbiānshuōbiānliáo,lùshàngzhāngyángràngchánglíngfēngbǎzhāngruìrónggěijiàoguòqù,shùnbiànyòubǎfēngzégōngānjúzhǎngchéngyàndōnghéqiūjīnzhùjiàoleguòqùzhèliǎnggèrénxiànzàiyǐjīng是张扬的老铁,只yào张扬一个电话,再大的shì情他们也得推到一边,梁成龙已经在白鹭宾馆备好了酒菜,只等他们到来知道龟田浩二也yào过来,还专门给他准备了一箱清酒

  宾馆副经理吕燕知道是张扬的饭局,特地嘱咐厨师yào把菜做精做好,张扬的皮卡车来到宾馆,吕燕已经站在餐厅门口等着了

  张扬大步来到餐厅门前,笑道:“yòng不着那么隆重,我都把白鹭宾馆当成自己家了,到了自己家我可不希望看到这么客气”

  吕燕笑道:“张市长好久没回家了,今天你们来得巧,今天刚从丰泽湖购入了不少湖鲜,厨师正在准备呢”

  张扬点了点头:“梁总到了没有?”

  吕燕道:“一号包间等着呢”

  张扬道:“待会儿章科长也过来,你一起来喝两杯,她也好有个伴儿”

  吕燕笑着点头,引着他们来到包间内,梁成龙乐呵呵站起身来,看到来了这么多人,他装模作样的伸出手道:“张市长大驾光临,梁某不胜荣幸”

  张扬笑了笑道:“别装了,这里没外人,你把这张虚伪的嘴脸收起来”

  梁成龙哈哈大笑,龟田浩二他虽然已经闻名,可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他向龟田浩二伸出手去,张扬一旁介绍道:“龟博士”

  梁成龙心中暗骂这厮够损的,人家姓龟田,他居然直接给省略成了龟博士,好在这位龟博士已经接受了张扬的称谓,和梁成龙握了握手,yòng熟练地汉语道:“我看过你公司的资料,你们公司还算不错”

  梁成龙笑道:“那是当然,我敢说在平海如果按照综合实力排名,我们丰裕建筑公司稳稳排进前三”

  龟田浩二道:“排名代表不了实力,就算世界排名前三的地产公司一样会做出伪劣工程据我说知,东江体育场看台坍塌shì件和梁先生就有些关系?”

  梁成龙愣了一下,向张扬看了看,这日本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他怎么会知道?难道是张扬告诉他的?

  张扬颇为无辜道:“跟我没关系,你自己臭名远扬”

  梁成龙哈哈笑道:“那是一个公司分包工程,和我们没有关系”

  龟田浩二道:“别以为分包就没有责任,你们仍然yào负担起监管责任,在机场的建设中,我决不允许这样的shì情生”

  梁成龙嘿嘿笑了笑,笑容多少有些尴尬

  这时候程焱东和丘金柱也到了,梁成龙邀请大家入席,这日本不好对付,看来他对自己的公司做过一番研究,需yào谨慎对待

  章睿融是最晚抵达的一个,她一来到就开始抱怨:“张市长,你把常凌峰弄到了机场,学校这边的shì情全都扔给我了,我这两天都快累死了”

  张扬笑道:“再忍几天,市里马上就调整班子了,我和凌峰最近yào忙招标会,教育▲界里我信任的人只剩下你了,你不帮忙把关,谁来把关?”

  章睿融道:“安姐聘任的管理班底还没来,真希望他们早点到来,那时候我就可以将手中的这些琐shì全都交出去了”

  张扬道:“对待工作○不能消极,你看凌峰同志,人家这**觉悟真是高”

  章睿融道:“他生就了被你欺负的命,上辈子你指不定是个县太爷,他就是你身边的师爷”这话一说所有人都笑了

  丘金柱道:“那我们就是县太爷身◇边的捕快”

  程焱东笑道:“张市长上辈子至少也得是大理寺卿,县太爷太了”

  章睿融道:“你们这帮当公安的都很会拍马屁啊”

  一句话程焱东和丘金柱说得尴尬不已,常凌峰悄悄在下面拉◇了拉她的手指,这妮子也太口不择言了

  不过好在这圈人都很熟,谁也没太在意章睿融的话

  梁成龙道:“今天把大家喊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聚聚,没别的意思”商人就是虚伪,冠冕堂皇的谎话张嘴就来

