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有钱不是万能的】


  那人呵呵笑了一声:“小子, 你很嚣张啊”

  张扬也看出来了,人家分明是主动挑事的,这黑山子乡敢跟自己当面较真的还真bú多,张扬正在考虑是bú是要给他点教训的时候,这青年先向他出手了,他挥手向张扬推去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张扬从他起手的架势,和双脚的站位就已经看出,敢情这厮是个高手啊

  对方出手的度开始很慢,可是距离张扬还有两寸左右的时候右肩微沉,腰胯一拧猛然发力张扬做了一个bú显眼的沉肩动作,向后一缩,卸去了多方手上大部分的力量,左手一个反切搭在对方的臂膀上,右拳向他的下颌击去

  青年人左手摊开,挡在喉头前抵住张扬的拳头,膝盖顶向张扬的小腹,他的这几次出手全都是近身搏击,而且融入了内家拳的内劲,张扬用腿挡住他的膝盖,身体向前倾斜,以右肩撞击在他的胸口,同时双手猛然发力,青年人再也无法化解张扬一连串的动作,身体蹬蹬蹬向后退了七八步方才站稳了,虽然如此,已经十分难得,他的目光中流露出惊愕和愤怒混杂的神情,正要再度冲上去,忽然听到一个沉稳的声音道:“fù生,住手”

  一名身穿灰色中山装的中年男子从后方走了过来,他向张扬抱拳道:“这位小兄弟◆,真是bú好意思,我徒弟bú懂事,多有得罪”

  张扬看到人家上来就给自.己道歉,自然也要表现出一定的风度,微笑道:“你徒弟***夫bú错啊”,心中对这名中年人bú由得高看了一眼,他的徒弟都有这☆样的水准,想必师父一定厉害了,看来这黑山子乡还真是卧虎藏龙啊

  孙满囤看到发生了争执,慌忙跑.了过来,站在两人身边道:“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他把张扬和那名中年人介绍给对方,原来那名中年人叫梁百川,是春阳西楼乡人,在春阳开了一间百川武校,也是江城形意拳协会的会长,在江城武学界可是大大的有名,刚才那名挑事的年轻人是他的徒弟严fù生

  张扬暗想自己没怎么得罪过.这两位,怎么严fù生上来就对自己出手啊

  梁百川看了看吉普车瘪瘪的四条轮胎,马上变得.脸色铁青,他怒视严fù生道:“是你干的吗?”

  严fù生摇了摇头,脸上露出惶恐之色,他们这些学.武的师门规矩很严,假如敢做这种事情,一定会遭到师父的严惩

  张扬也没有跟他们过bú去的念想,知道像梁百.川这种武林知名人士手下弟子众多,如果跟他结下梁子,恐怕以后会麻烦bú断,咱张大官人毕竟是体制中人,总bú能三天两头跟人打架bú是?

  楚嫣然却是bú.依bú饶,她指着严fù生道:“我看车胎就是你给扎的,鬼鬼祟祟一看就bú是什么好东西”

  严fù生的面孔涨红了:“我没干”

  梁百川最清楚自□己这个徒弟的脾气,严fù生虽然性情急躁了一些,可是为人十分诚实,既然他说没做,就一定没做过,他微笑道:“这位小姑娘,我相信fù生的人品,这种鸡鸣狗盗的下作事他bú会做”

  楚嫣然冷冷道:“你是●他师父当然像着他说话,说bú定是你们串通一气干得”

  这么一说,梁百川的脸色也有些bú好看了,这时候从房内又出来了四名青年汉子,全都是梁百川的徒弟,楚嫣然刚才的话刚巧bèi他们听到,这些人自然bú能容忍有人侮辱他们的师父,一个个愤然上前把张扬和楚嫣然围了起来

  张扬虽然bú想惹事,可也从来都bú是个怕事的主儿,看到这帮人气势汹汹的围了上来,脸上的笑容也顿时隐去,目光也变得冷漠起来

  梁百川怒道:“干什么?都给我滚蛋,这儿有你们事情吗?”

  五名徒弟全都耷拉下了脑袋,房间内又出来一位中年人,看着年纪有五十多岁,比梁百川还要大一些,搞清了事情的起因,bú禁笑道:“这●位小兄弟,我可以帮着他们证明,他们绝bú会这么做”

  楚嫣然bú屑的看了他一眼道:“你帮着证明?你有资格吗?”

  中年人bèi她抢白的有些尴尬,笑了笑道:“我们学武之人最厌恶的就是做这☆种下作的事情,平时师父对我们的要求都很严格,这种事情我们绝bú会做我想一定是误会”

  孙满囤凑了上来,满脸笑容道:“祝乡长您怎么也出来了?”

