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息事宁人】


  在工作组最后的会议上,yáng守义书记指出,如果将张五楼的矿难完全推卸到任县长秦清的身上是不正确的,她只是第一天上任,春阳县的工作还没有来得及接手,如果说责任,应当由自己和上任县长罗景元承担,yáng守义的突然转舵让工作组每一个人感到吃惊,而江城市的领导层也因为yáng守义的突然转变而兴起了波澜

  从黎国正的角度来看,yáng守义的突然转变十有**是和许常德的态度有关,整个事件中,黎国正想置身事外,只要这场矿难风波极快的平息下去,至于事情的处理结果怎样,是否追究秦清的责任都跟tā没有关系,tā想撇清自己,就不能表现出对这件事太多的关注

  许常德从工作组的反馈已经知道事件的影响被压制在最小的范围,这个结果显然是令tā满意的,至于秦清,从心底深处tā还是维护着她的,年轻人犯些急进冒动的错误是难免的,别说秦清,任何人被刚刚派到这个位置上,就要被人推出来承担一个本不属于自己的责任都会心有不甘,想到这一层,tā也就理解了秦清前些天的失常表现,没有人忍心看到自己亲手栽种的小树突然夭折,许常德考虑的比其tā人都要周全一些,yáng守义的突然改变,其中一定有难言的苦衷,不过tā既然能够做出这样的表态,许常德就有了顺水推舟的借口,死亡三人责任本来就不大,责任分担,大家都不回有什么太重的责任,再说了,tā即将前往省城,不想再临走的时候留下什么麻烦可是tā再三考虑之后,秦清在这件事上的不理智还是要给她一个教训,不然别人会说tā袒护自己的部下,许常德最终做出了一个决定,既然秦清缺乏磨练,干脆把她放在春阳继续磨练,团市委书记的职务还是腾出来让tā人去做

  市委领导层中把这件事看得最清楚的是常务副市长李长宇,整个事件中tā始终保持着观望的态度,虽然tā知道张扬已经参予其中,可是tā比任何人都清楚这里面的细节,牵一发而动全身,事情想要得到最稳妥的处理就必须要相关人员全都★做出让步,yáng守义从一开始就将目标指向秦清,是这场风暴没有及时平息下去的根本原因,假如换成是tā,绝不会这样做,越是遇到大事越是不能推脱,只有先把责任顶下来,然后再考虑把责任降低到最小的问题,而y□áng守义显然缺乏一个一把手的基本素质,tā太急于推脱责任,才让事情变得这么错综复杂

  在得知了最终的处理意向之后,李长宇第一时间给张扬打了一个电话,这也是矿难发生之后,李长宇主动打的第一个电话

  张扬接到李长宇电话的时.候显然有些情绪:“李副市长,真是没有想到啊”

  从张扬的语气之中李长宇就听.出tā对自己这些天来坐视不理静观其变的态度不满,呵呵笑了一声道:“张扬,招商办的业务什么时候扩展到了矿区?”

  tā的这句话让张大官人顿时.有些汗颜,的确,是自己多管闲事来着,自己看着秦清被别人欺负,所以才拔刀相助,人家李长宇没义务帮自己掺和进来,想到这里张扬干咳了一声道:“那啥……我不是帮秦县长了解情况吗?”

  李长宇心里暗笑,狗日的,你了解情况,都跟秦清了.解到宾馆房间里去了,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麻痹的,兔崽子连寡妇清都赶上,真是让人艳慕啊李长宇低声提醒■道:“矿难的事情市里面已经有了定论,你不要继续跟着搞风搞雨,这件事最好就此结束,对秦清,对你都好”

  张扬十分关心事情的最后处理结果,tā低声道:“市.里面最后怎么说的?”

  “秦清是◆第一天上任,所以矿难的事情不应该由.她来承担主要责任,扬守成做了深刻检讨,前县长罗景元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张扬大喜过望,.看来杀鸡儆猴的计策果然奏效,tā强忍喜悦道:“也就是说秦清没事了☆?”

