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春阳县县委书记李长宇此刻正坐在位于弘润园的房间里,县刑侦大队副大队长葛春丽站在沙发后,轻轻为他按摩着双肩,李长宇微闭着双眼,静静享受着肩头的舒爽和愉悦

  葛春丽轻轻摩挲着他的耳后,看着李长宇耳后的肌肤慢慢开始泛红,她俯下身去,搂住李长宇的脖子,吐出一点香舌轻轻舔弄着李长宇的耳根,小声道:“人家想了……”

  李长宇却如梦初醒般打了一个激灵,他摇了摇头,挣脱开葛春丽常春藤一般的双臂站起身来,在房间nèi走了几步,来到落地窗前,透过朦胧的薄纱,眺望着bú远处春水河碧波荡漾的水流,情人节那晚发生的惊魂一幕无疑已经成为了他的心魔,正如张扬所说,他的身体的确出了问题,就算美人在抱,他仍然如柳下惠一般坐怀bú乱,他真的硬bú起来了

  葛春丽yǒu些幽怨的走了过来,从身后抱住他的身体,春葱般的手指灵蛇般穿越了他的腰带,轻轻握住他两腿间的那根东西

  李长宇yǒu些bú耐烦的摇了摇头:“你还嫌我bú够烦吗?”

  葛春丽俏脸煞白,咬了咬烈焰般的红唇,放开李长宇那软塌塌的一团,极其受伤的走回沙发,抱起一个靠枕,脸儿埋在靠枕之中,低声啜泣起来

  李长宇叹◎了一口气,他也觉得自己刚才的确过分了一些,来到葛春丽的身边坐下,伸手把她的身躯揽入怀中:“小丽,我遇到麻烦了……我真的……硬bú起来……”让李书记在情人面前承认这件事的确需要相dāng大的勇气

  葛春丽抬起梨花带雨的俏脸,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一定是那晚的事情对你造成了心理上的障碍,所以,我才想帮你”

  李长宇又叹了一口气

  葛春丽深情的看着李长宇,平心而论她对身边的这个男人还是yǒu着很深感情的,没yǒu李长宇就没yǒu她的今天,无论政治上还是心理上她对他的依赖实在太多太多,已经变得难以割舍了,那晚在春水河边的事情发生过之后,她甚至想到过就算暴露了也没yǒu什么,只要李长宇没yǒu出事,自己宁愿一辈子这样跟着他,就算没yǒu名份也没yǒu什么

  “都是我bú好,假如bú是我突发奇想的话,那天也bú会出现那个意外……”葛春丽充满自责的说,的确,那晚bú知为了什么,她竟然鬼使神差的想在春水河边做那种事,也许是心里太过紧张,也许是异样的刺激,竟然出现了意外的状况,bú过yǒu一点她无法否认,那样的环境轻易就让她达到了**

  李长宇伸出左手怜惜地未葛春丽抹去脸上地泪滴葛春丽再度投入他地怀抱中忽然小声道:“我一定可以治好你bú如我用嘴……”

  李长宇摇了摇头虽然他清楚地知道dāng初自己得到葛春丽是凭借着自己地这份权势可真正得到之后他又希望葛◆春丽看重地bú仅仅是自己地权势葛春丽能够说出这番话地确是充满真情地表达李长宇bú能bú被她感动他叹了口气道:“张扬说过我地毛病出在体nèi地经脉想要康复必须打通闭塞地经脉”

  葛春丽忍bú住笑□◆春丽看重地bú仅仅是自己地权势葛春丽能够说出这番话地确是充满真情地表达李长宇bú能bú被她感动他叹了口气道:“张扬说过我地毛病出在体nchūnlìkànzhòngdìbújǐnjǐnshìzìjǐdìquánshìgěchūnlìnénggòushuōchūzhèfānhuàdìquèshìchōngmǎnzhēnqíngdìbiǎodálǐzhǎngyǔbúnéngbúbèitāgǎndòngtātànlekǒuqìdào:“zhāngyángshuōguòwǒdìmáobìngchūzàitǐnèidìjīngmòxiǎngyàokāngfùbìxūdǎtōngbìsāidìjīngmò”

  gěchūnlìrěnbúzhùxiào了起来:“一个毛头小子地话你也相信?”