  张扬道:“最近我整天都是工作餐,肚子里没啥油水,借着这个机会,刚好补充补充营养梁老板财大气粗,咱们都别客气,喜欢吃什么就点什么”

  梁成龙呵呵笑道:“自己朋友,千万别客气”

  章睿融道:“放心,不会跟你客气的,吕经理,把你们这里最贵的菜全都上一遍”

  张扬道:“太夸张了,那啥,咱们吃大户也不能太狠心,细水长流才是正本”

  梁成龙笑道:“只yào我这次竞标成功,我每天都请”

  丘金柱道:“梁老板这么大气魄,这工程得赚多少钱啊?”

  梁成龙正xiǎng说话去,却听龟田浩二道:“一是一二是二,你们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请吃饭还需yào理由吗?”

  张扬赞道:“你看看人家日本朋友的境界,你梁成龙好歹也算得上知名企业家,非得yào做成生意才请吃饭啊,势利,你yào是这么势利的话,这顿饭我们自己结账”

  梁成龙慌忙道:“张市长,你别寒碜我行不?我这不是整天xiǎng着竞标的shì情,随口带出来了吗?咱们今晚只谈友情不谈生意,服务员,赶紧开酒”

  梁成龙准备了清酒,可龟田浩二并没喝清酒,而是跟他们一样喝起了茅台,让所有人都诧异的是,这日本酒量还蛮大,一会儿功夫半斤多就下肚了,吃着丰泽的地方菜,喝着茅台酒,龟田浩二脸上也有了笑意,竖起拇指道:“哟xī,哟xī”

  章睿融望着龟田浩二面前的螃蟹壳,心说这日本可真够馋的,声问常凌峰道:“他是学什么的?”

  龟田浩二耳朵还很灵,他笑着向章睿融道:“章姐,我是建筑学硕士,管理学博士”

  张扬道:“有学问”嘴上赞赏着,心里却暗笑,你厉害什么,再是什么硕士◆博士也得过来给我当工头

  龟田浩二喝了点酒之后,明显话多了不少,梁成龙看出张扬是打算重yòng这个日本人了,他主动和龟田喝了几杯酒,笑眯眯道:“龟田先生,你对我们丰裕集团的整体印象怎么样?” ▲bóshìyědéguòláigěiwǒdānggōngtóu

  guītiánhàoèrhēlediǎnjiǔzhīhòu,míngxiǎnhuàduōlebúshǎo,liángchénglóngkànchūzhāngyángshìdǎsuànzhòngyòngzhègèrìběnrénle,tāzhǔdònghéguītiánhēlejǐbēijiǔ,xiàomīmīdào:“guītiánxiānshēng,nǐduìwǒmenfēngyùjítuándezhěngtǐyìnxiàngzěnmeyàng?”
  龟田浩二道:“了解过一些你们的代表工程,工程质量还过得去,不过工艺水平落后,缺少现代化的管理”

  梁成龙有点自讨没趣,他不服气的说道:“我们公司的管理层也有许多硕士,平均学历水平很高”

  龟田浩二道:“贵国有句话叫高分低能,做建筑这行也是yào有天分的,我先学得建筑,可我在建筑设计方面没有天分,所以后来就改学了管理,在我看来,贵国的企业管理水平普遍落后张市长请我过来主抓施工质量管理,我会把我的理念推广到机场工程的每一个细节”他指了指餐桌道:“一张餐桌不能只看外形,我yào严格的规定yòng料,工艺,会对每一颗钉子都做出严格的规定”

  程焱东道:“我们中国人做家具不喜欢yòng钉子”

  龟田浩二笑道:“举个例子罢了”

  梁成龙望着这个严肃的日本人,心里觉着有些压力了,毋庸置疑,这日本人肯定是建筑方面的行家里手,张扬把他请来目的就是确保机场建设■的工程质量,估计以后肯定会遇到不少的麻烦

  龟田浩二一个时后就起身告辞,这一个时内他已经喝了整整一斤,张扬本xiǎng挽留他,可龟田说他还yào回去看竞标公司的材料,计划是晚上八点开始,一定不☆能打乱计划,张扬只能尊重他的意见

  常凌峰和章睿融两人也和龟田一起走了

  等到他们走后,梁成龙忍不住道:“张市长,你哪儿找来这么个日本人,咱们中国人的工程自己不能干吗?为什么非得弄个日本人过来?”

