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安老的考察】(下)


  在这件事上张扬并没有隐瞒他的必要,如果不是红旗小学失火的事情惊动了安志远,yě不会勾起他内心深处的思乡情怀安志远是一个喜欢把自己返乡单纯化的老人,他不想在其中掺杂入太多的政治因素和经济因素,所以他才会选择这种低调方式两度来到黑山子乡他和张扬的相见纯粹是机缘巧合,虽说张扬当zhe他的面骂了他的父亲,甚至挖苦了他这个德高望重的港商,可安志远却觉zhe张扬真诚坦率,在春阳乃至江城的干部群体中很少能够见到这样的年轻人,在安志远的印象中,过去接触过的内地官员,哪个不是对他客客气气,看惯了这种程式化的客气和礼貌反倒让老头儿产生了一种距离感和陌生感,他甚至难以在春阳,在黑山子找到故土的味道,难以找到nà份浓浓的乡情,这次回来他最大愿望就是找到父亲的埋骨之地,想不到在遇到张扬后居然顺利的实现了这个愿望

  张扬微笑道:“这次红旗小学的重建工程乡里十分重视,所用的建筑材料全都是最好的,我是这次重建工程的总指挥,可以保证工程质量绝对没有任何的问题”

  安志远对重建工程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兴趣,这让张扬多少有xiē失望,看来这次县里十有**是拿zhe鸡毛当令箭,太在乎安老的感受了,其实人家对这红旗小学的事件并没有多上心这段日子张扬真切感受到上面动动嘴,下面跑断腿的真正含义

  安志远道:“表面的***夫谁都会做,想要彻底改变黑山子乡落后的教育状况并不是修几间小学就能够解决的,这需要做领导的提高认识”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张扬笑了起来:“安老,现在什么事情都是经济挂帅,黑山子乡经济落后,老百姓最关心的就是如何才能尽快富起来,有了钱才能让孩子们上好的学校,接受好的教育★”

  安志远马上意识到张扬在.有意识的把他往经济的路上领,轻声道:“听说小张主任是县招商办的副主任,你和我说这番话该不是打起了我荷包的主意了?”看来安老对张扬做过一番深入的了解,连他成为招商办☆★”

  安志远马上意识到张扬在.有意识的把他往经济的路上领,轻声道:“听说小张主任是县招商办的副主任,你和我说这番话该不是打起了”

  ānzhìyuǎnmǎshàngyìshídàozhāngyángzài.yǒuyìshídebǎtāwǎngjīngjìdelùshànglǐng,qīngshēngdào:“tīngshuōxiǎozhāngzhǔrènshìxiànzhāoshāngbàndefùzhǔrèn,nǐhéwǒshuōzhèfānhuàgāibúshìdǎqǐlewǒhébāodezhǔyìle?”kànláiānlǎoduìzhāngyángzuòguòyīfānshēnrùdelejiě,liántāchéngwéizhāoshāngbàn副主任都知道,消息不是一般的灵通啊

  安志远的坦率让张扬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发现安老虽然年逾古稀,可是头脑却异常清晰,面对这样一个纵横商场多年的老将,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似乎没有任何的必要,张扬道:“安老,其实县里很想你投资,帮助家乡搞活经济”

  安志远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88年我回来的时候,江城于副市长陪了我好几天,在江城,在春阳我都受到了极其隆重的接待,我很感动,可是感动过后,心中又产生了一种陌生感,离家四十多年,回来的时候家乡人还记得我是好事,可是家乡人的过度尊重却让我感觉到,他们已经不再把我当成春阳人,当成黑山子人,而是把我当成一名香港商人,nà一次我没有产生任何的归属感”

  安志远停下脚步,拍了拍身边的杨树,继续道:“我并.非是不想投资于家乡,可是作为一个商人,我必须从商业的角度来考虑,既然投资就要见到效益,就算见不到眼前的利益yě要看到长远的效益,我○是不是有xiē太市侩了?”

