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推倒在雨夜】


  zhāng扬在顾佳彤身边站了一会儿,终于忍不住道:“我说佳彤姐,咱别哭了,再哭就把警察给招来了,我在这北京城人生地不熟的,人家万一把我当成流氓给拘了,你说我多冤呢?”

  顾佳彤经他这么一引,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liǎn上犹自挂着两行晶莹的泪水,轻声啐道:“你本来就是一流氓……”这话说出口,俏liǎn顿时又红了起来,说这厮流氓的确是名副其实,想想他下午在太和殿前**的顶了自己那么久□,那样的行为不是流氓是什么?不过想想自己的反应,对这厮的流氓行径又似乎没怎么抗拒

  zhāng扬当然明白顾佳彤这句话的意思,不过他的liǎn皮厚度和长城的拐角也有一拼,乐呵呵道:“只要佳彤姐高○兴,说我流氓也没什么,在我眼里佳彤姐是高贵不凡,神仙一样的人物,你今晚往清江大酒店那么一站,其他女同志的风头全部被你抢尽,一个个暗淡无光,这就是层次,你说我流氓,那也是kàn得起我,流氓也有层次之分,您认为的流氓也是高层次流氓”

  顾佳彤再也受不了了,哭笑不得道:“我服了你了,我就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家伙”

  zhāng扬适时的掏出纸巾递给顾佳彤,顾佳彤转过身去,擦干liǎn上的泪痕,抽了抽鼻子道:“我好了,咱们回去”

  这里距离春阳驻京办已经.不远,于是他们选择步行走回去,没走出几步,天空中居然下起雨来,一天之内这已经是第二次遇到下雨了,两人一前一后冲入前方的公用电话亭中,刚刚进入电话亭,雨就已经下大,外面的景物顷刻间朦胧了起来,电话亭四周的玻璃也因为沾满了雨水而变得模糊,电话亭中的水珠将不时掠过的车灯折射出无数闪烁的光点,狭小的空间内,他们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顾佳彤的目光投向外面,滂沱的.落雨声,忽明忽暗的灯光却无法将她的注意力从zhāng扬的身上抽离开来,这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被隔离在公话亭外

  zhāng扬望着顾佳彤精致的没有.半分■瑕疵的俏liǎn,一开始接触到顾佳彤的时候,他对顾佳彤显赫的身世骄傲的性情还是有些戒心和反感的,kě随着接触的加深,他发现顾佳彤并不同于普通官宦人家的子女,她的身上有着不为人知的率真,也有着让人心动的★柔情,kě是zhāng扬现在仍然认为,自己和顾佳彤之间存在着道德标准的约束,对顾佳彤,他本不应该有太多的非分之想

  或许是为了化解孤男寡女共处在这狭小空间内.的尴尬氛围,zhāng扬低声道:“佳彤姐,kě不kě以告诉我一些你的事情?”

  顾佳彤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轻声道:“你信不.信如今的社会还有包办婚姻存在?”不等zhāng扬回答,她已经道:“我和他就是”

  zhāng扬明白这个他就是顾佳彤的丈夫魏志诚

  提起魏志诚,顾佳彤的内心中感到一阵刺痛,她.咬了咬嘴唇道:“我从未爱过,就这样我遵照爸爸的意思嫁给了他,kě悲的是,他也不爱我,在娶我之前,他已经和另外一个女人山盟海誓,然而他一样在父母的压力下屈服,从我们结婚那天起,我们之间就注定是一个悲剧……”顾佳彤的美眸之中蒙上一层泪光,无论是出身还是容貌,她都自视甚高,kě是嫁给魏志诚之后方才发现,自己已经坠入了一个被人无视,遭遇冷漠的命运之中,结婚的当晚,魏志诚便待她形同陌路,婚姻越久,两个人也越走越远,到最近已经彻底分居,假如不是因为父亲坚持,顾佳彤早已放弃这段有名无实的婚姻

  zhāng扬kàn着顾佳.彤流满泪水的俏liǎn,内心中充满了怜惜,原来顾佳彤一直都在人前刻意经营着坚强自立的假面,她的内心一直都是如此孤独,他抽出纸巾,递给顾佳彤,顾佳彤擦干泪水,借着掠过的灯光kàn得出她眼圈微微有些发红,顾佳彤道:“我是不是很kě笑,我是不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女人?”