  李长宇沉吟了一下方才道:“春阳县的职务不动,不过市里考虑她的工作压力,决定让她从团市委书记的位置上退下来,不过你放心,对她的仕途不会有什么影响”在李长宇看来,这件事许常德起到了作用,许◆常德不会把一个亲手扶植起来的年轻干部就这样抛弃掉秦清的档案中不会留下任何的污点,也就是说短暂的挫折后,她的前途仍然是一片光明

  ********************************◎************************************************************************

  秦清跟随检查组离开春阳的时候还并不知道这件事○************************************************************************

  qínqīnggēnsuíjiǎncházǔlíkāichūnyángdeshíhòuháibìngbúzhīdàozhèjiànshì的处理结果,张扬追到车前:“秦县长”在外人的面前,这厮还是表现出起码的礼貌,没有清姐清姐的乱叫

  秦清轻声道:“什么事?”

  张扬看了看远处的工作组,低声道:“秦县长,我写了点东西你看看”

  秦清接过tā手中的纸条儿,展开一看,却见上面写着——忍一时风平浪静,让三分海阔天空,芳心中不觉一震,明澈而睿智的美眸充满询问的望向张扬,张扬露出一脸阳光灿烂的笑容,安慰她道:“任何事情都会过去,我等着你回来”

  秦清的内心中感到一阵温暖,黑长的睫毛宛如蝴蝶双翅一般颤动了一下,她匆匆转过身向汽车走去

  张扬呆呆看着秦清的倩影,冷不防耳朵被楚嫣然从后面给揪住:“看什么看■,没见过女人?”

  张扬苦笑道:“我说丫tóu,这光天化日,大庭广众的,咱要注意点影响”

  “哼我高兴说,你跟她到底是什么关系?”楚嫣然一脸严肃的问

  张扬嬉皮笑脸道:“工作关▲系”

  “呸,少骗我了你,瞧你这一脸的yin贱样就透着不正常,说,你半夜三的跑她房间里做什么?”

  张扬微微一愣,马上明白,一定是秦清为自己作证的事情传了出去,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老百姓对男女间的这些事儿最感兴趣,关于女县长和这位招商办副主任的绯闻早已传得满城风雨,楚嫣然刚刚来到春阳就听说了这件事

  张扬呵呵笑道:“孤男寡女的守在一个房间内你说能干什么?咱俩又不是没□试过?”

  楚嫣然俏脸一热,啐道:“你少胡说八道,我跟你可什么都没有”

  “我跟她也一样”

  “那是我意志坚定,你倒是想图谋不轨来着”

  “人家秦清的意志不知比你坚定多○少倍,拉倒丫tóu,就你那点意志力,如果不是党在约束我,你早就迫不及待做好为我献身的准备了”

  “流氓”

  “见过我这么彬彬有礼风度翩翩的流氓吗?”

  楚嫣然说不过tā,气得扬起粉嫩的拳tóu在tā胸口上狠狠捶了两记:“我才不管呢,现在你让我心里不舒服了,你就要给我道歉”

  “凭什么啊?我又没做错,合着我一大老爷儿们脸面就这么不值钱?”

  两人这边正耗着呢,安语晨开着一辆北京吉普驶了过来,对宾馆停车场内的红色牧马人自然多留意了一眼,毕竟在县城中很少见到这种级别的吉普车,看到正在和张扬理论的楚嫣然,安语晨不禁皱了皱眉tóu,这厮还真是不省心,春阳这两天风云变换的,tā倒还有心在这里勾引女孩子

  安语晨从车里跳下来,故意咳嗽了两声

  张扬趁机撇下楚嫣然向安语晨迎去,呵呵笑道:“真是贵客啊安小姐找我有事?”

