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忠心仆人【恳求月票】


  目光冷漠无情地看着博雅赫在地上整整翻滚了五分钟,张卫东才出手暂时解了他的禁制。

  张卫东把禁制一解,饶是博雅赫也是索马里这片危险海域叱咤风云的大rén物,这个时候也呼呼地喘着粗气,两眼呆滞中带着无尽的恐惧,像个病入膏方、风烛残年的老rén,却哪还yǒu海盗王昔日叱咤风云的威风。

  “博雅赫先生,不知道你还yǒu没yǒu兴趣尝试一下另外一种咒语的美妙滋味?”张卫东见博雅赫还在傻愣愣地喘着粗气,整个rén就像掉了魂似的,嘴角不禁逸出一抹冷笑,淡淡道。

  张卫东那风轻云淡的声音,落在博雅赫的耳朵里就像地狱深渊里传出来的恶魔那恐怖的声音。博雅赫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两眼惊恐地看着张卫东连连摆手道:“尊贵的东方巫师,我以我祖母的名字起誓,从今日起博雅赫就是您的忠心仆rén,只求您别再让我尝试另外的咒语了。”

  张卫东没想到dǐngdǐng大名的海盗王这么经不起折腾,就这样一下子便举手投降了,而且还投降得这么彻底,一时间反倒没了折磨他的兴趣。

  张卫东却也不想想,巫师在博雅赫的眼里跟中国rén眼里的神仙是没多大区别的,凡rén再强悍,对那种未知而神秘的存在都yǒu一种与生俱来的恐惧感,况且张卫东还刚刚让博雅赫品尝过一次“欲仙欲死的美妙滋味”,早已因为过惯醉生梦死的生活,消磨了往日铁血锐气的博雅赫又如何“坚挺”得下去。

  “既然你不接受我这一片好心,那就等着以后再说吧。对了,刚才那个咒语每两年会发作一次,当然如果博雅赫先生表现得让我满意的话,我想我会在每两年期限来临之前帮你缓解这个咒语的。当然如果博雅赫先生的表现不能让我满意的话,那很遗憾,你会像今天一样在地上翻滚到咽下最后一口气。”张卫东信步走到别墅的超大露台上,望着数十米开外的美丽港湾。淡淡说道。

  张卫东的话听得博雅赫汗毛都根根竖了起来,急忙跟了出去,态度谦卑无比地■道:“尊贵的主rén请您放心,忠心的博雅赫一定会竭尽全力为您服务的。”

  “是吗?那为什么你还站在这里?还不给我派rén去将我的中国朋友接出来然后送他们离开这里!”张卫东的声音骤然冷了下来。 ◇
  博雅赫闻言这才想起西边的牢房里还关着一批中国rén,心里那个懊悔啊!本以为又做了一笔大买卖,本以为又yǒu几百万美元进账,没想到却引来了这个比地狱中释放出来的恶魔还要可怕的东方巫师。

★  不过这个时候显然不是懊悔的时候,博雅赫急忙道:“是。尊贵的主rén。我现在就去请他们出来。不知道需不需要将他们请到这里来跟您见个面?”

  “不需要了,牢房里已经yǒu我的学生在那里,他知道◇该怎么做。”张卫东摆摆手道。

  博雅赫听说牢房那边早已经yǒu个东方巫师的学生守着。吓得脸色都“苍白”了,急忙恭敬应了声,然后匆匆转身离去。

  离去时。博雅赫特意向那两位大屁股黑妞叮嘱了一两句,让她们伺候好超大阳台上那位东方巫师,他新上任的主子。

  牢房那边,洞明神色平淡地站在门口,唐国赫则依旧和rén质们站在牢房里。

  随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rén质们从一开始见到祖**rén出现时的惊喜渐渐转为恐惧和不安。

  他们比谁都清楚海盗的凶残,也很清楚这栋院落的内外yǒu大量手持武器的海盗,海港那边更停着许多海盗的快艇,上面同样yǒu不少的海盗。

  他们yǒu二十五rén。这么大的一群rén怎么从这栋院落里冲出去?冲出去后又如何离开埃尔小镇,这可是“海盗之乡”啊!

  不要说他们,就算索马里政府军也不敢轻易闯入这片地区。

  而到现在,他们除了看到跟他们在一起的唐国赫像个厉害的特种兵,其余两个,一个是小白脸,一个是白胡子老头。再也没yǒu看到任何其他rén。

  莫非这就中国的特种部队?难道就这样的三rén组合能救自己这二十五rén出去?

  越想,牢房里的rén质们越觉得这事情就像天方夜谭一样不靠谱。当然越想也就越恐慌和不安了。

  当rén质们越来越恐慌不安时,突然走道里响起了杂乱的脚步声和叽里咕噜谁也听不●懂的语言,rén质们彻底慌乱了起来。

  这样的脚步声,这样奇怪的语言他们再熟悉不过了。

  只yǒu唐国赫虽然心生好奇。但依旧一脸平静地站在牢房里,见识过张卫东的神奇。现在就算rén质被◆dǒngdeyǔyán,rénzhìmenchèdǐhuāngluànleqǐlái。

  zhèyàngdejiǎobùshēng,zhèyàngqíguàideyǔyántāmenzàishúxībúguòle。

  zhīyǒutángguóhèsuīránxīnshēnghǎoqí。dànyījiùyīliǎnpíngjìngdìzhànzàiláofánglǐ,jiànshíguòzhāngwèidōngdeshénqí。xiànzàijiùsuànrénzhìbèi关押在美国的五角大楼,他都毫不怀疑张卫东yǒu能力把rén救出去。

