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天下掉下来一个亲妹妹】(2)


  【求收藏,求推荐】

  从小丫头突然变得迷惑的目光,张扬就明白自己肯定露出了马脚,呵呵笑了一声:“小静啊,你怎么跑到我宿舍来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泡书小说齐全()快』

  赵静bèi他这一声小静喊得晕乎乎的,平时小哥的确是这么叫自己,在仔细看了看张扬的样子,没错,就是自己的亲哥哥她尖叫一声冲了上去,紧紧搂住张扬的右胳膊张扬bèi她这慢半拍的反应吓了一跳:“我○说丫头,咱不带那么玩的啊,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你哥啊?”

  赵静抚摸着张扬质感柔和的皮衣,大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羡慕:“哥,哥你这身衣服是借谁的?”

  张扬一听就傻了,合着我张大神医就只能★○说丫头,咱不带那么玩的啊,一惊一乍的,想吓死你哥啊?”

  赵静抚摸着张扬质感柔和的皮衣,大眼睛里充满了兴奋和羡慕:“哥,哥你这shuōyātóu,zánbúdàinàmewándeā,yījīngyīzhàde,xiǎngxiàsǐnǐgēā?”

  zhàojìngfǔmōzhezhāngyángzhìgǎnróuhédepíyī,dàyǎnjīnglǐchōngmǎnlexìngfènhéxiànmù:“gē,gēnǐzhèshēnyīfúshìjièshuíde?”

  zhāngyángyītīngjiùshǎle,hézhewǒzhāngdàshényījiùzhīnéng借别人衣服穿?我自己买不起吗?可是定下心来想想,自己过去还真买不起,这丫头没说自己是偷来的已经是很给面子了

  张扬嘿嘿笑了一声:“丫头,你眼真毒,一眼就看出来这衣服不是我自个儿的”

  “那是……幸亏我知道自己哥哥老实,若是别人看到一定以为你是偷来的?”

  张扬欲哭无泪,闹了半天,还是没逃脱盗窃的嫌疑

  赵静的目光又bèi房间内的那辆中华牌变自行车所吸引:“哇跑车,还☆是中华牌的,十八变的,太牛了”小妮子差点没连眼珠子瞪出来

  “同学买的”有了刚才的经验,张扬不敢承认这是自己的了

  “知道是你同学的,你买得起吗?”赵静握住车把,轻轻拨弄着上面的变拨杆◆:“真好小哥,你说啥时候咱们也能买那么一辆?”

  “既然你那么喜欢,推走就是了,反正也没人看见”

  赵静狠狠瞪了张扬一眼:“小哥,你少寒碜人,咱jiā虽然没钱,这样丢人的事儿咱们可不能干”

  张扬不觉对这位突然出现的小妹生出莫名的好感:“小静,你找我有事?”

  赵静双手离开自行车,有些不满地看着他:“还有你这样当哥哥的,是你说过今天回去,妈中午做了这么多的菜,眼巴巴等着你回jiā,可你倒好现在都没个影儿,怎么?真生爸的qì了?他就那脾qì,你还真跟他一般见识?”

  张扬马上明白这位妹妹前来的目的,想想都有些头大,可是总躲着也不是办法,既然现在的身份是人jiā的儿子,就必须扮演好这个角色

  赵静来到他身边坐下,拽着他的胳膊撒娇道:“好哥哥,走,你都两星期没回jiā了,妈背着我们不知偷偷哭了多少次,你不体谅别人,总得体谅咱妈不是?”

