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狼子野心】


  强烈de爆炸冲击波让安家豪宅de玻璃几乎全部碎裂,突然而剧烈de震动让丽芙和张yáng立足不稳,他们下意识de彼此相互搀扶,这才没有被摔到在地上,张yángde脸色变了,他第一时间冲向窗口,透过破损de窗口,他看到安家de花园已经陷入一片火海之中,在爆炸中幸存de人们奔跑哭号着,有无数被炸伤de人躺在地上痛苦哀嚎,眼前de景象惨不忍睹

  书房de大门被一脚踹开,两名手持微型冲锋枪de黑衣人冲入其中,不等他们做出反应,丽芙举起手枪连续施shè,准确无误deshè中了他们de额头,两名杀手立时毙命

  丽芙大声道:“守住门口,不要让任何人冲进来”她来到西侧de墙面,移开墙上de油画,露出暗藏在后方de保险柜,从随shēn工具包中取出测听仪,开始尝试开启保险柜

  ***************************************************◎************************************************

  安德锋满脸是血de从地上站起他完全被眼前de情景震惊了,他不知发生了什么,浑浑噩噩de站起来□,想要向前方走去,他看到了安德恒,慌忙冲了过去,抓住安德恒de手臂:“德恒……出事了……出事了……”

  “我知道”安德恒de表情冷静而镇定,唇角居然流露出一丝微笑,冷酷de微笑

  “你知道?”安德锋充满错愕de看着他

  安德恒点了点头,忽然掏出藏在怀中de手枪,抵在安德锋de胸口,一手搂住他de脖子,一手连续扣动扳机,安德锋deshēn体在子弹de近距离冲击下不断颤抖着,他de双目中流露出惊骇莫名de神情,低声道:“老五……你……”

  安德恒轻轻拍了拍他de头顶,压低声音道:“我不姓安,好好去”他松开手,安德锋缓缓向后倒去,成大字型倒在草坪之上,殷红色de鲜血沿着他deshēn下缓缓流淌出来

  安德恒深深吸了一口气,他趴在安德锋deshēn上装腔作势de大声嚎叫着:“二哥……二哥……”手却在他deshēn上不停摸索,找到一个卡片,然后迅藏入自己de口□袋之中

  *******************************************************************************************□********

  丽芙修长de秀眉终于舒展开来,她迅波动保险柜de密码盘,听到锁簧弹开de声音,拉开保险柜里面分成数格,丽芙对现金债券,金银珠宝之类并没有任何de兴趣,她最感兴趣de是安老de文件,将其中de遗嘱和公司资料取出,迅用微型相机翻拍

  门外又有三名杀手赶到,冲锋枪瞄准书房de大门同时施shè,迅猛de火力将大门打得宛如蜂窝一样,张yáng被火力压制de无法反击,躲在办公桌后,大声道:“好了没有?”

  丽芙做完一切之后,迅将文件放回原位,将保险柜锁好,点了点头道:“好了”

  一颗手雷从破损de门洞中扔了进来,张yáng望着那个冒烟de玩意儿,一时间没有搞明白这是什么,丽芙美眸圆睁,猛然冲了出去,把张yáng扑倒在地,几乎就在同时手雷爆炸了,爆炸引起de强大气浪向四周冲击而去他们deshēn体在气浪中翻滚了数圈,碎裂de木屑和玻璃迸shè到他们deshēn上

  张yáng压在丽芙弹性惊人de性感娇躯之上,在这种生死关头,这厮居然感到有一丝冲动,丽芙却没有一丝一毫de放松,她yáng起手臂,手枪瞄准了门口,连续shè出两枪,将一名带着夜视镜冲入房内de杀手当胸shè杀

  “冲出去”丽芙指了指房门de右侧,张yánghuì意,和丽芙同时举枪shè向门外,然后他们分别冲向大门de两侧,一连串de子弹shè击在他们刚刚躲藏de地方,沙发被shè出无数弹孔,里面de填塞物飞起在空中,宛如飘雪

  丽芙抓起地面上de微冲,贴着地面用力一推,推向对面de张yáng,张yáng一把抓住微冲,却听丽芙道:“掩护我”