  安语晨点了点tóu道:●“听说你出了点事儿,所以过来看看”

  张扬笑道:“没啥事儿,一些小麻烦,事情已经过去了,多谢安小姐关心”

  安语晨也有些纳闷,过去没见过这厮这么有礼貌啊,敢情今天是转性儿了,还是故意在◎“tīngshuōnǐchūlediǎnshìér,suǒyǐguòláikànkàn”

  zhāngyángxiàodào:“méisháshìér,yīxiēxiǎomáfán,shìqíngyǐjīngguòqùle,duōxièānxiǎojiěguānxīn”

  ānyǔchényěyǒuxiēnàmèn,guòqùméijiànguòzhèsīzhèmeyǒulǐmàoā,gǎnqíngjīntiānshìzhuǎnxìngérle,háishìgùyìzài☆楚嫣然面前的伪装啊,望着楚嫣然充满青春活力的俏脸,安语晨也不禁对这个美丽的女孩儿生出一种欣赏,她看了看张扬,忽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张扬,作为朋友,我有必要提醒你,有些事情还是要注意影响的,就算你自己☆不注意,秦县长也是要注意的,想不到你们内地也这么开放啊”

  张大官人愣了,我靠,这丫tóu怎么莫名其妙来了一句,这不是分明要害人吗?tā瞪大了两眼,死死盯住安语晨,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得罪女人的后果是严重的,张扬咽了口唾沫:“那……啥……我从来没有你这种朋友,说到开放还是你们香港人,你都敢半夜冲到我房里”

  楚嫣然俏脸变得有些白了,顿了顿脚转身向牧马人吉普车走去,安语晨则是一脸奸计得逞的坏笑

  面对这种落井下石的主儿张扬也没有什么办法,想要去追楚嫣然,却被安语晨一把抓住肩膀:“我爷爷下周过来”

  “干我屁事”张大官人忍不住爆粗

  楚嫣然已经发动了吉普车

  安语晨乐呵呵拍了拍tā的肩膀道:“那女孩不错,你配不上人家”

  “我说你有病啊,看不得我跟女人来往?变态”

  “你骂我”

  “懒得理你”张大官人大步流星的向牧马人吉普车追去,在吉普车没开动之前,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楚嫣然也没说话,板着一张小脸,宛如笼上了一层严厉的冰霜

  “真生气了?”

  楚嫣然却哧地一声笑了起来:“生气,我才不会呢,她这样说分明是想让我生气,安志远的孙女?很有性格啊,跟个男孩子似的,她该不会喜欢上你?”

  张扬苦笑道:“大小姐,别玩我啊,那种男人婆喜欢谁谁折寿啊,我看她倒是有可能看上你,听说香港人流行这个”

  楚嫣▲然红着脸儿啐道:“缺德,你这张嘴就是那么缺德”

  张扬道:“我这人就不能说实话,你说我明明是一厚道善良正直无私的热血青年,为什么你们都用带色的眼镜看我?人活到我这份上,也真是莫大的悲哀啊”

  楚嫣然白了tā一眼道:“近期我会让林阿姨过来一趟清台山,看看有没有投资的可能”

  听到投资张扬马上来劲了,毕竟对这厮而言政绩才是最吸引tā的东西,拉到投资就等于拉到了政绩,tā迫不及待道:“只要你能说动她投资,我就给你们争取最优惠的政策”

  楚嫣然笑道:“看你那猴急的样,想要优惠政策我们还不如选在荆山,何必跑到各方面条件都很落后的春阳?”

  “那楚董事长投资就是看在▲咱俩的情分上,真是让我感动啊”

  “少在这跟我虚情假意到经贸委了,下车,我回荆山还有事情呢”

  ********************************************◆********************************************************

  张扬跟楚嫣然道别后走入经贸委大院,这还是矿难事件之后,张扬tóu一次来到这里○,途中遇到的经贸委干部职工无不对这位招商办的副主任行注目礼,人家小张主任那可不是一般的强悍,姑且不论重伤了四名矿工家属,单单是坏了任女县长,贞洁烈女寡妇清的清誉就已经名震春阳,应该说那不是春阳,是名震◎江城

  张扬刚刚回到办公室,于小冬就过来汇报工作,她还是有相当的工作能力的,自从那天秦清说过着眼于长远,规划开发清台山景区之后,张扬就布置她征集相关专家的意见,拿出一个初步的开发方案,于小冬现在已经准备了不少的资料,听说张扬回来,把资料全都送了过来

  张扬看着那厚厚的一沓资料,不由得有些tóu大,干咳了一声道:“那啥……还是等具体规划方案出来以后再说,这么多资料,我也理不出什么tóu绪”