  zhāng扬摇了摇头,他的声音低沉而舒缓:“佳彤姐,在我心中你完美而优秀,充满了女人味……”话说到这里,他忽然意识到有些过了,原本想安慰顾佳彤的话不知不觉变成了暧昧的味道夜色深沉,整个天地都被倾盆大雨所覆盖,用来避雨的公话亭的空间本来就狭小,暧昧一旦被挑起,便疯狂的滋长起来,顾佳彤的目光变得水一般温柔,她小声道:“你在奉承我,安慰我……”

  zhāng扬笑道:“没有,你真的很有吸引力,否则……”

  “否则什么?”顾佳彤的胆子似乎大了许多,双目直视着zhāng扬

  zhāng扬感到喉头一阵发干,他也是两度为人,阅女无数,顾佳彤此时眼神中的**意味他kàn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个潜在的声音提醒他要控制,一定要控制,kě终究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嘴巴:“否则下午在太和殿那会儿我也不会……那样……”

  顾佳彤的俏liǎn红了起来,她却没有后退,反而向前凑近了一些,zhāng扬灼热的呼吸有些急促的喷在她的liǎn上,顾佳彤诱人的体香已经充满了整个公话亭,这厮的意志再做着最后的挣扎:“雨很大……”话没有说完,就感到顾佳彤柔软的娇躯偎依在自己的怀中,什么顾忌,什么道德顷刻间被zhāng扬忘得干干净净,他展开双臂拥住顾佳彤的娇躯,俯下身去寻找她的唇,彼此的嘴唇一经触碰便胶着在一起,顾佳彤的吻生疏而青涩,和她成熟的外表毫不相符,在zhāng扬舌尖的抵触下,终于羞涩向他敞开,柔嫩的舌尖被这厮轻轻撩拨,雨越下越大,吻也变得越来越热烈

  zhāng扬的手解开顾佳彤的衬衣,扯住她黑色蕾丝内衣,释放出那白嫩丰盈的两团,顾佳彤处于自然的反应缩了缩身子,然后紧贴在zhāng扬的身上,这厮的手仍然坚持挤了进去轻轻揉捏着她的胸膛,揉捏的顾佳彤喘息声变得越来越剧烈,她感觉自己的体温似乎在把自己体内的水分一点点蒸腾出来,汇入自己的某处,而zhāng扬已经察觉到她的变化,右手已经探入她的双腿之间

  “不要……”顾佳彤抓住zhāng扬的手腕,kě是软软的毫无力量kě言,zhāng扬握住她的手,让她的手指落在自己茁壮成长的坚挺之上,顾佳彤美眸凄迷,黑长睫毛zhāng合之间闪烁着一片醉人的水色

  zhāng扬撩起她的套裙,手指勾住她黑色蕾丝内裤细窄的边缘,顾佳彤含羞道:“不要……在这里……”随着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她顿时感到身下一凉,顾佳彤下意识的夹紧了那双笔挺修长的美腿却被zhāng扬很快就用左腿分开,他亲吻着顾佳彤的柔唇,用热吻帮助她软化下来,灼热的坚挺开始厮磨着顾佳彤业已泛滥的湿润

  这样的雨夜本来就容易让人意乱情迷,顾佳彤的**被zhāng扬有力的双臂托起,她整个人仿佛飘起在云端,然后感觉到那真实的热度一点点侵入了了自己,猛然一阵前所未有的疼痛传来,顾佳彤发出一声压抑的娇呼,她用力抱紧了zhāng扬,身体和对方紧密的贴附在一起,来自体内的疼痛让她的意识短时间内陷入一片空白之中,过了好久,她才品味到疼痛中隐约带来的微妙快意,才意识到自己多年的坚守已经在此刻土崩瓦解

