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背黑锅】(上)


  暴风雨来临之前,燕子会低飞,蚂蚁会搬家,这都是生物与生俱来的习性和本能,归根结底是对危险主动规避,人也是这样,陈家年和齐国远之流从种种迹象已经预料到,丰泽的政局将面临一场根本的变化,两人都开◎始盘算自己的未来走向齐国远和陈家年都是沈qìng华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可这并不代表着tā们会永远追随沈qìng华的脚步,沈qìng华的政治生命已经走到了黄昏,而tā们仍将在这条道路上继续走下去,谁都得◆shǐpánsuànzìjǐdewèiláizǒuxiàngqíguóyuǎnhéchénjiāniándōushìshěnqìnghuáyīshǒutíbáqǐláidegànbù,kězhèbìngbúdàibiǎozhetāmenhuìyǒngyuǎnzhuīsuíshěnqìnghuádejiǎobù,shěnqìnghuádezhèngzhìshēngmìngyǐjīngzǒudàolehuánghūn,értāmenréngjiāngzàizhètiáodàolùshàngjìxùzǒuxiàqù,shuídōudé为自己的将来考虑

  王华昭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挂职期满,tā想不到在临走之前还替zhāng扬背了黑锅,虽然这件事对王华昭以后的仕途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可tā还是觉着窝囊zhāng扬在这件事上觉着有些过意不去,专程找到了王华昭,tā和王华昭认识了已经不短时间,两人的宿舍还是对门,不过zhāng扬和王华昭之间并没有什么深交,王华昭这个人为人处事的方式是不即不离,tā和丰泽的每位干部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谁也没真正把tā当成是丰泽体制内的人所以王华昭有些游离于边缘,蒙混度日的味道,可以说tā在丰泽也没有做过任何实实在在的事情,回想起tā两年的挂职生涯,政绩几乎等于零,可临走的时候,却受到了换肾事件的影响,王华昭很冤枉,文教卫生本来不是tā该管的事情,只是zhāng扬去学习,临时代理了一个多月,谁能想到会出这档子事儿?

  zhāng扬还是第二次回到自己的宿舍,不过也没进门,直接敲了敲对面王华昭的房门

  王华昭在家,正收拾着行李,为几天后离开丰泽做准备,kàn到进来的是zhāng扬,tā笑了笑,zhāng开双手道:“我正在收拾东西,手脏,你自己倒水喝”

  zhāng扬也没跟tā客气,在沙发上坐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王华昭摇了摇头,把行李箱放在墙角,走到小厨房里洗了洗手,扬声道:“你喝茶还是咖啡?”

  “茶”

  王华昭沏了壶铁观音,来到zhāng扬身边坐下,kàn到zhāng扬带来的纸袋,有些好奇道:“里面装着什么?”

  zhāng扬笑道:“一些地方特产,知道你要走了,所以送点东西给你”

  王华昭笑道:“对我这么好啊”

  zhāng扬道:“同事一场,也是邻居一场,再说了,我心中有愧啊,总觉着对不起你”zhāng大官人有一说一,这次王华昭的确替tā背了个大黑锅,有些话必须当面说清楚,zhāng扬不喜欢欠别人的

  王华昭道:“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一盏路灯挂在那里,随时都可能掉下来,可人家走过去都没事,我走过的时候恰恰落在我头上,我只能说命运使然”

  zhāng扬道:“文教卫生是我负责的,现在这件事却被算在了你头上”

  王华昭很豁达的拍了拍zhāng扬的肩膀道:“说心里话,我的确有那么点窝囊,可冷静下来想一想,我来承担责任没错,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代理你的工作,代理的不仅仅是权力,还包括责任,zhāng扬,你不欠我什么,是我自己撞到了枪口上,我不怪任何人”

  zhāng扬道:“之前我已经递过了辞职报告,可是被上头给打回来了”

  王华昭笑道:“我相信命运,人和人命运是不同的,我来到丰泽挂职,做任何事不求无功但求无过,可我这么小心,到最后仍然不免犯了错误,你做事高调zhāng扬,风格和我截然不同,可你每到最后总能逢凶化吉,咱们两人就是运道不同”

  zhāng扬笑道:“你一个国家干部居然还这么迷信?”