  “怎么▲掩护?”缺乏最基本战术训练de张yáng微微一愣

  丽芙指了指外面:“等他们火力变弱,你就开枪其他de事情交给我”

  外面de火力开始变弱,张yáng抓起微冲,向门外胡乱shè击,丽芙◇◇deshēn体猛然向门外冲去,她de娇躯在光华de大理石地面上贴地滑行,双手指向两侧,双枪轮番发shè,两名杀手被张yángde火力所牵制,并没有想到huì有人突然以这种方式杀出双腿被子弹击中,痛苦d□e倒了下去,不等他们de头颅贴近地面,丽芙连续两枪将他们de头颅爆开,她出手毫不容情,敌人de生命在她de眼中根本如同蝼蚁,对一个优秀de间谍而言绝不可以存在任何de心慈手软

  硝烟中弥漫着浓重de血腥味道,丽芙站起shēn,张yáng快步冲到她deshēn边:“我靠,怎么回事?”

  丽芙摇了摇头,一缕金色de长发从她de额头垂落下来,为她冷酷de表情增添了几分女性de媚色,她伸手◆从已经死去de杀手脸上拽下夜视镜,将其中一个扔给张yáng:“我们现在去安德锋de房间,完成任务”

  张yáng低声抗议道:“现在已经乱成了这个样子,好像我们应该离开”

  丽芙倔强de□抿了抿嘴唇道:“我们唯一de退路就是等警察到来”

  安德锋de房间位于三层,从书房前往那里,一路之上并没有遇到杀手de阻拦,途中,丽芙尝试和组织取得联系,可始终没有得到回应,今晚de行动从一开始就出现了偏差,现在她只能按照既定de计划执行下去

  他们找到了安德锋de电脑虽然整个豪宅de电路已经被切断,可是电脑配备了UPS,仍然可以成功启动,张yáng守在门口,丽芙开始破解开机密码,安德锋de电脑中储存着世纪安泰集团de所有商业资料,也是她这次任务de重中之重

  听着外面不绝于耳de枪声,张yáng内心之中备受煎熬,真正让他牵挂de是安老和安语晨,不知道他们有没有从刚才de爆炸中幸免,他已经不知事情发展de最终走向huì是那里只能继续走下去

  电脑发出滴de一声脆响,丽芙终于成功破解了开机密码,进入了程式,她修长de手指迅敲击着键盘,想要进入安德锋de内部资料▲,还需要破解第二重密码,此时门外传来了脚步声

  张yáng警觉起来,他双手举起了手中de微冲,外面de脚步声忽然消失了

  张yángde心跳不由得有些加快,难道自己de动静被对方察觉 ☆
  丽芙全神贯注de投入到破解之中,仿佛外面de一切都和她没有任何关系

  张yáng听到外面许久没有动静,有些好奇de探出头去,就在此时,一支散弹枪瞄准房门开火,强大de火力将房门de正●中打出一个大大de破洞,张yáng及时缩回头去,虽然如此,弥散de木屑也划伤了他de面庞,幸亏他事先戴上了夜视镜,不然眼睛极有可能受损

  丽芙已经破解了最后de密码,将软盘插入电脑,拷贝着资料◆●中打出一个大大de破洞,张yáng及时缩回头去,虽然如此,弥散de木屑也划伤了他de面庞,幸亏他事先戴上了夜视镜,不然眼睛极有可能受损zhōngdǎchūyīgèdàdàdepòdòng,zhāngyángjíshísuōhuítóuqù,suīránrúcǐ,mísàndemùxièyěhuáshāngletādemiànpáng,xìngkuītāshìxiāndàishàngleyèshìjìng,búrányǎnjīngjíyǒukěnéngshòusǔn

  lìfúyǐjīngpòjiělezuìhòudemìmǎ,jiāngruǎnpánchārùdiànnǎo,kǎobèizhezīliào,她低声道:“顶住”

  张yáng倒是想顶住,可对方de火力实在太过猛烈,压制de他根本没有反击de机huì这时候对方已经将催泪瓦斯扔入房内,房间内到处都弥散着刺鼻de瓦斯气,张yáng剧烈咳嗽着,眼泪鼻涕大把大把de流下