  张扬愣了愣,孙满囤向他介绍道:“这位是西楼乡的祝乡长”

  张扬的脑子里迅运转起来,他忽然想起王博雄临行前说过,接替他位置的是西楼乡乡长祝庆民,我靠,bú会这么巧,祝庆民居然跑到这里吃驴肉,而且还是位武林中人,麻痹的咋什么巧事都让我遇到了呢

  祝庆民知道张扬的身份之后,也是满脸笑容,他已经接到了县里组织部的通知,西楼乡的工作也已经完全交代清楚,这两天就要到黑山子上任,梁百川是他形意拳的师父,这帮师兄弟闹着让他请客,祝庆民一口应承下来,黑山子清台山庄的驴肉极有名气,所以经人提议就来到了这儿,谁想到遇到了这档子事

  张扬知道祝庆民的身份之后,自然打消了继续追究下去的念头,笑了笑道:“算了,既然是误会,给大家添麻烦了”

  楚嫣然还想追究,却bèi张扬拖着向外走去

  祝庆民到底是政府里的,心思比别人要缜密许多,他搭着严fù生的肩膀,低声问:“五师弟,怎么回事儿?”

  严fù生红着脸道:“反正bú是我干的”

  祝庆民从他这句话中已经听出,就算严fù生没干,他一定也知道是谁干的他也bú好继续追问,劝几位师兄弟、师父回去继续喝酒

  张扬经过那几辆小汽车前,楚嫣然愤怒的甩开他手臂道:“一定是他们干的,你怎么搞得,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怕事儿?”

  “我bú是怕事儿,咱bú是没证据吗?”张扬说话的时候目光忽然落在那辆丰田佳美上,脑海中忽然出现了一个名字——刁德志,bú错,上次因为在电视台对海兰出言bú逊bèi他狠狠教训了一顿的那个农民企业家,当时张扬砸他车的时候就是这辆,张扬又想起祝庆民从西楼乡来,刁德志的酒厂也开在西楼乡,几件事联系在了一起,越想这件事越是蹊跷,张扬一把拉住楚嫣然,转身向里面走去,楚嫣然生气道:“干什么?”

  ******************************************************************************************************

  张扬猜得没错,祝庆民他们来这里吃饭正是刁德志安排的,刁德志也在里面坐着,自从上次在电视台挨打之后,这厮便感觉到自己的那几个保镖水准太差,这次安排吃饭,一是为了给祝庆民送行,二是为了求梁百川给他介绍几个厉害的徒弟当保镖,谁成想冤家路窄,在这儿遇到了张扬,仇旧恨涌上心头,这厮借着上厕所的***夫就把楚嫣然的车胎全都给扎了

  至于严fù生已经动了去刁德志那里打工的心思,看到刁德志扎张扬的车胎,非但没有过问,听说其中详情之后,反而存了要给刁德志出气的心思,只是他没有想到张扬的***夫会这么厉害,没教训成张扬,反而让张扬教训了一顿

  一桌人只有刁德志和严fù生心知肚明,因为刚才的插曲,酒桌上原本热烈的气氛就变得冷清了许多,在座的虽然祝庆民的官职最高,可是梁百川是师父,凡事自然要以他为主,梁百川显然也没有了喝下去的心境,淡淡笑了笑道:“咱们走”

  他的话音还没有落,房门bèi轻轻敲响了,张扬牵着楚嫣然的手臂走了进来,微笑道:“对bú起了几位,刚才我朋友性子躁,冒犯了大家”他的目光已经落在坐在角落的刁德志身上

  刁德志看到张扬进来,一张脸刷地一下变白了,慌忙把头低下去,shì图逃过张扬的目光,只可惜已经晚了

  梁百川笑着站起身道:“小张主任,事情都已经说开了,没必要道歉了,呵呵”

  祝庆民却已经留意到张扬的目光所向,刁德志的惊慌自然也没有逃过他的眼睛,心中稍一琢磨,这件事已经明白了**分

  张扬道:“刁老板,这么巧啊,真是人生何处bú相逢”

  刁德志听到他喊自己,吓得连手里的酒杯都握bú住,当啷一声落在地上摔得粉碎

  张扬微微一笑,当着祝庆民的面也没有点破,点了点头道:“大家吃好喝好”带着楚嫣然转身离去

  梁百川bèi张扬的举动弄得有些摸bú着头脑,有些错愕的向祝庆民道:“他什么意思?”

  祝庆民淡淡笑了笑,目光向刁德志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道:“刁老板,说说怎么回事儿?”

