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科学依据】(下)


  张扬道:“周博士,我无法用所谓de科学依据来证明我de药品有效,可是如果错过治疗时机,将会带给海心一生de痛苦”

  周秀丽道:“为了容貌而用生命冒险值得吗?我们医生de职责是救死扶伤,没有任hé事比生命加可贵,我知道你给过子良很大de帮助,子良也信任你,可任hé信任都不可以盲从”

  于子良道:“秀丽,你胡说什么?”

  张扬并没有介意周秀丽稍嫌过激de言辞,作为一个有原则de医生,她并没有任héde错处,张扬道:“周博士,人de认知是个不断提升de过程,总会对自己认知范畴以外de东西感到恐惧,你不知道de东西,并不代表没有科学依据”

  周秀丽道:“那你可以给出一个让我信服de理由”

  张扬摇了摇头道:“解释不请,我就是说出来你也不懂”

  周秀丽被他de这句话憋得满脸通红,自己怎么说都是一个留美博士,他居然这么说

  张扬其shí并没有轻视周秀丽de意思,他解释道:“我绝无冒犯de意思,这些药方全都来自我家de祖传,经过历史上无数次验证,中国de医学和西医不同,完全是两种理论,西医所谓de科学依据并不适用于我们de医学双方各有长处,只有取长补短方能达到最佳de效果”

  周秀丽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没有任héde依据”

  于子良道:“秀丽,我已经决定了,我会为常海心动手术”

  周秀丽道:“我也没有否定这次手术,只是我希望我们按照杵学de方法进行正规治疗,常小姐de伤必须要准备植皮手术”

  张扬斩钉截铁道:“不需要”

  一直旁听de常海天道:“张扬..我看这件事还是慎重一些”身为常海心de大哥,他说出这样de话,张扬就不得不慎重考虑了,其shí张扬现在所蒙受de压力是所有人中最大de,他一直对常海心de事情愧疚于心,渴望通过自已de努力让常海心恢复昔日de容颜可周秀丽在治疗方案上de据理力争,常海天最后关头de犹豫,让张扬意识到今天de事情不会如预期般顺利

  可每个人都明白,想进行这次手术,必须要征得常海心家人和她本人de同意

  .……,i…….i……i…….“,…….……,…….”..……”i…….“,i.“,i,

  袁芝青虽然在孩子们de奉劝下休息了一会儿,可整晚仍然未曾合眼,今天一早就来到女儿de床边探望,常海天将母亲和弟弟全都叫到办公室内,将目前所知道de恃况和两种治疗方案告诉了他们,关乎于妹妹de生命安全,常海龙也显得有些犹豫,两人都望着母亲

  袁芝青黯然坐在沙发上,始终没有说话

  常海龙道:“我去问问张扬,看看他到底有没有把握?”

  袁芝青摇了摇头:“不要再去找他,我想他此刻de压力比我们任hé人都要大得多”她de双手紧紧抓住沙发de扶手:“我不知该怎么伽可可如果让海心这样活下去,我怕她de生命中再也没有幸福可扣..”

  常海天道:“我看得册,张扬也没有确然de把握”

  袁芝青道:“决定权应该属于海心自己,我们必须把一切如shí相告

  常海心听母亲说完这件事,她表现de出奇de冷静,小声道:“我想单独见见张扬”

  袁芝青点了点头

  张扬带着一顶蓝色de帽子,帽檐让他de脸处于阴影之下,少了几分阳光,虽然他仍在微笑,可是笑容中明显带着沉重de意味

  常海心等家人退出去之后小声道:“如慕让我这样活下去,我宁愿死”

  张扬de内心仿佛被人用刀割了一下,他用力摇子摇头,大手抓住常海心冰凉de小手,低声道:“都怪我”

  常海心de声音仍然透着嘶哑和疲惫:“和你没有任héde关系,如果不是你不顾安危去火场中救我,我现在已经葬身火场了”说完她又惨然道:“其shí被烧死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张扬道:“你不能死,如果你死了,父母会多么伤心,兄弟会多么伤心我会多么伤心”

  常海心道:“你会吗?”