  一个高大deshēn影冲入门前,瞄准电脑处就是一枪,丽芙一手抽出软盘,shēn体就势滑落在地面上,电脑被散弹枪击中,炸得四分五裂,不等丽芙爬起shēn,一枪又shè击在桌面上,电脑桌被shè中后一分为二,断裂de桌面砸落在丽芙deshēn上

  张yáng宛如猛虎般冲了出去一手抓住对方de枪杆,一手抵住对手de咽喉,对方带着防毒面具,力量之强悍完全出张yángde意料,他双臂用力,将张yángdeshēn躯狠狠摔在墙壁上,然后用坚硬de额头撞击在张yángde面部,张yáng抬起膝盖向他de下阴抵去,对方也抱有同样de目de,两人de膝盖撞在一起,疼痛让他们同时发出一声闷哼,散弹枪在争斗中摔落在地上,对方用手拿住张yángde手腕,张yángde功力还没有完全恢复,单纯以膂力论竟然要落在下风

  丽芙从地上爬起来,举起手枪瞄准了那名杀手,那人用张yángdeshēn体护住自己,然后用力推出,张yáng踉踉跄跄向后退去,和丽芙撞在了一起,两人摔倒在地上,趁着这个机huì,那名杀手已经向门外逃去

  张yáng和丽芙相互搀扶着爬起shēn来,丽芙小声道:“快去洗手间”

  *****************************************************************************************************

  火光中de安志远失魂落魄de站在游泳池前,他满shēn血污,双手颤抖着,仿佛随时都要倒下去,一个红色de小点在他de胸膛晃动,安志远de唇角露出凄冷de笑意:“来……”

  子弹在夜空中划出一道美丽de亮线,连续七枪shè击在安志远deshēn上,安志远高大deshēn躯颤抖着,他想要坚持下去,可是意识却开始逐渐模糊,他deshēn体缓缓向前方倒去,扑入游泳池中,鲜血宛如烟雾般在清澈见底de池水缓缓浸润开来……

  张yáng和丽芙进入洗手间之前,把武器扔掉,刚刚进入洗手间,便看到灯光闪了闪,室内变得灯火通明,丽芙把张yáng拉入其中,转过shēn脱去shēn上de紧shēn衣,当着张yángde面换回了她de红裙,张yáng慌忙转过shēn去,我靠,这凹凸有致deshēn材也太他**诱人了,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外面响起警笛声,应该是警察赶到了,张yáng低声道:“怎么办?”

  丽芙整理了一下头发,冰蓝色de美眸充满镇定道:“没事我们可以走出去”她示意张yáng摘下腕表,将所有de设备放入事先准备好de包内,然后从洗手间de窗口扔了出去,没过太久de时间,那包东西便被里面de炸弹,炸得四分五裂,这是国安局最常见de毁灭证据de方法

  门外传来嘈杂de脚步声,洗手间de房门被踹开,丽☆芙扑入张yángde怀中,紧紧拥抱着他deshēn躯,附在他de耳边小声道:“抱紧我”

  张yáng用力抱紧了她de娇躯,硝烟之中,别有一种**蚀骨de味道此时四名全副武装de警察鱼贯而入,乌●黑de枪口瞄准了他们,丽芙尖叫了一声,苍白de俏脸望着那帮警察,颤声道:“不要杀我们……”,刚才强悍如下山猛虎de她此时表现de就像一个柔弱无助,我见尤怜de邻家少女,精湛de演技让张yáng佩服de五体投地

  几名警察望着这对紧紧相拥de男女并没有产生太多de惊奇,其中一人道:“带他们出去”

  安家豪宅内一片狼藉,警察和救护人员到处奔走,在救护现场,张yáng看到了仍然昏迷不醒de安语晨,他上前探了探安语晨de脉门确信她只是因为爆炸de冲击而引起de暂时性晕厥,这才放下心来,远处两名救护人员抬着担架飞快de向救护车跑去,上面躺着de是安德恒,他de腹部和大腿中枪经过张yángshēn边de时候,张yáng听到安德恒低沉de哭泣声,他在为安家de命运悲痛欲绝,任何人都无法接受眼前悲惨de一幕

  安德锋de尸体被摆放在草坪上,在他deshēn边还躺着二十一具尸体,其中多半属于安家人,他de儿子安达明终于还是没有熬到医生赶到de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而死去,望着眼前凄惨de场景,张yáng鼻子隐隐有些发酸,他握紧了双拳,究竟什么人huì如此残忍,huì对安家做出这样惨绝人寰de事情?

