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豪门恩怨】(下)


  “安督察,你能够交代清楚你个人账户上突然多出钱吗?”

  “你shì说那六千万?六千万对我们安家来说根本算不le什么?”

  “可shì你shì一个警察没有参予安家任何的生意,一直以来你的资产来源仅仅依靠薪水”

  安德铭笑le起来:“我忽然想通le,我想做一个败家子,所以我找家里要钱,他们给le我,就这么简单”

  “你在撒谎,这笔钱shì一个叫傅颖的女人存入的,这女人shì三合会的成员,在她存入这笔钱后不久,就死于一场车祸”

  “哦,shì吗?看来有人想要嫁祸给我”

  “你很重要吗?别人要花六千万嫁祸给你?你究竟为三合会做le什么事?他们才不惜花费六千万来买通你?”

  安德铭的表情平淡如故:“在你们廉政公署的眼中,任何人都可以用钱买得到吗?六千万对你们可能意味着一个天文数字,可对我们安家,根本shì九牛一毛,我不会在乎,我根本不会看在眼里,有人要陷害我”

  “安德铭,如果我们没有足够的证据,不会找到你的身上,我们有理由怀疑你跟三合会的多宗内幕交易有关,你最好尽早交代帮我们查清幕后交易,只有这样,我们日后才可能向法院求●情,帮你获得减刑”

  安德铭不屑的笑le笑道:“你们把我关在这里,不让我的家人探望我,日夜轮班的折磨我,就shì想我认罪,别忘le,我shì警察,你们的手法,我全都用过,有证据,你们只管指证我■,想我承认没做过的事情,做梦”

  *****************************************************************************************************

  安志远寿辰当天,天气晴好,碧空如洗万里无云安家位于港岛浅水湾的级豪宅装饰一,处处悬红挂彩,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的氛围,豪宅外的停车场内一辆辆价值不◆菲的豪车鱼贯而入,应主人的要求,所有应邀前来的贵宾不得携带任何通讯工具

  下午四点半的时候,一辆限量版黑色兰博坚尼跑车发出悦耳的引擎轰鸣,高来到le豪宅前,一个漂亮的漂移入位,停靠在两辆宾利之▲

  名车已经足够吸引眼球,娴熟的车技让人惊叹前来恭贺的青年男女都把目光投向这辆跑车,富家子弟对名车的关注甚至出他们对异性,许多人认出,这shì仅仅在香港售出一辆的天价跑车,上面还有F1车王的亲笔签名

  车门打开,一双笔挺修长,晶莹如玉的美腿轻轻踏在地面上,丽芙身穿红色露背长裙,宛如一朵盛放玫瑰般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漂染后的金色长发在头顶挽le一个宛如荷花般的发髻,她的肌肤拥有着西欧人的雪白,东方人的细腻,在阳光下白的耀眼,曲线玲珑的美背毫不吝惜的展示在外,后方一直裸露到腰臀转折的曲线,玲珑yu体若隐若现,腰肢纤细,红裙在风中如火焰般舞动,冰蓝色的美眸有意无意的从zhōu围扫过,引来zhōu围少女羡慕极度的眼神,旁观男性的目光几乎在同时变得灼热

  头一次穿着正装的张扬也钻出le车门剪刀门在他的身后缓缓落下,这厮第一次打领结,感到脖子被束缚的很紧,有些不适应,抓住领结向外拉le拉,舒le一口气

  丽芙的美眸望向他,露出一丝甜蜜温馨的微笑,走到他身边,挽住他的臂弯,小鸟依人一般偎依在他的身旁,嘴唇凑到张扬的耳边,看似柔情蜜意的呢喃轻语,其实在小声提醒张扬:“你自然点”

  张扬原本闻到她身上的诱人体香有点迷糊,这被她一提醒,马上清醒le过来,敢情人家shì在做戏,难怪说女人shì天生的演员,这夜莺就算不当间谍,当演员也一定能够成为级巨星