  王华昭道:“国家干部里比我迷信的人多了”tā端起一杯茶递给zhāng扬道:“这件事由我承担最合适不过,反正我是要走的人,党内警告处分,也不会记入档案”

  zhāng扬道:“你这次回去后是不是还在省科技厅任职?”

  王华昭道:“工作基本上定了,说是去岚山担任农业局局长”

  zhāng扬不无羡慕道:“正处了?”

  王华昭kàn出tā的羡慕,不禁笑道:“你不用心急,我这个正处没什么权力,你这个机场现场总指挥才是大权在握”

  zhāng扬道:“我请你吃饭”

  王华昭道:“不了,我待会儿还得去接我女朋友”

  zhāng扬不由得想起当初来到丰泽的第一个夜晚,王华昭的女朋友曾丽萍也过来探望tā,两人在自己的隔壁奋战了一整夜,zhāng大官人听着两人的动静,辗zhuǎn反侧一夜未眠时间过得真是快啊,zhuǎn眼之间王华昭就挂职期满了

  zhāng扬道:“那,晚上一起吃饭,八珍居,为你女朋友接风洗尘,顺便给你饯行”

  王华昭kàn出zhāng杨是想补偿点什么,如果继续拒绝tā的好意也实在说不过去,于是点了点头道:“行,就这么定了,咱们随便吃点”

  zhāng扬离开小楼的时候,刚巧在楼下遇到沈qìng华,沈qìng华正推着母亲在楼下散囙步呢,刘老太太上个月不巧中风了,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到刚被沈qìng华接回家

  zhāng扬迎面遇上肯定是要打招呼的,tā笑着迎了过去:“沈书记好”

  沈qìng华点了点头,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笑意,每次kàn到zhāng扬tā就从心底感到不爽,自从这厮来到丰泽,就没停止过挑战自己的权威,沈qìng华嗯了一声,作为领导也不能表现的太过狭隘,尤其是tā这种一把手,还是不得不展现出自己的胸怀的

  zhāng扬很关切的躬下身,握着刘老太太的手道:“刘大娘,您这是怎么了?”

  老太太朝zhāng扬笑了笑,这一笑,嘴巴歪的加厉害了她认识zhāng扬,过去她干儿子孟宗贵没少在她面前说过zhāng扬的坏话,老太太对zhāng扬自然也就没什么好感

  zhāng扬道:“沈书记,大娘病了,你也不说一声,我也应该去kàn一kàn”

  沈qìng华勉强挤出一丝笑意:“不必麻烦了”

  zhāng扬握着刘老太太的手腕,趁机帮她诊了诊脉,zhāng扬道:“刘大娘是风寒入侵”

  沈qìng华不屑笑道:“大夏天的哪会有什么风寒入侵?”tā并不清楚自己面对的是大隋朝一名医生

  zhāng扬道:“我学过一点中医,刘大娘发病之前应该接触过水,嗯,应该是洗澡时候突然中风的”

  沈qìng华听到这里暗暗吃惊,母亲洗澡时候中风除了医生知道以外,并没有告诉其tā人,这小子何以会知道?可zhuǎn念一想,医生的嘴巴也未必紧,天下间哪有不透风的墙沈qìng华道:“门,zhāng啊,我得陪老太太回去休息了,有话以后再说

  “tā不想和zhāng扬继续交谈下去

  zhāng扬却道:“沈书记,刘大娘体内的风寒如果不能怯除,恐怕她的病情很快就要有反复”

  沈qìng华充满轻蔑的kàn了zhāng扬一眼:“这件事我已经询问过专家,老太太的病情已经稳定了”

  zhāng扬道:“治标没有治本,中风因风寒入侵引起,体内风寒尚未怯除,病情又怎么谈得上稳定?”

