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祸从天降】(中)


  秦清咬了咬嘴唇,正在她准备离去de时候,忽然一个凄厉de声音叫道:“她是县长,就是她害死了我de儿子”

  秦清惊呆了,她想不到有人会认出她,想不到有人会这样说,一百多名悲恸大哭de遇难者家shǔ一个个把目光聚集到秦清de身上,已经有人率先向秦清冲了过去

  秦清脸色苍白,局势de变幻已经出了她de想象,这些遇难家shǔ悲愤de情绪早就chù于即将决堤de状态,刚才de那句话无疑为他们悲愤de情绪打开了一个缺口,所有人de愤怒都朝向了这位无辜de女县长

  如同面对汹涌而来de洪水,又如面临从天而降de雪崩,秦清de俏脸上流露出苍白无助de神情,不知是谁率先扔出了石块,砸在秦清de额头上,让她感到眩晕,然后一缕热流顺着她de额头留下

  秦清感到周围de世界旋转了起来,然后感觉到身体轻盈de像一片羽毛在飞

  张扬留意到这边de状况时,.秦清已经被愤怒de潮水所包围,张扬怒吼着冲了上去,他抓起一名男子,一拳把他打翻在地,然后不顾一切de冲了进去,在雨点般密集de拳脚中找到了秦清,用坚实de肩背护住秦清de身子秦清de手紧紧抓住张扬de臂膀,内心中忽然有种从未有过de酸楚与感动

  *******************************************************************************◎***********************

  县委书记杨守义默默看着远方.de情景,唇角流露出一丝残酷de笑意:“开车”

  张大官人可以单挑四十三名.彪悍de下清河村民,可是面对情◎绪悲愤de一百多名遇难者家shǔ却有些束手无策,如果是他自己,或许可以轻易突出重围,可是他要在疯狂de人qún中保护秦清,避免她受到伤害雨点般de拳脚落在张扬de身体上,这厮虽然méi有修炼成护体罡气,可运内力于体表,利用暗劲反震这些人de拳脚还是可以做到de

  现场一片混乱,竟然有人拿着铁棍趁机对着张扬.de脑部猛击,张扬脑袋上被人猛来这么一下,不由得有些愣了,麻痹de,这他**谁啊?也太狠了张扬转过头去,一名身材魁梧de汉子拿起钢管照着他de脑袋又是一下,张扬死死盯住他de面孔,牢牢将他de样子记在心里

  这时候在远chù维持秩序de田斌才带着十多名警.察赶到,可是现场不断▲有围观deqún众加入战团,围攻张扬和秦清de人数已经达到了二百多人

  一声清脆de枪声响起,田斌看到混乱de情况已.经不受控制,只能选择鸣枪示警,枪声对疯狂de人们起到了震慑性de作用,邵卫☆★江又调拨了二十名警力过来,终于将人qún成***驱散

  所有人de目光.都聚集在中心,张扬一动不动de趴在秦清身上,用自己de身体帮助秦清挡住了这如同暴风骤雨de攻击,刚才de攻击场面每个人都□看de清清楚楚,现在开始意识到这件事de性质变得越发严重了,张扬de手臂动了动,他慢慢从秦清de身上移开,然后抱起已经晕厥过去de秦清,秦清de苍白de俏脸上沾满了殷红色de鲜血,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

  包括田斌在内de所有人都深深震惊了,这厮什么人啊?打不死de小强

  急救队抬着担架快步跑了过去,张扬轻轻把秦清放在担架上,秦清眼前de世界纯然一色,她感觉自己在不断de上升,似乎要飘离这个世界,她de手仍然紧紧抓住张扬de手臂,这世界中她似乎看到了张扬de身影,张扬轻轻拍了拍她de手背,把她de手放在担架上,目光流露出温暖和怜惜,他直起身,目光逐一从人qún之中扫过,现场忽然变得死一样de寂静,张扬终于找到了那名用钢管袭击他de男人,唇角露出一丝冷笑,每个人都感受到他笑容中隐藏de森森杀意

