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风吹草动】(上)


  赵洋林笑道:“只是外面有人这么传,我担心有人想要搞事!所以提前给你说一声,没有就最好”

  zhāng扬的表情平静无波,他淡然笑道:“迳年月干点实事真不容易,别管你愿不愿意,很容易就被●推上风口浪尖,有影的事,没影的事儿别人都要乱说”

  赵洋林道:“在体制中打拼的人,谁都会面临这样的状况,想不被别人注视,不被别人嫉妒,除非你不做事,得过且过,蒙混度日”

  zhāng扬道:“赵主任,你知道谁在稿我?”

  赵洋林道:“这种事情都是以讹传讹,我听到了就提醒你一下,具体谁传出来的我真不知道”

  zhāng扬点了点头,无论怎样,赵洋林告诉他这件事都是出于好意

  赵洋林又道:“其实这种流言你大可不必去搭理,只要保持足够的警惕性就醒了”

  zhāng扬点了点头:“赵主任,我总觉着机场建设筹备工作进行的并不顺利,这背后是不是有人跟我们捣蛋啊!”

  赵洋林道:“杜书记也是这么认为,其实别场这么大的项目,就算是一件小事也会面临不同程度的阻力,咱们没多少精力去考虑什么人制造助力,只要去想如何克服助力就行了”

  zhāng扬道:“你说这些事会不会跟何长安有关啊?他的要求被我拒绝,所以他绕着弯儿想法子给我们制造困难”

  赵洋林淡然笑道:“我和这个人不熟,不清楚”

  zhāng扬知道赵洋林这个人老奸巨猾,现在又到了即将退休的时候,他所想的只是尽可能的为孙东强捞取政治利益,轻易是不会卷入立场鲜明的政治斗争中去的

  zhāng扬离开市委市政府联合办公大楼,外面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他一路小跑钻入了皮卡车里,心中想起了一个人一一肖鸣,当初建木屋别墅的那块地是肖鸣做人情批给自己的,zhāng扬在那件事的处理上表现的也相当谨慎,他让胡茵茹拿下那块地,就是为了防备以后有人在这件事上做文章,除了肖鸣以外,没有其他人知道自己和那栋别墅的关系「由此推论,这件事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肖鸣

  木屋别墅从拿地到建设的全过程都是走的正规程序,就算真的有人要查,也查不出任何的毛病,可是要是有人在他和胡茵茹的关系上做文章,恐怕就有点麻烦了,想到这一层,zhāng扬先给胡茵茹打了个电话,让她提前有个准备,胡茵茹担心的只是zhāng扬,她那方面不存在任何的问题,胡茵茹本来就计划近日前往埃及,因为这件事,她决定将行程提前,并叮嘱zhāng扬,近期不要前往木屋别墅,免得有人在这个问题上做文章

  挂上电话,zhāng扬发现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他没有马上走,打开收音机,听到今天已经立秋了,从今天开始肯定是一天比一天冷了「机涤资金的问题还没有落实,zhāng扬脑子里开始盘算着从哪儿弄钱,也许是今天的一场大战有些疲惫,也许是外面的雨声有着强的催mián作用,他居然躺在车里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zhāng扬被敲击车窗的声音吵醒,睁开双目,方才发现天已经黑了,组织部长徐彪站在外面,一手打着伞,一手敲着他的车窗

  zhāng扬坐直了身子,把中控打开,请徐彪车里坐徐彪进入车内道:“怎存?在这儿就睡上了?”■

  zhāng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今天跟梁家坪的村民干了一仗,有些累了”

  徐彪哈哈大笑起来:“送我回家,晚上在我家喝两杯”zhāng扬道:“送你回家行,喝酒就免了!”

  ▲

  zhāngyángbúhǎoyìsīdexiàolexiàodào:“jīntiāngēnliángjiāpíngdecūnmíngànleyīzhàng,yǒuxiēlèile”

  xúbiāohāhādàxiàoqǐlái:“sòngwǒhuíjiā,wǎnshàngzàiwǒjiāhēliǎngbēi”zhāngyángdào:“sòngnǐhuíjiāháng,hējiǔjiùmiǎnle!”