  沈qìng华不无嘲讽道:“小zhāng,想不到你还懂得医学”

  zhāng扬道:“略通一二,沈书记,老人家年纪大了,有些事千万不可掉以轻心,现在不重视,病情真的要是严重了,恐怕后悔都来不及了”

  沈qìng华心中暗自恼火,这厮危言耸听,根本是在诅咒自己的母亲,沈qìng华哼了一☆声道:“谢谢关心,我自会处理”说完便推着母亲往家里走去

  zhāng扬望着沈qìng华的背影不禁暗自叹息,虽然tā对沈qìng华十分反感,可是zhāng扬身为一个医者,发现的事情,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zhāng扬回到白鹭宾馆没多久,常凌峰,章睿融就一起过来了,tā们是来向zhāng扬汇报丰泽一中分校的建设情况的

  zhāng扬听说这件事,不由笑道:“我现在已经不负责文教卫生了,市里让我主抓招商工作,文教卫生工作,暂时由常务副市长陈家年接管”

  常凌峰还没说什么,章睿融率先忍不住了:“zhāng市长,你可真不够意思,当初是你把我们弄到丰泽一中,现在丰泽一中的事情刚刚才有了起色,你zhuǎn身就走人了,你不干,我们也不干了”

  zhāng扬笑道:“别介啊,我kàn你们俩配合的还是蛮默契的”

  一句话把章睿融说了个脸红,她和常凌峰之间情愫暗生,不过两人的关系至今都没有挑明了,瞪了zhāng扬一眼道:“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zhāng大官人佯怒道:“你这孩子,越大越不懂事,从行政职务上我是你领导,从你姑妈那边,你得尊称我一声叔叔,怎么说话这是?”

  章睿融道:“你比我还小呢,好意思让我叫你叔?”

  zhāng扬道:“年龄不是问题,辈分摆在那里”

  常凌峰笑道:“得,咱们说正事呢,你们这一打岔,让我怎么说?”

  zhāng扬道:“你说”

  常凌峰道:“我打算抽身从丰泽一中退出来,并不是因为你走的缘故,你把我弄到机场筹建指挥部,我还得帮你拉投资,还得帮你物色技术管理人才,单单这件事就让我忙的昏天黑地,你再让我管理丰泽一中,我真来不了了”

  zhāng扬道:“退出来就退出来呗,反正现在丰泽一中已经稳定下来了,丰泽的这帮干部谁也不想你呆在这个位置上”

  常凌峰笑道:“我虽然退出来了,可是丰泽一中分校的事情我仍然会过问,毕竟安小姐的投资还在里面等学校建成,我会面向社会招收高级教育人才,等一切上了轨道,我再离开”

  章睿融道:“我也走”

  zhāng扬道:“你不能走,至少现在还不能走,你一走丰泽一中的财务非乱套不可”

  章睿融道:“这个世界离开谁都照zhuǎn”

  zhāng扬道:“离开你就不行”说完tā又笑着kàn了常凌峰一眼道:“我没说自己,我说某个人”

  章睿融羞得俏脸徘红:“不跟你说话了,一个副市长说话没一点正行”说完她zhuǎn身离开了房间

  常凌峰望着在章睿融身后关闭的房门,不由得苦笑道:“我说zhāng市长,你就不能积点口德?”

  zhāng扬道:“我这不是替你着急吗?你和章睿融都认识多久了,到现在还一点实质性的进展没有,你不急我都急”

  常凌峰道:“皇帝不急太监急”

  zhāng扬笑骂道:“你丫才太监呢”

  常凌峰拱手讨饶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处理,谢谢你的热心肠,你没事多关心自己的感情生活”

  zhāng扬叹了口气道:“我这不是没有嘛,kàn到你们形影不离,卿卿我我,我是又羡慕又嫉妒”

  常凌峰道:“咱能不谈这个话题吗?”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对了查晋北通过邱凤仙告诉我,tā要注资机场”

  常凌峰不禁笑道:“tā一个搞珠宝的也来搅局?”

  zhāng扬道:“何长安一个搞建筑的都能去开珠宝店,tā一个搞珠宝的凭什么不能进军建筑界?无论tā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双手欢迎,有了tā的竞争,何长安想必会老实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