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解冻】(上)


  张yáng望着沈庆华沮丧的样子,心中不禁升起一缕同情,无论老沈在政治上怎样顽固不化,可仍然不失为一个孝子张yáng来到刘老太太的床边,医生已经准备放弃努力,也没有阻止他去探望张yáng伸手握◎住老太太的手腕,眉头皱了皱

  一旁医生道:“张市长,老太太只怕不行了,我们尽力了”这种常规性推脱责任的话张yáng听得太多了,他向身边小护士道:“帮我扶起她”

  小护士愣了一xià,并没有听从他的吩咐,张yáng又道:“听到没有?快点”

  几名医生护士都不知道他想要搞什么,沈庆华走了过来,他伸手将母亲的身躯抱起事情到了这种地步,也只能试一试了

  张yáng的掌心贴在刘老太太后心之上,忽然他做了一个让所有人吃惊的举动,将老太太的上身趴伏在自己的大腿之上,yáng手在老太太的后心zhòngzhòng拍了两xià,只听到蓬蓬两声,让人不禁担心这老太太瘦弱的身躯是不是要被这厮给擂断了

  沈庆华恼得脸都红了,虽说母亲已经没希望了,可这厮也不该如此不敬,他正要发火的时候,却听到母亲zhòngzhòng咳嗽了一声,一颗带血的桂圆被老太太咳了出来老太太长舒了一口气,眼泪落了xià来

  张大官人若无其事,拍了拍手道:“只是被桂圆卡住了,咳出来就好了”他刚才拍得这两掌看似寻常,实则精妙无比,第一掌将桂圆震松,第二掌,将桂圆从老太太的气道内反震出去,换成别人就算看出了老太太的病因所在,也没有本事将桂圆震出来的

  沈庆华这才明白张yáng为何会拍母亲这两巴掌,看到母亲恢复了呼吸,整个人乐得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以李英明为首的那帮医院工作人员一个个神情尴尬,他们抢救了这么半天没有任何成效,已经宣布老太太没希望,让市委书记去准备后事了,人家张副市长两巴掌给拍好了,这两巴掌拍在老太太身上,却打在他们全体医护人员的脸上,他们这医疗水准也忒差了点

  李英明狠狠瞪了急诊室主任一眼

  沈庆华和孟宗贵两人将老太太送入病房

  张yáng趁着没人注意悄悄走了,今天他可送了一份大人情给沈庆华

  确信母亲已经渡过危险,沈庆华方才放xià心头的zhòng担,来到病房外,孟宗贵跟着他出来了,看到沈庆华四处张望,猜到他是在找张yáng的,小声道:“张yáng走了”

  沈庆华点了点头,低声道:“多亏了他”此时方才意识到自己欠了张yáng一份大大的人情

  孟宗贵道:“真是没有想到,他居然能够救了干娘,误打误撞?”

  沈庆华摇了摇头道:“xià午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就说过,老人家体内风寒尚未肃清,病情还会有反复”

  孟宗贵对张yáng没有任何的好感,冷笑道:“凑巧让他撞上了”

  沈庆华道:“他还是有些本事的”沈庆华明白,这世上不会有这么多的巧合,张yáng做事也不仅仅凭借运气

  ——————医道官途贴——————

  第二天的常委会上,沈庆华宣布了的市长分工,张yáng的辞职书并没有获得上头的批准,可是考虑到张yáng以后的主要精力投入到机场的建设上,所以对他的工作进行调整,让张yáng负责招商工作,文教卫生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陈家年代理另外沈庆华又当场批评了王华昭,将换肾事jiàn的责任归咎到王华昭的头上

  所有常委都感到很奇怪,今天沈庆华好像转了性,对这jiàn事接受的如此平静,难道上头又给了他压力?

  沈庆华道:“接xià来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秋收工作,还有一个任务就是配合市里做好机场的筹备工作”他望向陈家年道:“家年同志,机场的征地工作进行的怎么样了?”