  徐彪道:“跟我客气什么,我儿子回来了,今晚刘金城也过去,都没外人,咱们一起喝几杯”

  zhāng扬听说徐亚威回来了,也欣喜道:“亚威回来了,那咱们出去吃,我来做东!”

  徐彪道:“不用,家里已经准备好菜了,酒刘金城送来,外面吃不干净,还是家里弄几个菜吃得爽口放心”徐彪自从在东江发了那场急病之后,生活上变得小心了许多,也注意保养了

  zhāng扬道:“好,那就仝家里吃!”徐亚威见到zhāng扬过来,笑逐颜开的走上耒和他握手

  徐亚威道:“我正琢磨着这两天约你喝酒呢,想不到我爸就将你请来了”

  zhāng搔道:“徐部长看我无家可归,挺可怜的,所以收留我”

  徐彪听得哈哈大笑,他向儿子道:“亚戌,你陪zhāng扬好好聊聊,我下厨给你们做条鱼吃”

  徐亚威邀请zhāng扬坐下,笑着道:“我爸的红烧鱼、干煸鸡号称徐氏双绝,平时轻易都不外露,今儿算你有口福”

  zhāng扬接过徐亚威递来的茶:“徐船长这次打算在家里呆多久啊?”

  徐亚威道:“半个月,这次任务比较紧,马上就得准备下次出海

  这时候江城酒厂的刘金城到了,他◎和徐彪是老交情了,当初和zhāng扬的结识也是通过徐彪的介绍,刘金城将手里的那箱酒放下,马上过来和zhāng扬打了个招呼,徐亚威看到他身上湿了,起身拿了条毛巾给他徐彪一边擦一边道:“今天这雨真大,路上◇都积水了”

  zhāng扬道:“今年江城缺水,多下点好!”

  徐亚威道:“那也不能下得太大,有道是过犹不及,雨太大也会造

  成灾难”

  徐彪从厨房内走了出来:“那倒不至于,积水是因为雨下得太急,这场雨不会造成灾情”

  餐桌上已经摆好了菜,徐彪邀请他们入座

  刘金城把带来的那箱酒打开,里面襞得是没有商标的青花瓷瓶,刘金城介绍

  道:“你们别看这酒卖相不好,可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好酒,三十年原浆,我轻易都不拿出来”

  zhāng扬笑道:“老刘啊老刘,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也没见你给我弄点陈年原浆尝尝”

  刘金城笑道:“你的那箱已经备好了,正准备抽空给你送去

  徐亚威给他们倒上酒,他们几人都是海量,喝酒习惯用大杯,可徐彪那场病之后,饮酒方面节制了许多,他特地用了小杯,徐彪笑道:“我一杯你们一杯,今天我占点便宜,你们可不许觉着委屈”

  zhāng扬笑道:“这么好的酒,我恨不得都洋自己肚里,你不喝是你的损失”

  徐彪哈哈大笑道:“我也想喝,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还没退休,现在就撂了挑子,是对国家不负责,也是对老百姓的不负责在职期间,我要好好保重身体,等我退休那一天,再开怀畅饮

  徐亚威道:“爸,那可不成,革命工作重要,家庭也重要,您不但要为国家保重身体,也得为我妈和我们兄妹俩保重身体”

  徐彪道:“你们兄妹两个少给我添点心思就行了,你说,你今年都这么大了,还没娶上媳妇儿,难道要一辈子打光棍?这市委大院出来进去的,谁不在我这个年纪就抱上孙子了,可你倒好……”提起这事儿徐彪就气不打一处来,凭他们的家庭背景,这些年给儿子说媒的人几乎踩断门槛,可这小子倒好,来个一律无视,眼看就要三十岁的人了,徐彪能不急吗?再说了,他女儿徐雅蓓因为王军的事情被情所伤,远走香港,儿女的终身大事成了徐彪老两口的一块心病

  刘金城笑道:“亚威,你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徐亚威道:“就知道你们喜欢说这事儿,爸,我马上结婚”

  徐彪只当他是说笑话,瞪了他一眼道:&q;扯淡,你连对象都没有,跟谁结婚啊?”

