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八十张【仗义出手】


  顾明建一行在九月三十号de傍晚抵达了春阳,让张扬意外de是,这次顾家姐妹竟然一起过来了,还有三位是那三名艺术学院de女生,张如萍,程秀秀和赵蕊雯,张扬到现在也搞不清她们三个和顾明建de关系,★张如萍和顾明建是表兄妹,按理说不应该有啥感情上de纠葛,另外两名女孩儿就难说了,从种种迹象看,她们应该都在追求顾明建,这顾明建似乎对这种一拖三de状态很享受,实在搞不清现在他们之间de关系发展到了哪种◆地步睹人思己,张大官人还是很眼热这种调调de,不知道啥时候他也能带着自己de几位红颜知己琴瑟和鸣

  顾养养看到张扬,一双明澈de美眸闪烁着激动地光芒,亲切叫道:“张哥”这次是她坚持要跟着过来de,原本家人并不愿意,毕竟她现在双腿还无法行动自如,根本没可能爬上清台山可顾养养坚持说要来春阳复诊,既然打了这个旗号,其他人也就不好拒绝了

  自从安老和春阳方面签订合作开发旅游协议之后,在秦清de主持下,各项配套工程和基础设施都在有条不紊de进行着,上清河村方面表现出高瞻远瞩de长远目光,在村后不远de地方建设了一个山庄,说是山庄只不过是一座底上八间de小楼,这是为了接待以后到来de游客准○备de,不过这山庄启动de似乎早了点,从建成到现在两个多月了,还没有接待过任何一个游客,一直处于闲置de状态中

  张扬跟刘传魁打了一个招呼,直接带着顾明建一行入住了这里

  山庄占地六亩◆bèide,búguòzhèshānzhuāngqǐdòngdesìhūzǎolediǎn,cóngjiànchéngdàoxiànzàiliǎnggèduōyuèle,háiméiyǒujiēdàiguòrènhéyīgèyóukè,yīzhíchùyúxiánzhìdezhuàngtàizhōng

  zhāngyánggēnliúchuánkuídǎleyīgèzhāohū,zhíjiēdàizhegùmíngjiànyīhángrùzhùlezhèlǐ

  shānzhuāngzhàndìliùmǔ,除了那座住宿de小楼,还修整出一个花园,一个鱼池,花园虽然不够精致,可是里面混杂de青菜却是可以吃de,鱼池虽然没有那些五彩缤纷de欣赏鱼类,兴头上来随时可以垂钓

  山庄有三名服务员,也都是.上清河村de村民,因为没有正式营业,里面de被褥全都是de,收拾de倒也干净利索

  刘传魁专门让儿子刘大柱过来.给客人准备晚饭,刘大柱最擅长de就是全羊宴

  张扬带着客人走入山庄de时.候,刘传魁正在那儿杀羊,一把尖刀耍得霍霍生风,那只肥硕de山羊一转眼de***夫已经被它剥得光溜溜de,顾明建和那三位女孩儿都凑了过去,饶有兴趣de看他杀羊顾佳彤自从下车,手机就响个不停,董事长就是董事长,连放假也不得安宁

  顾养养对这种血腥de屠宰场面却有些害怕,咬了.咬嘴唇,目光投向远方,张扬察觉到她de心思,推着她前往鱼池那边看看,晚风吹动顾养养柔顺de长发,发丝不时轻抚在张扬de手背上,痒痒de,十分de舒服

  顾养养深深吸了一口气道:“这儿真美,好久没有呼.吸到这么清空气了”

  张扬笑道:“等明天上了清台山,那里才叫美呢”

  顾养养有些遗憾de笑了笑道:“我在山下等你们”,.以她现在de状况,爬山显然是不可能de

  张扬把轮椅停.好,转到她de对面,在她面前蹲下,平视顾养养de双眸道:“你de双腿最近感觉怎样了?”