  唐国赫都能这么镇定,洞明就更不用说了。他看着门外一群黑rén在一个身材高大,额头上yǒu道刀bā的黑rén带领下匆匆往这边走来,眼睛不禁眯了起来。

  带头的黑rén当然便是博雅赫,他远远看到牢房门口站着一位白胡子老头,心里虽然很奇怪为什么这个看起来更像东方巫师,岁数看起来也大多了的白胡子老头为什么会是自己新任主子☆的学生,但还是远远就站住冲洞明打着手势,嘴巴里还叽里咕噜讲着蹩脚的英语,表示自己是来放rén的。

  没办法,刚刚吃过东方巫师的苦头,博雅赫可不想再吃一次苦头。

  洞明虽然听不懂博雅赫的◆鸟语,不过他早已知道老师既然出马了,这些黑鬼又怎么还可能yǒu机会跑这里来捣蛋呢?所以见状老实不客气地冲博雅赫招了招手。

  博雅赫见状,这才敢走上前去。

  当博雅赫走上前来时,唐国赫也已经从牢房里走了出来。当博雅赫一看到唐国赫,就察觉到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军rén彪悍的铁血气息。

  要是换成以前,遇到这样的rén,博雅赫肯定会高度警惕,只是今日他却反倒更怕洞明这个白胡子老头子,至于唐国赫这个共和国虎牙特种部队的中校队长,反倒成了无足轻重的rén物。

  “这黑鬼的话贫道听不懂,还是你来跟他讲吧。”洞明见唐国赫出来,一脸轻松地笑道。

  “是,老前辈。”唐国赫点了点头,然后走到博雅赫面前开始了正式的交流。

  没几句话,唐国赫就弄清楚了博雅赫的身份以及他来此的目的。虽然心中早已yǒu准备,但见才这么几分钟的时间“邦特兰卫队”的首领就亲自眼巴巴地赶过来放rén,唐国赫还是暗暗心惊不已,当然对张卫东也越发的崇拜敬畏。

  唐国赫尚且暗暗心惊不已,当rén质们看到凶名远扬的博雅赫大首领亲自陪着笑脸请他们离开这该死的牢房时,所yǒurén质全都差点认为自己在白日做梦。

  莫非老bǎn交赎金了?不对呀,唐军官可是说得明明白白的,他们是来营救他们的。再说了,就算老bǎn交了赎金,以博雅赫的身份也没必要亲自陪着笑脸来请他们出去啊,没叫几个rén●拿着枪把他们踹出去算是谢天谢地了。

  不过很快,rén质们都发现了博雅赫脸颊还yǒu嘴角都肿得老高老高,还yǒu明显被鞋子踩过的印子。rén质们发现了这点之后,简直就比发现博雅赫亲自来请他们出◆去还要惊奇。

  老天,在索马里竟然还yǒurén能用脚踩着博雅赫的脑袋,那该是什么rén啊?难道会是那个白白嫩嫩的小年轻吗?不,这绝不可能!

  “唐军官,刚才那位同志呢?他不跟我们一起走吗?”双脚重新站在熟悉的甲bǎn上,看着海岸上不停向他们挥手道别,好像非常依依不舍的海盗们,吕雅芬的父亲吕长俊终于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小心翼翼地问道。

  甲bǎn上其余rén闻言也都纷纷一脸☆好奇地看向唐国赫。

  “从今天起你们要忘掉那个rén,对谁也不能提起他。你们要记住,无论谁问起,你们都要说你们是共和国特种部队的官兵把他们从海盗窝里救出来的。”唐国赫望着逐渐消失的埃尔小镇,神◎色冷峻地回道。

  “还yǒu我,你们也忘了吧!”一道苍老却又给rén中气十足的声音在他们的身后响了起来,正是那位一直被他们认为是共和国yǒu史以来年纪最大的“特种兵”的白胡子老头子。

  看着唐国赫冷峻的表情,还yǒu那张早过了当特种兵的老脸,所yǒurén似乎突然间想到了什么,心中莫名地升起一丝寒意。

  甲bǎn上骤然间就安静了下来,只yǒu海风吹过,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 ◆
  许久才yǒurén小声地道:“是不是海盗这么客气地放我们走,都是因为……”

  “这话你们放在心里就可以了。”唐国赫冷冷地打断了那个出声的水手。

  甲bǎn上再次安静了下来,但◎▲这次除了海风声,海浪拍打船身的声音,响起的还yǒu粗重的喘息声。

  他们终于明白了赫赫yǒu名的“邦特兰卫队”首领博雅赫为什么要亲自送他们上船,还要向他们依依不舍地挥手告别了,他们也终于知道博◇雅赫脸上的鞋印是谁踩的。

  货船驶向蔚蓝色的大海,一路上,劫后余生的喜悦似乎全都被那张小白脸给冲走了,甚至看到祖国海军那威武的军舰出现在远处海面上时,他们第一时间想到的却是回头遥望早已看不到影子的埃尔小镇。

  然后所yǒurén不约而同地朝那个方向深深鞠躬!

  <<修真老师生活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