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上)


  第四百四十七章【互不相欠】

  张扬道:“肖林还shì很有能力的年轻干部,你们这帮做下属的要多支持tā的工zuò”单从这句话就能听出张大官人的境界提升了许多

  朱晓云道:“有什◆么好支持的,tā来企改办之后,又有不少人调进来了,多数都shì过去开区企改办的,一朝天子一朝臣,谁当权不yòngzì己人啊?”

  张扬笑了笑没有说话

  朱晓云道:“张主任,您shì我们老领导了,现在主抓机场项目,一定很缺人,把我调您那儿去”

  张扬道:“你考虑清楚,要shì去了我们那儿,就等于去了丰泽,场,其实就在梁家坪,一片旷野,撂棍子砸不着人的地方,现在办公室都shì活动板房,冬冷夏暖,再说了机场想要建好得到九七年,你和苏强还没结婚就想两地分居啊?”

  张扬这么一说,朱晓云又开始犹豫了

  苏红道:“晓云,你还shì在企改办呆着,真要shì跑到那人烟荒芜的地儿,我也不放心”

  时维帮衬道:“就shì,在tā身边工zuò,谁都不放心”

  苏红和乔梦媛都忍不住笑了起来,谁都能听出时维在报复

  张大官人很无辜,zì己已经被时维定义为色狼了,tāzì我感觉品德还可以,以权谋色的事情还没干过

  乔梦媛适时的转移话题道:“张扬,我听说常海心在于博士那里住院”

  张扬点了点头道:“烧伤,挺严重的,目前正在恢复中”

  乔梦媛道:“我想找机会去医院探望她一下”

  张扬道:“暂时还shì不yòng了,她现在心理上很脆弱,不想见外人”

  时维道:“shì不shì毁容了?”

  张扬瞪了她一眼道:“不八卦你能死啊?”

  时维道:“我也shì关心她嘛”

  苏红也见过常海心,不无惋惜道:“常姐很漂亮,如果真的容颜受损,太可惜了”

  乔梦媛道:“岚山时代歌舞厅失火的时候你也在现场?”

  张扬点了点头道:“常海心出了一本诗集,当天我刚好在岚山,跟tā们兄妹俩一起庆祝,谁想会这么巧,时代竟然生了纵火案”

  乔梦媛叹了口气,容貌对一个女孩子的重要性不言zì明,记得曾经听过一句话,女人的zì信心很大程度上来源于zì己的容貌,如果常海心真的容颜受损,只怕以后她的人生将会变得黯淡无光

  时维道:“张扬,我现你就shì一个扫把星,你走到哪儿哪儿出事”

  苏红连忙道:“大吉大利,大吉大利,姑奶奶,你这话可不吉利”

  满屋人都笑了起来

  时维去唱歌的时候,乔梦媛向张扬声道:“机场的事情并不乐观,省里多数人还shì倾向于将南锡深水港zuò为重中之重”

  张扬明白乔梦媛现在说的就shì乔振梁的意思,抛开个人感情而言,岚山深水港对平海经济展的推动zuòyòng应该比机场项目大一些,张扬叹了口气道:“也就shì说我们江城机场项目只配跟着敲敲边鼓?”

  乔梦媛道:“zì筹资金未尝不shì一件好事,其实现在想要注入国内的资本很多,你应该把眼光放得长远一些,吸取外部资金的同时,同样可以吸引外部的先进管理经验”

  张扬道:“说详细点”

  乔梦媛道:“一个人就算再聪明再有能力,毕竟精力shì有限的,你不可能任何事都顾及到,体制中也shì如此,这就shì为什么要设立常委会,要有人民代表的原因,我们做企业的,既要有董事长还要有董事,群策群力才能挥出最大的力量,你身边有常凌峰帮你,可机场这么大的工程,单靠你们两个shì做不起来的,所以你才会感到疲于奔命,你才会感受到这么大的压力”

  张扬道:“我请了不少人,目前指挥部的成员顾问很多,都快能组团了”

  乔梦媛笑道:“你说得那些人最多算得上shì政协,真正能起到什么zuòyòng?做实事不能依靠tā们”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头

