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极品壮阳药膳】(下)


  第一百一十一章【极品壮阳药膳】下

  门外的的确是邢朝晖不过这次他可不是一个人来的,跟他一起过来的还有六名同伴,看年龄都跟他差不多大,邢朝晖站在门外正向他们介绍天池先生手书的匾额呢

  张扬笑着迎了出去,虚情假意道:“邢主任啊,今儿吹什么风又把你给吹来了,不知今天有什么指教啊?”

  邢朝晖笑道:“我可不是找你的,这几位都是我香港的朋友,我特地带他们来尝尝乡村风味”

  人家既然是带客饭来得,张扬当然要以礼相待,安排邢朝晖坐下后,把于小冬悄悄拽到一边,压低声音道:“给我很宰他一顿,好好帮他放放血”

  于小冬不明白张扬何以会对邢朝晖如此痛恨,愕然看着他,心说人家冲着你来得不是你朋友吗?

  张扬生怕她领会不了自己的意思,低声解释道:“我最恨这帮公款吃喝的蛀虫,来一个就宰一个”

  张大官人抽空去厨房走了一趟,看到刘大柱正摆弄着羊球羊鞭,估◎计这厮又要搞他的拿手菜鞭打绣球,这厮今天是存心想整治一下邢朝晖恨不能下点泻药让邢朝晖吃点苦头,可这样干岂不是连酒店的招牌都砸了,他晃悠了一圈,忽然生出一计,出门到斜对面的zhōng药店抓了枸杞子,锁阳◎,肉苁蓉,杜仲……等几味zhōng药,这些药物虽然都很寻常,可是一经张大神医的妙手搭配,马上就成为拥有壮阳奇效的良药

  张扬把配好的料包悄悄交给刘大柱,吩咐道:“回头给我放到那鞭打绣球里面去”□

  “这是啥?”刘大柱有些诧异的问道

  张大官人奸笑道:“好东西,你权当不知道”

  给邢朝晖那帮人上鞭打绣球的时候,张扬还是礼貌的去敬了一圈酒,特地隆重介绍这道菜:“这道菜是我■们本店的特色,过去乾隆爷最爱吃,他每天要应付后宫佳丽三千,还要操劳国家大事,全都靠这道菜顶着,壮阳效果绝佳”

  好在一桌都是男士,听到张扬的介绍同时笑了起来

  邢朝晖笑道:“张主任,这道菜我吃过,不过是普通的羊鞭羊球,乡里的土菜而已,你说是宫廷秘制菜也太夸张了一些

  “邢主任不信可以尝尝啊,不过,我事先提醒各位啊吃这道菜之前最好马上打电话让老婆在家里等着,不然回头憋出了啥毛病可不是小店的责任”

  那帮香港人听到张扬这样说笑得越发开心,看来壮阳是男人永不厌倦的话题

  张扬心怀叵测的陪着他们喝了几杯,然后告辞离去,离去之前看着邢朝晖夹了一根羊鞭塞入口zhōng,张扬心zhōng暗乐,让你狗日的吃,回头让你尝尝春情勃发的滋味

  这顿饭于小冬一共收了邢朝晖一千八百多,邢朝晖也明白人家是故意宰他,肯定是张扬在背后唆使,走出农家小院和张扬握手道别的时候,他晃了晃张扬的手臂,趁着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道:“你小子可真不仗义,不见熟人不发财,这顿饭少说黑了我一千多”

  张扬咧着嘴笑道:“邢主任英明,你送的那块表真棒,横看竖看都跟真的差不多”

 ◎ 邢朝晖笑道:“你啊你,居然还记仇这可不是大老爷们的胸怀”

  “哪里哪里,比起邢主任的胸怀,我是自愧弗如”

  邢朝晖笑道:“咱们**员哪有那么多钱去买正品的劳力士别看是A货,也花去了我○ xíngcháohuīxiàodào:“nǐānǐ,jūránháijìchóuzhèkěbúshìdàlǎoyémendexiōnghuái”

  “nǎlǐnǎlǐ,bǐqǐxíngzhǔrèndexiōnghuái,wǒshìzìkuìfúrú”

  xíngcháohuīxiàodào:“zánmen**yuánnǎyǒunàmeduōqiánqùmǎizhèngpǐndeláolìshìbiékànshìAhuò,yěhuāqùlewǒ大半个月的工资,礼轻情意重,你不要这么市侩嘛”

  两人笑着握手道别,张扬意味深长的提醒道:“那啥,嫂子在家吗?”

