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借势的意义】(5)


  【求推荐,收藏,争取弄个好名次】

  李长宇听到是张扬的事情,马上就沉默了下去,zhè混账小子,怎么那么不让老子省心呢?钱我给你了,做官我也尽量帮你考虑,总得给我点时间不是?你他妈倒是□◆
  【求推荐,收藏,争取弄个好名次】

  李长宇听到是张扬的事情,马上就沉默了下去,zh
  【qiútuījiàn,shōucáng,zhēngqǔnònggèhǎomíngcì】

  lǐzhǎngyǔtīngdàoshìzhāngyángdeshìqíng,mǎshàngjiùchénmòlexiàqù,zhèhúnzhàngxiǎozǐ,zěnmenàmebúrànglǎozǐshěngxīnne?qiánwǒgěinǐle,zuòguānwǒyějìnliàngbāngnǐkǎolǜ,zǒngdégěiwǒdiǎnshíjiānbúshì?nǐtāmādǎoshì也有点耐性,怎么zhè么快就给我惹出事来了?生气归生气,可问题还是要处理的,李长宇不懂声色的说:“小刘啊,他有没有把我的名字说出来?”

  刘海涛想了想:“那倒是没有,张扬是给我打传呼来着,本来我是不想麻烦您的,派出所的那个所长姓王,我告诉他张扬是您侄子,可他说就是市委书记来都没用,他要秉gōng执法,然后就挂上了电话,我想了想,zhè件事还是征求一下李书记的意见”

  李长宇皱了皱眉头,在政坛上拼杀多年,他一下就听出了刘海涛话中的夸张成分,小刘是在刻意挑起自己的怒气啊,不过转念一想,zhè个小所长对自己肯定是不敬,否则何以小刘抬出了自己的身份,zhè件事仍然没有解决?居然闹到要出动自己的地步?李长宇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了一声:“zhè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刘海涛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听到李长宇的zhè句话,他已经明白,县太爷的怒火是成功被自己挑唆起来了,心中不禁有些得意,麻痹的,一个小所长也敢跟我得瑟,老子倒要看看你今天如何收场

  李长宇zhè边挂上电话,马上找到县gōng安局局长邵卫jiāng的电话拨了过去,今儿周末,人家邵卫jiāng也zhèn◆g忙活着给老婆交gōng粮呢,因为喝了点小酒,卫jiāng同志今天雄风凛凛,竞技水平发挥的是zhè近一年来最好的一次,zhèng在兴头上,zhè电话就来了,邵卫jiāngzhè人有个毛病,只要听到电话■铃响马上就会偃旗息鼓,看到老婆那满脸的失望,卫jiāng同志zhè个恼火啊,狗日的真会选时候,老子非降你的职不可

  接起电话才知道,感情人家是自己的老大,降人家的职自己没那个能力,胸中那口恶气顷刻间散的干干净净,陪着笑脸道:“原来是李书记,有什么指示?”

  “老邵啊,我有个侄子叫张扬,被车站派出所给扣了,事情的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那孩子好像受了点委屈,本来我是想让司机小刘处理一下,可惜他没zhè个能力,老邵啊真是不好意思,zhè么晚还给你打电话,打扰你休息了”

  邵卫jiāng何许人也,能让李长宇亲自打电话的关系肯定是非同一般啊,司机小刘没zhè个能力?人家是说得隐晦啊,邵卫jiāng稍稍一品zhè话中的含义顿时明白,一定是zhè帮不长眼的东西没给人家面子,李长宇zhè是兴师问罪来了

  邵卫jiāng连忙表示,自己会马上过问zhè件事

  李长宇慢吞○吞说了一句:“我看zhè件事也有可能是张扬的错,不过他还是个学生,难免年轻气盛了一点,老邵啊,你要调查清楚,无论谁犯了错,都要严加处理,不要给我面子”

  邵卫jiāng心底直冒冷气麻痹地领导毕◆○吞说了一句:“我看zhè件事也有可能是张扬的错,不过他还是个学生,难免年轻气盛了一点,老邵啊,你要调查清楚,无论谁犯了错,都要严加处理tūnshuōleyījù:“wǒkànzhèjiànshìyěyǒukěnéngshìzhāngyángdecuò,búguòtāháishìgèxuéshēng,nánmiǎnniánqīngqìshèngleyīdiǎn,lǎoshàoā,nǐyàodiàocháqīngchǔ,wúlùnshuífànlecuò,dōuyàoyánjiāchùlǐ,búyàogěiwǒmiànzǐ”

  shàowèijiāngxīndǐzhímàolěngqìmábìdìlǐngdǎobì竟是领导你看人家zhè说话水平一句年轻气盛就把自己亲戚地错误全部抹煞严加处理谁?肯定是严加处理那个不给他面子地小所长邵卫jiāng心里zhè个怒啊可是又不敢表达出来还想说两句好话李长宇那边已经挂上了电◆话

  邵卫jiāng慢慢放下电话车站派出所他脑海中很快浮现出一个名字王忠科要说zhè个王忠科还真是一个老警察今年四十岁了比邵卫jiāng只晚两期地警员人一旦到了邵卫jiāngzhè个位置首先考▲虑地并不是究竟错误在哪一方而是首先考虑当事人地身后究竟有谁?张扬地背后是县委书记李长宇人家已经旗帜鲜明地向自己表明王忠科却没有什么靠山邵卫jiāng唯一顾忌地就是毕竟他们是警务系统总不能向李长宇太过示◇弱可转念想想李长宇即将擢升到市里几乎已经是人人皆知地事实假如今天自己处理地结果不能让他满意恐怕以后彼此之间地关系会不好相处谁都知道李长宇是个记仇地人zhè种人就算不能成为朋友可谁也不愿多一个zhè样地◇敌人邵卫jiāng今年才四十一岁行政级别是副处他还想在向上走一步所以跟李长宇地关系就变得尤为重要了

  想透了zhè其中地利害邵卫jiāng马上就拿起了电话zhèng准备拨通车站派出所地电话可马上又改了主意他住地地方离长途汽车站不远既然李长宇亲自打了电话他必须要表示出对zhè件事地足够重视还是亲自去走一趟

  局长夫人湿哒哒地躺在那里原本还打算邵卫jiāng接完电话之后继续战斗可是看到他已经开始起床穿衣忍不住心中地委屈和失望:“以后你再不要碰我”然后用被子蒙上了脑袋

  邵局长背着身露出一丝冷笑黄脸婆你威胁谁呢?以为老子想碰你呢?我那是人道主义不觉想起宣传科小干事滚圆地屁股一向老成持重地邵局竟然硬了

  张扬并不知道自己地zhè一个电话制造了多少地怨妇客运gōng司保卫科内地气氛剑拔弩张王忠科执意要带走张扬左晓晴挡在张扬地面前:“我也要打个电话”

  王忠科zhè个气啊,今晚究竟是怎么了?老子长的样子好欺负吗?一个个都想喊人来压我,zhè小半天也没见那个李书记的司机过来,王忠科认为张扬八成是故意抬出李书记的大名来恐吓自己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我们王所长也是zhè样,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权位zhèng在被几个小辈不断的挑战,心中的怒火已经无法遏制,沉着脸冷哼了一声:“不行,全都给我带回派出所”

  左晓晴没有流露出任何的畏惧:“你凭什么?就算要抓人,也要讲究法律程序,你zhè样做是不是知法犯法?”

  一个黄毛丫头居然敢教训自己,王忠科冷笑一声,说出了一句极具王八之气的大话:“在zhè里,我就是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