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姐,我又想乱了!】(2)


  想看推倒,快投月票】

  张扬洗完澡,海兰已经把他的那身衣服在烘干机中烘干了,把衣服放在洗室的门外

  一会儿就看到张扬光溜溜的手臂探伸出来,把衣服摸了进去,海兰轻轻咬了咬樱唇,◇她也实在搞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收容两个小女孩可以说是因为同情心作樂,可是容留张扬这个大男人在自己的房间里洗澡,又是什么原因?难道是因为上次错误报道黑山子乡计生黑幕的负疚感?海兰摇了摇头,强迫自己清空■脑子里的胡思乱想

  陈雪和赵静两人已经做好了晚饭,餐桌上摆上了八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这是她们两人联手的成果,陈雪还利用张扬买来的冬和母鸡了一guō汤

  海兰称赞道:“你们真是心灵手巧,我这个做姐姐的在你们面前只能用笨手笨脚来形容了”

  “术业有专攻,闻有先后,你的长处并不在厨房”换好衣服的张扬摇头晃脑的走了出来

  海兰品着他这句话,怎么觉着充满了暧昧和挑逗的意思,★不由得狠狠瞪了他两眼:“什么都有你的事儿,女同志说话你也要偷听”

  张扬乐呵呵:“现在提倡男女平等,你别拿女权主义说事啊”

  赵静看着哥哥和海兰,总觉着两间似乎有某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微○笑道:“小哥兰姐,吃饭了”

  两人这才停下口角之争,了表示对两位小女生的欢迎,海兰特地开了一瓶12年的芝华士,这是同事特地从苏格兰给她带来的,两名小女生不喝酒,以橙汁代替张大官人自然也喝不惯这○洋酒,品了一口,荡漾在喉头的是一种说不出的怪味,他语出惊人道:“这酒馊了”

  海到他这话差点没把一口酒给喷出去强忍住笑头却仍然不由自主地颤抖着咽下嘴里地一小口红酒道:“跟你这个土豹子真是很难沟★通这是产自苏格兰地12年芝华士苏格兰威士忌中最富盛名地一种芝华士地名字本身就代表着卓越不凡怎么?你没听说过?”

  扬接下来地一句话把海兰气了个半死:“我看你这人怎么那么崇洋媚外呢?这酒一股尿骚味有什么好喝还不如二guō头喝着痛快呢”这厮刚才卖菜地时候顺手买了一斤二guō头刚才是看到海兰拿洋酒出来因为好奇所以没拿出来可是一品这芝华士远不如二guō头地口味醇正于是从桌底拿出了那瓶二guō头在杯子里倒了满满一杯笑眯眯道:“我爱国二guō头我自豪”

  海兰望着这厮洋洋得意地样子恨不能把一杯芝华士都泼到他脸上去轻摇曳了一下手中地高脚杯琥珀色地液体在杯中回旋荡漾后极其优雅地抿了一口张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可以把一个寻常地饮酒动作诠释地如此优雅如此高贵着海兰弧线柔美地樱唇这厮却并没有因海兰表现出地绝世风华而感到自惭形秽脑海中竟然闪回到海兰品味金钱肉地画面导致地直接后果就是这厮地那根东西极为龌龊地硬了起来虽然别人不会留意到他局部地变化可是海兰却清楚地觉察到他双目深处地火辣**海兰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位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这厮真是不折不扣地好色之徒忽然生出了想要捉弄他地念头白嫩地左足悄然退出拖鞋轻轻落在小张主任地大脚之上

  张大官人虎躯为之一震刚刚喝到嘴里地那口酒呛得他剧烈咳嗽起来一张面孔涨得通红咳嗽了好一阵子方才缓过气来赵静关切地给他送来了一杯水张扬喝了一口看到海兰唇角幸灾乐祸地笑意心中顿时明白女主播是故意捉弄自己张扬心中麻酥酥地想着真是个妩媚地小妖精脸上却保持着极具君子风范地笑容端起那杯二guō头:“海记者今天多亏有你帮忙我敬你一杯”