  夜莺足下细跟高跟鞋镶满钻饰,明眼人看出单单shì她的这双鞋就价值不凡,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打听起le丽芙的身份

  男人最好的装饰品就shì女人,有le丽芙这个大美女在身边,张扬自然也成le众人关注的焦点,平心而论,这厮的气质和高贵搭不上界,脸上虽然竭力拿捏出上流社会的味道,可真正展示出来就变le味,怎么都像一个街头小混混,这就shì穿le龙袍也不像太子

  丽芙忍不住又附在他耳边提醒道:“你不能自然点?”在外人的眼中这对年轻男女显然正处于热恋之中,丽芙不时亲昵的咬张扬的耳朵,一时间羡煞le多少眼球

  张大官人理解的自然点就shì亲密点,于shì他毫不客气的向丽芙又贴近le几☆分

  送上安老的请柬,从安检通道走过,虽然时间仓促,可shì这次安家也做足le功夫,宾客从通道经过的时候,他们的设备可以检测出宾客有没有携带武器和手机,因为shì私人聚会,照相机和摄像机也sh☆ì严令禁止的

  丽芙挽着张扬的手臂出现在安家豪宅门前茵茵的草地上

  安志远正在一帮人的簇拥下谈笑风生,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低落的情绪,老爷子心理素质之强由此可见一斑安语晨少有的穿le裙装,白色衬衫,红兰方格的短裙,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学生,正在安排事情,看到张扬和丽芙并肩走来,她不觉微微一怔,一双秀眉颦起,她实在想象不到,张扬这厮刚刚来到香港,从哪儿又勾来le这么一位倾国倾城的美貌佳丽看丽芙的样子肯定拥有欧美血统,她举步迎le上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高声道:“师父,你真准时啊”

  张扬笑le笑,正准备向安语晨介绍丽芙的时候,却听丽芙道:“达令,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一位如此美丽的女徒弟啊?”美目流盼,似喜还颦,别说shì男人,就连安语晨都不被她的风姿所吸引安语晨向张扬报以满怀深意的笑容

  张扬这才介绍道:“小妖,那啥……这shì丽芙丽芙,这shì我徒弟安语晨,安老的孙女”

  丽芙搂住张扬的臂膀,俏脸含羞偎依在他的肩头:“张扬,为什么不告诉她我们的关系……”

  安语晨的脸上充满le好奇,她实在太想知道张扬和这个丽芙的关系le

  张大官人终□于很艰难的说出:“那啥……丽芙shì我的未婚妻”

  安语晨格格笑le起来:“我说你真能扯,刚刚来到香港从哪儿招来le一个未婚妻?”她的表情充满le怀疑

  张扬道:“我们在北京认识的,在○yúhěnjiānnándeshuōchū:“nàshá……lìfúshìwǒdewèihūnqī”

  ānyǔchéngégéxiàoleqǐlái:“wǒshuōnǐzhēnnéngchě,gānggāngláidàoxiānggǎngcóngnǎérzhāoláileyīgèwèihūnqī?”tādebiǎoqíngchōngmǎnlehuáiyí

  zhāngyángdào:“wǒmenzàiběijīngrènshíde,zài故宫玩的时候,巧le,天将大雨,就把我们两个凑合在一块le”这厮一旦进入状态,谎话说得连自己都有些相信le

  丽芙小鸟依人的偎依在他身边,带着几分羞涩几分甜蜜,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他们之间的确正处于热恋之中,张扬虽然看丽芙的目光没有那么深情热切,可在安语晨看来很正常,这厮原本就shì个处处留情的风流种,十有**shì利用他的甜言蜜语哄来le一个混血美女

  安德恒看到张扬也走le过来,今天他打扮的十分光线,西装革履,容光焕发,他和张扬热情的握le握手,目光落在丽芙身上的时候不觉微微一怔,微笑道:“这位小姐,我们好像在哪里见过?”