  乔梦媛道:“工程的运营同样可以学习商业上的运zuò,想要在市场中掌握先机,你就必须适应这个市场,去做符合市场规律的事情”

  张扬道:“听你一席话,胜读十年书,乔总真shì我的良师益友”

  乔梦媛笑道:“你少给我戴高帽子”

  张大官人倒shì想给别人戴帽子,不过不shì乔梦媛,tā想给许嘉勇戴帽子,戴上一顶绿油油亮闪闪的帽子,乔梦媛属于那种需要细细品味的女人,清隽永,耐人寻味,张大官人的内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乔梦媛意识到这厮看着zì己的眼神有些不对头,慌忙轻轻咳嗽了一声张扬笑了笑道:“这么着,我组建一个高参团,你算头一个”

  乔梦媛道:“我不适合”

  张扬道:“我说你适合,你就适合,明儿我就把聘书给你送去”

  苏红道:“我虽然财力不成,可也想为机场出一份力,等机场建成了,我去你们那边开酒”

  张扬笑道:“没诚意,就想着占国家便宜”

  苏红道:“我老老实实经营,规规矩矩纳税,可没占国家便宜”

  张扬喝了一会儿,感觉有些疲惫,tā起身要走,乔梦媛和苏红还有事要谈,担心张扬喝酒开车不安全,让时维把张扬送回去

  张扬离去之后,苏红端起酒杯向乔梦媛道:“梦媛,我接手水上人家之后,重改名为鱼米之乡,以后可能要和你存在竞争关系了”

  乔梦媛淡然笑道:“红姐,其实我今晚就shì想跟你谈这件事的”

  苏红道:“你说”

  乔梦媛道:“在我接手帝豪之前,帝豪盛世和水上人家全都shì方文南的产业,两家酒店的生意当时不次于现在,其实我接手帝豪的初衷也并非要进军饮食业”

  苏红道:“★饮食业这么的生意你肯定不会看在眼里”

  乔梦媛笑道:“其实生意不分大,只要shì赚钱的生意都shì好生意,红姐,我有一个打算,想将帝豪的管理权交给你”

  苏红微微一怔,想不到乔梦媛居然◆★饮食业这么的生意你肯定不会看在眼里”

  乔梦媛笑道:“其实生意不分大,只要shì赚钱的生意都yǐnshíyèzhèmedeshēngyìnǐkěndìngbúhuìkànzàiyǎnlǐ”

  qiáomèngyuánxiàodào:“qíshíshēngyìbúfèndà,zhīyàoshìzuànqiándeshēngyìdōushìhǎoshēngyì,hóngjiě,wǒyǒuyīgèdǎsuàn,xiǎngjiāngdìháodeguǎnlǐquánjiāogěinǐ”

  sūhóngwēiwēiyīzhēng,xiǎngbúdàoqiáomèngyuánjūrán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乔梦媛道:“让你统一管理两家酒店,shì为了避免可能出现的恶性竞争,我也没有太多的精力去考虑饭店管理的事情,红姐在酒店管理方面有丰富的经验,交给你统一打理,我也放心”

  苏红的心情极其激动,当年从方文南手中失去了两间酒店如今管理权重回到了她的手中,人生真shì变幻莫测

  时维送张扬回去的路上,zì然不会放过教训tā的机会,她恶狠狠的威胁张扬,决不能把东江醉酒的事情宣扬出去可她很快就现始终都shì她zì己在说,向来嘴上不服输的张扬这会儿居然保持了沉默,时维好奇的从后视镜望去,却没有现张扬的影子,她一脚踩下刹车,打开车内灯,却见张扬躺在后座之上,脸色苍白,牙关不住打颤,身体蜷曲在那里,看起来十分的痛苦

  时维第一感觉就shì张扬在吓tā,她在张扬身上给了一拳道:“臭子,别装了,想吓我shì不shì?”

  可张扬颤抖的却越厉害了

  时维伸手摸了摸tā的手背,现张扬体温冷得吓人,她顿时慌了起来:“臭子,你别吓我……我送你去医院……”

  张扬一把抓住时维的手,颤声道:“不去,送……送我回家……”

  “可……”

  “听到没有?”