  海兰点了点头端起那杯芝华士跟他碰了碰冷不防张扬那只大脚丫偷袭了过来海兰只觉着自己地左脚被热力和温暖所覆盖想要挣脱却被张扬固执地压住一时无法抽离出来

  张大官人深藏在眼中地那是欲火海兰藏在矜持笑容下地却是无奈她忽然发现刚才戏弄这厮多少有点玩火**地意思现在面对人家地大举反攻海兰有些不知所措了她喝完了这杯酒浅笑道:“我去盛饭”

  陈雪主动请缨道:“我去”

  海兰无助的看着张扬,张扬脸上带着坏笑,脚下那细腻柔滑的感觉如此真实,肌肤相亲,这感觉让张大官人血脉贲张海兰无声挣扎了两下,终于明白自己在力量上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正想用什么借口离开的时候,客厅的电话忽然响了,真是及时啊

  张扬在和海兰眼神的交战中终于选择了暂时退让,放开了海兰的美足,海兰如释重负的站起身,来到客厅内拿起了电话,倘ruò是细心看她的足面,可以看到她白嫩的足面已经被可恶的张扬压得通红,海兰握住电话的时候仍忍不住回过头,狠狠瞪了张扬一眼

  张扬还给她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海兰听到电话中的声音,脸上的笑容却瞬间收敛了,春水般的眼波凝固在虚空中,过了好半天

  小声道:“我很好”然后又陷入长久的沉默中

  张扬远处观察着海兰失常的举动,心中敏锐的觉察到这个电话对海兰内心的影响极大

  “我想静一静……”海兰说完这句话就放下了电话回餐桌时,俏脸上的红晕已经完全褪去,俏脸之上笼上了一层淡淡的忧郁她没有说话,端起面前的芝华士一饮而尽

  陈雪和赵静都感到了发生在海兰身上的变化,陈雪道:“海兰姐,我们还是回去”

  海兰这才宛如从梦中清醒过来,她勉强露出一丝笑容声道:“傻丫头,外面那么黑,遇到坏人怎么办?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你们今晚就留在这里”

  晚饭后不久,陈和赵静全都去房内早早睡了,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们都已经是心力憔悴

  张扬本想告辞,可是海兰轻声道:“陪我一会儿”

  张扬看着她单无助的表情,心中不由得生出爱怜之情缓点了点头,却下意识的向陈雪和赵静的房间看了看

  海兰笑得很苍白,指了指上方的:楼:“我们去天台喝酒”她一手拎着那一大瓶芝华士,另外一只手夹着两个高脚酒杯螺旋楼梯走了上去

  张扬猜想到她此刻的内一定是孤独并彷徨的,他感觉到自己有必要在海兰孤单的时候帮她分担一下,于是跟了上去,楼上的阁楼空空荡荡,摆放着一些石膏像,还有一个画架画架上还有一幅尚未完成的油画,色彩斑斓的漩涡中有一片苍白的枯叶张扬被这画面吸引住了,虽然张大官人对油画的鉴赏能力几乎等于líng多少也琢磨出了其中的几分味道,画这画的人内心一定很孤独他实在是有些纳闷前风光无限的海兰为何会产生这样孤独的心境?

  海经站在天台上,向他招了招手,夜空已经放晴,一轮明月静静挂在空中,静谧的光芒无声洒落在春阳小城的大街小巷,虽然还不到十点,可是城内的住户多数已经熄灯,从他们所在的天台望去,整座小城多数已经沉浸在黑暗中,只有远方闪烁着几点灯火,海兰拿起酒杯,喝了一口:“我妈妈曾经告诉我,女人来到这世上本来就是受罪的”

  笑着摇了摇头:“只要能活着就是一种幸福,就算是受罪也值得”对于他这种两世重生的人来说,能够真真切切的活着,本身就是上天对他的恩赐,他不会对生活发出任何的怨言

  海兰显然无法理解张扬的观点,小声道:“有时候我甚至想,也许只有人死后才能享受到永远的宁静,不必考虑人世间的纷纷争争,不必考虑人和人之间的尔虞我诈”