  车灯不时掠过,暴雨将这座公话亭已经完全封闭在暧昧的空间内,没有人觉察到这里发生的一切,雨夜的街头正演绎着如此激情的一幕……

  所有一切对顾佳彤而言就像做梦一样,在zh■āng扬的诱导和调动下,她表现出前所未有的疯狂,当她的意识渐渐回归,发现雨已经越来越小,周围的景物也开始依稀kě见,羞赧和刺激的双重感觉让她身体的反应变得越发强烈,抱着zhāng扬的身躯,她的嘴唇捉住▲他的颈部用力的吻,zhāng扬也开始激动起来,顾佳彤感觉到他似乎在准备撤离自己的身子,她固执的抱住他:“没事……我……我在安全期……”

  zhāng大官人的**也因为她的这句话达到了巅峰,他毫无顾忌畅快淋漓的将所有的激情倾泻到了顾佳彤的身体深处

  两人久久拥抱在一起,良久,zhāng扬握住顾佳彤的双手:“我们走……”

  顾佳彤如痴如梦的点了点头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

  顾佳彤醒来的时候,躺在zhāng扬的床上,躺在这厮宽阔温暖的怀抱中,清晨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透射进来,在凌乱的床上留下一条狭长的光带她红着liǎn儿坐起身来,毛巾被从身上滑落,露出她**的娇躯,她慌忙抓起毛巾被,却发现zhāng扬眯着眼睛kàn着自己,顾佳彤羞赧的咬了咬丰泽的柔唇,忽然伸出手去,狠狠在zhāng扬的耳朵上扭了一记:“流氓……让你害死了……”

  zhāng扬呵呵笑了起来,他抓住顾佳彤白嫩的手臂稍一用力就把她重拉回自己的怀中,一个饿虎扑食般的翻身,将顾佳彤充满诱惑力的娇躯压在身下

  “疼……”顾佳彤马上就感到他对自己的一轮侵犯,这一夜她就没有好好睡过,初经人事的娇躯怎堪这厮不知疲倦的侵略伐挞

  “我轻一些……”

  顾佳彤含羞带怨的在zhāng扬的鼻子上轻点了一下:“你说得话何时算数过?”四肢因为zhāng扬的动作而下意识的缠绕住他的身子

  zhāng扬吻了吻她的柔唇道:“只怪你太诱人,连我这么顽强的革命意志都承受不了诱惑”

  “你的控制力根本就等于零……啊……”

  男女之间一旦捅破了这最后一层窗户纸,感情会在顷刻间突飞猛进,顾佳彤和zhāng扬也没有逃脱这样的规律,随着天亮的到来,他们才开始渐渐冷静下来,认真考虑他们之间的关系,以后该何去何从,顾佳彤虽然是处子之身,kě是她在法律上毕竟是有丈夫的人,她和zhāng扬之间的这种行为显然是为社会所不容的,以顾佳彤的洒脱,她不会在乎别人的感受,kě是她父亲那一关呢?顾佳彤整理好了衣服,白衬衣上沾染了不少斑斑点点的落红,她瞪了zhāng扬一眼,想起昨晚自己的第一次竟然在公用电话亭中被这厮夺走,心中又是甜蜜又是委屈

  zhāng扬笑道:“佳彤,你今儿还去开会吗?”

  顾佳彤走了一步,感觉到双腿间火辣辣的,皱了皱眉头道:“都是你害得,我哪儿也不去,就赖在你这里休息了”

  zhāng扬在床上拍了拍道:“既然不去了就上来休息”

  顾佳彤有些惶恐的摇了摇头道:“好不容易才下了贼床,我才不回去呢,◇行了,别闹了,你去外面kànkàn,我要回房换衣服了”

  zhāng扬kàn了kàn时间已经是清晨七点,再晚恐怕别人就会发现了,他麻利的穿好衣服走出门去,确信院子里没人,这才让顾佳彤溜回她自己☆的房间去洗澡换衣服

  顾佳彤是个事业为重的女人,做生意和做官有些道理是相通的,轻伤不下火线,这点儿伤势,人家还是要坚持去谈生意的,吃完早餐后顾佳彤离开了驻京办

  *********

  于小冬kàn到顾佳彤走了,这才端着自己的餐盒来到zhāng扬的对面,她主要是把昨晚zhāng扬离开后发生的事情向他做个汇报,不过zhāng扬总感觉于小冬的眼神有些怪怪的,回到自己房间内对着镜子★反复kàn了kàn,这才留意到脖子上有一个乌紫的唇印,这顾佳彤下嘴也够狠的,zhāng大官人尴尬笑了笑,估计于小冬一定会猜到一些端倪,对此zhāng扬倒也没有什么顾忌,涉及到顾佳彤的事情,按理说一般人也不敢说三道四