  搜救人员仍然在紧急搜救着,安志远至今没有找到,终于有人发现了泳池中de安志远,两名救护人员跳下去将安志远救了出来,让人意外de是,shēn中七枪de安志远竟然还有心跳和呼吸,这个倔强de老人竟然还活着

  张yáng虽然很想去探望安志远,可是警方已经将他重点保护了起来,根本不允许外人靠近

  接下来de工作就是警方对现场de幸存者进行笔录排查,张yáng和丽芙shēn上并没有任何de疑点,他们在经过一个多小时de现场聆讯后,被从嫌疑人de名单上排除,不过警方仍旧要求他们在72小时内随时保持通讯畅通,不得擅自离开香港

  ****************************************************************************************************

  张yáng和丽芙返回汽车内,丽芙送了一口气,她看出张yángde情绪十分低落,小声道:“怎么?心里很难受?”

  张yáng咬了咬下唇,低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些事情跟你们国安有没有关系?”

  丽芙摇了摇头,启动了汽车,驾驶汽车驶向前方de道路,她也在回忆着刚才发生de一切,今天de行动计划从一开始就变得不受控制,国安方面想做得只是窃取资料,而大批杀手de出现就让她百事而不得其解了也许这一切只有等她和组织取得联系之后才能搞清

  在空旷无人de海滨停下汽车,丽芙从后面取出了笔记本电脑,启动电脑后,将软盘插入其中张yáng打开车门走了下去,望着漆黑de海面,海浪拍击礁石和沙滩de声音低沉de喧响着,几乎像一条白线似de浪花从远方奔腾而来,猛然拍击在岸边,发出富有韵律激荡de声音,然后吐着泡沫消失在沙石之间,后面一条白浪紧接着追逐而来,张yángde内心也如同潮水般翻腾起伏始终无法宁静,今晚发生de事情完全打乱了他de计划,他de初衷只是想找到安志远de出资证明,证明这笔钱de来路,让陷入麻烦中de李长宇和秦清解脱出来,所以他才huì答应国安de合作条件,没想到事情竟然朝着不可预知de方向发展,安家在这个夜晚竟然遭受了如此剧变,也许全部de希望都在丽芙获得de资料上,希望她找到de资料能够有用

  丽芙合上电脑,走出汽车,来到张yángdeshēn边,海天之间露出一丝绛紫色de亮线,预示着黎明即将到来她解开发髻,让海风将她金色de长发吹拂而起,宛如金色de丝缎般飘拂在空气之中,她舒展了一下双臂,轻声道:“安德锋de确和三合huì有过许多de内幕交易,不过这些交易都是通过一个叫王展de人进行”

  张yáng哦了一声,心情反倒变得越发沉重起来,这岂不是证明安家仍然和黑社huì有着千丝万缕de联系,这样来看,他们很可能利用清台山旅游开发进行洗钱活动,也就是说李长宇和秦清de问题仍然很难解决

  丽芙笑了笑道:“不过从表面上看,安德锋所做de交易都是瞒着安志远在进行,应该是他个人de问题,里面有清台山旅游开发,先期投入资金de具体流程,那笔钱应该没有任何de问题”

  张yáng双目一亮,这次毕竟没有白忙活,可是想到安家de现状,他内心de那丝惊喜马上又黯淡了下去,叹了口气道:“我关心是谁害了安家”

  丽芙终于联系上了邢朝晖,邢朝晖焦急de问明了他们de状况,然后道:“在那儿等我,我马上就到”

  半个小时候,邢朝晖驾驶者他de那辆丰田车出现在海滨,他de神情也很疲惫,自从联系中断之后,他就开始忐忑不安de等待,他对丽芙拥有强de信心,对张yáng这个菜鸟却没有太大de信心,假如他们两人de任何一个被抓住,假如张yáng把国安de计划透露出来,这件事都huì造成极其恶劣de影响,看到两人平安脱困,邢朝晖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   丽芙把情况简单de向邢朝晖汇报了一遍,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在你们行动前,我才刚刚得到三合huì要对安家下手de事情,想要取消计划,已经晚了”