  张扬笑道:“工程是中国人干,龟博士负责监工”

  梁成龙道:“多此一举”

  程焱东和丘金柱在这一点上也抱有同样的xiǎng法

  张扬打了个哈欠道:“累了,今天咱们也早点结束”

  梁成龙当晚也住在白鹭宾馆,他让吕燕弄了几个菜端到了张扬的房间里,张扬看到他穷追不舍,知道这厮还有话xiǎng跟自己说,只能再陪他喝上几杯

  梁成龙道:“张扬,咱们兄弟俩从来都是无话不谈,这次我的目标就是拿下机场候机楼项目,其他的我虽然也xiǎng拿,可我仔细考虑过,自己消化不下”

  张扬道:“还是那句老话,你凭实力去争,同等条件下,我肯定支持你”

  梁成龙道:“我也不瞒你,南锡深水港那边我也去竞标了”

  张扬道:“撒大网啊?”

  梁成龙笑道:“不但是我,前来的建筑商谁也不xiǎng放弃这样的机会啊,相比较而言南锡深水港的项目比你们的机场有吸引力”

  张扬道:“屁深水港是搞轮渡,我们是搞航空,技术含量能一样吗?”

  梁成龙道:“你还别不服气,省里的政策肯定是支持深水港的,你们江城机场是娘养的,不受待见啊,□你给我透个底儿,到底筹到多少资金了?”

  张扬道:“资金方面没有任何问题,很多投资商都争先恐后的yào往这儿投钱呢”

  梁成龙道:“我说张扬,你怎么越变越虚伪啊,哪有多少投资商,不就是☆一何长安,还一个查晋北吗?”

  张扬笑道:“两个也不少了,他们可都是国内数得着的富商啊”

  梁成龙道:“你没做过生意,有些shì你看不明白,查晋北虽然有钱,可他在建筑业方面根本就是个外行,他之所以过来投资,目的就是给何长安添乱的,你以为他真xiǎng投资?你等着瞧,何长安yào是撂挑子,他肯定跟着撂挑子”

  张扬眉峰一动,低声道:“你听说什么了?”

  梁成龙道:“何▲长安最近在东江活动频繁,而且我听场投资可能是他放的烟幕弹”

  张扬道:“你说清楚一点,什么烟幕弹?”

  梁成龙道:“平海近年来最大的两个项目一个是江城机场,还有一个就是南锡的深水港,两○边都等着yòng钱,这年月谁嫌钱咬手啊,江城和南锡相比,经济方面明显处于下风,你们搞机场缺少资金,已经是人尽皆知,何长安开始投资可能是真的,可中途杀出了查晋北,他过来搅局,因为他何长安不得不降低条件,也就是说何长安预期中的利益大打折扣,何长安涉足黄金珠宝市场是他们两人矛盾的根源,到了他们这种境界,没有利益的shì情他们是不会去做的,你以为他们在争面子?对商人来说这世上任何shì都可以yòng钱买到”

  张扬道:“你唠叨了半天,我还是没明白”

  梁成龙道:“跟你说话真够费劲的,放着南锡深水港这么好的项目,何长安为什么不去投资?我开始也xiǎng不明白,后来xiǎng通了,何长安应该已经预料到无论自己干什么,查晋北都会跟进搅局的,所以他就在江城机场项目上做文章,查晋北果不其然的跟了进来,何长安利yòng这件shì把查晋北的精力牵制住,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的主yào精力其实在盘算■南锡深水港的shì情你信不信,只yào深水港的投资敲定,何长安马上就会撤出机场的投资竞争,他这边一走,查晋北没得玩了,建筑业对他来说根本就是个完全陌生的行当,你以为他真的会拿出钱来投入到江城这个烂摊子☆上?不可能”

  一语惊醒梦中人,梁成龙的分析和提醒让张大官人出了一身的冷汗,他之前还乐观的认为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呢,等着何长安和查晋北斗个你死我活,然后和条件最优惠的那一个签约,可梁成龙这么一分析他才意识到,何长安这只老狐狸十有在江城玩烟幕弹,吸引查晋北的注意力张扬道:“可何长安如果对南锡深水港项目有兴趣的话,不会到现在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啊?”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你的消息看来真的不灵光,何长安最近和许嘉勇接触频繁你知不知道?”

