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女主播的反击】(1)


  【晨起,求推荐票,收藏】

  除了海兰以外,电视台的其他五名工作人员全都喝得醉醺醺的,确切地说都shì被小张主任给灌得,黑山子乡一方也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宣传干事朱川也喝得头重脚轻,这会儿躺在电视台的采播chē上睡着呢,大胡子司机也睡了,开chē的shì海兰,张扬发现这位美丽女主播的chē技还真shì不错,虽然chē慢了点,可shì十分的稳当

  汽chē在乡政府大院停下,海兰第一个推开驾驶室的大门跳了下去,虽然开了chē窗,可shìchē内的酒气仍然让人作呕,那边张大官人也笑嘻嘻跟了下来,中午他也喝了一斤多的汾酒,可shì人家愣shì没有任何的酒yì

  海兰狠狠瞪了张扬一眼,这厮真shì可恶,成功将己方工作人员灌醉,现在电视台一方只剩下她一个孤身女子,摄影师、灯光师、化妆师、现场导演全bù在酒桌上壮烈牺牲,就连大胡子司机此刻也分不清南北,只知道靠在座位上傻乐海兰虽然长得柔媚,可骨子里却有着一种不服输的劲儿,你小子不shì想破坏我的采访吗?我今天还非要把这件事调查清楚

  张扬仍然shì那副笑眯眯的样子,他之所以答应海兰回到乡里,这shì因为时间拖延的已经差不多了,红旗小学的事情估计几位乡领导也善后的差不多了现在电视台这帮工作人员基本上都被他给喝挂了,海兰一个人又能成什么气候?

  海兰现在shì既无摄像也无灯光,就算可以采访,可shì谁给她录制节目啊她把今天所有的罪过全都归咎到张扬的身上,如果不shì他从中作怪,也不回闹得无功而返

  张扬故yì叹了一口气道:“海记者,真shì不巧啊,乡政府下班了,你看,shì不shì趁着天还亮着,趁早返回春阳,再耽误一阵子,天色一黑,走山路可危险得很呢”

  海兰甜甜笑道:“既然危险,我们就不走了,这黑山子乡不shì有旅馆嘛,我们就在这儿住下,反正我们领导交代的采访任务还没完成” ◎
  张扬不得不佩服她锲而不舍的毅力了,笑着点了点头道:“乡里地方,条件差了些,我会做出安排”

  海兰不卑不亢道:“还shì不麻烦小张主任了,我们采访都shì有经费的”看得出她shì要和张★扬划清界限,这厮鬼主yì太多了,有他跟在身边,恐怕任何采访都要泡汤

  张扬居然点了点头:“好,那你忙”

  海兰没想到这厮说走就走,张扬上chē把朱川给搀了下来,虽说他打心里不待见这厮,可毕竟shì自己的人,传达室老孙头自告奋勇要照顾他,张扬把朱川交给他,然后大步向远处走去

  海兰望着张扬卓尔不群的身影不jiào有些愣了,这厮究竟shì什么人啊,敢情中午的那些热情都shì装出来的,难怪说政客shì最虚伪的,海兰愤然咬了咬嘴唇,在她的采访历史中还从没有受到过如此的冷遇

  老孙头把朱川扶到传达室的连椅上睡了,看到海兰一个大姑娘仍然孤零零的站在乡政府的大院里,chē里电视台的五名工作人员仍然烂醉如泥,不jiào生出了同情心,他来到海兰的身边:“姑娘,下班了”

  “大爷,我们shì电视台的”看到老孙头,海兰的心中才升起了一丝希望,她真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五个醉醺●醺的同事

  老孙头帮着海兰去黑山子旅社把老板叫来,老板叫来了两名帮手这才把五名醉汉扶到房间里,安排住下

  做完这些事情,天色已经黑蒙蒙的了,为了表示对老孙头的感谢,海兰从chē里拿了四□合云烟送了过来,这些云烟shì中午乡政府招待时留下的,也算得上借花献佛

  老孙头人很好,听说这些人shì跟小张主任喝多的,不禁笑了起来,他一边抽烟一边道:“姑娘啊,你们这些同事也真shì的,小张主任那shì不会醉的主儿,他们居然敢跟他拼酒”

  海兰听到老孙头言语间对张扬似乎颇为推崇,心中不禁有些不屑:“我看他也就shì一混吃混喝的主儿”

  老孙头哈哈笑了起来,老头儿八卦起来丝毫不逊色于中年妇女:“我们小张主任那可shì黑山子乡有史以来的第一猛将,上次下清河村的四十多口子村民闯进乡政府闹事,我们小张主任单枪匹马把他们全bù揍了一顿”

  海兰自然不会相信,以寡敌众以少胜多她都相信,可shì说到一个人对付人家四十多个,而且以胜利结束,她怎么都不会相信

  老孙头看到她不信,情急之下话就说多了:“现在医院里还躺着一个呢……”说完老孙头才yì识到人家shì电视台的,这种话好像不应该对她说,慌忙闭上了嘴巴

  海兰泉水般明澈的美眸却shì悄然一亮,还说要找素材,这不就shì最好的素材吗?乡镇干bù殴打人民群众,说不定里面存在着不为人所知的冤屈

  陈富强就shì那个当初被张扬殴打的人民群众,说实话,他的伤并不重,之所以到现在还赖在乡卫生院,那shì因为他本来就shì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懒汉,去家里也shì躺着,在医院也shì躺着,这儿躺着兴许能讹诈点赔偿,所以在其他人走后,他一个人坚持留了下来,乡里对陈富强这帮人的态度很明确,那就shì决不妥协

  陈富强住了七八天,眼看着同村的一个个都走了,就剩下他孤零零的一个,至今乡里也没有任何的说法,卫生院的住院费却shì要一分不少的,他心中也不免打起了退堂鼓,原打算过了今夜就走,可shì没想到事情在这一晚居然发生了转机

  海兰和电视台的两位同事shì在晚上八点走进陈富强所在病房的,整个卫生院除了几个生孩子的,就shì陈富强一个人住院,所以海兰找到他并没有花费任何的功夫,两名同事一人shì摄影,一人负责灯光,他们相对喝得少些,所以酒醒得自然早,他们都shì被海兰硬拉着前来采访的,脸上都带着深深的倦yì

  陈富强开始显得十分的紧张,当他听说这些人的真正来yì的时候,心中的激动简直无法用言语形容,他原本打算就这么灰溜溜一走了之的,却想不到老天爷要给他主持公道

  海兰声音轻柔道:“陈富强,你能向我们描述一下当时发生的具体情况吗?”

  陈富强清了清嗓子,灯光让他有些不自然,海兰示yì他看着镜头,陈富强脸上的表情还shì无法放松,调整了好一会儿他才愤怒的说:“我操他张扬十八代祖宗,咱们社会主义中国竟然有这样蛮不讲理的干bù……”

  海兰白皙的俏脸顿时红了起来,她挡住了镜头,示yì重来过,小声提醒陈富强道:“陈富强,我们今天的采访会在春阳闻中播出,社会影响很大,你要尽量注yì自己的遣词用句”

  【最后一天公众版了,章鱼将保证万字以上的,零点上架以后,请兄弟们把保底月票留给本书,相信这本书应该有一个属于它的位置】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