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豪门恩怨】


  张扬道:“这么说安德铭并bú是一个坏人”

  邢朝晖微笑道:“是bú是坏人并bú能用我们好恶的标准进行评判,要看他是否损害了国家的利益,港人的利益,而bú能看他是否在维护这个家族我跟你●说过,我们**人看重的是事实证据”

  夜莺道:“安德锋卧室内有一台电脑,他的秘密记录有可能记载着这条电脑上”

  邢朝晖道:“安家的安防措施很好,豪宅的每个角落都安装着摄像头,等到寿宴开始,我们负责干扰保安系统,你们负责潜入安家豪宅,一定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任务”

  邢朝晖道:“具体的行动细节由夜莺向你交代,我负责统筹指挥”

  张扬道:“那啥……是bú是我做完这件事就算完成任务了?”

  邢朝晖点了点头道:“bú错,这件事做完,就没你事儿了,我会安排你尽快返回内地,答应你的事情,也会全部兑现”他bú失时机的抛出诱饵,以便深的把这厮给套出说完这番话,他站起身来:“我还有其他事,夜莺,剩下的由你给他交代”

  邢朝晖走后,夜莺冰蓝色的美眸看了张扬一眼:“现在我要告诉你几条规则,第一就是保密原则,你所参与国安的一切行动计划,都必须严格保守秘密,无论任何时候,都bú能向任何人透露,否则,你的下场会很惨”

  张扬bú屑的笑了笑

  夜莺又道:“第二,你虽然是临时成员,bú过也要记住,个人的利益永远要服从组织的利益,要服从国家的利益,千万bú可以把自身的利益凌驾于组织和国家之上”

  “有点黑社会的意思”

  夜莺并没有理会张扬的冷嘲热讽:“我会对你进行一些针对性的训练,让你尽量了解到一些谍报工作的常识”

  ***************************************************************************************************

  夜莺带着张扬来到研发部,既然张扬成为组织的临时成员,必要的装备还是要给他的

  张扬很快就发现国安的出手真的很大方,为了他参加安老的这次寿宴,专门给他准备了衣服,从衬衫到西装,从鞋子到领带全都是顶级品牌,想想自己这个副科级恐怕一辈子也享受bú到这样的待遇了

  夜莺把一块欧米伽手表交给张扬,这手表经过专门特制,bú但有显示时间的功能,还集合微型照相机,通话器,定位仪这是因为他们已经了解到安老寿宴当日,是bú允许客人携带手机前往的,手表中还有一个激光发射装置,可以用来切割金属,这是从电影007中得到的灵感,研发部居然真的研制成功了

  张扬把手表带上,bú禁笑道:“感觉带上这玩意儿跟戴紧箍咒差bú多,意味着以后,我跳bú出你们的手掌心”

  夜莺道:“只是为了方便联系,没有其他的意思你也bú要把自己的任务想得太过复杂,我们所需要的就是你带我进入安家参加这场宴会,掩护我行动,其他的事情根本bú需要你去过问”

  “听起来好像很简单”

  “太复杂的事情你做得了吗?”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夜莺:“我说丫头,刚才救我的那个人是bú是你?”

  夜莺淡然笑道:“我是为了完成任务,bú用对我心存感激,bú要把我当成救命恩人,bú过,你的反应还算敏捷,在那么近的距离下能够逃过杀手的子弹,证明你的头脑还很灵光”

  张扬有些迷惑道:“既然你都已经看到了为什么bú尽早射击?”

  夜莺道:“我要验证一下,头儿选择的人究竟是bú是一个蠢蛋”

  “假如我反应稍稍迟钝了一点现在岂bú是死了?”

  “那就证明你bú适合我们的计划◇,死了也bú可惜”夜莺冷冷道

  张扬暗骂这小婊子无情,bú过转念一想,干这行的谁他**讲究情意啊,相比较而言,张大官人喜欢官场上的争斗,兵bú血刃的斗争才叫艺术,国安的工作虽然也够刺激,bú过○终日见bú得光,连个正常人都bú能做,感觉的确差那么一道劲他微笑道:“可以问你一个私人问题吗?你叫什么?”

  “你问我哪个名字?我有好多身份,好多名字”

  “现在的”

  “丽芙,我的母亲是法国人,父亲是华人,他们在中东经营石油生意,家族财产在二百亿美元以上”夜莺拿出自己的一份护照出示给张扬

  张扬看了看护照上的名字,bú过那玩意儿全都是英文,他可bú认得,对照了一下◎照片,应该是夜莺本人,想来这个身份是她编造出来的,应该说是国安编造出来的

  夜莺道:“后天我会以你女友的身份出席安老的寿宴”

  张扬瞪大了双眼:“我靠,bú至于,那啥……谁会相信啊?”◇他重生之后,来香港是出得最远的一趟门,就算想认识这种混血女友也没有机会bú是?难道当别人都是傻子吗?

  夜莺道:“我们是在北京认识的,我去北京旅游,在故宫游览的时候遇到了你,因为下雨所以结缘”

  张扬真是服了国安这帮人编故事的能力,咋听着那么像他和顾佳彤之间的故事,张扬道:“好像有那么点谱了,那啥……咱俩现在发展到什么地步了?”

  夜莺淡然道:“我是你未婚妻”

  “啥?”张大官人险些没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夜莺表情从容道:“bú是你未婚妻,我以什么身份去跟你参加安志远的寿宴啊?你放心,为了国家的利益,我没觉着委屈”

  “现在是我他**委屈,我一世英明就毁在你手里了,以后那些喜欢我的女孩子还bú得躲着我走啊?我还没怎么着呢,你就把我定位成一有妇之夫,我冤bú冤啊?”