  张扬瞪大了双眼:“许嘉勇?”这个已经快被他淡忘的名字突然又跳了出来,张扬仍然记得这厮离家出走之前望着自己那双怨毒的眼睛

  梁成龙道:“许嘉勇现在是加坡星月集团的总经理助理,而星月集团已经和南锡市政府达成了深水港投资意向,这件shì是不是能看出一些苗头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也不早点告诉我”

  梁成龙道:“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shì,如果我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你们江城现在是没有资金保障的,如果失去了何长安、查晋北两大投资商,请问你们的资金从哪儿来?这么大的工程xiǎng依靠我们这些承建商全部垫资根本不可能,如果我们不能及时从你们手里拿到钱,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做好其他的准备,比如说南锡深水港项目,在南锡做工程资金回笼应该比你们快得多”

  张扬道:“你别管这么多了,老老实实准备你的竞标,资金的问题轮不到□你操心”

  梁成龙笑道:“我只是作为好朋友提醒你一声,何长安和查晋北都是非常优秀的商人,跟他们打交道,yào比平时多个心眼,xiǎng坐收渔人之利的好shì你还是别xiǎng了,他们都不是傻子□,谁不知道恶性竞争下去会面临巨大的损失”

  梁成龙离开之后,张扬陷入长久的沉思之中,梁成龙的这番提醒对他来说十分的重yào,他一直没有考虑过这方面的问题,如果何长安和查晋北同时放弃江城机场项目■,那么造成的恶劣影响是无法估量的资金真是一个难题啊

  张扬准备将这件shì通报给杜天野,他们必须尽快xiǎng出应对之策,还没有来及打电话,吕燕过来了,她找张扬也是有目的的吕燕xiǎng通过张●扬的关系在机场的未来规划上取得一块地,作为将来白鹭宾馆的分店

  张扬道:“我说吕燕,现在八字还没一撇呢,等到机场建成至少yào九七年,你等两年再说”

  吕燕道:“先下手为强,等机场建成,恐怕就轮不上我们了”

  张扬笑道:“你放心,我尽量照顾你们”

  吕燕又道:“我还得求您一件shì,你千万别烦啊”

  张扬点了点头

  吕燕道:“你还记得那个司机方大同吗?自从上次惹shì之后他一直没什么活干,我让他在宾馆帮忙,这么一个大男人老打零工也不是办法,我xiǎng你们机场建设肯定需yào司机,能不能给他谋一份工作,他几十年驾龄了,轿车大货车大客车什么车都能开”

  这对张扬来说shì一桩,他马上答应了下来,吕燕也没多耽搁,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离开了

  张扬反映的情况让杜天野也吃了一惊,他在电话那头足足沉默了半分钟,方才道:“不太可能,何长安的投资意愿还是很强烈的,查晋北方面一直都是凤仙负责,我觉着他们也很有诚意”

  张扬道:“杜书记,咱们都不是商人,看待问题都是yòng政府的眼光去看,这些商人都是无利不起早,咱们不得不防啊一在关键的时候他们两人一起撂挑子,咱们别说渔翁得利了,恐怕连其他的鱼都得被吓跑了”

  杜天野道:“招标会后天就正式举行了,你明天就约见何长安和查晋北,争取把投资落实”

  张扬叫苦不迭道:“亲哥哥嗳,你当我是神仙啊,一天就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把钱掏出来,可能吗?”

  杜天野道:“怎么不可能,他们的投资意向书都写好了,只yào敲定马上就能够签约”

  张扬道:“你不但是个**者,还是个理xiǎng主义者,得,你是领导,你说了算”

  杜天野道:“整个平海都盯着咱们呢,如果让两笔投资都跑了,咱们可就成全省人眼里的笑柄了,投资商都不投钱给我们,还xiǎng省里的财政拨款,难啊” □
  张扬道:“早知道如此,何长安开始提出条件的时候我们就签了呗”

  杜天野道:“丧权辱国的shì儿咱们不能干,我觉着shì情再怎么展也不会坏到那种程度,张扬,乐观点,我们的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过”

  shì实证明,杜天野的乐观主义根本就站不住脚,第二天上午,就在张扬准备约见何长安的时候,官方消息正式确认,何长安联手加坡星月集团,先期向南锡深水港投资2o亿元,这一消息如同炸弹一般震动了整个平海,所有人都以为何长安的投资对象是江城机场,可何长安却在最后关头突然转向,在外人看来这是毫无理由的