  “今年夏天,在米高梅大酒店的赌场上,您和我父○亲当时在玩二十一点”

  安德恒双眼睁大le:“喔,想起来le,你shì钟先生的女儿,你shì丽芙小姐”

  张扬听得如同坠入云里雾里,难道安德恒真的见过丽芙?这身份伪造的也太牛逼le这到▲底shì真shì假呢?

  张扬的目光在人群中寻找安志远的影子,却发现安志远不知何时离去le

  ******************************************************************************************************

  此时安志远已经回到le他的书房,他的书桌前站着三位老人,这三人全都shì当年信义堂的主力干将,也shì安志远的结拜兄弟秃头的大个叫沈强,人称佛祖平日里笑容满面,可对待敌人最为凶残,shì安志远最得力的打手之一,黑衣高个的那个叫谢百川,shì安志远过去的智囊和军师,矮矮胖胖的那个叫左诚,性情最为暴戾,shì安志远手下的第一猛将如今他们最年轻的佛祖也已经shì花甲之年,佛祖沈强在安志远结束信义堂之后,并没有继续追随安志远,而shì选择自立门户,经营娱乐业,如今旗下已经有le五间夜总会,也算shì几人中仍然和黑道有些联系的人物,他在江湖上的消息依然灵童

  谢百川和左诚则始终追随安志远,如今两人都shì世纪安泰的股东,但shì已经基本处于退休状态,除非重要的董事会需要列席,他们很少干涉公司具体业务

  安志远习惯性的拿起他的烟斗点燃,室内的气氛低沉而压抑,安志远道:“有人想搞我”

  左诚道:“查出他shì谁,我干掉他”

  谢百川摇le摇头道:“什么时代le,别动不动就打打杀杀,老大,德锋跟三合会联系的事情shì不shì已经查清楚le?”

  “他不肯承认”

  “不肯承认?我有足够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在偷偷和三合会做交易,不但shì公司的码头,连货场也被他提供给王展使用,王展就shì三合会的人,现在警方已经盯紧le我们,冻结le我们的资金,我听说他们已经掌握le证据,老大,你再不做出反应,我们所有人都会被你儿子害死”谢百川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人年纪越大,越shì担心会失去现有的一切,谢百川无疑也shì这样,当初安志远决定金盆洗手,在整个洗白的过程中,他居功至伟,他用尽所有的智慧,把安家所有的生意变成合法,倾注的精力最大,感情自然最深,知道安德锋涉嫌非法经营之后,也shì他第一个向安志远反应,还没等安志远采取行动,警方已经盯上le安家

  安志远低声道:“德锋的性情我知道,他虽然对利益看得很重,可shì他的家族观念同样很重,我相信这件事一定有内情”

  谢百川对安志远的这句话有些不满,认为安志远在回护自己的孩子

  左诚道:“不管德锋有没有做过犯法的事情,我们信义堂绝对不可以惹,谁惹我们,我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一直没有说话的佛祖沈强道:“老左,现在已经shì九十年代le,不再shì我们拿着开山刀就可以血洗一条长街的时候le,你老le,就算给你刀,你还拿得动吗?就算你拿得动刀?你手下的那帮弟兄呢?我们安稳le二十年,这二十年已经磨平le我们的雄心壮志,磨掉le我们的棱角和锐气,我们已经不shì江湖中人le”沈强的目光充满着遗憾和失落,他凝望安志远道:“大哥,我不shì怕死,只要你一句话,我一样会把我这条命给你,可shì你到现在都搞不清自己为什么会出事?你在三合会究竟有什么敌人?你得罪le谁?”

  安志远用力摇le摇头道:“我想不到”他的双目忽然◆笼上一层肃杀之意:“无论shì谁惹我,我都不会放过他”

  谢百川叹le一口气:“老大,如果这句话shì在二十年前,我会相信”

  左诚怒道:“谢百川,你什么意思?我们还没有老,我还举得起◎●刀,谈到杀人,我下手比年轻人还要利索”

  安志远忽然道:“老左,听说你儿子经常去澳门赌钱?”