  张扬摇了摇头,商人追逐利益原本就无可厚非

  安志远道:“我的父亲安大胡子,他本来就是一个马.匪,在黑山子的名声谁都知道,你们上次说,到现在女人哄孩子还拿出◎shìbúshìyǒuxiētàishìkuàile?”

  zhāngyángyáoleyáotóu,shāngrénzhuīzhúlìyìyuánběnjiùwúkěhòufēi

  ānzhìyuǎndào:“wǒdefùqīnāndàhúzǐ,tāběnláijiùshìyīgèmǎ.fěi,zàihēishānzǐdemíngshēngshuídōuzhīdào,nǐmenshàngcìshuō,dàoxiànzàinǚrénhǒngháizǐháináchū安大胡子来吓他们,nà是实话,nà是真心话”

  张扬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安志远有xiē无奈道:“88年我来这里的时候,几乎所.有人跟我谈论这段历史的时候,都说我父亲是个抗日英雄,在我的印象中,我nà位老爷子的形象从没有nà么光辉伟大”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安志远yě笑了:“我爹的确杀过日本鬼子,可是他yě抢过老百姓,他做过好事,可做的坏事多,把他神化成抗日英雄,nà是因为这xiē干部想要讨好我,换句话来说他们根本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他们的心里并不是真心欢迎我这个离乡多年的老头子,而是欢迎我的钱,假如我现在一名不文的话,我看整个江城,甚至连春阳yě不会有人搭理我”

  张扬听出这老头儿有xiē偏激,感觉到不能老顺zhe他的话说,微笑道:“常言道衣锦还乡光宗耀祖,假如安老要是一名不文,我看您老自己yě不好意思回来”

  安志远微微一怔,随即又呵呵笑了起来◆,张扬的直率让他对这个年轻人产生了很好的印象,他并不知道人家张大官人nà是看出他是个不喜欢听奉承话的主儿,给他对症下压,故意用话来刺激他呢

  张扬道:“有句话我不知当说还是不当说”

  ★安志远用眼神鼓励他说下去

  张扬道:“无论男女老少古今中外,只要是人都想获得一种满足感获得一种尊重,我看您老yě不能免俗,您老来黑山子乡寻根固然是一个理由,可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你想自己的成就获得家乡人的认同”

  安志远笑道:“我已经是古稀之年了,哪里还有nà么大的虚荣心啊”

  张扬认准了安老头在装逼,他继续道:“虚荣心可不分年龄大小,很多老头子明明不能人道了,偏偏还要qǔ十**岁的小姑娘,你说为啥?为的就是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他旁敲侧击的影射了一下老头儿,近在娱乐杂志上看到安志远和某位港姐的绯闻尘嚣而上,这可不是张扬冒失,而是他发现这位老爷子好像特别喜欢别人刺激他,这就●是受虐心态,大概平时捧zhe他的人多了,遇到一个对他讽刺挖苦的他反倒来了兴致,你不是喜欢受虐吗?今儿巧了,我张大官人最喜欢虐待别人,你算碰zhe了

  安老笑道:“听你这么一说yě有xiē道理”◎

  张扬道:“就拿您老举例子,你在香港混的风生水起,大钱yě赚了,名声yě有了,香港什么条件都比咱们春阳好,怎么你还不辞辛苦风尘仆仆的跑到这山沟沟来?”

  “思乡之情啊”安老感叹道

  “我看您老是想显摆”

  安志远瞪大了眼睛,这话可不入耳:“我早已看透***名利禄,别人的看法我早就无所谓了”

  张扬笑道:“您说你一个人在香港人生地不熟的,你发了财,谁知道啊?别人尊重你nà是看在你有钱的份上,可到了家乡就不同了,别人都知道你是一土匪的儿子,你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别人尊重你nà是尊重你的能力,连带您爹都一起尊重上了,现在春阳很多人都说,生子当如安志远,做贼当做大胡子”

  安志远知道他在胡说八道,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一点张扬说得不错,他之所以回来不仅仅是为了寻根nà么简单,他yě想获得家乡人的认同,衣锦还乡,又有哪个人真正能够不去在乎呢

  安志远笑眯眯道:“我总算明白为什么要选你当招商办的副主任了,伶牙俐齿,不搞公关可惜了”

  张扬道:“其实,县里想让安老投资yě没打算占你的便宜,前xiē日子老爷子才发表过南巡讲话,县里的政策之●优惠前所未有,想来春阳投资的多了去了,从春阳走出去的成***人士yě不止您老一个”

  安志远不动声色的看zhe张扬,我操,这小兔崽子给我用激将法呢

  张扬道:“不过您老名气大,又是过去★市里竖立起来的港商先进典型,所以不能不把工作重点放在您身上”

  安志远不乐意了:“什么叫名气大啊?”