  这还是沈庆华第一次主动问起机场的工作,所有人都感到这位书记的身上发生了一些变化,可究竟变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

  陈家年道:“沈书记,机场的征地工作已经进行的差不多了,涉及到征地的村民全都在拆迁协议书上签了宇,我们接xià来的工作是协助他们搬迁,做好安置工作”

  沈庆华点了点头道:“一定要抓紧进行,我们要配合好市里的工作,千万不能拖机场建设的后腿”沈庆华过去可从没表现出这样的主动

  孙东强静静望着沈庆华,不知这老狐狸今天怎么突然转了性

  张yáng在当天上午接到了沈庆华致谢的电话,无论两人在政治上立场怎样不同,可张yáng救了沈庆华的母■亲是个不争的事实,沈庆华虽然不可能因为这jiàn事从此对张yáng感恩戴德,可他对张yáng的态度还是有所改善

  沈庆华道:“小张,昨天的事情多谢你了”

  张yáng笑道:“只是运气罢●了,我也不懂什么医理”

  沈庆华对张yáng表现出的谦虚还是很满意的,他轻声道:“我母亲还想当面向你道谢呢”

  张被笑道:“不用,等我有了时间我去看她”

  沈庆华道:“有时间我们一起吃顿饭,好好聊一聊”

  张yáng答应了xià来,他又道:“刘大娘体内的风寒尚未肃清,我把她的情况向我当中医的叔叔说了一xià,我叔叔根据她的症状开了张方子,回头我让人给您送过去”
□   沈庆华连连称谢,现在他对张yáng的医术已经深信不疑了

  张yáng道:“沈书记,还有一jiàn事,机场建设指挥部现场办公楼已经建成了,我想请你过来看一看”

  沈庆华犹豫了一xi■□   沈庆华连连称谢,现在他对张yáng的医术已经深信不疑了

  张yáng道:“沈书记,还有一jiàn事,机场建设指挥部现场办公楼已经建成了,我   shěnqìnghuáliánliánchēngxiè,xiànzàitāduìzhāngyángdeyīshùyǐjīngshēnxìnbúyíle

  zhāngyángdào:“shěnshūjì,háiyǒuyījiànshì,jīchǎngjiànshèzhǐhuībùxiànchǎngbàngōnglóuyǐjīngjiànchéngle,wǒxiǎngqǐngnǐguòláikànyīkàn”

  shěnqìnghuáyóuyùleyīxià,自己身为丰泽市委书记的确应该表现一xià对机场项目的关心,可是直到现在他都被排斥在机场建设之外,按照他过去的想法,你张yáng愿意怎么搞就怎么搞,老子眼不见心不烦,可现在不一样,张yáng成了他母亲的救命恩人,自己欠人家的这份人情大了,嘴里自然说不出拒绝的字眼,他点了点头道:“好,这周我抽时间过去”

  说是抽时间,第二天沈庆华就和几位市常委一起来到了机场,这还是机场项目确定在丰泽以来,第一次来到现场,沈庆华这样做多少有些还张yáng人情的意味,可还有一个zhòng要的原因,他已经意识到市里对他近期的表现十分不满,正在尝试做出改变,逆流而上乘风破浪已经不属于他这样的年纪,对他所剩不多的政治生命而言顺势而为要比前者付出的代价少得多

  机场现场指挥部目前就是两座活动板楼,在这种房子里办公,空调是bì不可少的,张大官人正坐在空调房间内喝茶,他的手机不停的响,这也难怪,电话线明天☆才能扯好,唯一的联系途径只能通过手机了张yáng办公室的位置很好,从窗口就能看到大门的情况,看到沈庆华和几位常委过来,张yáng起身出门相迎

  丰泽市常委沈庆华、陈家年、齐国远一起到来,这也表☆现出对机场项目的zhòng视,电视台方面的报道是bì不可少的记者架着长枪短炮跟在常委们的身后

  张yáng笑逐颜开道:“欢迎欢迎,热烈欢迎,欢迎几位领导莅临现场,亲自指导工作”

  齐国远笑道:“你应该弄两个小朋友过来献花”

  张大官人道:“资金紧张,上头让我开源节流,能省则省,我把小朋友的工作给兼任了”

  沈庆华是个崇尚节俭的人,对指挥部利用活动板楼办公表示满意,可是看到楼上很多房间内都装着空调,不禁皱了皱眉头,他向张yáng道:“已经立过秋了,装这么多空调干什么?”

  张yáng道:“秋老虎很毒的,太阳直射的时候室内气温能到四十多度,不装空调人就烤焦了”

  沈庆华道:“那就出来到树荫xià呆着嘛”

  张大官人知道这厮是个疼钱的主儿,也没跟他一般见识,有办公室不呆,全都跑到大树xià乘凉,你当我这指挥部是草台班子吗?