  丽芙皱了皱眉头:“我们de联络为何huì突●◆   丽芙把情况简单de向邢朝晖汇报了一遍,邢朝晖叹了口气道:“在你们行动前,我才刚刚得到三合huì   lìfúbǎqíngkuàngjiǎndāndexiàngxíngcháohuīhuìbàoleyībiàn,xíngcháohuītànlekǒuqìdào:“zàinǐmenhángdòngqián,wǒcáigānggāngdédàosānhéhuìyàoduìānjiāxiàshǒudeshìqíng,xiǎngyàoqǔxiāojìhuá,yǐjīngwǎnle”

  lìfúzhòulezhòuméitóu:“wǒmendeliánluòwéihéhuìtū然中断?”

  邢朝晖低声道:“我在查”

  丽芙道:“三合huìde那帮人显然和我们抱有同样de目de,他们想要找到这些东西,他们想毁灭证据我想,是不是有人向他们泄露了什么?”

  “你怀疑我们中间又内奸?”

  丽芙叹了口气道:“这些跟我没有太多de关系了,我de调令已经到了,最后一次任务也已经完成,头儿,你可以带着这些东西去领功,四局局长de宝座在向你招手”她将软盘和微缩胶卷递给了邢朝晖

  张yáng凝望邢朝晖道:“你能够确定这件事是三合huì做de?”

  邢朝晖摇了摇头道:“只是我方人员从三合huì得到了一些风声,具体de事情还要等调查后才知道”他收好胶卷和软盘后,向张yáng笑道:“做得很好,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国安啊?”

  张yáng毫不犹豫de摇了摇头:“我还想多活两天,不想过这种提心吊胆de日子”

  邢朝晖和丽芙同时笑了★起来,他向丽芙道:“他表现de怎么样?”

  丽芙望着张yáng居然难得de露出一丝笑意:“还算合格,假如好好训练de话,应该很快可以独当一面”

  邢朝晖道:“不妨考虑一下啊我们国安局d◇★起来,他向丽芙道:“他表现de怎么样?”

  丽芙望着张yáng居然难得de露出一丝笑意:“还算合格,假如好好训练de话,应该很快可以独当一面” qǐlái,tāxiànglìfúdào:“tābiǎoxiàndezěnmeyàng?”

  lìfúwàngzhezhāngyángjūránnándédelùchūyīsīxiàoyì:“háisuànhégé,jiǎrúhǎohǎoxùnliàndehuà,yīnggāihěnkuàikěyǐdúdāngyīmiàn”

  xíngcháohuīdào:“búfángkǎolǜyīxiàāwǒmenguóānjúde待遇可是很优厚de”

  张yáng断然拒绝道:“真没兴趣,我这人逍遥自在惯了,怕给你捅漏子”

  邢朝晖看他这样说也不勉强,拍了拍张yángde肩膀道:“有需要随时找我”

  张☆大官人可不是那么好糊弄de:“你答应我de那事儿……”这厮还记挂着提升他为副处de事情呢

  邢朝晖哈哈大笑道:“没问题,既然答应了你,我一定huì帮你做到”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两天你暂时不要◇离开香港,等事情平定之后,我huì通知你离开”

  张yáng点了点头,现在走他也无法安心,他并不想跟国安局de这些人继续联系下去,挥了挥手道:“我回酒店休息,有事情再联络”

  邢朝晖点了点头,他和丽芙都没有提出要送张yáng,因为他们都看出张yáng急于摆脱他们de意思

  目送张yáng远去,邢朝晖叹了一口气道:“真de是一个优秀de年轻人”

  丽芙忍不住笑了起来:“头儿,你既然这么喜欢他,为什么不想办法把他留下?”

  “人各有志,他并不喜欢这种冒险de生活,勉强留下他也没什么意思,对了,到底有什么发现?”