  于小冬笑了起来,她知道这位小张主任对于细节从来都不是那么重视,她收起资料:“对了,上次给港方修建外景基地的林成武来过好多次了,tā申请工程尾款,sòng主任也过来说了一声,张主任你看……”

  张扬皱了皱眉tóu,想不到林成武拐弯抹角找到了sòng树诚,这两个人在tā心中都是极不受tā待见的,张扬淡淡道:“既然sòng主任发话了,那就再给tā百分之十,剩下的钱以后再说,安老下周要来春阳,提前做好接待准备工作”

  “张主任放心”

  张扬笑道:“我可不是什么张主任,我跟你一样,都是副主任”说话的时候经贸委主任赵成德走了进来,于小冬知道tā们两人有话要谈,识趣的退了出去

  张扬请赵成德在沙发上做了,给tā上了一支烟,赵成德道:“张主任,我想打听一个事儿,咱们县里最近会有什么变动吗?”赵成德和张扬的关系不错,所以也就没拐弯抹角,身为经贸委主任tā也关心县里的干部调整问题,张扬和李长宇的特殊关系,让周围人都相信,tā会早一步知道市里的最终决定

  张扬道:“我听说应该不会有什么变动”

  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在赵成德的内心中激起千层浪,张扬这句话的意思就是,县里的领导班子十有**不会受到这次矿难事件的影响也就是说秦清还会是春阳县的县长,现如今春阳已经无人不知张扬和女县长秦清之间的关系,秦清为了证明tā的无辜,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清誉为tā做了不在场的证词,两人的关系毋庸置疑,而张扬在矿难事发现场为了维护秦清而做出的种种疯狂举动已经证明,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越了同事和上下级,秦清只要在春阳县县长的位置上干下去,小张主任的仕途那肯定是一帆风顺在赵成德而言,这就是一个简单的站队问题,虽说tā想站到县委书记yáng守义的队列中,可是人家不给tā这个机会,所以tā只能选择站在县长秦清的队列中,选择秦清就等于选择张扬,选择张扬就等于选择了远在江城的李长宇

  赵成德心领神会的点了点tóu:“张扬啊,听说你的车被人撞坏了,咱们经贸委车子不少,刚好还有辆闲置的桑塔纳,最近你们招商办的接待工作不少,你先拿去用”说着赵成德就把汽车的钥匙放在了桌上,人家这才叫会做事

  张扬对赵成德还是一直抱有好感的,事实上对能够站在tā立场的人,tā都抱有好感,张扬也清楚,自己只不过是个招商办主任,还属于经贸委统管,作为经贸委主任的赵成德没理由倒过来讨好一个下属,其原因就是人家看到了自己的潜力,在这一点上,tā和王博雄拥有同样的眼光,却不知tā有没有像王博雄一样的运气

  *****************************************************************************************************

  说是闲置车辆,其实刚买不久,张扬让梁在和帮着自己检查了一下车子的性能,上去试了试,跟tā那辆老掉牙的北京吉普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梁在和这段时间也琢磨出了点东西,在招商办,在经贸委,甚至在整个春阳,小张主任都是拥有着相当实力的,自己过去的靠山sòng树诚现在显然处于相当尴尬的境地,招商办的权力已经基本上被架空,经贸委又轮不到tā指手画脚,梁在和甚至后悔当时为什么要跟着sòng树诚从税务局出来,和tā同样后悔的还有康国强,康国强比tā还要郁闷,梁在和原本就是个司机,大不了还是开车,可康国强现在根本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无论是赵成德还是张扬都不待见tā,所以这厮很心急,想出两个办法,一是从经贸委跳出去,一是尽快改善和张扬的关系,从经贸委跳出去放眼整个春阳,也没有合适tā呆的地方,返回税务局tā也想过,可是好马不吃回tóu草,想想自己过去得罪过这么多的人,也就断了那个念想,于是就只有一条路可选了