  可何长安在签约记者招待会上春风满面的承认:“我放弃江城机场项目的原因我经过综合全面的考虑,认为南锡市深水港项目有前途有展,南锡市领导层有远见有魄力,既然是投资,我们就yào把钱yòng在有可能获得最大利益的地方,我认为南锡深水港建成后会带给我丰厚的回报”这番话不但奉承了南锡的经●济环境和领导水平,还把江城给贬低了一通

  市委书记杜天野看到这则闻访谈的时候气得差点没把电视机给砸了:“什么东xī”他拿起遥控器狠狠将电视画面给关了,回到办公桌前第一件shì就是给张扬打了电话▲

  张扬刚刚接通电话,杜天野愤怒的声音就响了起来:“你怎么回shì?让你约见何长安,你有没有去做?现在人家和南锡签约了,闻都播放出来了,好嘛把我们江城贬得一钱不值,把南锡夸成了一朵花,你干什么○吃的?反应是不是太慢了?”

  张扬被杜天野骂了个狗血喷头,这厮也憋着火呢,冲着手机叫道:“你冲我什么火?等着看鹬蚌相争的是你,xiǎngyào渔翁得利的也是你,现在人家不投了,干我屁shì啊?昨晚我不是跟你反映过了吗?你还一个劲的跟我乐观主义,怎么?一夜的功夫你就悲观主义了?”

  杜天野怒道:“现在好了,咱们成了全平海的笑柄,一直挺拿劲,到最后被人家放了鸽子,丢人丢大了”

  张扬道:“你叫什么?你上火,我还上火呢,何长安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东xī,他爱投不投,就他那点儿钱,我他**还没看在眼里”

  杜天野大吼道:“你能耐啊,明天就开招标会了,今天他给我唱了这么一出,▲我不管,你今天必须把资金的shì情给我弄清楚”

  张扬怒道:“什么叫必须?你有能耐你自己干啊?”

  杜天野怒道:“什么都yào我亲力亲为yào你干什么?”

  张扬道:“不是你逼☆■我,老子才不会接这个破差shì”

  杜天野听到这厮给自己爆粗,火大了:“混蛋东xī,你再给我说一遍”

  张扬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嘴巴上仍然不落下风:“你不就是个市委书记吗?厉害什么?我▲告诉你杜天野,我不是生来就得受你气的,何长安的shì情你自己也有责任,yào火是?来啊,我在这儿等着你,咱俩一对一单挑”

  “混蛋”杜天野气得把电话给摔了

  可他摔完电话之后,却忽然冷静了下来,何长安的shì情上张扬的确没有什么错误,昨晚人家还提醒自己来着,是自己对shì情看得太乐观,再说了他们根本没有xiǎng到shì情会变化的这么快,一夜之间什么都变了,杜天野望着被自己摔破的电话机,心中感到一阵愧疚,张扬不但是他的下属还是他的好兄弟,多少次危急关头都是张扬挺身而出帮助了自己,他刚才的态度的确有些太过分了

  杜天野是个知错能改的人,他马上掏出了手机,给张扬重打了过去,可连打了几次,张扬都不接,杜天野又火了,咬牙切齿道:“混子,居然不接我电话”他忍着怒火又拨了过去

  这次张扬接了,态度冷淡道:“杜书记你还有什么话说?”

  杜天野骂道:“混子,你干嘛不接我电话?”

  张扬道:“不xiǎng接,跟你这种躁狂症患者没法沟通”

  杜天野听到这里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道:“说你躁狂你还真有些躁狂,一会儿叫一会儿笑,男人憋太久会憋出毛病的,老杜同志,找个女人,真的,不然你早晚会憋出毛病来的”

  杜天野道:“兄弟,刚才我没控制住情绪,对不住啊”

  张扬本来心里是有些生气的,可听到杜天野主动给他道歉,心里那点气顿时消了,他叹了口气道:“算了,这shì儿搁谁都上火,我刚才说话也冲了点,都有错”

  杜天野道:“何长安在闻上说的话把我气坏了,这老狐狸根本是拿我们江城当烟雾弹”

  张扬道:“兵不厌诈,人家这手在兵法上叫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咱们自己技不如人,让人家利yòng了,又能怨谁?”

  杜天野道:“查晋北那边有什么反应?”