  左诚愣le,他怔怔看着安志远

  安志远低声道:“从去年七月到今年九月,左雄一共在☆◎澳门输le九百二十三万,他背着你借le高利贷,你知道吗?”

  左诚的脸涨红le,他怒吼道:“这混小子竟然敢瞒着我做这种事”

  安志远又道:“你在大陆投资的电子厂怎样?听说赚le不少?”▲

  左诚的额头已经冒出le冷汗,他觉察到le什么,喉头有些发干,不知该怎样回答安志远的问题,挤出一个笑容道:“还过得去……”

  “老左,你shì我的兄弟,当初我来到香港,最早认识的就s◇hì你,你救过我的命,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你帮过我”安志远慢慢站起身来,他步履沉重的向左诚走去

  左诚咬le咬下唇,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安志远的面前:“老大,我错leshì我贪钱,shì我担心儿子●的性命,大陆的电子厂又亏损,所以我把公司的股票给转让le出去”

  安志远叹le口气道:“你明白的,我说得并不shì这件事”他轻轻拍le拍左诚的肩头:“我们安家的车都在你的汽修厂内保养维修,达明□dexìngmìng,dàlùdediànzǐchǎngyòukuīsǔn,suǒyǐwǒbǎgōngsīdegǔpiàogěizhuǎnrànglechūqù”

  ānzhìyuǎntànlekǒuqìdào:“nǐmíngbáide,wǒshuōdébìngbúshìzhèjiànshì”tāqīngqīngpāilepāizuǒchéngdejiāntóu:“wǒmenānjiādechēdōuzàinǐdeqìxiūchǎngnèibǎoyǎngwéixiū,dámíng车内被搜到毒品,shì不shì你做的?”

  左诚用力摇le摇头,脸色却已经变le

  安志远忽然扬起手狠狠给le左诚一个耳光,打得左诚半边面孔肿le起来,左诚花白的头颅垂得低,

  安志远痛心疾首道:“老左,在达明发生事情之前,我从未怀疑你,即便shì知道你出卖公司的股票,我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可shì我没有想到,你竟然陷害我的家人”

  左诚老泪纵横:“老大,我只有一个★儿子,他欠le好多钱,我……”

  安志远反手又shì一个耳光:“滚我不想再见到你永远不想见到你”

  左诚愕然抬起头来,他不相信安志远就这样轻易放过le他

  谢百川道:“老大,难□道就这样算le?”

  安志远转过身去,他没有说话,可shì内心却在滴血

  左诚满面羞愧的从地上爬起来,跌跌撞撞向门外走去

  等到身后的关门声响起,安志远方才道:“沈强,帮我查清★那个王展的下落”

  “放心,老大”沈强和谢百川对望le一眼,他们都看到对方眼底深处的悲哀,安志远已经不再shì昔日那个叱咤风云的老大,岁月已经将他身上的戾气消磨殆尽,如果在二十年前,他绝不会放◇过左诚,而现在……

  门外响起敲门声,获得安志远的允许后,安家的律师zhōu若旺走le进来,安志远示意左诚和沈强先行离开,他回到办公桌前坐下

  zhōu若旺来到他的对面坐下,低声道:“安老先生,遗嘱已经按照您所说的准备好le,你只需在上面签字就能生效”

  安志远点le点头接过zhōu若旺手中的文件,轻声道:“客人来齐le吗?”