  “好多了,已经恢复了大部分知觉,前些天,我还试着用双拐下地,虽然走得不远,可是已经开始康复”

  这样de情况早已在张扬de意料之中,他为顾养养de恢复而感到欣慰,轻声道:“这两天我会为你做一次针灸,应该可以加你de康复度”

  在张扬debāng助下,顾养养第一次对康复产生了这样de信心,不知为何,她对张扬de信任近乎盲目,这在她十七岁de青葱生命之中还从未有发生过,水声把她de注意力吸引到水▲面上,一条大红鲤鱼从水池中窜起,顾养养欣xǐ道:“哇好大de鲤鱼”

  张扬从地上捻起一颗小石子,右手食指一曲,石子嗖地一声弹射了出去,正撞击在那条大红鲤鱼de头部,鲤鱼被石子强劲de力道撞晕,◆翻着肚皮,漂在了水面上,张扬来到水池边把鲤鱼给捞了起来,却见顾养养一张俏脸变得有些苍白,这才明白自己de这个马屁拍在了马蹄子上,人家小丫头欣赏de是活蹦乱跳de鲤鱼,她xǐ欢de是鲜活de生命,自己误会她想吃鱼了,张扬有些尴尬de笑了笑道:“不好意思啊”

  顾佳彤de声音从一旁响起:“养养就是这样,心慈手软,自己不杀生,也不xǐ欢看到别人杀生,那条鲤鱼,你不吃,我们还要吃呢”

  顾养养被她这么一说也不好意思de笑了,她崇尚自然,认为自然界de一切生命都有其生存de权力,所以不想看到杀生,不想看到血腥,在过去,她de这种念头尤为强烈,可是现在渐渐明白,她有自己de生活准则,别人也有别人de生活态度,她无权改变别人,不应该因为自己dexǐ好而影响到别人de心情

  顾明建是一个xǐ欢折腾de主儿,他让刘大柱在院子里支起烤架,弄了小半只山羊在院子里烤了起来,这厮是要给三个小姑娘表演他从疆人那里学来de烤全羊,不过水准显然不怎么样,羊肉被他烤de有些地方糊了有些地方还冒着鲜血,最后还是顾佳彤走过去接了过来

  张扬让人在院子里支起了一张桌子,刘大柱很快就把全羊宴摆了上来,张扬特地交代他为不吃肉de顾养养准备了一些素菜,从东江过来de六名贵客和张扬围坐在圆桌前,张扬开了两瓶五粮液,为每人都斟了一杯酒,微笑道:“xiāng下地方比不上大城市,大家将就一点儿”

  张如萍笑道:“这里很好啊,在东江很难找到这么清雅致de地方”

  顾明建道:“真是好地方,来咱们干了这一杯,感谢张扬对我们de盛情款待”众人同声响应

  当晚每个人都敞开了酒量,顾明建是最先喝醉de一个,被人扶着回房睡了,顾养养虽然不喝酒,可是因为身体最弱,也早早离席回房去休息,到最后只剩下张扬和顾佳彤两个人

  看着满满de一桌菜几乎没动多少,顾佳彤不禁笑道:“太浪费了,你们这些当官de,公款吃喝惯了,从不知道珍惜粮食”

  “我算个屁官,跟您老爷子相比,我连个芝麻粒都算不上”

  顾佳彤笑了起来:“**不分大小,不分位置,我爸平时吃饭可是简朴节约得很,他要▲是看到这顿饭,肯定要给你扣上一顶公款吃喝de帽子”

  张扬笑眯眯抿了一口酒,他虽然相信顾允知有可能是个清官,可绝不相信他会做到两袖清风de地步,一个真正de清官首先要做到不循私,看看顾佳彤姐弟◆□两人de做派就知道,他们拥有de一切多数都是仰仗老爷子de身份和声威,在张扬看来,这也是一种变相de贪污,不过在中国de官场之中,这种现象是根本不可能杜绝de,家世本身就是一种无形de财富,就算你不想★★利用,也会有人主动上门bāng你开发

  顾佳彤看到张扬不说话,以为他不服气,继续道:“你这阵子de麻烦,也是有人告你经济有问题”顾佳彤停顿了一下,轻声道:“我虽然不在官场之中,可是官场de事情○我见得很多,为官之人最怕de就是两件事,一个是经济,一个是女人,这两件事也最容易被别人抓到把柄,你以后想要在仕途这条道路上一帆风顺de走下去,这两方面必须要引起重视”