  ***************************************************************************************************

  张yáng前往医院探望安语晨de时候,安语晨已经醒来,她静静躺在床上,枕头已经被泪水沾湿了一大片,安家在这场飞来横祸之**死去了十二人,这对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深重de打击让安语晨难以接受de是,她de三叔安德键昨晚在纽约被人当街shè杀,一天之中失去了十三位亲人,和她最亲de爷爷,如今躺在危重病房生死未卜

  张yáng把一束鲜花插入花瓶之中,然后默默坐在安语晨deshēn边,望着她苍白de俏脸,看到安语晨如此难过,张yángde心中也极其沉重,他伸出大手,轻轻拍了拍安语晨de手背,柔声道:“节哀顺变,一切都huì好起来”

  安语晨咬着嘴唇,她想说话,可始终没有说出来,两颗晶莹de泪水无声滑落下去

  张yáng不忍卒看,低声道:“这两天,我huì在香港,有什么事情,只管给我打电话”他起shēn想要离去,来到门口de时候,忽然听到安语晨沙哑着喉头道:“我们安家自己de事情,安家huì解决不huì▲劳烦任何外人”

  张yáng原本想去探望安志远,可是安志远de病房已经被警方严格监控,以他deshēn份根本无法进入其中,张yáng在外面站了一huì儿,正准备离去de时候,忽然听到走廊那边传●来脚步声

  五名shēn穿黑衣de男子向安志远de病房走来,为首de男子shēn材高大,年龄在四十多岁,可是头发已经全白,他de外表轮廓很像安志远,不过比起安志远加de棱角分明,双目深邃阴沉,shēn穿轻薄de黑色皮风衣,步伐很大,落脚很有力shēn后de四名健壮青年都是清一色de黑色西装,他们de脚步十分整齐,眼神犀利,一看就是训练有素de好手,紧跟在那名白发男子deshēn后

  坐在门前等候de佛祖沈强和谢百川看到那名男子,两人都是一怔,他们同时站起shēn来,沈强率先走了过去,大声道:“德渊”

  来人正是安志远de四儿子安德渊,二十年前安德渊因为反对父亲退出黑道de决断,愤然出走台湾,这二十年他在台湾打出一片天地,带着他de一帮小兄弟成立信义社,如今已经是台湾黑道三大巨擘之一

  安德渊并没有对沈强和谢百川这两位父亲de老臣子表现出任何de亲切,冷冷道:“死了多少人?”

  “十二个,加上昨天在纽约被暗杀de德键,一共是十三个……”沈强说出这番话de时候,内心充满了悲恸

  安德渊表情漠然道:“我爸怎样?”

  “不知道”

  安德渊大步走向抢救室de方向,两名警察上前拦住他de去路,安德渊阴冷de双眼掠过一丝寒光:“滚”

  “我们在执行任务,你要是妨碍公务,小心我们拘捕你”

  安德渊发出冷酷de大笑:“香港皇家警察真是威风,里面躺着de是我de父亲,难道我这个做儿子de不可以去探望他?”

  谢百川对安德渊de印象仍然停留在二十年前,他觉着安德渊依然是那个性情暴戾冲动de小子,他上前劝道:“德渊□,不要惹事”

  安德渊冷冷看了他一眼:“谁都不可以拦着我去见我爸”

  shēn后响起一个威严de声音:“什么人这么嚣张啊”,负责安家血案de重案组督查梁家杰带着两名警察走了过来,他de◎目光落在安德渊shēn上,上下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安家四公子什么风把你吹到香港来了?”

  安德渊看着梁家杰,目光中没有流露出任何畏惧,反而充满了挑衅和不屑

  梁家杰摆了摆手,示意两名挡在安德渊前方de警察让开,他大声道:“父亲出了事情,做儿子de过来探望也是应该,不过……据我了解,你们父子俩已经脱离父子关系二十年了”

  安德渊冷笑道:“**屁事”

  梁家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de怒意,微笑道:“安德渊,你de底子我很清楚,安家上上下下,就数你最不干净,在台湾我管不了你,可是你现在是在香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你最好不要闹事,只要你违法我就huì抓你,我就huì把你赶出香港”

  “谢谢”安德渊向前走了一步,阴冷de目光充满挑衅de和梁家杰对望着,然后转过shēn:“你们都在外面等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