  张扬道:“我约了你们家表妹喝茶,正往江城赶呢”

  杜天野听到这里,心中不免有些感动,张扬虽然跟他吵了一架,可人家压根没耽误工作,杜天野道:“辛苦了,开车心点,天下间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就算投资全部落空,咱们只yào携手努力一定可以挺过去”

  张扬道:“别安慰我,我知道你心里比我难受,那啥,给你一个忠告”

  “嗯”

  “找个女人”

  “滚蛋”

  邱凤仙比张扬早到了五分钟,张扬来到的时候,她已经亲自动手在泡铁观音,张扬望着邱凤仙两只白皙柔嫩的纤手宛如兰花般动作着,微笑道:“xiǎng不到邱姐还是如此出色的茶艺师”

  邱凤仙淡然笑道:“你别恭维我,我学习茶艺不过才半年”

  “那就是天才了”

  邱凤仙笑道:“越说越不像话了”

  张扬坐下来,接过邱凤仙递来的茶盅,嗅了嗅茶香,然后喝了下去:“好茶,上好的铁观音”

  邱凤仙道:“我从台湾带来的,给你准备了两盒,回头你带走”

  张扬道:“我这么急约见你,是为了谈谈机场投资的shì情”

  邱凤仙抬起一双妙目,清澈的星眸望着张扬道:“何长安的shì情我们已经知道了,他投资江城机场只不过是一个烟幕弹,yòng来迷惑我们的,让我们的精力关注在机场上,而忽略了南锡深水港的shì情”

  张扬点了点头道:“他的目的就是害怕你们搅局,所以高调宣布投资机场,把你们牵制住,然后偷偷和南锡方面达成协议”

  邱凤仙不无感慨道:“何长安这个人果然厉害,查先生和他的几次交手都没有占到便宜”

  张扬道:“现在江城投资机场的shì情上你们已经没有对手了,如果可能的话,我xiǎng和贵方磋商一下细节”

  邱凤仙指了指桌上的手机道:“我在等一个很重yào的电话”

  张扬道:“关于江城机场的?”

  邱凤仙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何长安的shì情生的太突然,打乱了我们原有的计划”

  张扬道:“恕我直言,你们原有的计划究竟是投资江城机场,还是为了跟何长安作对?”

  邱凤仙微笑道:“我只是一个执行者,最终的决断权都在查先生手里”

  张扬端起茶盅慢慢品味着,此时心中的滋味十分复杂,他有种很不好的预兆,只怕预xiǎng中最坏的局面可能就yào出现了

  邱凤仙道:“铁观音凉了不好喝,换一杯”

  张扬拿起一杯她刚刚倒好的铁观音,低声道:“你对江城机场项目看好吗?”

  邱凤仙道:“江城机场项目很有潜力”她很吝惜自己的词语,对机场只做了一句话的评论

  桌上的手机终于响起,张大官人的目光随之一动,他的内心已经变得暗潮涌动

  邱凤仙优雅的●拿起电话,电话是查晋北打来的,邱凤仙多数的时间都在倾听,这个电话打了约有一分钟,对张扬而言却显得无比漫长,他忽然感觉自己就像一个等着法官宣判的囚犯,麻痹的,这种感觉不爽之极

  邱凤仙终于打完了◎电话,她的目光带着歉意,她能够看出张扬的淡定明显是伪装出来的,何长安的突然改变投资方向让江城机场项目面临困境,作为这一项目的负责人,张扬现在的压力可xiǎng而知,目前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查晋北这边
◆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张市长,真的很抱歉,查先生电话中说,他经过综合全面的考虑之后,决定放弃对江城机场的投资我们初期的时候只考虑到未来可能获得的效益,有很多实际的东xī没有考虑到,我们缺少建筑方面◆的经验,查先生认为我们一开始就这么大规模的涉足建筑界风险太大,所以……”

  张扬微笑着将那杯茶放下,他平静道:“我明白”说来奇怪,真正等坏消息全部都验证的时候,张大官人却感到,其实shì情也没有多坏

  邱凤仙道:“真的很抱歉”

  张扬淡然一笑,起身道:“生意就是生意,没什么大不了的,帮我转告查先生,以后我们还会有合作的机会”他大步向茶馆外走去,背影坚韧挺拔,走在阳光里,yòng力的呼吸了一下正午的空气,展开双臂似乎xiǎngyào将阳光抱住,这个世界其实很美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