  张扬笑道:“多谢佳彤姐提醒,经济上我不会有什么问题,我从没有做过以权谋私de事情,想要挣钱,我未必需要利用手中de职权,可是女人方面我恐怕管不住自己,你说我要是连xǐ欢别人都不敢,那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

  顾佳彤笑道:“我说不过你,反正啊,你想做官,就得懂得约束自己”她端起那杯酒道:“如同这杯酒,心里明明想喝de不得了,可嘴上却要装出既不情愿de样子,虚伪在任何人de相处之中或许会被人诟病,可是在官场之中,你不懂de虚伪,你就是一个异类”

  张扬端起酒杯跟她碰了碰,很直接de问道:“你觉着咱顾书记虚伪吗?”

  顾佳彤de回答让张扬目瞪口呆:“虚伪他甚至已经忘记了该怎样去扮演一个父亲de角色,现在de他已经完全成为了平海省省委书记,无论在外面在家里,他都变成了那个符号”

  张扬对顾佳彤de坦率暗暗欣赏,其实官场中人,多数都会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一个符号

  顾佳彤道:“你是个异类,我个人认为,你很不适合官场这种地方,偏偏你还在其中混得沾沾自xǐ,自得其乐”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de确,我很享受现在de生活”

  顾佳彤道:“我总觉着你不像是想当官,而是把当官de过程视为了一种冒险,你xǐ欢刺激,你xǐ欢一个又一个de挑战”

  张扬点了点头道:“佳彤姐,你越来越了解我了,其实官场是个最复杂de地方,只有真正de强者才能够在其中生存下来”

  “那要看你de野心有多大,野心越大,你de负担就会越重,压力就会越大,在这样de压力下,终有一**会有崩溃de危险”顾佳彤深深看了张扬一眼道:“别跟我说你没有压力”

  “在别人是压力,在我而言那是动力,我这人性子韧得很,压力越大,非但不会让我折断,反而会激起我强劲de反弹”

  顾佳彤笑道:“就像秋天de老竹?”

  张扬得意de喝了一杯:“那啥……有件事我还没有告sù你呢,假期过后,我会前往京城,担任春阳县驻京办主任”

  顾佳彤小声道:“好大de官儿啊”

  “讽刺我?”

  “谈不上讽刺,不过我总觉着你这么一走,有些政治避难de味道”顾佳彤好看de丹凤眼飞了张扬一下道:“如果你不想去,我可以bāng你活动一下”

  “咱不是说了吗?我这人不xǐ欢欠情,尤其是欠女人情,我怕被人感动,万一感动我就会生出以身相许de念头”

  张扬de这番话在顾佳彤听来充满了**de含义,不知是因为喝酒还是听到这句话de缘故,顾佳彤de脸有些发红,她给张扬斟满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少瞎说八道啊,你怎么就这么上杆子de推销自己,我可是有夫之妇啊”说完这句话顾佳彤内心忽然一阵羞涩,她和张扬de这些对话透着那么一股子打情骂俏de味道

  在顾佳彤de面前,张扬还是表现出相当de收敛,毕竟人家是平海省大老板de千金,可不是能够轻易招惹de,玩笑可以,玩火就不行了,引火烧身de道理张扬在大隋朝那会儿就懂他适时de打了一个哈欠道:“不早了,今晚还是早点儿休息,明天清晨我带你们上山”

  ***********

  第二天清晨,一行人在张扬de带领下向清台山进发,原本顾养养是不打算去de,可张扬主动承担了背她上山de任务,这厮已经不是第一次背人上山了,顾养养de体重还不到九十斤,比起上次背赵红de时候负担要轻许多以他de体力根本不会有任何de问题

  经过方正石de时候,张扬特地介绍了一下,这石头是顾允知当年命名de,马上引起了顾家姐弟de关注,他们每人都在方正石前留了影,准备以后拿回去给老爷子欣赏,连顾养养也在方正石前照了几张相,小妮子原本就明眸皓齿,眉目如画,在这清丽de山水之间,焕发出不事雕琢de青春之美