  张扬重重点了点头道:“会”

  常海心道:“谢谢你de安慰,我知道你仍然把我当成你de朋友”说出这番话de时候,常海心芳心中感到一阵酸楚

  张扬道:“海心,你一直都是个很出色de女孩子,你对我很重要”

  常海心de美眸猛然一亮,随即又黯淡下去,在她看来,张扬de这些话全都是出于安慰,出于对自己de恰悯,常海心轻声道:“我不需要怜悯和同情,张扬,我想单独见你就是为了告诉你,不要有任héde思想压力,让你为我医治是我自己de选择,我de命是你给de,就算出了任héde不测,你也不欠我什么”

  张扬de鼻子有些微微发酸,他忽然展开臂膀将常海心拥入怀中,常海心de娇躯颤抖了一下,张扬de怀抱宽阔而温暖,让她感觉到一种前所未有de安全感,可她马上又想到,自己眼前这个样子,如hé面对张扬?他de拥抱或许只是一种怜悯,常海心有些抗拒de想要挣脱开来

  张扬低声道:“对不起,我欠你de,这场火灾根本是有人想针对我,如果不是我,不会连累你受到舟害,是我害了你”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你不用这样想,无论起因如hé,我都不会怪你,我自己de命”

  张扬在常海心de额头上轻吻了一下,常海心触电般呆在那里,张扬缓缓放开她站起身子,坚定无比道:e~t~“就算这世上所有de人都要反对,我一样会治好你”

  常海心一双美眸泪光盈盈de看着张扬,其中充满着希望:“我相信你”

  .……,”i…….i…….……”..……,………….i…….“,i…….i

  袁芝青为了女儿de事情专门给常颂打了电话,常颂de回复也很简单,遵从女儿de决定

  在周秀丽看来,丈夫对张扬de信任几乎是盲目de,无论她说出怎样de理由都无法真变丈夫de决定于子良道:“我相信张扬,如果可以用我de名声来验证一次神苛,我愿意”

  周秀丽唯有无奈摇头:“真是一个呆子”知道手术已经势在必行,她只有一个条件,由自己主刀,丈夫给她当助手,这也是周秀丽为了保护丈夫声誉de一种措施,如果真de出了问题,她会负担起主要de责任

  面部清创,在造成最小创伤de前提下游离出鲜创面,这对手术技能要求很高,周秀丽带着显微镜进行操作,在手术过程中,她对常海心de面部烧伤情况有了一个de认识,三度烧伤区比预想中还要大一些,坏死组织de清除已经耗费了她很长de时间,她无法相信,这么大de创面如hé能够shí现肌肤de再生?就算肌肉可以再生,可皮下已经受创de血管和神经呢?

  请创过程进行了整整五个小时,张扬始终站在一边紧张de旁观着,周秀丽de手术娴熟而精准,她成功de渚除了常海心脸上烧伤坏死de组织,接下来就是张扬配制de药膏上场了

  周秀丽望着丈夫手中那瓶翠绿色de药膏,充满了不能置信de目光,可当于子良将药膏涂抹在鲜创面上之后,渗血马上就止住了,周秀丽也不禁感叹这药膏止血作用之神奇

  涂抹药膏之后,并没有送常海心马上离开手术室,而是稳定了一个小时,确信她没有异常de反应,方才将她送入重症监护室

  周秀丽在洗手池遇到了张扬,此时de张扬正将光秃秃de脑袋垂幕水龙头下,任凭冷水源源不断dechōng落周秀丽知道此时张扬de心中必然面临着○巨大de压力

  张扬听到身后dejiǎo步声,抬起头,水淋淋de望着周秀丽,有些不好意思de笑了笑

  周秀丽道:“手术很成功,至于效果,我们只能用时间来验证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谢谢”

  周秀丽道:“我没做什么,只是尽到一个医生de职责而已”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张扬,我并非针对你,我只是以一个医生de观点来出发,我对你de偏方缺乏信心”

  张扬道:“我明白”他又道:“两天之后,创面上会形成一层白膜,必须二次手术渚除掉这层白膜,重覆盖药膏,这样才能达到最好de恢复效果,.

  周秀丽道:“你过去这样做过?”

  张扬道:“这么大de创面,我还是第一次遇到”

  周秀丽轻声道:“你在凭有限经验做事,这在医多么可怕de一件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