  康国强也明白,自己想约张扬出来,人○家肯定不会给tā这个脸面,于是tā想办法找到了一个中间人,这个中间人就是赵伟,赵伟的博伟汽修厂曾经在税务上求tā帮过忙,所以说这春阳县很小,低tóu抬tóu都是熟人

  如果是别人说不定张扬会拒○绝,可赵伟喊tā,tā实在抹不开这面子

  当晚除了张扬以外,赵伟也把杜宇峰、姜亮、王博雄几个请了过来,一是为了帮康国强说情,二是为了庆贺下张扬的麻烦过去,谁都知道最近矿难事件把张扬弄得有些灰tóu土脸,如果不是秦清作证,火葬场那件纵火案这厮肯定不容易摆脱嫌疑

  牛文强不用请,人家本来就是金凯越的老板,本来哥几个过来,tā从来都是主动安排的,可是有了康国强掏钱,tā也乐得旁观

  一群人在包间里坐下便热热闹闹的聊了起来,反倒把康国强晾在了一边,大家入席之后,这才好了一些,赵伟故意把张扬和康国强安排在一起做,共同饮了三杯之后,康国强主动找上张扬:“张主任,我敬你一杯”论级别论年龄tā都比张扬大出一截,换在过去,这种话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来的,不过这样在众人面前表现,已经等于向张扬认输

  张扬场面上的事情一直都还是过得去的,赵伟喊tā过来,tā就已经做好了原谅康国强的准备,再说了,张大官人的胸襟从来都是博大的,tā还不至于到和康国强这种小人一般计较的地步,微笑道:“康副主任客气了,坐在一起就是自己人,来,干杯”张扬干脆利索的跟tā干了一杯,不过tā打定了主意,康国强这种人tā至多不再追究,想要成为自己人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原因很简单,这人的档次太低,入不得张大官人的法眼

  看到张扬如此痛快,赵伟不禁笑了起来,tā端起酒杯道:“来来,咱们一起再喝一杯”

  王博雄笑道:“伟今天很活跃啊,跟平时喝酒时候的滑tóu,判若两人”

  牛文强嘿嘿笑道:“一定有喜事儿,说说看,是要高升了,还是找着小情人了?”

  赵伟瞪了tā一眼道:“你觉着大家都跟你一个毛病”

  姜亮抿了一口酒道:“我上周倒是看有人带着一小姑娘逛街来着?学驾驶的?你老婆不知道?”

  赵伟一张脸红了起来:“麻痹都有毛病,合着我跟一女人走在一起就是有暧昧?”

  姜亮咧着嘴笑道:“走在一起不一定有暧昧,走在一起手牵手,这就不好说了,我看那孩子不大,还没成年?”

  一群人哄笑起来,杜宇峰笑着在赵伟肩膀上一拍道:“我靠,你还真舍得下手,小心我把你弄起来”

  赵伟拱手讨饶道:“大爷,你们都是我大爷,咱话可不能乱说,我还是一要求上进的年轻干部,你们给我扣上这么一生活作风有问题的帽子,我以后还有什么仕途可言”

  牛文强口没遮拦道:“你怕个鸟,看看人家张扬……”说到这里tā也觉着失言了,拿起酒杯咕嘟一口灌了下去:“呃……哥几个吃好喝好”

  张扬看着tā冷笑

  牛文强苦笑道:“我说小张主任,咱能不这么笑吗?哥看着瘆得慌”

  张扬倒了满满两茶杯白酒:“哥,我就喜欢你口无遮拦,那啥,反正我也没结婚,你说我,我高兴着呢,再说了,我有点生活作风问题也不影响进步,咱俩干了这一杯”

  一群人齐声叫好

  牛文强双眼一瞪:“我还怕你不成干”

  两人在众人的喝彩声中干了一杯,酒桌上的气氛也达到了最高点,这时候一名服务小姐走了过来,附在牛文强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牛文强点点tóu,苦笑道:“得,张扬你坑我,隔壁教育系统的几个人吃饭,我还得去敬酒,这酒店的生意真tā**不好干”tā望向赵伟道:“你姐夫也来了,一起去?”

  赵伟摇了摇tóu道:“我不去了,省的彼此看着不自在”

  牛文强起身走了,张扬听出了弦外之音,低声道:“怎么回事儿?”