  上午zhāng扬把驻京办的人员召集起来开了一个小会,主要还是相互认识一下,并熟悉一下工作的分配,zhāng扬此次前来驻京办主要抱着平稳过度的念头,他原没想折腾出什么大风大浪,开完会已经是上午十点,顾佳彤dǎ电话过来说在外面谈生意,晚上才会回来,zhāng大官人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昨晚情难自禁和顾佳彤偷食了禁果,事后,zhāng大官人满足欣慰之余还是有那么一点儿的担心,毕竟顾佳彤还是一黄花大闺女,自己坏了人家的清白,就要承担一定的责任,假如顾佳彤一心要嫁给自己的话,这事儿还真不好解决,他倒不是不想将顾佳彤纳入房中,不过要是娶了顾佳彤,恐怕要有许多人伤心zhāng扬至今没有想出该怎样解决这件事,不过事情总是拖一拖的好

  没有接待任务,驻京办就显得格外清闲,zhāng扬向于小冬dǎ听了清华大学的地址,出门dǎ车前往清华园,去送陈崇山委托他带来的东西

  来北京的时间虽然不久,kězhāng扬已经感觉到北京城太大,在这样的城市中,如果没有一辆车,办起事情来实在太难了,趁着堵车的***夫他跟出租车司机聊起二手车的事情来了,那司机也是一个热心肠,告诉zhāng扬,京城的二手车贵,与其买辆二手车还不如车来得实惠

  zhāng扬倒是想买车,kě动用私人财产有点不值得,而且容易落人诟病,公款买车,在这种风雨飘摇的时刻纯属没事找抽,稍一考虑就断了那念想,他于是就dǎ起了租车的念想,那司机给他留了个传呼,保证随叫随到

  按照陈崇山给他的地址,zhāng扬找了好半天才来到陈雪所在的学院,陈雪主修的是历史系中国古代史专业

  zhāng扬找到她的时候,陈雪正在阶梯教室里听课,她一个人形单影只的坐在阶梯教室的最后一排,白色T恤,深蓝色牛仔裙,黑色长发随意的扎成一束马尾垂在脑后

  zhāng扬kàn了kàn时间,距离下课还有二十多分钟,这厮kě没多少耐心等下去,他蹑手蹑脚从阶梯教室的后门溜了进去,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悄悄来到陈雪的身边坐下

  陈雪开始并没有注意,睫毛动了动,kě是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她猛然转过身去,美眸中充满了不kě思议的目光,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zhāng扬,不过惊奇也只是瞬间的事情,很快她明澈的目光又恢复成一如既往的平静,宛如秋日平湖,波澜不惊

  zhāng扬向她露出一丝友善的微笑,每次见到陈雪都有种造物主如此神奇的感觉,这丫头美得让人找不到一丝一毫的瑕疵,kě是整个人却充满了一股出世的味道,清冷的气质自然而然的拒人于千里之外,让人生不出半点的亲近感,zhāng扬笑得如此亲切,却没有得到半点的回应,仿佛一个拳击手一拳出空,无处发力的感觉,于是zhāng大官人的笑容变得有些尴尬,咳嗽了一声小声道:“我……”话还没有说完,正在讲课的老师忽然道:“那位同学,你认为隋朝败亡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zhāng扬愣了,人家的手指分明指着自己,在这种阶梯教室内上大课,老师根本认不清所有的学生,刚才zhāng扬溜进教室的时候,他还以为是哪个迟到的学生,所以认定了他,点他就是为了找他的麻烦

  zhāng扬在周围诧异的眼光下站起身来,陈雪有些同情的kàn着他,不过当她kàn清这厮liǎn上表情的时候,她马上又坦然了,kànzhāng扬的样子,人家根本没有感到任何的紧zhāng或者是难堪,昂首挺胸的咳嗽了一声道:“那啥……隋朝灭在隋炀帝的手里,归根结底是因为他杀了一个人……”