  张扬已经到青云峰无数次,所以对这里de一草一木已经相当熟悉,而其他人都是第一次前来,对这里de美景都是大为惊艳,之前谁都没有想到在平海北部de贫穷小县居然孕育着一块如此风景如画de宝地

  顾佳彤作为一个商人,眼光和他人不同,她不由得感叹道:“难怪安志远会选择开发清台山旅游为投资de切入点,这里只要开发得当,用不了太久de时间就会成为省内,甚至国内de著名景点,以后de利润不可估量”

  张扬背着顾养养走在她de身边,微笑道:“投资要趁早,顾董事长有兴趣de话也可以过来分一杯羹□,晚了可能连剩饭都吃不到了”

  顾佳彤显然有些累了,停下来弯着腰喘了几口气,顾养养拿出一瓶水递给了她,顾佳彤喝了几口方才道:“现在投资并不合适,你也看到昨晚de山庄了,目前清台山de品牌还没有□打出来,根本没有任何de游客过来,道路也没有修好,现在投钱在这里,等于把自己套在这大山里头了”

  “你真现实,等路修好了,游人来了,你想投资,还有那么便宜de事儿吗?”张扬说完马上就想到了一件事,人家de老爷子是顾允知,平海省de事儿还不是顾允知一句话de事,自己才是白操心呢,看顾佳彤脸上de笑容,就知道人家一定有了确然de把握,顾佳彤是个xǐ欢投资后马上见到利润de人,这决定她并不xǐ欢做长线de投资

  张扬带着他们游览了青云峰de几个主要景点,顺带看了看港方修建de外景基地,在秦清de建议下,安老已经让手下人拆除了当初毫无规划de几栋建筑,现在de外景基地在青云竹海东北方五百米左右de开敞山地上,五十多名工人正在那儿加班工作,外景基地也已经初具规模目前并没有剧组进驻,三位艺术学院de女生不免有些失落,她们原指望能够遇到剧组,向导演自荐演出呢

  陈崇山带着他de大黄狗远远站在石屋前,看到张扬,他微微点了点头,等于打了个招呼,张扬对这位老爷子始终都是很尊敬de,他撇开众人独自来到陈崇山de面前:“陈大爷,最近怎么样?”

  陈崇山淡淡道:“还成,平时没事de时候就去紫霞观找老道士下棋,对了,过两天我就搬到山上去了,这儿太吵,住不惯了”

  张扬知道陈崇山xǐ欢清静,这次搬家多少是因为自己de缘故,有些不好意思de说道:“对不起啊,我当时没有想到会影响到您de正常生活”

  陈崇山笑道:“我早就想搬上去了,离老道士近点,平日里两个老头子在一起也能打发寂寞,对了,最近一段时间怎么没见你过来?”

  张扬这才将他已经不在招商办de事情告sù了陈崇山,陈崇山对张扬de官职变动兴趣并不大,可是听说张扬要前往京城,又想起孙女儿陈雪,他让张扬稍稍等待,回到石屋内把准备带给陈雪de东西拿了出来,另外还有一幅字,是送给他de一位旧友de,地址就在外面包装de报纸上写着

  张扬和陈崇山也算得上是忘年交,这点小事他当然不会推却,微笑道:“陈老伯放心,我一定把这些东西给你送过去”

  陈崇山点了点头道:“京城不比春阳,你为人做事,也要收敛一些”这几天,陈崇山已经不是第一个这么劝张扬de人了

  顾建明一行在春阳逗留两天后离开,他们对张扬de安排和招待还是相当满意de,临行之前,张扬专门找到顾佳彤询问海兰de状况,顾佳彤知道张扬到现在为止仍然无法放开那个女主播,她轻声道:“她de情况我专门问过医院,根据床位大夫所说,她目前de状况下,最好不要遭受刺激,否则她de病情恐怕会进一步加重“顾佳彤停顿了一下道:“也许称不上疾病,◎只是心理上,怎么?你想见见她?”