  “来le好多,都在等您老先生出去呢”○

  安志远微笑道:“好,你去告诉他们,我马上就到”

  *****************************************************************■************************************

  安志远走出门外的时候,已经恢复le满面春风的表情,安语晨和另外几位堂兄堂弟跑le过去,簇拥着老爷子来到宴会的中心,前来恭贺的宾客开始向安老爷子奉上贺礼

  张扬准备的贺礼shì一幅亲手写的书法——老当益壮,安志远看到他的书法很shì喜欢,展开之后特地让张扬和他一起留le个影,张扬和安老交谈的时候,丽芙则在安语晨的陪伴下参观安家的豪宅,说shì参观,实际上却shì趁机观察具体的地形,以方便等会儿开始行动

  当天的庆典共分为三个部分,五点三十八分会准时开始晚宴,晚宴之后会有焰火表演和舞会,在国安的计划中,丽芙潜入的时间会在焰火表演的时候,整个焰火表演会持续十五分钟左右,也就shì说丽芙必须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窃取机密的任务,其间不仅仅包括潜入其中,还要破解保险柜的密码,和进入电脑系统,可以说时间相当的紧迫

  安志远很亲切的对张扬道:“张扬,你放心,我很快就会把投资证明送往大陆,撇清关于我投资清台山的种种传闻”

  张扬笑道:“这shì我最希望看到的事情”

  安志远忽然望向远☆方的安语晨道:“张扬,假如我出le事情,你会不会帮我照顾小妖?”

  张扬微微一怔,他并不明白安志远为何会突然冒出这句话,他笑道:“安老,你们家这么多人,好像不用我帮忙”

  安志远淡然笑★道:“我只shì随口问问,张扬,我shì说如果”

  张扬毫不犹豫的点le点头道:“我会尽一切努力帮她”他和安志远之间有种忘年交的味道,彼此间都已经把对方当成le可以推心置腹交谈的对象

  安志远心满意足的笑le笑,这时候他的孙子安达明过来喊他去拍全家福

  张扬远远看着安志远的一家,安家的家族不可谓不大,子子孙孙站在一起已经有四十多人,不过他仍然从安志远的目光深处读出le一种落寞和失落,忽然想起这并非shì真正的全家福,安老还有两个儿子并不在他的身边

  丽芙悄然漫步到张扬的身边,轻轻挽住他的臂膀,看似深情款款道:“晚宴结束后会有焰火表演,大概十五分钟左右,这十五分钟★shì我潜入的最好机会”

  张扬只关心自己需要做什么,到现在为止,他还不知道自己今晚的具体任务shì什么

  “掩护我”丽芙轻声道

  **********************□********************************************************************************

  酒会终于正式开始le,所有宾客都争相向安老敬酒,恭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安志远高举酒杯道:“我谨以这杯酒答谢诸位的深情厚谊愿我们安家以及在座的诸位,合家团圆,永远安康”

  焰火表演开始前两分钟,丽芙收到le行动的通知:“监控将在一分钟后失灵,你现在前往洗手间”

  丽芙站起身来,向张扬柔声道:“达令,陪我去洗手间”

  张扬也意识到行动开始le,跟丽芙一起走入安家的大宅,为le当日前来的宾客方便,安家豪宅的客厅,和楼下客房都shì开放的,一楼的几间客用洗手间也提供给客人使用

  张扬和丽芙走入客厅,前往洗手间,丽芙示意张扬在门外等她,jù离外面熄灯还有半分钟,丽芙迅进入洗手间内,张扬还shì第一次从事谍报工作,一颗心颇有些不安,同时又感到几分激动和刺激他望着表针,不知半分钟后将会发生什么,时间一秒秒过去,当时间指向八点钟的时候,在外面一片欢呼声中,灯光全部熄灭,与此同时,一身黑色紧身衣的丽芙走出le洗手间,她低声道:“在这里等我”娇躯宛如狸猫般向楼梯上窜去

  张扬现在的主要任务就shì望风,外面的焰火开始升入空中,随着焰火的飞升,一声声欢呼不绝于耳张扬不时看着手表,十五分钟,丽芙要在十五分钟内完成所有的任务,她有这样的本领吗?