  ****************************************************************************************************

  杜宇峰在半个小时后来到了清台山庄,看到牧马人四条瘪瘪的轮胎bú禁笑了起来,他随车带了补胎的工具,最近俨然成了楚嫣然的专职修车工

  杜宇峰笑道:“得罪人了?”

  张扬点了点头,低声道:“任乡党委书记祝庆民在里面”

  杜宇峰微微一怔,张扬这才把刁德志的事情说了,杜宇峰bú禁哈哈大笑起来,想bú到这个农民企业家报fù心还挺重

  张扬低声道:“我饶bú了他,可今儿就算了,怎么也要给人家祝书记一点面子”

  两人这边嘀咕着呢,梁百川和祝庆民陪着满脸惭愧的刁德志走了过来,杜宇峰和张扬起身跟祝庆民打了一个招呼,祝庆民指了指刁德志道:“刁老板有话跟你说”

  刁德志满脸通红,目光都bú敢看张扬了,声如蚊蚋道:“小张主任,bú好意思啊,这……这事儿是我干的……”

  楚嫣然从一旁走了过来,愤然道:“你这人怎么那么龌龊,一个大男人尽干些下三滥的事情?”

  刁德志头垂得低,如果bú是梁百川和祝庆民逼着他来,他才bú乐意承认这件事呢

  张扬表现的颇为大度,笑道:“算了,过去咱俩有过bú快,你戳了四条轮胎也算是撒气了,大家互bú相欠,过去的那点事儿全都一笔勾销”这厮的确没有跟刁德志这种小人物计较的想法,bú过还bú至于让他表现的如此大度,真正的原因是祝庆民在场,人家既然都主动做出了这一步,自己怎么也要给祝庆民一些面子,虽然说他现在已经是招商办的副主任,可编制上还是属于黑山子乡,人家祝书记是他名正言顺的领导

  祝庆民对张扬的大度也表示满意,作为黑山子乡的任书记祝庆民自然要提前了解一些黑山子乡的内部情况,有人就特地向他指出,这位计生办的小张主任是个背景深厚的主儿,其实单从张扬还兼职县招商办副主任就能够看出祝庆民属于那种在仕途上bú思进取的人,到了他这种年纪就是想进取也没有什么机会,所以祝庆民平时对于武***的兴趣比起政治加浓厚一些,是春阳县诸多乡干部中最特别的一个

  梁百川之所以逼着刁德志出来认错,那是因为他生性正直,眼睛里揉bú得沙子,武林中人想要解决争端和矛盾,必须堂堂正正的提出挑战,这种龌龊的事情只能让自己蒙羞,他刚才已经见识过张扬的出手,可以肯定的是,张扬的武***应该bú在自己之下,梁百川bú由得起了切磋的心思,等双方说开这件事之后,就提出:“小张主任,有时间的话,咱俩伸伸手”武林中人伸伸手就是切磋切磋的意思

  张扬也明白人家说伸伸手并bú是挑衅,是真心实意的想跟自己切磋,他笑了笑:“等下次有机会,您是祝书记的师父,我这心里可真的有点嘀咕”

  祝庆民笑了起来:“小张主任,如果bú是我这个身份敏感,我还真想找你讨教讨教”

  杜宇峰心中暗乐,想bú到这个乡党委书记江湖气那么重

  ****************************************************************************************************

  所有人中最bú高兴的要数楚嫣然了,回黑山子乡去的路上俏脸都冷冰冰的,几乎每次来黑山子乡都遇到事情,先是bèi追坠崖,然后又bèi人劫持,现在又发生了这档子事,难道这黑山子乡跟她天生相克吗?

  张扬拿着楚嫣然的名片反fù看着,忽然灵机一动,这丫头既然有钱没处花,自己又是招商办副主任,bú如让她给春□阳投点资,这也算是自己的政绩啊,他把心中的想法说了,楚嫣然倒没什么意见,她轻声道:“等我回去跟林阿姨商量商量,看看这件事可行吗”

  张扬打包票道:“你告诉她,只要来春阳投资,我就会给你们最优惠◎的政策”

  楚嫣然最看bú得他的官僚模样,忍bú住打击他道:“一个招商办的副主任恐怕还做bú了这样的主?”

  “我发现你在打击我的时候特兴奋,是bú是特有快感?”

  楚嫣然白了他一眼道:“德性”

  “晚上还在这儿过夜吗?要是bú走,我得赶紧回去晒晒bèi子”

  楚嫣然俏脸微热,咬了咬下唇:“我待会儿就回荆山,明天跟林阿姨去海南玩,估计要呆上一个月”

  张扬夸张的松了口气:“我还当一去bú回呢,一个月啊,这么久我要是想你怎么办?”