  恰到好处的停顿让多的人将目光集中在他的身上,老师也产生了一些兴趣,难道这位学生会说出什么与众不同的观点?清华是个常出高才的地方,说不准什么时候就会冒出一个大才来

  zhāng扬道:“隋炀帝错就错在,他杀了zhāng一针,恩将仇报,像这种人是要遭报应,是要遭天谴☆的”

  老师目瞪口呆,zhāng一针是谁啊?他想不通,所有的学生也想不通,别说是历史文献,就是隋唐演义上也没有这人的存在啊,短短的错愕过后,他马上意识到,这厮是故意戏弄他,人都是有自尊的,这种☆自尊在知识分子的身上体现的尤为严重,他感到自尊受到了挑战,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么多的学生面前,一个学生居然敢公然挑战他渊博的学识,这让他感到愤怒,老师拿起教鞭轻轻在讲台上敲击了两下,即使是不满,他表现的仍然是充满了克制,这体现出他良好的涵养,然后他用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请你出去”

  zhāng大官人在所有人或鄙夷或同情的眼光下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当然抱有同情目光的只有陈雪一个,虽然她也觉着zhāng扬的回答实在是驴唇不对马嘴,kězhāng扬被这么多人鄙视,仍然让她产生了一些同情心

  刚巧这时候,下课铃也dǎ响了,zhāng大官人第一个走出了教室,回头想想,这还是他第一次走入◇高校的教室,第一次在大学课堂内听讲,第一次被老师提问,第一次被赶出教室,缘分呐

  陈雪最后一个才走出阶梯教室,kàn到zhāng扬站在树荫下,脚下放着一堆东西,马上猜到一定是家里人托他给自己捎★东西过来了,她慢慢走了过去,陈雪的周围从来不缺乏注目的眼神,所以连带着zhāng大官人也受到了关注虽然入校时间并不算太久,kě是陈雪已经成为清华公认的校花,不过这妮子性情实在太冷,虽然有不少勇敢的先行者前来投石问路,其结局却都是无***而返,被她拒绝于千里之外,平时根本kàn不到陈雪和男生说话,甚至连女伴都没有在周围同学的眼中,这位美丽非常的女孩儿性情冷淡的近乎孤僻

  zhāng扬乐呵呵的笑,虽然在陈雪liǎn上得不到任何的回应,kě他仍然保持着这没心没肺的笑容,他已经习惯了陈雪的性情,把陈崇山委托他带来的东西向陈雪晃了晃:“我刚巧来北京,你爷爷让我给你稍点东西过来”

  “谢谢”陈雪礼貌的点了点头,接过zhāng扬手中的东西,正准备提出告辞

  zhāng扬开头道:“应该吃饭了,不如我们出去一起吃点?”

  陈雪摇了摇头:“不了,我下午还有课”

  她的拒绝早就在zhāng扬的预料之中,也没有让他感到特别的失望:“你忙就算了,对了,我刚刚调来北京工作,就在春阳驻京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只管去找我”

  陈雪心中还是微微错愕了一下,抬起头kàn了kànzhāng扬,没想到他已经来到北京工作了,这就意味着,他们以后见面的机会很多

  zhāng扬向陈雪告辞的时候,陈雪忽然感到一丝歉疚,自己对他的排斥感过于强烈,人家毕竟千里迢迢的稍东西过来,于情于理也不应该对他如此冷淡,陈雪道:“我请你去食堂吃饭”

  zhāng扬停下脚步:“成,食堂就食堂”,他倒是毫不客气,其实他清楚得很,能让陈雪说出这句话已经相当的不容易了

  大学校园里,一男一女对坐着吃饭,几乎百分百都是情侣,zhāng扬和陈雪这样坐着,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不过多数人只是好奇的kànkàn,kàn得也是陈雪这朵校花,偶尔有眼神落在zhāng扬的身上,都是嫉妒不忿的目光

  zhāng扬和陈雪也很少交流,不是他不愿意,是因为人家陈雪不给他机会,zhāng大官人就算口才再好,面对一个冰美人也没有用武之地,在陈雪冷漠的态度下,在诸多男生充满仇视的怨毒目光下,zhāng大官人也感觉到如坐针毡,他甚至有些后悔答应陈雪来食堂吃饭了,跟她一起吃饭,简直是找虐啊zhāng扬很郁闷的吃了这顿午饭,心情受了影响,食欲肯定受到很大的连累陈雪的饭量不大,而zhāng扬吃得居然比这个女孩子还少

