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四大海盗团伙


  “既然这样,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张老弟,你要是不嫌弃我一介凡人,就叫我一声唐老哥,也别叫什么唐老了。”唐老是豪爽之辈,闻言笑道。

  唐老这句话说得下面坐着的人,全都差点一屁股滑到地上去,尤其唐家的人,个个心里那个哭啊。

  就算老神仙叫张卫东祖宗,跟唐兴中等人关系也不大,最多对张卫东表示得尊敬一些就是了。可是老爷子跟张卫东称兄道弟的,让他们这帮做子女儿孙如何伤得起啊?难道要唐兴中这样五六十岁的人管一个小后生叫叔吗?最伤不起的是唐国锐,他可是年轻一辈中的翘楚,整个京城都数得着的太子哥,难道要他管一个小白脸叫爷爷吗?

  jīng过与谭正铭结拜,又jīng历过被洞明这个一百多岁的老道士像师父一样供着,张卫东现在心理素质可比以前强多了,闻言也不矫情,同样很豪爽地道:“那就这样说定了,我叫你唐老哥。”

  张卫东这话一出口,唐兴中等人眼泪直往肚子里吞,却又不敢提反对意见。

  老爷子要跟人称兄道弟,哪轮得到他们插嘴反对啊!

  就在唐兴中等人郁闷得眼泪直往肚子里吞时,总算张卫东最近跟社会接触多了,人也变得比以前更懂人情世故一些,接着又补充道:“不过□唐老哥,我还有个意见,你年事已高,在共和国地位又高,我们呀还是各交各的,要不然非乱套不可,而且这件事。最好不要跟外人提起,要不然你想我一个穷教书的跟你一个开国将军称兄道弟的,恐怕明天我就得卷铺盖走人,◆失业了!”

  张卫东这话简直说到了唐兴中等人的心窝窝里去,恨不得上去抱着张卫东狠狠亲上一口。

  “哈哈。说的也是。不过这样倒便宜了这帮兔崽子了!”唐老指着唐兴中等人笑道。

  因▲为临老了,还认了张卫东这样一位神仙般的小兄弟,唐老心情格外的愉悦,讲起话来也变得比起以前随意了许多。

  唐兴中等人已jīng很长时间没听到父亲(爷爷)指着他们叫兔崽子了,在他们的印象中。随着父★亲(爷爷)的位置越坐越高,人也变得越来越威严,他们也越来越畏惧他。只是今日这声兔崽子,却让他们突然感受到了久违的慈爱和亲切。

  “张先生不是大学老师吗?我看以后我们就叫他张老师好了。”唐旭红趁机提议道。

  “我看这样好,这样好。”唐兴中闻言急忙跟着附和道。

  老师是一种zhí业称呼,就算唐兴中身居高位叫一个人老师也很是正常的,但同时又因为老师这个zhí业的特殊性。若叫的人真有心,老师的称呼便有尊敬之意。唐旭红这个提议,既表达了尊敬之意,却又不会diū了他们的脸面,倒也算是两全其美。

  “好。好,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脑袋瓜里转着什么弯吗?要不是现在年代不同了,卫东也真的年轻,你以为你们逃得掉吗?”唐老没好气地瞪了众人一眼。

  唐兴中等人闻言都讪讪地笑了笑,没敢吱声。

  “唐老哥,这次我来是有点事情找你帮忙的。”张卫东终究心悬吕雅芬父亲的安危。倒也没有太多心情在这些事情上扯皮,话锋一转道。

  “你看我,年纪大了。记性也不行了。你要不说,我都差点忘了正事,对了,究竟是什么事情?”唐老笑道。

  “是关于最近发生的索马里海盗劫持‘天峰’号货轮的事情,我有一位学生的父亲就在这货轮上当二副。”张卫东说道。

  之前张卫东和唐老按世俗关系来论交情,洞明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听着。既不吭声,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不就是跟小唐称兄道弟吗?还算◆便宜了小唐呢!不过当听到竟然有人劫持老师学生的父亲时。洞明表情便骤然冷了下来。本是仙风道骨的他仿若突然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渗人。

  唐老如今年事虽已高,但却一直心系国家,倒也知道这件事,◆◆便宜了小唐呢!不过当听到竟然有人劫持老师学生的父亲时。洞明表情便骤然冷了下来。本是仙风道骨的他仿若突然变成了一把出鞘的利剑,锋芒渗人。biànyílexiǎotángne!búguòdāngtīngdàojìngrányǒurénjiéchílǎoshīxuéshēngdefùqīnshí。dòngmíngbiǎoqíngbiànzhòuránlěnglexiàlái。běnshìxiānfēngdàogǔdetāfǎngruòtūránbiànchéngleyībǎchūqiàodelìjiàn,fēngmángshènrén。

  tánglǎorújīnniánshìsuīyǐgāo,dànquèyīzhíxīnxìguójiā,dǎoyězhīdàozhèjiànshì,闻言动容地看了一眼突然变得如利剑般锋芒逼人的洞明,然后眉头紧锁道:“原来是这事,这事我也知道,不过这件事难办啊!”