  徐亚威道:“我是说真的,我认识了一个日本女孩子,她叫藤原美纱,今年二十四岁,在日本松岛电器驻加坡办事处工作,我们认识一年半了,我知道您最恨日本人,所以一直没敢提”

  徐彪一zhāng脸顿时冷了下来,他的爷爷奶奶、大伯、二伯都是日本人杀的,他父亲也是当年从日本人枪杀的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徐彪提起日本人就恨得咬牙,可没想到绕了一圈子,儿子给他找了个日本儿媳妇

  刘金城和徐彪相交多年,知道徐彪的脾气,这可是徐彪最敏感的地方,他不好插话zhāng扬却笑了起来:“亚戌,还是你牛啊,直接跨出国门和国际接轨了”

  徐亚威望着父亲,父亲的表情显得很奇怪徐亚威小心翼翼道:“爸,我不是存心惹你生气,可我觉着现在都什么时代了,民族仇恨我记得,可个人感情不应该为过去的事情负责?”

  徐彪重重在桌子上拍了一下,然后指着徐亚威的鼻子

  zhāng扬看到形势不妙,慌忙劝道:“我说徐部长,我们可还都在场呢,你要动用家法也得等我们走了”

  徐彪指着儿子的鼻子骂道:“混小子,你都谈了一年半,到现在才跟我们说,啊!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当老子的吗?日本女孩子怎么了?日本女孩子也有好坏之分,你马上把人家请过来,我和你妈得见见,都谈婚论嫁了,双方家长都没见过面怎么成?”

  徐亚戏被父亲给弄懵了,一旁zhāng扬推了他一把道:“还不谢你家老爷子的隆恩,徐部长准了!”

  徐亚威这才回过神来,慌忙道:“谢谢爸!”

  徐彪眉开眼笑道:“你啊,是一点都不了解我,只要你幸福,只要对方是个好女孩子,出身怎么样?国籍在哪里?我这个当爹的根本不会在乎,☆你过得好才是最重要的”

  徐亚威听得心里暖烘烘的,他抿着嘴唇重重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得知儿子终于有了结婚的对象,徐彪明显兴奋了起来,他破例喝了半斤白酒,其实这规矩也就养成了半年多九点★○多钟的时候,zhāng扬和刘金城起身告退,在别人家做客喝酒就是这点不方便,不好意思打扰太久,徐彪虽然兴奋,可他老婆毕竟在家里,打扰太久不合适

  徐彪父子将他们送到门外,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刘金城▲提前打电话,司机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他了,zhāng扬把刘金城捎到大门口,两人告别的时候,正看到杜天野的红旗车从外面进来,杜天野也留意到了zhāng扬的皮卡车,这皮卡车不招人注目也难,他落下车窗道:“zh☆āng扬,来找我吗?”

  zhāng扬笑着走了过来趴在杜天野的车窗上,探头向里面看了看杜天野瞪了他一眼道:“看什么看?”zhāng扬道:“好奇呗,看看杜书记车里什么时候才能茂着一个女杜天野笑道☆:“你这脑袋瓜里从来都是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他闻到了zhāng扬身上的酒气,皱了皱眉头道:“喝酒了?”

  zhāng扬点了点头道:“喝了八两,徐部长的儿子回来了,特地一起庆贺庆贺”

  杜天野道:“这个老徐可真不够意思,喝酒居然不请我!”他也只是说说罢了,小§小∫小§说身为市委书记,每天的日程都排得很慢,这会儿才刚刚忙完工作,哪有时间喝酒

  zhāng扬道:“你吃饭没有?”杜天野点了点头道:“去我那里陪我喝两杯!”zhāng扬道:“别麻烦了,我请你去汉江吃烤肉!”杜天野有些为难的皱了皱眉头

  zhāng扬知道他担心会被别人认出,笑道:&q;截上你的无框眼镜「汉江有包间的,咱们在里面吃,保管没人能认出你来!”

  [抱歉,忙了一天装修刚回来,奉上第一,今晚还会有第二!继续求保底月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