  陈雪做任何事都很专注,专注的意思是,她在整个吃饭的过程中根本没有kànzhāng扬一眼,这就意味着,两人虽然面对面坐在一zhāng桌子旁,kě眼神间语言上没有任何的交流,zhāng扬再次意识到,自己的伶牙俐齿在陈雪的面前起不到一丝一毫的作用,她就像一块拒绝融化的冰,将世上任何的温度都隔绝在外

  总算吃完了这顿午饭,zhāng扬起身告辞的时候,陈雪方才询问赵静◇的近况,自从离开春阳之后,陈雪和周围同学都断了联系,她原本就不喜欢和他人交往,来到清华这个的环境之后,将自己封闭起来,能够对赵静这位老同学表示关心已经很难得,zhāng扬和陈雪的交谈绝对没有过五句话,●在这个女孩面前,他的口才毫无用武之地,zhāng大官人总觉着有种被她俯视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相当的不爽

  没有男人喜欢被女人kàn低,好强如zhāng大官人不能免俗,他几乎是逃离清华的,离开的时候,甚至生出假如kě以,以后他会尽量避免和陈雪见面,这种感觉很奇怪,陈雪就像一个高高在上的上位者,永远冷静的dǎ量着他,观察着他,是俯视也是漠视,zhāng扬在其他女人的身上从未找到过同样的感觉

  **********

  回望清华的大门,zhāng扬忽然有一种强烈的饥饿感,没错是饥饿感,刚才在食堂吃的那点儿东西压根不够他塞牙缝的,顾佳彤的电话刚巧在这时候响起,她因为忙于业务,到现在都没有来得及吃饭,两人约好在朝阳区的景园酒店见面,主要是顾佳彤离这儿比较近,过去在这家饭店吃过几次,留下的印象还算不错

  zhāng扬赶到景园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两点钟了,肚子里在垫的那点kě怜的食物早已消失殆尽,今天他总是感觉饿,大概因为昨晚和顾佳彤的那场持久战有关

  顾佳彤的目光和zhāng扬刚一相遇,就变得宛如春水般柔媚,嫣红色的羞赧出现在她的俏liǎn之上,昨晚的狂乱仍然清晰地映在她的脑海中,她和zhāng扬之间突然就迈出了这疯狂的一步,而她也在一夜之间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的女人

  面对顾佳彤,zhāng扬还是有些忐忑的,毕竟顾佳彤是个有夫之妇,身为一个党的干部,zhāng大官人有着强烈的道德的观念,事后他就考虑过,自己应当怎样处理这件事,以后该怎样和顾佳彤相处?她会不会要求自己做什么?zhāng扬并不后悔,kě是他现在的头脑并不清晰

  顾佳彤步幅很小,她的优雅和高贵是在不经意中流露出的,微微颦起的秀眉显现出几分慵懒的气质

  zhāng扬小心翼翼的走在她身边,时不时偷偷kàn了kàn她,发现顾佳彤的女人味如同盛开的花朵,于无声中尽情的绽放开来

  顾佳彤已经订好了一个小包,点了商务套餐,景园刚刚装修过,环境很好,从他们所在的位置,透过玻璃窗kě以kàn到酒店被绿色藤蔓和花朵装点的大堂,鲜花簇拥的小型舞台上,一个身穿白裙的女孩儿正弹奏◆着钢琴,曲子正是时下流行的秋日的私语,因为过了用餐的时间,酒店的客人并不说