  那名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和身边de三人开始向后退缩

  接下来de◆情景让在场de所有人都深深震惊了,张大官人宛如猛虎下山般冲入人qún,两名试图拦住他de警察被他干脆利落de放倒在地,人qún四散逃去,张扬de目光锁定了那名男子,四名想要逃离de男子看到张扬气势汹汹□de冲了上来,估计是无法逃离,索性向张扬迎了过来,那名刚才用钢管袭击张扬de男子挥动钢管向他de头顶,张扬一把就将钢管夺了过去,怒吼道:“我**妈”钢管狠狠落在那厮de头顶砸得那男子仰头就倒在了地上,张大官人是动了真怒,下手之狠辣前所未有,不过他也知道不能伤了这帮杂碎de性命,转眼之间四名壮汉都被他放到在地,张扬正要继续施暴de时候,听到田斌威严de声音:“住手”

  张扬慢慢回过头去,却见田斌举着手枪对准了自己,他缓缓点了点头道:“你他**居然拿枪口对准我?”

  田斌面色铁青,怒吼道:“身为国家干部,你眼中还有méi有国家法纪?”

  张扬把染血de钢管仍在之上,指着地上痛苦哀嚎de四名壮汉道:“我敢断定,这几个狗日de全都不是什么遇难者家shǔ”他一步步走向田斌,冷酷de目光让素来沉稳de田斌内心不禁一慌,田斌在同龄人中很少遇到能够在气势上完全压制住自己de,而张扬恰恰就是那一个,论家世论地位无论哪一样田斌都要胜出这厮无数倍,可是不知为何,在张扬de面前他竟然感到一种被压迫de窒息感张扬盯住田斌一字一句道:“你给我记住,下次再敢用枪指我,后果自负”

  江▲城胆敢公然恐吓田斌de,张扬是第一个

  田斌唇角de肌肉不由自主de抽搐了一下,他望着地面上哀嚎de四名男子,大声道:“验伤”这句话等于告诉张扬,你他**给我等着,单单是今天你殴打qún众就已○经够chù分了,看这四名男子de样子似乎都伤de不轻,搞不好会构成伤害罪,你丫de得瑟什么?冲动是魔鬼,搞不好你狗日de仕途之路从此断送,谁让你冲动来着

  秦清苏醒后第一件事就是从人qún中寻找张扬de身影,看到张扬高大de身影终于出现在自己面前de时候,她从心底忽然感到一阵温暖和踏实,秦清意识到这是一种安全感,她清楚de记得,在暴风骤雨de袭击中,是张扬用有力de臂膀抱住她,用身体为她挡住了这场灾难,联想起之前de种种,秦清甚至产生张扬就是上苍派来挽救自己de那一个

  张扬de脸上有着不少淤青de痕迹,还有几chù不同程度de血痕,虽然他méi有受到内伤,可是些许de皮肉伤痕还是免不了de

  秦清de脸色苍白,目光却异常坚定

  张扬de笑容依旧阳光灿烂:“méi事了”轻描淡写de一句话,却让秦清眼圈儿一红,她害怕被张扬看到自己de失态,慌忙垂下头去,低声道◇:“带我离开这里”

  *************************************************************************************☆◇:“带我离开这里”

  *************************************************************:“dàiwǒlíkāizhèlǐ”

  ****************************************************************************************************

  杨守义坐在办公室内,面前de烟灰缸中已经放了五六个烟蒂,他de本意是给秦清一个教训,可是却méi有想到事态de发展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他弟弟扬守成派去混杂在人q◎ún挑事de几个地痞全都被张扬打得重伤,邵卫江脸上de表情也是极其沉重:“杨书记,根据验伤结果,那四名qún众全都有不同程度de骨折现象,有一个还出现昏迷,已经被送往医院抢救了”

  杨守义用力●摁灭了烟头,心中默默地想:“这是你自己给我惩治你de机会啊,年轻人,终究还是冲动”

  邵卫江低声问:“你看这件事应该怎么chù理?”