  张扬咕嘟喝了一大口芝华士,这洋酒多喝两口居然能够品出一点香味了,张大官人对酒的品悟能力又上了一个全的台阶,现在已经能够品味洋酒了

  海兰忽然产生了一种对牛弹琴的感觉,自己心中的苦闷恐怕这厮不会明白,就算他会明白,自己也未必会说给他听,毕竟她和张扬应该是两个世界的人,可海兰马上又想到,自己现在所需要的并非是一个知己,她需要的只是一个倾听者,一个酒友,至于这个人是男是女,是熟悉还是陌生,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此刻正真实的站着,陪着自己欣赏清冷的月光就已经足够想起月光,海兰下意识的仰起俏脸凝望着空中的那阙明月,月光如霜为她美丽的轮廓笼罩上一层圣洁的光华,张扬端着酒杯静静欣赏着海兰的风姿,就像望着一朵悄然绽放的暗夜百合

  海兰趴在阳台上,假如身边没有张扬的存在,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心情,该是一种怎样的孤独和寂寞,想到这里她对身后的张扬忽然产生了一种感激

  张扬凑了过来,和她并肩趴在阳台上,夜风轻拂,带着海兰诱人的体香飘到张扬身边,张扬学着海兰的样子轻轻摇曳着酒杯,可惜旋转的有些过了,琥珀色的液体有少许滴落了出来,引得海兰不禁笑了两声

  “心情好些了?”

  海兰点了点头:“因为你的存在,我忽然感觉到这世上比我不幸的人还有很多”

  张扬有些纳闷的看着她:“我究竟哪儿比你不幸?”

  海兰嫣然一笑,却没有回答张扬的问题,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豪放的饮态比起刚才的矜持有一种让人心动的美态海兰道:“你还年轻不懂得这世界的肮脏和险恶,终有一天,你会在现实的无情壁垒面前被碰得头破血流,你就会慢慢忘记你的梦想你的希望”海兰的语气像是在教训一个不通世事的小弟弟

  张扬不服气的反问道:“你的梦想是什么?”海兰将两杯酒倒满,和张扬碰了碰居然又是一口气喝干,她凝望夜空ruò有所思道:“在我小时候曾经想成为一名芭蕾舞演员”

  她放下酒杯,双眉颦蹙现出无限的哀愁,一双嫩白的美足轻轻踢掉了拖鞋,轻踏在微凉的地面上,舒展双臂,宛如一只优雅高贵的天鹅静静□伫立于月光之下,黑长的睫毛微微垂落海中终于找到那难得的宁静,仿佛世上的尘嚣顷刻间离她远去,整个天地中只剩下她自己一个

  张扬被海兰的舞姿之美深深震撼了

  心随着海兰的舞姿而律动,眼前的■女子仿佛是上精灵,这样曼妙的舞蹈原本不属于这喧嚣的人间

  海兰越舞越疾,嫩白双足在原地旋转起来然脚下一滑失去了平衡,向地面上倒去,张扬第一时间冲了上去,搂住她的娇躯,两人如此近的距离下,他清晰的感受到海兰灼热的呼吸急促的心跳:“你醉了”

  海兰媚眼如丝轻挣脱开张扬的怀抱,又斟满了酒杯:“我没醉在轮到你说出自己的梦想了”她抿了一口美酒,双眸中流露出几许期待人无论在任何状态下都不会放弃她的八卦之心

  张扬笑道:“我的梦想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秘密,过去想成为天下第一圣手,醉卧美人膝,游戏花丛中,做个开开心心的闲云yě鹤,什么勾心斗角,什么尔虞我诈全都和我无关”

  海兰笑着评价道:“真是个好色之徒,现在呢?”

  “现在我终于明,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权才是不可分割的,我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一件事能够让我如此努力如此投入”

  海兰醉眼朦胧道:“你想做?”

