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三章 你们得救了


  火红de落日染红了山脚下那成片成片de荒漠和贫瘠de土地,一个瘦骨嶙峋de黑人,带着一个同样廋骨嶙峋,且挺着个小肚腩de光脚小男孩,在落日下赶着一群山羊缓缓向远处de山村走去。

  “索马里大多数海盗都是因贫困才走上这条凶残暴力de道路,他们在当地大肆花费勒索得来de赎金,他们建造巨大de别墅,购买进口昂贵汽车,开设旅馆,还把一部分收获分给贫困de人民,所以在当地当海盗不仅不可耻,◆而且很多时候还是当地居民和难民眼里de英雄,是他们向往de职业……”

  望着那黑瘦de背影逐渐远去,张卫东不禁想起了一路上唐国赫跟他讲述过de有关索马里de情形,也想起了这一路过来所看到de荒▲凉贫瘠,眼里流露出一丝复杂de目光。

  本来他是饱含着杀机而来,势要把连他学生父亲都敢劫持de海盗团伙“邦特兰卫队”连根拔起,但这股原本气势如虹de杀机却在这一路上渐渐被消磨减弱。

  目光从那逐渐消失在远方de两个黑人还有那群山羊上收回来,张卫东望向了那被称为“海盗之乡”de埃尔小镇。

  这是一个在索马里难得一见de繁华小镇,港口里停满了船只和快艇甚至豪华de游艇,镇上de◆房子虽大多数很破旧,但却一幢连着一幢,显示着小镇de繁华。

  其中有一栋包括院落至少占地四五千平米de建筑在那一栋栋破旧de房子中显得格外de显眼,仿若鹤立鸡群一般。

  院落de门口站□着荷枪实弹de黑人。胸肌高高de鼓起,远远就能感受到他们身上de彪悍气息。

  “张老师,那就是‘邦特兰卫队’总部所在之地,上次我们来时‘天峰’号货轮人质就被关押在西头那间单层楼de灰白色建筑里。”唐国赫放下手中de望远镜,指着远处那幢建筑说道,说完唐国赫扭头用充满敬畏de目光望向张卫东。

  唐国赫是昨天上午临时被集团军军长也就是他父亲一个电话给紧急乘军机招到北京de,然后遇到了张卫◆东和洞明两人。

  刚开始唐国赫根本不敢相信就这样一老一少两个人能深入海盗老窝解救人质。更不敢置信自己堂堂虎牙特种队队长竟然有朝一日沦落为向导de身份。但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况且这个命令是出自○dōnghédòngmíngliǎngrén。

  gāngkāishǐtángguóhègēnběnbúgǎnxiàngxìnjiùzhèyàngyīlǎoyīshǎoliǎnggèrénnéngshēnrùhǎidàolǎowōjiějiùrénzhì。gèngbúgǎnzhìxìnzìjǐtángtánghǔyátèzhǒngduìduìzhǎngjìngrányǒucháoyīrìlúnluòwéixiàngdǎodeshēnfèn。dànjun1rényǐfúcóngmìnglìngwéitiānzhí,kuàngqiězhègèmìnglìngshìchūzì自己de父亲,唐国赫怀疑谁也不敢怀疑自己de父亲。

  不过当三人乘着飞机到达索马里首都飞机场之后。张卫东带着唐国赫和洞明直接御剑横插索马里大地时,唐国赫终于明白为什么以自己虎牙特种大队队长de☆身份也只能沦落为向导了。

  唐国赫话音还没落下,张卫东de神念早已如一张巨网般朝远处海边那栋院落撒了过去。

  自从那一晚神念无意中进入那团混沌气息。张卫东de神念早已被淬炼得凝练而且强□大无比。神念一撒出去,便清清楚楚地感应到了那栋单层楼里聚着二十五人,门口还站着两位手握AK47突击步枪de彪壮海盗。

  “二十五人!看来海盗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de。”张卫东神念锁定那栋单身楼,嘴角勾起一抹不屑de冷笑。

  唐国赫告诉他de人质人数正是二十五人!

  “我们走洞明。”张卫东目中寒芒一闪,伸手抓住唐国赫那粗壮结实de胳膊,脚往山下一迈,人便如箭般朝远处那栋建筑直射而去。

  洞明见状,急忙运转真元,双脚使劲往地上一蹬,人也如箭般朝山下射了过去。

  唐国赫被张卫东抓着胳膊。迎面海风吹来,两耳鼓鼓作响,两眼却根本睁不开。

  等风突然停下来时,唐国赫张开眼一看,却发现自己已经站在了一紧锁de铁门面前。两位看守铁门de海盗却瞪着眼睛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眼里流露出de尽是骇然惊恐de目光。

  根本不用张卫东开口,洞明早已伸手抓着硕大de铁锁猛地一扯,铁锁便哐当一声,断开落在地上,然后推开铁门。束手立在边上。

  张卫东微微点头,然后带着唐国赫大步迈了进去。

  牢房里,气味冲鼻,里面或坐或躺着二十五个皮肤偏黑de中国男子。其中几位身上还有些鞭伤,不过都没有什么大碍。

  当铁门突然被推了开来,见眼前出现de不是实枪核弹de海盗,而是两位跟他们一样都是黄皮肤de男子,全牢房里de人全都傻傻地盯着他们看,一时半刻竟没能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们得救了,我是中**人,奉命来营救你们de。”唐国赫上前一步,神色激动地冲众人敬了一个军礼,声音却沉稳冷静。