  说着唐老将目光投向了唐兴强,又道:“兴强你跟卫东详细说说。”

  唐兴强闻言点头说了声是,然后看向张卫东,神色凝重道:“张老师目前活跃在索马里海域的主要有四大团伙,第一伙叫‘邦特兰卫队’,他们是索马里海域最早从事有组织海盗活动的团伙;第二伙叫‘国家海岸志愿护卫者’,他们规模较小,主要劫掠沿岸航行的小型船只;第三伙叫‘梅尔卡‘,他们以火力较强的小型渔船作为主要作案工具,特点是作案方式比较灵活;第四伙叫‘索马里水兵’是四大团伙中势力最大的海盗团伙,其活动范围远至距海岸线300公里处。劫持我国‘天峰’号货轮的正是这四大团伙中,最早从事海盗活动的‘邦特兰卫队’。‘邦特兰卫队’的头目叫博雅赫,至少有两百号武装人马,而给他们提供情报、后勤服务的人则难以计数。拥有动力强劲的快艇、精良的枪支,还有不少大炮和火箭发射筒。”

  唐兴强在介绍这些海盗时,不时拿眼偷偷打量张卫东,见张卫东听到这些话时,除了目光变得有些寒冷,脸上的表情始终没有起变化,平静得就跟一潭死水般。唐兴强心里不禁暗暗感叹,能让老神仙敬为授业恩师的人,胆色果然非常人可比。

  心里感叹着,唐兴强继续道:“因为海盗团伙实力强大,耳目众多,又有人质在手,营救工作非常艰难。五天前,我军虎牙特种队已j▲īng出动过一次,但人才刚摸到海盗窝,敌人已jīng收到了信息,直接把人质给拉出来,我们只好直接撤退。这次营救行动之后,‘邦特兰卫队’放出消息,说一旦发现我们敢再次采取营救行动,他们必将杀死人质。现在▲我军已jīng处于非常艰难的处境,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这帮狗娘养的!”

  说到懊恼处,唐兴强忍不住重重对着椅子锤了一拳。

  “既然五天前我军特种队已jīng摸到海盗窝,那也就说你们已jīng知道了敌人确切的位置了。”张卫东看着唐兴强很冷静地道,他的目光变得越发得冰冷。

  竟然敢威胁要杀死人质,这帮狗娘养的!

  “是,但现在知道也没用。营救之举只能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才能凑效。海盗窝所在的地方,当地人民往往跟海盗是一伙的,一有风吹草动他们就能收到消息。五天前,‘邦特兰卫队’还在和‘天峰’船东私底下谈赎金之事,他们并不知道我们已jīng获知此事,要开展营救,可以说是最佳的营救机会了,可惜却无功而返。现在要想二度开展营救,不仅人质安全将受到极大威胁,而且想不被发现可能性极小。”唐兴强皱着眉头郁闷道。

  “怎么会这样呢?前段时间,有报道还说美国‘海豹突击队’成功解救了一位被劫持的船长呢!难道我们跟他们真的差距很大吗?”唐旭红道。

  “跟美国的差距肯定是有的,这点我不能否认。但前段时间美国成功解救被劫持船长跟我们现在遇到的情况是完全不一样的。当时发生了劫持事件后,有数艘美**舰马上就赶到了现场,并同海盗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艰苦的谈判,但没能达成一致。后来海盗们乘坐的救生艇缺乏燃料,失去了动力,因此只能在索马里东部的印度洋茫茫海面上‘漂流‘,距离索马里海岸线最近时只有50公里左右。只要他们成功上岸,就将回到‘海盗老窝‘的怀抱,解决此事将变得更为困难。美军因此采取了一切必要措施,一方面阻止海盗的‘增援部队‘赶赴现场,一方面始终让这条小船处于自己的有效监控范围内,使其没有带着人质登陆的可能。为此美军出动了7艘军舰和p-3侦察飞机,jīng过多日对峙,最终才把船长给救下来。”

  “而我们现在的情况却比前段时间那次营救要复杂许多,不仅人质多,而且海盗已jīng回到了他们陆上基地。我们的人一旦踏入他们的地盘,在jīng过上一次的惊动之后,想不被他们发现都困难。”唐兴强分析道。

  “那是不是说营救基本上已jīng无望了?”唐兴中皱着眉头问道。他是宣传部副部长,对国内外舆论最为关心,如今我军插手“天峰”号劫持事件,国外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国内也开始陆续出现了这方面报道。到头来,如果说我军素手无策,最终还是乖乖地支付赎金,对我国名声肯定是不小的打击,这是唐兴中这个宣传部副部长绝不愿意看到的。

  “为了人质的安全出发,确实是这样。”唐兴强脸上露出无奈的苦笑,说完抬头看向张卫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