  张扬拿捏出带zhexiē许为难xiē许轻蔑的笑意,还是**病,尺度没控制好,这轻蔑的成分又拿多了,这就显得对安老不尊重,下面的话是把安老气了个半死,这厮向周围看了看,压低声音道:“现在很多人传言,说您安老不是不想投资,而是实力上……nà啥……”

  “我有没有实力别人说了没用……”安志远气呼呼的说了半截,有意识到上了这小子的圈套,脸上又浮起笑容道:“你说了yě没用”

  张扬暗叹,这安志远不但是个老狐狸,而且是个小气鬼,指望zhe他投资家乡,看来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

  **********************************************************************************************◎*******

  两人说话的时候,安志远的孙女从西北角的厕所中走出来了,这丫头还是像nà天一样裹得严严实实的,头上带zhe黑色棒球帽,脸上卡zhe墨镜,带zhe口罩,黑色小夹克,石磨蓝牛仔裤,脚上穿zhe黑色高腰户外鞋,看起来整一蒙面大盗,神秘感有了,狂野的味儿yě有了,可是哪有半点名门闺秀的气质?单说她这身打扮,看起来跟个野小子似的,跟品味这两个字yě不搭界

  安志远笑zhe向他介绍道:“我孙女安语晨”

  “我上次听你叫她妖儿……”

  “nà是小名”

  安语晨的目光透过墨镜冷冷盯住张扬,她对张扬没有半分好感,上次在青云峰上听zhe这厮把她曾祖父、爷爷,乃至整个安家挖苦了一通,留给她的印象这厮不但讨厌而且刻薄

  张大官人却没有意识到人家在瞪zhe他,礼貌的问候道:“安小姐好”

  安语晨根本没有理会他,来到爷爷身边:“爷爷,这里的环境实在太肮脏了”她刚刚去过这里的旱厕,对这里的卫生状况极度不满

  张扬听到肮脏这两个字就有xiē不爽,心说你一小丫头片子怎么信口雌黄呢,这厕所还没正式启用呢,肮脏yě是你弄出来的,这厮心里腹诽zhe,脸上却保持zhe彬彬有礼的表情,毕竟人家是贵客

  安志远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家乡还很贫穷落后”

  “nàyě不能不讲卫生啊洗手间居然连冲水马桶都没有”

  张扬咧开嘴笑了笑:“好多了,现在老百姓都知道用卫生纸了,过去都是用报纸擦屁股”这厮存心想恶心安语晨来zhe

  安志远笑道:“小张主任说得不错,我们小时候哪有这么多的厕所啊,一旦内急,田垄里河沟里哪儿没人往哪儿▲扎,别说卫生纸,报纸yě找不到啊,树叶泥块,抓到什么用什么,我现在的痔疮就是nà时候留下的根儿”

  安语晨只喊恶心

  张扬和安志远却笑了起来,这件事勾起了安志远心中早已淡忘的童趣
  张扬发现这位传说中德高望重不易接近的香港富商yě没有nà么多的架子,说起话来yě透zhe风趣看他简朴的穿衣打扮,和蔼可亲的笑容,像极了普普通通的小老百姓,哪有半点儿的级富豪气质,假如不是先前知道他的真正身份,无论如何都不能和级富豪联系起来

  安志远提出让张扬陪他去上清河村转转,他想打听一xiē事情安志远爷孙两个yě开了辆吉普车过来,看成色比张扬的nà辆还不如,说是在春阳买的二手车,花了八千多块,张扬一比心中就有了回数,赵伟给他的这个人情不小,恐怕不仅仅是为了感谢他给赵红治病

  安志远这次是从江城偷偷来到春阳的,yě没打算过早的惊动春阳县领导,对张扬自然是千叮咛万嘱咐,张扬原本yě没打算让过多人知道安老的事情,这样不声不响的适合做安老的思想工作,只要能哄的安老头高兴,多少投资一点,他这个招商办副主任就算大***告成

  安志远兴致盎然,反倒是安语晨对张扬的敌意很大,虽然隔zhe墨镜,张扬仍旧能够时刻感受到她刻骨仇恨的目光,心说不知nà里得罪了这位资本家的孙女,既然人家不喜欢他,自己还是别自讨没趣,选择敬而远之的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