  邢朝晖笑着指了指张扬,转身和那帮香港朋友离去

  张扬得意非常▲的看着他们远去,这次宰了邢朝晖一道,而且他也没有给自己分派什么任务,最重要的,这帮家伙都吃下了自己秘制的壮阳药,还有后续反应让他们折腾呢

  张大官人的初衷只是一个恶作剧,可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恶作剧引起了一系列的后果

  后续之当晚邢朝晖和那帮香港客人离去之后,邢朝晖回去后就gǎn到有些不对,跟长期两地分居的老婆连番鏖战,详情不表

  后续之二,当天晚上,几名香港客人因为yu火难耐,做出了某些有伤风化,违反治安条例的事情,当场被抓了个现行,这次的事件影响极坏,到最后因涉及到国家安全,由国安介入

  第二天一早张扬就接到了邢朝晖兴师问罪的电话:“张扬,你到底在菜里下了什么东西?”

  张扬没心没肺的对着电话大笑着,然后低声道:“怎么样?厉害?嫂子满意?”

  邢朝晖这么好的脾气也不禁火大:“你这个混小子,下*药了?我那帮香港朋友都被弄进去了,都是你害得”

  “别诬陷好人干我屁事啊,都劝你们别吃这么多羊鞭羊球了,没见过那么馋嘴的”

  邢朝晖真是哭笑不得,他猜到那道菜肯定有问题,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张扬,我看你小子压根不适合在驻京办,你应该去医院坐诊开个包治阳痿专科专卖你的鞭打绣球肯定门庭若市,供不应求”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邢朝晖发牢骚的一句话,在张扬听来却宛如醍醐灌顶,他马上叫来了于小冬,让她给酒店做一条幅——吃宫廷秘制壮阳药膳,壮男人赳赳雄风

  于小冬对这位上司的异想天开是无可奈何的,张扬是什么人她早就了解,这厮是个想什么就要做什么的人,她所能做的只有服从

  条幅很快就挂了起来,张扬花了一点时间配制了几百个料包交给了刘大柱,通过邢朝晖那帮人的实验,张扬对尺度的把握上有了回数,现在的用量比过去少了一半,有道是过犹不及,他可不想每天都有客人因为冲动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嘱咐刘大柱一定要保密物以稀为贵,这羊鞭烧羊球加上宫廷秘制这四个字就沾染上了皇家气质,必须要有一个衬得起皇家气派的身价,没加料的普通版58一份,加料的极品版588元一份,而且还限量供应,每天极品药膳只供应十份

  包括于小冬在内的所有人都认为小张主任是利用职权胡作非为,他压根不懂饭店的经营,现在这么搞,就是小孩子过家家,再这么折腾下去只怕用不了多久,农家小院就会关门停业可事情的发展是令人大跌眼镜的,刚开始的时候,客人还是稀稀落落的,不过大概一周以后,客人开始渐渐增加,而且让所有人惊奇的是,只要来到这里的,几乎必点那道宫廷秘制壮阳药膳,而且多数客人都是奔着极品药膳来得,很快每天十份已经供不应求

  于小冬现在是对小张主任佩服的五体投地了,小张主任简直是无所不能,要知道每天单单是十份极品壮阳药膳就已经有了5880元的保底营业额,加上其他的菜肴酒水,农家小院的日营业额轻松过万,对他们这种规模的酒店来说,生意已经可以用火爆来形容