  时维六神无主,只能听从tā的吩咐,她一边开车一边祈祷,紧张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来到张扬的家中,时维搀扶着张扬下车,这会儿张扬好像恢复了一些,至少能够zì己行走★了,时维搀着tā来到房内,她清楚的感觉到张扬的身躯在不停抖

  来到房内扶着张扬坐下,时维充满担忧道:“你这个样子不去医院怎么行?”

  张扬摇了摇头,颤声道:“去……去浴缸里把水放满,热●水,烫一点……”

  时维慌忙去放水,热水放满之后,又过来搀扶张扬,张扬道:“你……去……外面等我……我没事……”

  时维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张扬脱得只剩一个裤衩,进入浴缸之中,烫得惨叫了一声:“你……准备给我褪毛啊……”

  时维听到tā的声音,这才稍稍放心下来,笑道:“shì你zì己要烫一点的”说完她感觉到腮边微凉,yòng手一摸,却shì一颗眼泪,时维咬了咬嘴★唇,慌忙拿出纸巾擦去眼泪,心中暗zì奇怪,zì己怎么会为tā流泪,可她马上就明白了,zì己对张扬的关切shì真实的,shì无法掩藏的

  时维好半天都没有听到张扬的动静,不由得又担心起来,她大声□道:“喂,好了没有?”

  张扬没有回应

  时维又问了一声,依然没有得到回应,她顿时紧张了起来,当下顾不上矜持,推开了洗澡间的房门,却见张扬整个闷到了浴缸里面,一动不动

  时维吓得尖叫了一声,冲上去把张扬从水里给捞了出来她把已经失去知觉的张扬拖到了客厅里,拖动的过程中,张大官人yòng来遮羞的裤衩也滑下去了,时维只顾着关心张扬,根本无暇顾及这件事,张扬在洗澡的过程中溺水了,时维有些急救知识,zì从她上次在南湖溺水之后就格外注意这方面的知识,时维开始给张扬做人工呼吸,吻住张扬冰冷的唇,时维担心的眼泪都下来了,做了两分钟的人工呼吸仍然不见这厮有任何的反应,时维双手握在一起向张扬的胸前砸去,她一边砸一边哭道:“你给我醒过来,你不能死,你整天欺负我,我还没报仇呢你醒醒……张扬,我求你醒醒,以后我再也不惹你生气了,我说过,我喜欢你shì真的,你不能死……你要shì死了……我会多伤心……”又shì一击狠狠地砸在张扬的胸膛上

  张大官人剧烈的咳嗽起来,tā痛苦的坐起,一口水喷了出去,喷了时维一头一脸

  时维愣在那里,旋即欣喜异常,展开臂膀就将张扬给抱住了:“你活了,你活了……”

  张大官人觉着zì己身上凉飕飕的,这才意识到裤衩都褪到大腿弯了,时维这么一抱一磨蹭,血气方刚的张大官人哪受得了这个,反应shì理所当然的

  时维感觉到这厮的局部变化,低头一看,吓得尖叫了一声,一拳就砸在张扬右眼上,张扬刚刚苏醒,哪能想到这就乐极生悲,被时维一拳砸得眼冒金星,直挺挺躺倒在地上,惨叫道:“谋杀啊……”

  时维抓了条毛巾被扔在tā身上,张大官人很■委屈的yòng毛巾被掩住zì己赤的身体,zuò恐惧状:“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时维道:“你这副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要不shì我救你,你就淹死在浴缸里了,说出去丢人不?”

  【今天s▲■委屈的yòng毛巾被掩住zì己赤的身体,zuò恐惧状:“你刚才对我做了什么?”

  时维道:“你这副表情很恶心,知不知道要不shì我救你,你就淹死wěiqūdeyòngmáojīnbèiyǎnzhùzìjǐchìdeshēntǐ,zuòkǒngjùzhuàng:“nǐgāngcáiduìwǒzuòleshíme?”

  shíwéidào:“nǐzhèfùbiǎoqínghěnèxīn,zhībúzhīdàoyàobúshìwǒjiùnǐ,nǐjiùyānsǐzàiyùgānglǐle,shuōchūqùdiūrénbú?”

  【jīntiānshì315消费者权益日,先四千字回报我的消费者,今晚还会有一章,我尽量早点写完贴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