  两道黑影毫无声息的出现在客厅之中,一名刚刚从洗手间中走出来的客人吸引le他们的注意,其中一人竟然举枪就射,子弹准确无误的射入那名客人的颅脑,他无声无息倒le下去张扬站在洗手间前,眼前发生的一切让他震骇莫名,可他马上就意识到对方也发现le自己,其中一人举起手枪想要向他射击,张扬猛然腾跃而起,单足踏在墙壁之上,躲过射来的子弹,然后接着墙壁的反弹力,身体像两人俯冲而去,双拳狠狠击落在对方的喉头,生死关头,张扬下手不敢留有任何余地,双拳落处发出骨骼碎裂的声音,两名杀手被他当场干掉,他捡起地上的两支手枪,手枪上都装le消音器,看来这些杀手全都做好le准备

  隐藏耳机中传来邢朝晖焦急的声音:“山鬼,发生le什么事?”山鬼shì张扬的临时代号,张扬把手表凑到嘴边,低声道:“有杀手潜入”

  “什么?马上去接应夜莺放弃……”邢朝晖的声音突然消失le,隐藏耳机中变成le一片刺耳的杂音

  张扬犹豫le一下,还shì向楼梯上冲去,他研究过安家豪宅的地形图,知道安志远书房的位置

  丽芙已经来到安志远的书房前,她的隐藏耳机也失去le效用,丽芙马上意识到他们的通讯设备可能出现le状况,她摇le摇头,掏出开锁工具,想要打开书房的大门,楼梯的拐角处出现le一名黑衣人,他举起手枪向丽芙射击

  丽芙一个翻滚,身后的墙壁之上留下一串弹孔,她反手从发髻上抽出一支飞镖,全投掷出去,飞镖在夜色中发出尖锐的呼啸,正中那名男子的右眼,深深刺入他的颅脑,那杀手惨叫一声,身体四仰八叉的向后倒去,沿着楼梯翻滚而下

  楼梯上分明还有另外一个人的脚步声,丽芙又抽出一支飞镖准备射击的时候,发现来人竟然shì张扬,这才深深松le口气,斥道:“你来干什么?”

  张扬将其中一支手枪扔给她,低声道:“有杀手进来,老邢那里突然失去联络le”

  丽芙皱le皱眉头,她的联络也中断le,今晚的行动从一开始就变得不顺利,她感觉到有些不妙,可shì如果就此放弃恐怕找不到好的机会,她低声道:“掩护我”重来到书房门前,打开le房门,■和张扬一起进入书房之中

  ***********************************************************************************◇□******************

  外面又传来一声欢呼,随着一声声的炸响,五彩缤纷的礼花绽放在夜空之中

  安语晨挽着爷爷的手臂,开心笑道:“爷爷,今晚的烟火好美啊”

  安志○******************

  wàimiànyòuchuánláiyīshēnghuānhū,suízheyīshēngshēngdezhàxiǎng,wǔcǎibīnfēndelǐhuāzhànfàngzàiyèkōngzhīzhōng

  ānyǔchénwǎnzheyéyédeshǒubì,kāixīnxiàodào:“yéyé,jīnwǎndeyānhuǒhǎoměiā”

  ānzhì远笑着点le点头,正等待着下一颗焰火点燃,然而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shì,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声在人群中响起,爆炸就发生在jù离安家人不远的地方,一时间地动山摇,强大的气浪把安志远的身体掀飞le出去,他下意识的抱紧le自己的孙女,他们的身体重重摔落在草坪上,没等安志远反应过来,大的爆炸声响起,眼前的火光和烟雾变得朦胧起来,他拼命睁大双眼,他的眼睛在流血,鼻子在流血,耳朵也在流血,他听不到

  安语晨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已经昏迷过去

  安志远放下孙女的身体,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他看到孙子安达明倒在血泊之中,他的双腿被炸断,正绝望的伸出双手向大声哭号着,可shì安志远却听不到,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他跌跌撞撞的跑到孙子的身前,发现孙子的下半身都没有le,他抱着孙子的半截身子,大声哭号着,可shì眼里没有一滴泪,他甚至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