  赵伟叹了口气:“麻痹的,不说也罢,最近正跟我姐暗战呢,也不知为啥,两口子闹着要离婚”

  杜宇峰道:“肯定是外遇”

  赵伟蹬着眼睛骂道:“你tā**才外遇呢,就是一张破嘴”

  “靠,你骂谁啊”俩老同学掐起来还真不含糊

  张扬笑道:“哥几个,党教育我们要团结友爱,对待同志要春天般的温暖,你们瞧瞧,你们瞧瞧,都弄得跟烧鸡公似的至于吗?”

  杜宇峰和赵伟是老铁,骂归骂,也不能真掐起来,这当儿牛文强慌慌张张跑进来了:“伟,你姐找来了,这事儿麻烦了”

  赵伟愣了:“你把话说清楚,到底怎么个意思?”

  门外已经响起吵闹声,赵伟一个箭步窜了出去,tā听出是姐姐的声音,张扬几个害怕出事,也跟了出去

  隔壁包间内,sòng思德狼狈不堪的站在那里,被淋了一脸一身的酒水,赵红冷冷☆站在tā的对面包间内都是春阳县教育系统的几个,气氛相当的尴尬,张扬留意到,其中还有一个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年轻女人,脸色也是极其苍白,目光显得十分的惶恐

  sòng思德怒吼道:“你来到这里发什么疯◆□?”

  赵红冷冷道:“你心里明白,明天我跟你法院见”

  赵伟来到赵红身边,挽住她的手臂道:“姐,怎么了?”

  赵红一言不发转身向外面走去,张扬和牛文强慌忙分开给她让出道路,赵红○越走越快,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忽然坐了下去,低声啜泣起来

  赵伟最疼的就是姐姐,一双眼睛登时就红了,tā一转身就像上面冲去,被牛文强一把给抱住,赵伟怒吼道:“滚蛋,麻痹的,tā敢欺负我姐”

  杜宇峰和姜亮也冲了出来,看到眼前的情景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也知道闹大不好,好说歹说劝赵伟先把姐姐送回家再说

  sòng思德那桌人也被这一搅合失去了吃饭的兴致,紧接着就离开了张扬几个也没有了喝酒的兴致,康国强把账结了,牛文强原本也没打算跟tā客气,象征性的打了个九折,就把这厮打发走了

  **********************************************◆*******************************************************

  王博雄倒是和张扬有几句话说,搭着张扬的顺风车,毕竟是刚到税务局,tā做人保持低○调,并没有让司机接送,还不如张扬这个招商办的副主任够派

  “康国强那个人在税务局的口碑很差,跟tā打交道,一定要小心”

  张扬笑道:“我没答应tā什么,以后不难为tā就算很给tā面子了”

  王博雄想想,春阳县的范围内,能惹了这厮的人的确不多,也不禁会心的笑了起来,tā摇下窗口,点燃香烟,用力抽了一口道:“秦县长没事了?”

  对王博雄,张扬从来都不打算隐瞒什么:“矿难的事情本来跟她就没多大关系,第一天上任就让她当替罪羊,这些人也太狠了点”

  王博雄笑道:“这件事倒没什么可说,按照干部问责条例,原本就该承担一些责任,只能怪运气不好不过,这件事会让她的仕途受到不小的挫折”

  张扬低声道:“其实这件矿难,从一开始我并不建议她认真的查下去,我发现这起矿难从上到下存在着一张相当大的网,触动一个就等于触动全体,如果将这件事全都揭开,对每个人都没有好处”这厮能够说出这样的话,逐渐这段时间的官场修炼已经让tā提升了不少

  王博雄并不想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多年的为官经验已经让tā察觉到这件事的微妙之处,连秦清都抗拒不了,tā现在的位置是不适合去评论的,然而作为张扬进入官场的良师益友,tā还是有责任要提醒一句:“真相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否平衡各方面的利益”

  张扬深有同感的点了点tóu,就算找遇难矿工的家属出来,恐怕tā们也不会说出实情的,因为tā们已经在利益的面前迷失了自我,于是张大官人就感觉到了钱的重要性,在这个时代,原来金钱和权力是缺一不可的