  “该怎么chù理就怎么chù理”

  邵卫江明白杨守义这是要对付张扬了,他甚至已经预想到张扬黯淡de下场,虽然张扬是国家干部,可是他把四人全都打成了重伤害,无论事情de起因如何,最终导致de结果显然是对他不利de,无论杨守义是不是蓄谋报复,单单是秉公chù理就已经够张扬好好喝一壶de了

  杨守义de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激动:“对干部队伍中de害qún之马绝对不能姑息,他这样de作为给党抹黑,给社会造成了多少不良de影响,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现在是社会主义,我们是法治国家”

  邵卫江心情沉重de点了点头,凭心而论,在目睹今天事情de整个过程之后,他内心de天平是偏向张扬和秦清一方de,从杨守义de种种表现,明眼人都可以看出这场矿难de黑锅恐怕要由秦清来承担了,虽然秦清只不过到任一天,可根据干部惩罚条例,秦清显然要充当这个责任人,而张扬是无辜,这件事原本跟他méi有一丝一毫de关系,他冲入人qún救出秦清,这样de勇气不是每一个人都有de,邵卫江也不能不佩服他de勇气,可张扬却méi有控制住自己de愤怒,最后才导致了现在de局面,邵卫江是真de为他感到惋惜,估计这次这小子恐怕连党籍都保不住了他忽然又想起了李长宇,不知这位远在江城de常务副市长会不会一如既往de为张扬出头呢?

  *****************************************************************************************************

  秦清拒绝了把她送往医院de建议,而是坐着张扬de吉普车回到了宾馆,换下染满鲜血de衣服,她de头脑已经完全恢复了冷静,从刚才de现场情况来看,遇难者de家shǔ很多,这件事背后或许还藏着很深de玄机,看来这个责任需要她来承担了,秦清并méi有感到沮丧,可是她心中感到不服气,她可以不干这个春阳县长,可是事情绝不能这样不明不白de算了秦清下定决心,哪怕是她只有一天de在任时间,她都要查清这件事,让死者瞑目,让生者得到安慰

  房门被轻轻敲响,秦清警惕道:“谁?”

  “我”门外传来张扬de声音

  秦清坚毅de眼神瞬间柔软了许多,她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这才拉开了房门

  张扬带着一个研钵走了进来,研钵内放着一些刚刚研磨好de绿色药膏,散发着浓烈de药草味道,这厮de脸上虽然有不少de伤痕,可是看起来非但méi有显得狼狈,反而像个骄傲de将军

  秦清望着他手中de东西诧异道:“什么?”

  张扬笑道:“我配了一些药膏,可以避免留下疤痕,让我看看你de伤口”

  女人最重视de就是自己de容貌,即便睿智如秦清也不能免俗,她de额头上被石头砸中,虽然不用缝合,可据说难免要留下疤痕,秦清在心中还是有些闷闷不乐de,对张扬她已经生出一种难以形容de信赖感,轻轻点了点头,唇角难得de现出一丝迷人de笑靥,虽然只是想婉转de表达欣慰de意思,可在张扬de眼中却无疑极具诱惑de

  他让秦清在床上坐好,为她解开额头de纱布,将绿色药膏均匀地涂抹在秦清de额头上,秦清感到创口chù一阵沁凉de感觉,疼痛顿时减轻了许多,她知道张扬表面上玩世不恭,可实际上拥有着一身出神入化de医技两人de目光相遇,秦清轻轻咬了咬嘴唇,小声道:“谢谢”她明白今天张扬为她所做de一切绝非是为了巴结她这个春阳县长,在那种情况下,能够用生命和**去捍卫自己保护自己,那是一种怎样de勇气和气概,一声谢谢显然是不够d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