  张扬摇了摇头,现在海兰对他表现出强烈de抗拒感,假如他出现在海兰de面前,肯定会成为刺激海兰de因素张大官人妙手无双,可是对这种心理上de疾病却是束手无策,◇zhīshìxīnlǐshàng,zěnme?nǐxiǎngjiànjiàntā?”

  zhāngyángyáoleyáotóu,xiànzàihǎilánduìtābiǎoxiànchūqiánglièdekàngjùgǎn,jiǎrútāchūxiànzàihǎilándemiànqián,kěndìnghuìchéngwéicìjīhǎilándeyīnsùzhāngdàguānrénmiàoshǒuwúshuāng,kěshìduìzhèzhǒngxīnlǐshàngdejíbìngquèshìshùshǒuwúcè,看来他不得不暂时选择淡出海兰de视线

  顾佳彤和张扬认识了这么久,对他de心理多少也有了些了解,小声道:“你是不是很想见她?”

  张扬想了想,低声道:“短时间内我还是不要去刺激她了,只要能够知道她平平安安de就已经足够了”

  顾佳彤de目光中流露出欣赏之色,一个真正de男人不但要勇于担当,也要拿得起放得下,张扬显然已经初步合乎这个标准,她向张扬承诺道:“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她”

  **********

  十一过后,张扬终于接到了让他前往春阳驻京办上任de正式任命,江城市当时所辖六县都已经设立了驻京办,并进行了注册和备案,春阳驻京办成立六年,第一任驻京●办主任谢云亭是个光杆司令,一人在京呆了五年,一年5万元经费,在他任职de最后一年,驻京办经费增加到每年20万,办事人员也增加到了三名,县里还专门划拨了七十万de装修款,而就在驻京办蓬勃发展de一年,谢●云亭被查处了贪污问题,如今已经被依法逮捕,过去没有人意识到驻京办是好地方,可谢云亭发生经济案之后,春阳县de领导层才意识到驻京办原来有这么大de油水,虽然意识到油水很大,可是没有人敢在这种时候涉入雷区,因为聪明人都知道,现在所有de部门目光都注意着这里,除非你克己奉公,兢兢业业,稍有风吹草动私心杂念,恐怕就会落入谢云亭de后尘

  而张扬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接受春阳县驻京办de工作de此前张扬已经做过一番调研,他把驻京办de职责确定为5个方面一是迎来送往,例如县领导进京开会、学习,去机场迎送,订酒店,做好前期服务工作;二是县里在京de重大活动,参与组织;三是本县籍人士在京工作学习de,起个联络作用;四是引导在京同xiāng支持家xiāng建设;五是维稳,劝导“非访”(非法上访)人员回家在张扬前往北京上任之前,县长秦清专门向他强调,不要以为驻京办de工作只是一个联络处,随着这些年县里到京de活动增多,随着这些年上访人员de增多,驻京办de工作也变得越来越重要县里之所以突然将活动经费增加到20万元,有一个很重要de原因就是出于维护信访de需要,如今de驻京办,专门有信访局de一名干部负责维稳工作,不过人家不是长期de,每月一换

  虽然江城已经有了直飞北京de航班,可是张扬考虑再三还是选择了坐火车,这厮对飞行有种莫名de恐惧感,认为性命在地上还是自己能够控制de,一旦到了天上就完全交给了别人

  十月五号夜张扬在牛文强、杜宇峰、姜亮、赵伟、王博雄一bāng损友给他见行之后,带着三分酒意登上了北去de列车,按照他de级别原本是享受不了软卧de,可这厮还是弄了张软卧,他原没打算占公家de便宜,按照规定该报多少是多少,多出de部分算他自费因为这次de挫折,张扬对于经济上de事情变得越发de谨慎

  张扬de位置是上铺,包厢里已经有了两名男子,张扬把行李放好,外面又进来了一位二十五六岁de美貌少妇,那少妇显然没有想到同包厢de都是男子,把行李放好之后,出去找乘务员调换车厢,可活动了一通都没有什么结果,临开车de时候又走了回来,她de铺位在张扬对面de下铺,铺床de时候可以看出她de腰身很窈窕,身姿很动人,张扬只是看了一眼,可马上发现那两名男子目光肆无忌惮de钉在那少妇身上,目光中充满灼热和贪婪,张扬不禁皱了皱眉头,麻痹de,这俩货看来不是什么好东西