  “没事儿,等这件事过后,我们就分手现在,我帮你了解一下安志远身边的重要人物”

  ******************************************************************************************************

  虽然已经是午夜过后,安志远仍然没有入睡,他坐在自己的书房里,二儿子安德锋、五儿子安德恒都静静站在那里,两人虽然都已经是成nián人,可在父亲面前还保持着极度的恭敬,他们站得很规矩,双手垂落在大腿旁,就像两个聆听老师教诲的小学生

  安德恒用力抽吸着烟斗,火光bú时明灭映衬着他阴晴bú定的脸色,他的声音低沉而沙哑:“最近我们安家出了好多事,我想你们应该清楚”

  安德锋道:“爸,一定是有人在针对我们安家,他们想搞垮我们安家”

  安志远低声道:“这些nián来,我有过bú少朋友,也有过bú少的仇家,可是我的朋友多数都活着,而我仇家多数已经死了”他停顿了一下,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我金盆洗手二十nián,利用二十nián的时光来洗白我的底子知bú知道为什么?”

  没有人回应他

  安志远的声音陡然变大:“因为你们的爷爷当nián曾经bú止一次的告诉我,当土匪是没有前途的,做强盗只会让我们的祖上蒙羞,让我们的子孙承受压力和歧视,他让我要光大安家的门楣,过去我也曾经以为黑社会很威风,可是后来我越来越发现,走在这条路上,心会越来越●冷,胆子会越来越小,我bú是怕自己何时死去,如果只是我一个人,就算暴死街头,我也了无遗憾,可是我有你们,我有五个儿子,我有妻子,我有这么多可爱的儿孙,我放bú下”

  安志远过了好久方才又道:“●你们的母亲死后,我终于明白了这件事,我决定要彻底改变自己的一切,我要从腥风血雨的江湖中跳出来你们知道这一步我走得是何其艰难吗?知道我为今天付出多少吗?”他犀利的目光猛然锁定在安德锋的身上:“德锋,翔升港口的货物记录呢?”

  安德锋脸色忽然一变,他抿了抿嘴唇道:“都在电脑里,回头我打印好了给您送来”

  “你是bú是以为我老糊涂了?遇到有事发生,只能去装病逃避?安家已经bú需要我这个老头子了?”

  “爸,您怎么这样说?”安德锋脸上从容镇定,可内心却感到惴惴bú安,他bú知道老爷子听说了什么

  安志远宽厚的手掌猛然在书桌上拍了一记:“混账到现在你还敢骗我,你跟三合会暗地里做交易,你协助他们运毒贩毒,你协助他们走私军火,到底有没有这件事?”

  安德锋用力摇了摇头道:“没有,爸,绝对没有”

  安志远用力抽吸着烟斗,烟斗明灭的频率明显加快了许多,看得出他的情绪在变得激动:“你跟那个王展是什么关系?你有没有查过他的底子?你知bú知道他是三合会的人?”

  安德锋默然无语过了许久方才道:“爸,我们可以洗白,为什么bú允许别人洗白?他也是在做正当生意,王展没有案底,他跟我合作没有什么bú妥,既然我们都可以获得利益,对双方都有好处,这种合作我当然会接受我只是按照正常的程序提供码头,我没有做任何的违法经营”

  “三合会利用王展把你拖下水,让你欲罢bú能,让我们安家清清白白的产业平白无故的被抹黑,你太让我失望了”

  安德锋低声道:“爸,我没参予三合会的任何事情,可是你要知道,现在都什么nián代了,你的经营思路,经营方式已经búzài适应,我们安家的产业如此庞大,必须要找到的着眼点,我要为安家的全局发展考虑”

  “为了安家?呵呵,你是为了你自己,德锋,bú要让我查出你有损害家族利益的事情,如果让我知道你大哥的事情跟你有关,我bú会放过你,我绝bú会放过你”

  安德锋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爸,我凡事都在为了安家考虑,我bú会害家人”

  “出去,都给我滚出去”

  安德锋还想说什么,安德恒拉了拉他的◆手臂,示意他bú要zài继续触怒父亲

  安志远独自坐在昏暗的灯光下,整个人在一瞬间仿佛又苍老了许多,他拿起电话想要拨打一个号码,可是拨到一半又停了下来,握着的听筒仿佛重逾千斤,终于他还是挂上了◎电话,闭上双目,发出一声沉重的叹息

  安家豪宅屋顶的露台上,安德锋、安德恒兄弟二人默默抽着烟,安德锋忽然扔下烟蒂,一把抓住安德恒的衣领:“老五,你早就知道王展的身份是bú是?你一直都知道他是三合会的人?”

  安德恒握住他的手腕,脸上带着无辜的笑容:“二哥,我怎么会知道?我几乎和你同时认识他,我对他的了解还bú如你多”

  “如果bú是你说调查过他的背景,他没有问题,我怎么会让他租用翔升码头,我们又怎么会和三合会扯上联系?”

  “二哥,你知道的我对生意根本就没有兴趣,我承认可能我的调查有些疏忽,没有发现王展和三合会的关系”

  安德锋放开了安德恒的衣领,黯然道:“我早就应该想到那几批货有问题,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他神情黯然的向远处走去,望着他的背影,安德恒的双目中陡然闪过一丝冰冷无情的光芒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