  顾佳彤端起红酒和zhāng扬碰了碰酒杯,两人的目光再度相遇,彼此都想给对方自然的印象,kě目光一旦相遇,就变得缠绵▲而暧昧,顾佳彤轻轻咳嗽了一声,抿了口红酒,修长白嫩的手指交叉缠绕在颌下,小声道:“我们kě不kě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她的声音很小,就像做小偷被人抓住一样

  zhāng扬错愕了一下,咕嘟一口把红酒都咽了下去:“那啥……已经是事实了……”

  顾佳彤咬了咬嘴唇,她迅从精致的手袋中掏出一盒香烟,仓促的点燃,还没有来得及抽烟,就被zhāng扬一把将香烟从她唇上夺了过去,然后摁灭在烟灰缸中顾佳彤有些不满的瞪圆了眼睛,她握紧拳头表示抗议

  zhāng扬笑道:“吸烟有害健康,我疼你,咱不抽那玩意儿”

  “不需要你疼我,我自己能够照顾自己”顾佳彤小声道

  zhān▲g扬一本正经道:“你是我佳彤姐,也是我女人,我当然要照顾你,疼你”

  顾佳彤一颗心暖融融的无比受用,她长了这么大很少感受到男性的体贴,zhāng扬的这番话让她感动,黑长的睫毛垂落了下去,小声道○gyángyīběnzhèngjīngdào:“nǐshìwǒjiātóngjiě,yěshìwǒnǚrén,wǒdāngrányàozhàogùnǐ,téngnǐ”

  gùjiātóngyīkēxīnnuǎnróngróngdewúbǐshòuyòng,tāzhǎnglezhèmedàhěnshǎogǎnshòudàonánxìngdetǐtiē,zhāngyángdezhèfānhuàràngtāgǎndòng,hēizhǎngdejiémáochuíluòlexiàqù,xiǎoshēngdào:“zhāng扬……我们生活在社会中,不得不考虑周围人的眼光,不得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假如……”她停顿了一下,显得十分的艰难

  zhāng扬的目光充满了鼓励

  顾佳彤终于鼓起勇气道:“假如我让你把我们之间的一切永远成为我们之间的秘密,你会不会答应?”

  zhāng扬硬朗挺拔的眉峰动了动,顾佳彤是个拥有自控能力的女人,即便是他们之间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之后,顾佳彤仍然没有迷失在**之中,她在考虑自己的身份,她在考虑这件事有kě能带给周围人的影响

  顾佳彤kàn到zhāng扬沉默不语,以为自己的话伤到了zhāng扬,她有些紧zhāng的解释道:“我有家庭……我必须考虑到家人的声誉……在别人的眼中,我是个已婚的女人,我的行为已经为道德所不容……”

  zhāng扬抬起手,温暖的手掌轻轻捧起顾佳彤的liǎn,他一字一句道:“我明白,我只要对你好,我不会勉强你”

  顾佳彤明澈的美眸中荡漾着让人心醉的泪光,她握住zhāng扬的大手,轻轻放在自己的唇边:“zhāng扬,我没有后悔过,现在不会,将来不会,永远不会……”

  上菜的服务生dǎ断了两人深情款款的表白,顾佳彤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zhāng扬的双手,目光落在桌面上,忽然发出了一声尖叫,俏liǎn变得煞白

  zhāng扬顺着她的目光望去,却见刚刚端上来的清蒸鲈鱼上有一只苍蝇,实在是大煞风景

  顾佳彤比zhāng扬表现的加剧烈,险些没把刚刚吃下去的那点东西都吐出来,她有些愤怒的叫道:“你们怎么回事?菜里为什么会有苍蝇?”

  服务生装模作样道:“让我kànkàn”
□   顾佳彤冷冷道:“别跟我玩吞菜叶的那套把戏,让你们老板过来,我要他给我一个解释”原本温馨浪漫的午餐全都被这只苍蝇给破坏了,也难怪顾佳彤会生气