  楚嫣然一颗芳心没来由跳了一下,脸上却带着戏谑的表情道:“这世上还有能让你张大官人惦记的人?”

  张扬叹了口气道:“我本将心向明月,无奈明月照沟渠,这世上多情的人是最bú幸的”

  楚嫣然格格笑了起来:“你有病,你真的有病”

  张扬感到无奈,自己挺郑重的真情表白怎么落在楚嫣然耳朵里就成了笑话?自己看起来真的没有诚意吗?

  ******************************************************************************************************

  安语晨勇闯上清河村的事情终究还是让安志远知道了,安志远对孙女的自作主张感到很生气,安语晨的行为等于得罪了上清河村的所有人,安志远虽然年逾古稀,可是头脑却并bú糊涂,他知道自己父亲当年在清台山一带的口碑并bú好,从他了解的种种情况来看,家乡人对他的欢迎程度跟官方的步调并bú一致,孙女的鲁莽行为无疑将加重乡里对他们安家的抵触情绪

  安志远找到张扬,一是为安语晨的行为表示歉意,二是为了询问关于墓地和牌坊的事情

  有了安语晨的事情作为铺垫,张扬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显然主动了许多,脸上露出些许为难的表情,对安老道:“安老,原本这件事我和刘支书都已经商量好了,可是谁成想中途又出了这件事,上清河村伤了二十多人,我好bú容易才将他们的情绪给稳定下来,现在提出这件事恐怕bú太合适?”

  安志远叹了口气道:“再有半个多月就是我父亲○的周年忌日,我想抓紧把这件事给办了,完成多年来的一个心愿,小张主任,你无论如何都要帮我这个忙,至于那些村民的医药费,我可以全部负责,而且这件事只要能够顺利实施,我会出资为乡里修路”

  张扬心说☆你这个老狐狸啊,我真正关心的是你来bú来春阳投资,修路算什么?毛毛雨的事情,你别想那么容易就打发我他喝了口茶,把话题引到投资的事情上:“安老,投资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安志远皱了皱眉头,这小子虽然年轻可是狡猾得很,居然把投资跟墓地的事情联系在了一起,安志远有些bú高兴,他很讨厌别人勉强他做事情,而张扬分明在利用墓地的事情想让他在春阳投资安志远低声道:“张扬,我一直把你当成可以相处的小朋友,所以很多事情我宁愿绕开上面,直接跟你联系,其实只要我对县里说一句,要那块墓地应该bú难?”

  张扬点了点头,的确,以安志远今时今日的影响力,只要他提出要求,县里肯定会给他一路绿灯,张扬微笑道:“可安老也应该知道一句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无论任何时候都bú能忽视群众的力量,假如做bú通上清河村那些老百姓的思想工作,以后的麻烦事肯定会很多,安老bú可能时时刻刻守在这里?”

  安志远知道张扬所说的都是实情

  张扬道:“现在这件事遇到了点麻烦,他们村里提出这墓地的选址有问题,在小清河的上游,他们害怕坏了村子里的风水”

  安志远道:“我可以在经济上补偿他们,而且我可以请最好的风水师来”

  “安老,有钱bú是万能的这世上有很多人bú在乎钱,而且许多事情是钱办bú成的”

  安志远实话实说道:“我的几个助手考察了江城各地的经济状况,根据综合分析,至少目前的江城并bú符合我们投资的条件”这句话等于彻底回绝了张扬对他投资的邀请

  张扬心里这个郁闷,合着你什么都bú想为家乡奉献,只想着向外索取,到底是土匪的儿子,真是自私自利啊没了投资张大官人就没有了政绩,没有了政绩,他就很难获得提升,张扬想清楚了其中的道理,也bú禁有些情绪:“安老,家乡对您老还是很有诚意的”

  “诚意代表bú了生意,做生意必须全盘考虑投入和产出,必须考虑到利益的问题,我bú可以为了自己的私人感情,就让整个集团陪着我去冒险,就拿整个家族的生意当成儿戏”

  张扬沉思了一会儿,安老的话的确很有道理,虽然人家有钱,虽然人家出生于春阳,可没理由让人家拿出钱来投资家乡啊?张扬低声道:“安老的决定我能理解,墓地的事情我尽量帮助办妥,可是为孙二娘立牌坊的事情是bú是可以暂时缓一缓”

  安志远原本以为张扬听到自己bú投资要彻底拒绝他的,想bú到张扬居然这样说,感觉上有些错愕

  张扬这才把刘传魁反对的始末说给安志远听,安志远明白了,原来自己的这个二娘是刘传魁的杀父仇人,设身处地的为人家想想,刘传魁的确咽bú下这口气,他低声道:“张扬,可bú可以安排◇我和刘支书见个面?”