  这是来前张卫东就交代过de事情,他们和洞明只管出手,领路、联系海军军舰还有什么表面上de功夫则全归唐国赫负责。

  见唐国赫一开口就是熟悉de中国音,而且还是中**人,全牢房里de人先是一脸不敢置信,接着全都默默流下了劫后余生de泪水。

  现在还身处海盗老窝,他们都还不敢出声。

  张卫东目光扫过正默默流着眼泪de众人,最终落在一位看起来跟吕雅芬相貌微微有些相似de中年男子身上。

  男子de身上有道鞭伤,伤痕不深,但看起来却也有些触目惊心。

  “你叫吕长俊对吧?”张卫东走到那位男子面前,问道。

  “您怎么知道我叫吕长俊?难道您认识我?”吕长俊很是吃惊地看着眼前这位怎么看都不像是军人de年轻人,倒是唐国赫一股彪悍气息,就连目光都是如剑一般锐利,让人毫不怀疑他就是中**队中de真正精英。

  “脱险后马上给家里报个平安,你女儿很担心你!你所受de鞭伤,还有这段日子所经受de苦难,我都会让海盗付出该有de惨重代价de。”张卫东拍了拍吕长俊de肩膀,一缕充盈着木系生机de真气悄然顺着他按手de地方流到鞭伤之处,如此一来,就算吕长俊脱险后不用药,伤口也会很快痊愈。

  说完张卫东在吕长俊困惑不解de目光下,转身冲唐国赫道:“洞明会留下来和你一起回去,你现在可以联系海军军舰,让他们准备接应了。”

  说完张卫东便迈步朝门外走去。

  唐国赫用狂热却又充满敬畏de目光目送张卫东离去,他不知道以后是否还有机会跟这位神秘强大得让他一想起来就心惊肉跳de张老师一起执行任务,但他知道,这辈子他永远也不可能忘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强大de存在。

  “老师。”张卫东走到门口时,过道里洞明有些不舍地冲张卫东鞠躬道。

  张卫东交代唐国赫de话,他都听到了。他倒是想留下来跟张卫东一起回去,只是修为有限,他目前还没办法御宝飞行,这茫茫大海以他de本事却是无法飞越过去。

  “有空我会常去青城山de。”张卫东拍了拍洞明de肩膀说道。

  以前他不知道中华大地de修真界已经没落到这等程度,也不知道在那段特殊de历史时期,还有另外一场世人不知道de战争。现在既然知道了,身为修真界de一份子,张卫东发现以自己de心态根本无法做到置身之外,既然如此,那就让中华修真界在青城派崛起吧。

  张卫东说完之后便飘然离去,留下洞明呆如泥塑地立在原地。

  世间武功尚有门派不传之秘,修炼之道更是与天争命,很多修道玄机都是门派前人生死之际所领悟,弥足珍贵,不是本门弟子是绝不外传de。就如洞明上次突破练气期de领悟,几乎是从鬼门关上兜一圈才得到de,又岂是随随便便传与外人de。这也是洞明这么一大把年纪对张卫东至始至终保持着无以伦比de恭敬原因之一,倒也不全是因为他de金丹期修士身份。所以自从上次筑基成功,又得了张卫东许多传授之后,洞明心中虽极为渴望再度聆听张卫东传授道法,但从没再敢奢望。但洞明万万没想到,张卫东答应给予de却是比他不敢奢望de还要多。

  “有空我会常去青城山de。”张卫东离去前de声音久久回荡在洞明de耳中,两行老泪不知不觉中从眼里挂下来。

  博雅赫自从干掉上任首领,坐上“邦特兰卫队”首领位置之后,好运似乎一直跟着他。海上de生意越做越大越做越顺,手底下de人、枪、还有船只以可怕de速度在暴涨,当然暴涨de还有他de个人财富。

  豪华de别墅,名贵de跑车,还有美丽deniū儿……博雅赫尽情地挥霍着他通过暴力手段聚敛而来de财富。

  博雅赫今天de心情就像索马里晴朗de天气一样,很好也很热,因为今天他刚刚搞到了两个美丽de大屁股黑niū。

  不过在享受这两个大屁股niū儿之前,博雅赫得先塞饱自己de肚子。博雅赫年少de时候曾经很落魄过,有过两天两夜没进过一点食物de经历,所以他对吃情有独钟,也曾发过誓,以后决不让自己饿肚子。所以哪怕两个大屁股黑niū在雪白de餐桌前不时扭动着屁股,摆出各种各样勾人de姿态,博雅赫依旧不紧不慢地享受着桌上de牛排还有从一sōu法国游艇上搞到de波尔多葡萄酒,就像一位绅士一样。

  他要先好好享受桌上de美食,然后再好好享受餐桌边上de两位大屁股黑niū。

  “报告首领,有位中国先生要见您。”就在博雅赫享受着桌上de美食时,一位士兵在门口叫道。(未完待续)RQ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