  那服务生笑了笑,他的笑容中并没有任何的歉意,◎   gùjiātónglěnglěngdào:“biégēnwǒwántūncàiyèdenàtàobǎxì,ràngnǐmenlǎobǎnguòlái,wǒyàotāgěiwǒyīgèjiěshì”yuánběnwēnxīnlàngmàndewǔcānquándōubèizhèzhīcāngyínggěipòhuàile,yěnánguàigùjiātónghuìshēngqì

  nàfúwùshēngxiàolexiào,tādexiàoróngzhōngbìngméiyǒurènhédeqiànyì,转身走出去了,没过多久,一位身穿黑色T恤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的目光在鲈鱼上扫了一眼:“两位,怎么着?dǎ算在景园闹事啊,不过这手段好像太低能了一点”

  zhāng扬还没有见过这么嚣zhāng的角色,明明是他们犯错在先,kě说出的话非但没有半点歉意,反而贼喊捉贼,指责他们故意往菜里放苍蝇,是kě忍孰不kě忍zhāng扬原本就是个不懂得忍让的人物,何况当着自己女人的面,他不会有半分示弱,眯起眼睛kàn了kàn那小子道:“你他**再说一遍”

  那青年不屑的笑了笑:“两位刚到北京来,这景园是谁开的你们不知道?老老实实把这桌饭给结了,想讹钱,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话说到最后已经充满了威胁的含义

  zhāng扬liǎn上的笑容转冷,顾佳彤意识到他就要发作,慌忙起身抓住他的手臂:“算了,别惹事,回头再说”在北京,她有一帮叔叔伯伯,她也明白能够在北京城开这么大规模酒店的多少都有◇些背景,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忍一下,离开后再想办法出气,闹大了没什么好处

  那青年点了点头从服务生的手上拿过菜单:“喔八千八”

  顾佳彤凤目圆睁,她过去也知道京城黑店多,kě是那都是听◎◇些背景,最明智的做法就是,先忍一下,离开后再想办法出气,闹大了没什么好处

  那青年点了点头从xiēbèijǐng,zuìmíngzhìdezuòfǎjiùshì,xiānrěnyīxià,líkāihòuzàixiǎngbànfǎchūqì,nàodàleméishímehǎochù

  nàqīngniándiǎnlediǎntóucóngfúwùshēngdeshǒushàngnáguòcàidān:“wōbāqiānbā”

  gùjiātóngfèngmùyuánzhēng,tāguòqùyězhīdàojīngchénghēidiànduō,kěshìnàdōushìtīng别人说的故事,想不到自己今天居然就遇上了,好好的心情被破坏的干干净净

  zhāng扬又笑了起来,顾佳彤知道这厮想dǎ人了,虽然她也很想dǎ人,kě是有些事情必须按照规矩来做,北京不比东江,想要□dǎ人,必须搞清楚对方的根基所在,要搞清楚自己有没有拿下对方的绝对实力她拉住zhāng扬的手臂,示意他压住火气

  那青年也kàn出zhāng扬目光中的汹汹杀气:“两位不会连这点钱都出不起?” ▲□dǎ人,必须搞清楚对方的根基所在,要搞清楚自己有没有拿下对方的绝对实力她拉住zhāng扬的手臂,示意他压住火气

  那青年也kàn出zhāng扬目dǎrén,bìxūgǎoqīngchǔduìfāngdegēnjīsuǒzài,yàogǎoqīngchǔzìjǐyǒuméiyǒunáxiàduìfāngdejuéduìshílìtālāzhùzhāngyángdeshǒubì,shìyìtāyāzhùhuǒqì

  nàqīngniányěkànchūzhāngyángmùguāngzhōngdexiōngxiōngshāqì:“liǎngwèibúhuìliánzhèdiǎnqiándōuchūbúqǐ?”
  “kě以刷卡吗?”顾佳彤道

  “现金,我要现金”

  zhāng扬笑了:“现金没有,现世献丑多得是,你他**真是嫌命长啊”说话的时候,他已经闪电般抄起那盘鲈鱼,狠狠拍在那青年的liǎn上,这厮下手一向稳准狠,最近对拍人这一招勤于修炼,是炉火纯青,拍得对方鼻破血流,一个踉跄坐倒在地上,zhāng大官人既然出手,就会是一连串的组合动作,然后习惯性的一脚,这次没dǎliǎn,踢在那青年的小腹上,这边的动静顿时惊动了酒店的其他人,十多名服务生全都冲了进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