  除了那两名男子外,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de交流,张扬躺在上铺看了会书,也感到有些疲倦,脱下外衣睡去,不多时车厢内已经静了下来,就在张扬沉睡de时候,忽然听到一声尖叫灯光亮起,那少妇发髻散乱de坐起,一张俏脸涨得通红,羞怒不已de捂着胸口

  张扬也因为她de这声尖叫坐起,看到那两名男子都躺在自己de床铺上,全都装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de样子,那少妇看了看张扬,张扬有些无辜de笑了笑,他一直都在睡觉,什么也没干

  显然那少妇也没有怀疑张扬什么,毕竟他们距离这么远,刚才有人趁着她熟睡,把手伸到她被窝里摸了她一把,三个人中最有嫌疑de就是那名睡在她对面下铺de男子

  张扬低声道:“怎么回事?”

  那少妇咬了咬嘴唇,有些愤怒de看着对面de那名佯装熟睡de男子:“刚才有人摸我……”她de话音刚落,那两名男子也同时坐了起来,下铺de那小子抄着一口蹩脚de普通话:“我说小姐,谁摸你啊?这么一说,我们三个都有嫌疑,有没有搞错,我们都是有身份de人,你没有证据乱说话,小心我起sù你啊”

  那少妇气得眼圈儿都红了,她点了点头,穿上鞋子,出去找乘警

  这边她一出○门,那俩小子就乐了起来,这种事情没凭没据de,就算找乘警过来也没什么用

  张扬起身从上铺走了下来,双目盯住下铺de那小子,盯得那小子有些发毛,怒视张扬道:“你他**看我干什么?”

  张◎扬冷笑道:“就这样de,也他**算男人,你xǐ欢摸,怎么不回家摸你妈去?麻痹de,出来丢人现眼?”

  那小子被张扬骂火了,起身向张扬冲去,没等他完全站起身来,头发已经被张扬一把揪住,狠狠撞击在上铺de床沿,一下就把他撞晕了过去,那小子天旋地转de摔倒在地板上他de那名同伴,不知从哪儿抓了一根钢管,朝着张扬de后脑砸去,张扬听到脑后风声飒然,看都不看,就回手抓去,准确无误de抓住钢管de梢头○,用力一拽,把那家伙从床上拽了下来,抬脚朝着他面门上就是一下,其结果必然是鼻血长流,短时间内两人都丧失了战斗力

  张扬冷冷把钢管扔到地上:“麻痹de,什么玩意儿,俩狗东西只知道欺负女人”
  这时候那名少妇带着一名乘警走了进来,看到眼前de情景都是一愣,张扬笑了笑道:“一个不小心碰到了脑袋,一个从床上摔下来了,跟我没关系”

  乘警一看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一脸严肃道:“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俩小子已经被张扬表现出de勇武和强悍完全震住,一时间竟然不敢说是张扬打了他们,当然也不肯承认是他们两个摸了那女de,乘警问不出什么结果,只能警告后离开,那少妇准备离开这里前往软席de空位,张扬却道:“你不用离开,他们两个要走,是不是啊?”

  那俩小子刚从地上爬起来,充满怨毒de看了张扬一眼,出门在外也是要靠实力de,打不过人家,只能选择低头,其实现在就算张扬不赶他们走,他们也要离开,有这只老虎蹲在这里,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再挨上一顿,谁也不想自讨苦吃啊

  看着他们两个拿着行李灰溜溜de走出包厢,那少妇如释重负de舒了一口气,向张扬露出一个感激de微笑:“谢谢”

  张扬笑道:“应该说谢谢de是我”

  “为什么?”

  “刚才你没有怀疑我,冲着你de这份信任,我也应该谢谢你”

  两人都笑了起来,少妇很爽快de伸出手去:“认识一下,我叫田玲,北京人”

  “张扬,江城春阳d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