  于小冬看到形势大好,于是提议张扬再增加极品壮阳药膳的供应,张扬想都不想就给否决了,物以稀为贵,如果点一份就供应一份,这极品二字就xiǎn现不出来,皇家的气派也就没了,卖这个价钱要的就是神秘gǎn,要的就是档次,能够吃到极品壮阳药膳的人就会gǎn到面子有光,xiǎn示出他们的身份高人一等于小冬学过一点市场学,明白小张主任是在搞饥饿营销,又深深佩服了他一把

  其实张扬懂个屁的饥饿营销,他只是懂得物以稀为贵的道理

  顾佳彤和他通电话的时候,听到张扬利用壮阳药膳盘活酒店的事情,乐得上气不接下气,娇声啐道:“这么阴损的主意也只有你能够想出来”

  张扬笑道:“阴损吗?我这是造福人类,你想想啊,这帮事业有成的成功人士,大都人到zhōng年,那啥……方面自然有所减退吃了我的秘制药膳,他们重振雄风,找回昔日年轻时候的漏*点和快gǎn,别说是588,就是5888他们也乐意花,在我们这吃过极品药膳的,就没有一个表示不满意的”

  顾佳彤的声音忽然变得娇媚起来:“张扬,你过去有没有吃过那啥……”

  张扬嘿嘿一笑,不无得意道:“就我这身板儿还用得上那玩意儿?我是纯天然”

  “呸”

  “佳彤姐,我想你了”这厮的声音低沉而性gǎn

  顾佳彤沉默了下去,过了许久方才在电话那头道:“我也想你”她虽然很想飞回北京去见张扬,可是现在东江这边的确走不开,东江纺织百货商场那块地就要开始竞拍,这种关键时刻她不能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儿女私情上她轻声道:“等我忙完东江的事情,我马上就飞过去找你”

  张扬体谅顾佳彤现在的繁忙,微笑道:“事业要紧,反正这边也没什么要紧事,酒店的生意也已经步入正轨,每天营业额都有两万左右”

  “都是你的功劳,等我回去算清楚账目,把属于你的那份留出来”

  “有病啊,什么你的我的?连你都是我的,别跟我算那么清楚”

  顾佳彤听得心头一阵酥软,柔声道:“张扬,我恨不能现在就到你身边”内心zhōng对张扬的深爱已经无法隐藏

  张扬笑道:“好了,等我忙完最近的接待工作,说不定哪天我会突然出现在你的面前”

  张扬平时的工作并不忙,这和他们驻京办的级别有关,一个县级驻京办,和zhōng央部委发生联系的机会较少,所以张扬这个驻京办主任平日里也清闲得很,秦清在zhōng央党校结业后已经返回了春阳,在北京期间她也很少和张扬联系,张扬了解她的性情,关于他们之间的流言蜚语原本已经很多,他也不想增加秦清的麻烦,为她以后的仕途制造障碍

  在张扬担任驻京办主任之后,春阳县委书记杨守义倒是来过几次北京,不过他对张扬这厮抱着敬而远之的态度,每次来宁愿住在外面的酒店也不愿前来驻京办和张扬碰面杨守义虽然不愿意来,其他的县局级干部倒也不断,张扬将驻京办的接待任务都交给了于秋玲,除非是☆县里主要领导前来他会亲自接待,其他人,他才懒得露面过来的这些干部虽然打着办公事出差的名目,可很少有人真的是为了公事前来,有前来跑关系送礼的,有寻亲访友的,还有趁机出来旅游的

  副县长徐兆斌两口■★子就属于最后那种,徐兆斌是来北京参加一个乡镇企业先进经验推广会的,他顺道把老婆于秋玲给带上,两人在北京没什么亲戚,落脚点自然就选在了春阳驻京办

  于秋玲是张扬在黑山子乡时候的老领导,徐兆斌现在★分管张扬这一块儿,他们两人到来,张扬自然要亲自接待

  【求月票,没几天了大家别捂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