  “☆那是”

  “算你还有点良心,走”赵静拉着张扬站起身来

  赵静是骑车过来的,一辆八成的26fèng凰自行车,打开车锁,把车子推到张扬面前:“小哥,你带我”,她显然是无心,可是无形之中还是○将了张扬一军,张扬刚刚学会骑车,自己骑都打晃,哪有骑车带人的本事

  “还是你带我,哥今天脚扭了,很疼啊”张扬满脸痛苦状

  赵静还是个单纯的小丫头,哪里能够想到亲哥哥也会跟自己耍心眼儿,点了点头,骑车带着张扬向农机厂职工宿舍行去

  农机厂宿舍距离县人民医院并不算远,不到三公里的距离,张扬这么大个子坐在二等座,赵静偏偏又生得瘦弱,一路上难免有好事人指指戳戳,bèi人戳脊梁骨的滋味并不好受,张扬暗下决心,下周说什么也要把自行车给学会了

  进入农机厂的大院,一路之上遇到了不少的熟人,当然张扬是并不认识的,人jiā看到他都热情的招呼着:“小三回来了”

  “最近去哪儿了,老没见你啊”

  “三儿啊还以为你出国了呢”

  张扬脸上保持着热情的笑容,这都是谁跟谁啊?反正他是一个都不认识,不过有一点能够确认,自己在这一带的人缘儿应该不错

  农机厂宿舍里只有两栋楼,那是给厂里的中层干部居住的,张扬的继父赵铁生只是厂工具车间的一个小班长,所以年近五十还没有混上楼房,一jiā六口住在南二排的三间平房里,门前圈起了三十平方左右的一个小院,靠东墙的地方自己搭建了半间厨房,小院里开垦出一块菜地,里面插着一些小葱和蒜苗

  张扬走进院子的时候,院子里只有一个中年妇女,正低头在大木盆里洗着衣服,夕阳的余晖勾勒出她清瘦的轮廓,每搓一下衣服,她脖颈的青筋就随之突出一下,虽然才四十一岁,头发却已经花白,一缕发丝垂落在她的前额,她抬起左臂,用衣袖擦去额前的汗水,这才发觉已经走入院落的张扬

  徐立华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过了许久,唇角方才抽动了◆一下,向上弯出一道温婉的弧线

  张扬看着自己的母亲,望着她憔悴的容颜,内心之中不由得泛起难言的酸楚,在来此之前,他还曾经考虑过,应该如何面对这个女人,可是此刻他却没有任何的犹豫,低声呼唤了一声□:“妈……”喊出这个字眼的时候,他的内心bèi温暖和幸福所包容着,无论他有着怎样的经历,他都无法否认,自己和眼前的这位女性有着密不可分的血缘关系

  徐立华看了看儿子,然后垂下头去,继续洗她的衣服:“三儿,去屋里看会儿电视,等妈洗完了衣服再给你们做饭”

  “嗯”张扬跟着赵静来到中间的平房,室内十四寸彩电中正重播着电视剧渴望,九零年代初,荧屏上没完没了的播着这部国产苦情剧一个中等身材有些谢顶的中年人正靠在人造革沙发上看着电视,右手中拿着一个搪瓷大茶缸,上面还印着农机厂第五届技能比赛和一个大大的奖字,这中年人就是张扬的继父赵铁生了

  赵铁生举起茶缸喝了一大口茶水,发出十分夸张的呼噜声,然后皱了皱眉头,把茶缸子向张扬递了过去

  张扬没有反应,赵静慌忙抢过去想要把大茶缸接过来,想不到赵铁生在她就要碰到的时候,又把茶缸收了回来,然后再次递到张扬的面前,这次赵静没敢去接,☆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

  赵铁生虽然坐在沙发上,可是他的眼光却充满了高傲,脸上挂着不可一世的神情,老子是户主,老子是这个jiā庭中最有权势的人,老子就要以势压人,这就是强势

★☆张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中年人

  赵铁生虽然坐在沙发上,可是他的眼光却充满了高傲,脸上挂zhāngyángráoyǒuxìngqùdekànzheyǎnqiándezhègèzhōngniánrén

  zhàotiěshēngsuīránzuòzàishāfāshàng,kěshìtādeyǎnguāngquèchōngmǎnlegāoào,liǎnshàngguàzhebúkěyīshìdeshénqíng,lǎozǐshìhùzhǔ,lǎozǐshìzhègèjiātíngzhōngzuìyǒuquánshìderén,lǎozǐjiùyàoyǐshìyārén,zhèjiùshìqiángshì

  张扬仍然没有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