  李长宇放开葛春丽端起茶几上冒着热气地咖啡轻轻品了一口:“假如我bú是亲眼所见我也bú会相信他yǒu那样地本事可是他只用一针就治好了我嫂子地头痛病这小子地确很bú简单”

  葛春丽没yǒu说话想起现在他们两人面临地窘境也学着李长宇地样子叹了一口气

  李长宇道:“他bú过才二十岁可是脑子里地想法和算计甚至比我还要深沉一些我真是bú知该拿他○怎样办了”

  “客运公司的那件事怎样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葛春丽多少也听说了一些,所以才会这样问

  李长宇摇了摇头:“一件小事罢了,bú过总让他拿着我dāng枪使也bú是办法”客运公司的▲事情李长宇并bú想闹大,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未尝bú是一个完美的结局,身为春阳县委书记,他bú可以过度纠缠在这种小事上,他bú想在人前落下徇私护短的嫌疑

  葛春丽知道李长宇从来都是个很yǒu野心的人,自打他登上春阳县县委书记的位置那天起,他的下一个目标就瞄准了江城市,正是这种政治上的好胜心,才让李长宇这两天产生了这么大的挫败感,他变得患得患失,害怕自己辛苦经营的一切毁在一个毛头小子的手里作为李长宇的枕边人,葛春丽意识到自己yǒu责任为他分忧,她小声提议道:“既然他提出想要dāng官,bú如就安排一个闲职给他,我看他挺机灵的,应该bú会胡说,而且一个人一旦进入官途,就会bú自主的掂量自己的前途和命运,未尝bú是一件好事”

  “他只是一个卫校实习生,还没yǒu毕业,我把他安排到哪里?难道dāng真像他所说的那样,让他dāng县人民医院的党委书记?别说我眼前没yǒu这个能力,就算我yǒu这个能力总bú能让整个江城的党政系统笑掉大牙?”

  葛春丽秀眉微颦,她忽然想起了近发生的一起案子,春阳县黑山子乡计生办主任徐金娣被人打了闷棍,两条腿都被打断了,现在正住在县人民医院,虽然警方介入了几天,可是至今没yǒu找到任何的线索,春阳县的计生工作本来就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黑山子乡因为地处偏僻的缘故,计生工作是棘手,徐金娣已经bú是第一个被打的计生办主任,此前三任计生主任全都没yǒu幸免被打一顿的下场,bú过这次徐金娣受到的伤害最重,眼下春阳县体制nèi已经把黑山子乡计生办视为雷区张扬是个卫校实习生,专业也勉强算得上对口,而且听李长宇所说,这小子昨天在客运公司保卫科大打出手,以一敌三,身体素质也bú容置疑,假如让他过去担任这个计生办主任,也许能够yǒu一定的用武之地,再说了这小子留在县城一天就是一个bú安定的因素,假如他每惹出一件事都要李长宇给他善后,那么李长宇很快就会陷入■无尽的麻烦之中,黑山子乡山高皇帝远,就算折腾出一些事情,对李长宇来说也很好解决,将影响尽量控制在yǒu限的范围nèi,bú失为眼前一个两全齐美的解决方案

  葛春丽心中盘算好了,这才附在李长宇的▲wújìndemáfánzhīzhōng,hēishānzǐxiāngshāngāohuángdìyuǎn,jiùsuànshéténgchūyīxiēshìqíng,duìlǐzhǎngyǔláishuōyěhěnhǎojiějué,jiāngyǐngxiǎngjìnliàngkòngzhìzàiyǒuxiàndefànwéinèi,búshīwéiyǎnqiányīgèliǎngquánqíměidejiějuéfāngàn

  gěchūnlìxīnzhōngpánsuànhǎole,zhècáifùzàilǐzhǎngyǔde耳边小声将这个主意说了,李长宇听得眉开眼笑,竟然放下了过去一贯的沉稳,主动抱住葛春丽狠狠在她唇上亲了一口:“小丽,你可真是我的贤nèi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