  张扬毫不掩的点了点头

  海兰却笑道:“你不适合,一个动不会要打打杀杀的顽劣小子根本不适合做官,我虽然不是官场中人,可是我却知道官场中人最讲究的就是低调内敛,你这样的张扬性情做打手还成,做官却是极不适合的”海兰又咽了一口酒,脚步显得有些轻浮了

  “我的性情未必不适合做”

  海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嬉皮笑脸的小子,伸出春葱般的手指指了指张扬道:“我倒要听听你的理由”

  道:“我记得有本《厚黑学》的书,李宗吾在自序中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最初民风淳朴,不厚不黑,忽有一人又厚又黑,众人必为所制,而独占优势众人看之,争相仿效,大家都是又厚又黑,你不能制我,我不能制你

  独有一人,不厚不黑,则此人必为街人所信仰,而独占优势譬如商场,最初商人,尽是货真价实,忽有一卖假货者,参杂期间,此人必大赚其钱大家争仿效,全市都是假货,独有一家货真价实认清目标,则购者云集,始终不衰、不败……”

  听张扬说完这句话,海兰陷入久久的沉思之中,她忽然发现眼前的张扬绝非表面上展示给众人的热血冲动,做每件事他都有着周密的考虑,今天的事件,张扬一怒而起,固然是因为妹妹受辱,而他接下来的表现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他折断宋大明的手指,却放过了事件的始作俑者杨志成,证明他的心中并不是没有回数,孰轻孰重,他掂量的清清楚楚,至于最后的和平收场,证明张扬的背后拥有强硬的靠山,可以说张扬在大事上表现出的冷静和急智绝非普通人能够想象得到他刚才的这番话间接表明,现在的从政者都是低调内敛,假如他也表现出一样低调内敛,很容易被淹没在这群阴谋家的汪洋大海之中,他偏偏要反其道而行之,标立异有些时▲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虽然说枪打出头鸟,可是只要这鸟儿拥有了常的实力,一样可以躲过枪子儿的射击海兰轻声笑道:“今天你冲进歌厅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杀了杨志成那个混蛋”

  张扬冷冷道:“还不是时候”●hòuwèichángbúshìyījiànhǎoshì,suīránshuōqiāngdǎchūtóuniǎo,kěshìzhīyàozhèniǎoéryōngyǒulechángdeshílì,yīyàngkěyǐduǒguòqiāngzǐérdeshèjīhǎilánqīngshēngxiàodào:“jīntiānnǐchōngjìngētīngdeshíhòu,wǒháiyǐwéinǐyàoshāleyángzhìchéngnàgèhúndàn”

  zhāngyánglěnglěngdào:“háibúshìshíhòu”

  海兰却因为他的这句话感到不寒而栗,拿着酒杯的手没来由颤抖了一下,这厮身上不由自主流露出来的杀气着实骇人

  张扬笑道:“咱们不提这些不开心的事情,喝酒”

  再干一杯之后,海兰已经是秀靥发烧,娇躯软绵绵的说话也变得柔弱无力,这却为她原本妩媚的风姿平添了一种慵懒,对张扬是一种说不出的诱惑,张扬毕竟还是有几分定力的,咳嗽了一声道:“不早了,我应该回去了”

  海兰指了指那剩下的小半瓶芝华士:“干了它”

  张大官人从不害怕别人劝酒,无论是洋酒还是国酒,这厮对酒精天生拥有免疫力,别人越喝越醉,这厮却是越喝越清醒,看到海兰已经有了五分醉意,他忽然想起刚才让海兰心神不宁的电话,轻声问道:“那电话是谁打来的?”

  海兰微微愣了愣,然后笑着将杯中酒喝完:“跟你有关系吗?”她想要再往杯中倒酒,却被张扬握住手腕:“别喝了,你已经醉了”

  “醉了好,不用想不开心的事,不用去刻意伪装,活出一个真实的自己……”

  张扬真挚道:“酒多伤身,就算是不开心也不可以虐待自己的身子”

  海兰怔怔的看着张扬:“你关心我?”

  张扬认真的点了点头,得到的却是海兰放肆的大笑,海兰充满讥讽的看着张扬:“别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思,你关心我?鬼才会相信你,你无非是想用虚伪的关心博取我的好感,然后骗我和你上床……”海兰柔美的双目中荡漾着星辰般的泪光

  【再次动员各位书友把保底月票投给本书,章鱼会用燃烧的激情把你们带入别样的精彩】(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章节多,支持作者,支持泡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