  王博雄低声道:“安老的投资项目很重要,做好这件事,你的前途很远大”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tā的前程其实和安老的投资联系的并没有别人想象中那么紧密,这时候电话忽然响了,张扬拿起电话,却是母亲徐立华打来的,她显得相当的惊慌:“张扬,你在哪里?你苏大娘忽然心口痛,你……”

  张扬吃了一惊,大声道:“妈,你别慌,我马上就到,先别动她”

  王博雄听到张扬有事,指了指一旁道:“这里放下我就行,走两步就到家了”

  张扬顾不上跟tā客气,放下tā之后马上开车向薇园驶去

  *****************************************************************************************************

  苏老太现在对张扬的医术已经到了迷信的地步,徐立华原本打算送她去医院的,可老太太说什么也不愿意,她只相信张扬,徐立华只能给张扬打了个电话,幸好张扬距离薇园本来就不远,来到苏老太家中,为老太太诊脉之后,发现她也没有什么大病,这才放下心来,扎了几针,哄着老太太上床去睡了,这才回到母亲身边

  母子两人来到客厅的沙发上坐下,徐立华深有感触道:“老太太生性要强,可总这样一个人住也不是办法,我又不能日日夜夜守着她,年纪又大了,万一有什么闪失,你说该怎么办?”

  张扬想起李长宇老婆朱红梅那个势利模样,不禁叹了口气道:“她弟媳妇的确不好对付,与其让老太太过去受气,还不如留在这里过得舒心,妈,要不我再找个人晚上陪她?”

  徐立华摇了摇tóu道:“她不答应的,这两天我会让小静过来,反正她也放暑假了,只等着去东江师范大学开学报到”

  张扬笑了起来:“小丫tóu现在一定很逍遥自在了”

  “三儿,你妹妹的事情多亏你了”

  张扬笑道:“妈,咱们一家人,您跟我客气什么?”

  徐立华望着儿子坚毅英武的面庞,心中感到一阵欣慰,这段时间以来,tā变得越来越成熟,已经从过去的那个青涩少年变成了一个真正有担当的男子汉

  “家里怎么样?”面对徐立华,张扬还是始终无法进入儿子的角色

  徐立华点了点tóu道:“很好”然后就是沉默,因为她知道张扬不喜欢听到赵铁生父子的事情

  张扬打开手包拿出一千块钱递给她,徐立华慌忙摆手:“不用,家里不缺钱,你自己留着,多存点钱,以后还要找女朋友,还要娶媳妇”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强行把钱塞到徐立华的手中:“我不差这点儿,再说了,找女朋友,娶老婆未必需要用钱,我要的是对方的真心,而不是看上了我的金钱”

  徐立华轻声道:“你和那个左晓晴怎样了?”徐立华之前见过左晓晴一次,对那女孩儿的印象相当的好,再加上苏老太没事陪她唠嗑的时候总是提起张扬和左晓晴的事情,所以徐立华以为tā们两个一直在处着对象

  张扬笑道:“妈,你什么时候也变得那么八卦啊?就凭你儿子☆这高大威猛玉树临风风流倜傥的样子还愁找不到老婆吗?”

  徐立华笑着握住儿子的大手,轻轻拍了拍:“妈信,不过,有一点你要记着,一定要善待对你好的女孩子,千万不要伤害人家,要知道一个人把心掏给别人▲那需要多大的勇气”

  张扬微微愣了愣,母亲的话让tā忽然想起了什么,前世的经历让tā和多数人有着不同的人生观,在感情的问题上,tā只会考虑两情相悦,而不会考虑多的其tā,徐立华的这句话第一次让tā认识到,也许应该去注意别人的感受,正如海兰,又如左晓晴,她们所做出抉择的背后,究竟流下过多少的泪水

  张扬低声道:“妈,你放心,我会善待每一个对我好的女孩子”这句话既是向徐立华说,又像是对自己说

  徐立华的表情却显得有些错愕,每一个?这儿子也太博爱了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