  这个要求并bú过分,对张扬来说也没啥难度,他当时就开车带着安志远来到了上清河村

  ***************************************○*************************************************************

  刘传魁对安志远的来访感到很错愕,很长的时间内都是叼着个旱烟用力的嗒着,其实他跟安志远之间的仇恨有点说bú清道bú明的,安志远的二娘把他爹给炸死了,外面都知道他爹是想去见义勇为的,可刘传魁自己心里清楚,当年他娘bú止一次抱怨过,他爹也bú是个好东西,觊觎孙二娘的姿色,■原本是想偷窥来着,谁想到一颗手榴弹把他捎进去了,可无论他爹的动机如何,孙二娘是他的杀父仇人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张扬为他们两个相互介绍之后,安志远率先打破了僵局,微笑道:“刘支书,我这次过来专●yuánběnshìxiǎngtōukuīláizhe,shuíxiǎngdàoyīkēshǒuliúdànbǎtāshāojìnqùle,kěwúlùntādiēdedòngjīrúhé,sūnèrniángshìtādeshāfùchóurénzhèyīdiǎnshìháowúyíwènde

  zhāngyángwéitāmenliǎnggèxiànghùjièshàozhīhòu,ānzhìyuǎnlǜxiāndǎpòlejiāngjú,wēixiàodào:“liúzhīshū,wǒzhècìguòláizhuān◇程为了我孙女的事情道歉的,她年轻冲动bú懂事,所以才会得罪了这么多的乡亲,你放心,我会负责他们的医药费用”

  刘传魁吐出一团烟雾,双目看着地下

  安志远道:“一直以来我都有一个愿望,想★把我父亲和我二娘合葬在一起,可是因为多年来没有找到父亲的坟墓,所以才耽搁到现在,我知道离开家乡这么多年,一回来就给乡亲们添麻烦是bú对的,可是作为他的儿子,我必须要为父母做些事”他说得很动情

  刘传魁用力抽了一口旱烟道:“你爹是土匪,俺bú能让他的坟坏了俺们村的风水”

  旁听的张扬心中暗乐,刘支书真是直爽啊,这厮之所以痛痛快快把安老带过来,目的就是让刘传魁回绝他,反正安志远已经决定bú投资了,自己也没必要为了他的事情白费力气,让刘支书一口回绝了他bú是好

  安志远点了点头道:“bú错,俺爹是土匪,可是他老人家已经死了这么多年,什么过错早已经成为了历史,如果刘支书答应把那块地给我,我会为上清河村修建道路,还会出一笔钱改善你们的生活条件,你看怎么样?”

  “俺们bú缺钱”刘传魁冷冷道,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有钱人自以为有钱就可以办成一切,咱山里人虽说穷,可有的是骨气◎

  安志远求助的看着张扬,张扬其实也蛮同情这老头儿的,大老远从香港跑过来就是为了把他爹娘埋在一起,想bú到这个愿望都得bú到满足

  张扬向刘传魁道:“刘支书,安老已经决定bú立牌坊了,◆你看那墓地的事儿……”

  刘传魁毅然决然的摇了摇头道:“俺bú能拿全村千把口子的将来当赌注,安大胡子是土匪,他要是埋在那儿,俺们村的风水全都毁了,村子的灵气没了,以后这子子孙孙的该怎么办?要b☆ú你们去村东选块地儿,我做主划给你们”

  安志远神情落寞的走出了上清河村村委会

  望着安老落寞的背影,张扬感到有些于心bú忍,追上去道:“安老,我送你回去”

  安志远摇了摇头,■他摆了摆手:“我想一个人静静”慢慢向青云峰的方向走去

  张扬看着这老头儿无精打采的走远,总担心这老头儿出了什么事情,可冒冒然跟上去又害怕安志远生气,等了一会儿方才跟了上去,问了从山上下来的村民○才知道安志远果然上山了,bú用问他肯定去他父亲的坟前了,张扬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上山走一趟,毕竟自己这个招商办副主任,招商的唯一目标就是安志远,他投资与否还是小事,假如安老出了什么差错,这笔帐恐怕要记☆在他的头上,毕竟老人家年纪这么大了,凡事还是多照顾他一点

  以张扬的度爬到青云竹海也需要一个多小时,让他奇怪的是,这一路上居然没有追上安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人爬山的度那还真bú是盖的,看来安大胡子的后代个个血脉中都流淌着彪悍的血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