  沈庆华询问了一些机场筹备的进度情况,张yáng一一作答

  中午的时候,请沈庆华一帮人在指挥部的小食堂吃了午饭,沈庆华只要在场,饭菜方面bì须要节俭的,要不然沈书记肯定又会心疼粮食

  中午的四○菜一汤还是让沈庆华比较满意的,他认为工作餐就应该这个样子,越是国家干部越是要起到带头作用,不过他也指出了不足,番茄鸡蛋汤里面的鸡蛋太多了,菜里的油放得也有些多,这都是铺张浪费啊

  沈庆华的做事●风格周围人已经见怪不怪,张yáng把他的话只当是耳旁风,你说你的,我做我的,以后这机场就是丰泽的一片特区,你管不着

  沈庆华的确管不了这块地方,可最近发生的几jiàn事也让他明白了,他也不想管,张yáng来主持机场建设工作是好事,这厮留在丰泽也是个祸害,在这里,他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午饭之后,张yáng当中给沈庆华送上了一份聘书,机场建设指挥部总顾问

  沈庆华拿着红红的聘书,这会儿心理面舒坦多了,总顾问听着好听,其实啥也问不了,可沈庆华要的就是个面子,这么多常委都弄了个顾问的名号,自己要是没有就显得有些被排斥了,政治上最怕的就是被人孤立,别人是要看他笑话的说来奇怪,人的年纪越大,虚荣心也就越强,也就越爱面子

  电视台的闻摄制组慌忙围着沈庆华摄像采访,沈庆华的脸上明显沾染了不少的喜气

  齐国远和陈家年远远看着,齐国远低声道:“奇怪啊,冰封有融化的迹象”

  陈家年笑道:“早就说过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张yáng走出去的势头已经不可阻扯,人家以后活动的舞台要大的多,丰泽这间小庙容不xià这尊大菩萨”

  齐国远微笑道:“沈书记好像突然开窍了”

  陈家年道:“原本就没有作对的bì要,张yáng来咱们这里只是一个过渡,谁都能看出来,唯独沈书记看不出来”

  齐国远道:“他并非是看不出来,而是容忍不了别人触犯他的权威”

  沈庆华和张yáng一起站在机场规划的土地上,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旷野,沈庆华不无感叹道:“多少农田就这么没了”

  张yáng道:“沈书记,任何事业都bì须有所放弃,江城想谋求大发展,bì然要走这各道路,兴建机场对丰泽来说是一jiàn大好事,丰泽的经济bì然因为机场的建成而有一个本质上的飞跃”

  沈庆华对张yáng的这番话也表示认同,机场这么大的项目肯定会带动周边经济的发展,但是正是因为项目过于巨大,能否在限期内完工还很难说,沈庆华暗自想道,自己在位期间是看不到机场建成了想到这里,沈庆华内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丝悲哀

  张yáng道:“刘大娘身体怎样了?”

  沈庆华道:“人清醒了,危险期已经渡过,你让小傅送来的方子我也去抓了药,这会儿应该已经喝上了”

  张yáng笑了笑:“没事就好”

  沈庆华低声道:“谢谢”

  张yáng笑了起来:“没什么好谢的,方子也是我叔叔开得,我只是帮忙问诊”

  沈庆华道:“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向你叔叔当面致谢”

  送走了沈庆华一行,张yáng回到办公室,傅长征将最的工程进度和接xià来的筹备日程表交给张yáng,张yáng看了看日程,机场建设招标会还有十天举行,他向傅长征道:“机场建设招标的事情联系一xià全国各大媒体,这jiàn事要zhòng点宣传,越多的人知道越好,争取把国内有实力的投资商和建筑商全都吸引过来”

  傅长征道:“这方面的事情已经安排了,对了,张市长,咱们的指挥部已经建好,工程款是不是照付?”

  张yáng眉峰一动:“当然照付,做任◆何事一定要讲究诚信,如果建这么一座小楼咱们就赖账,以后还有谁敢过来投资?”

  傅长征连连点头

  张yáng道:“小钱咱们不怕花,大钱咱们省着花,赖账也得赖大头”

  傅长征一脸的◆无奈,跟着张yáng身边干,想不学滑头也不行他正要汇报一些其他的事情,张yáng的电话已经响了起来

  张yáng拿起电话,电话却是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打来的,王广正专门通知张yáng,这周六要举办精神文明建设培训班结业典礼,顺便颁发结业证书,让张yáng务bì到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