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八章 弟子不孝


  洞明虽是如此说,唐家的人却又如何会放他走呢?

  这可是活神仙啊,绝大部分人一辈子都遇不上,如今老人家可是亲自送上门来,机缘难得,又岂可白白放过?尤其唐老年事已高,随时随刻都有可能撒手西去,如果能得眼前这位老神仙指点一些养生之道,再添些寿命,对于唐家可是天大的幸事。

  “老神仙留步,这不刚刚来怎么jiù走了呢?怎么也得再坐坐,吃过午饭之后再走也不迟。”唐老急忙起身笑呵呵地挽留道。

  “小唐你不必客气,贫道最近正在辟谷,不宜食荤素。”洞明回道。

  辟谷啊!那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了吗?

  唐家老小一听,心lǐ更火热了。咱也不求成仙成神的,也不辟什么谷,只要老爷子健健康康多活几年jiù成啊!

  “老神仙您是不是还在怪我刚才冒犯之举,您要真怪我,我给您老跪下赔罪。”唐兴强说着便要给洞明跪下。

  这可是关乎父亲是否能继续长寿,关乎唐家是否能走得更远更辉煌的大事情,别说让唐兴强给洞明下跪道歉了,叫他声爷爷他也愿意。事实上,以洞明的岁数也当得起爷爷的称呼。

  “你这是做什么?”洞明把拂尘轻轻一甩,唐兴强jiù再也跪不下去,被迫直起了身子。

  洞明一甩之后,看着唐老道:“小唐我知道你心意,只是生老病死乃自然规律。你不是我道中之人,活到今日年岁已属不易。jiù算老道,也是与天争命,该走的时候的也得走啊!”

  说到这lǐ洞明不禁也有些心有戚戚,若不是老师,他现在不也是苟延残喘,等着入土吗?

  唐老毕竟经历过多次生死之战,对生死比唐兴强等人看得更开一些,见洞明这样说。知道miàn对生老病死自然规律,jiù算洞明也是无可奈何的,便也jiù断了那心思。而唐兴强和唐兴中见洞明这样说,虽有些不死心,一时半刻却也想不chū挽留之言,倒是唐旭红突然想起了张卫东,两眼不禁一亮道:“爸,段威带着一位年轻人说要见您。”

  “没见爸正和老神仙正在探讨养生之道吗?”唐兴中正在头疼怎么把老神仙留下来。却见四妹一点心眼都没有,这个时候竟然提起什么段威和什么小年轻,忍不住chū口训斥道。

  jiù算段威如今地位颇◆◎高,难道还能跟父亲的长命百岁相比吗?

  “那,那年轻人说认得老神仙。”唐旭红被三哥唐兴中这么一训斥,心lǐ倒也突然间变得没底了,支支吾吾地低声道。

  这可是真正的活神仙啊,jiù张卫东◎那小年轻怎么可能认识他呢?别弄巧成拙,反倒惹恼他老人家才好啊。

  “胡说什么呢!”这回唐兴中更不满了。jiù连唐老都有些不满。

  那年轻人是谁他不知道,但段威是谁他难道不知道吗?再说了,老神仙自己都说了。已经几十年没下山了,那年轻人今年才多少岁?又怎么可能认识他?

  “哦?那年轻人叫什么名字?”倒是洞明闻言心不禁猛地一跳,雪白的眉毛也扬了起来。

  像他这样的岁数,以前可以倚老卖老不把年轻人放在眼lǐ,可如今他不敢啊!他的老师如今不jiù是一个看起来像小年轻的年轻人吗?

  “他叫张卫东,是吴州来的…….”唐旭红本来见唐兴中说她胡说,心lǐ也暗骂自己鬼迷心窍,怎么jiù听他的话进来通报了呢,只是洞明问起她又不得不回答。

  不过唐旭红的话还没讲完。jiù感到一阵风突然刮起,眼前一花,老神仙竟然真像神仙一样倏地一下不见了。

  唐老一家人看着老神仙那看似苍老的身子竟然如鬼魅一般掠chū了大厅,那速度简直跟子弹chū枪膛有得一比,差点连下巴都掉了一地。

  这是人的速度吗?老神仙要是肯代表国家去参加什么田径百米、两百米什么的短跑比赛。还有博尔特什么屁事!估计什么飞人在他身后刚起跑,老人家已经到终点了。

  唐老一家人发了一会傻后,然后便慌慌张张地往大厅外走。

  老神仙刚才是多么淡定,多么仙风道骨的一位老人啊,现在却跟急着入洞房的小伙子一样。唐老一家人如果还猜不chū那个叫张卫东什么的小年轻非同寻常,他们也好集体去撞墙了。

  段威和张卫东依旧坐在厢房客厅。

  因为有洞明这个唐老故友打底,张卫东虽还挂念着吕雅芬的父亲,却比一开始悠然自得了不少,唐旭红走后,他一点都不急地喝着茶水。倒是段威心lǐ终究还不是很有底,心lǐ有点忐忑不安的,也不知道真要从唐老屋lǐ走chū一位老道士,会是怎么一副情况,这老道士跟张卫东又会是什么关系?

  因为不安,段威特意走到门口往正房探头观望,看看究竟会不会真的走chū来一位老道士来?

  段威正探头观望之际,突然感到眼前一花,一位白胡子白头发的老道士大白天的jiù像鬼一样突然chū现在了他的眼前,差点把段威吓得差点心脏病复发。

  洞明刚才从大厅lǐ冲chū来,虽然速度快得跟子弹一样。但真到了厢房门口,他却仿佛一下子变成了真正的一百一十八岁老人,连走路也有点困难似的。

  洞明在段威惊疑的目光下,仔细理了理衣袍,然后轻手轻脚地往lǐ走。

  “洞明,原来你跟唐老是故交啊,害得我在这lǐ瞎等了半天。”见洞明进来,张卫东起身迎上去笑道。

  张卫东这话吓得洞明两腿一软,膝盖一弯jiù要朝张卫东跪下去。

  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弟子在lǐmiàn聊天,却让老师在外miàn等候,这可是大逆不道啊!

  见自己只是随便开个玩笑,吓得洞明脸色苍白,胡子发抖,纳头jiù要朝自己跪下来,吓得张卫东急忙伸手去扶他道:“洞明你这是干什么?”

  “弟子不孝啊,不孝啊!竟然害得老师在外miàn等候!”洞明虽然被张卫东抓着手臂跪不下去,但白花花的胡子却抖个不停,老泪也是噙在眼lǐ,jiù像真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样。

  事实上,洞明还真是这么想的。张卫东可是他货真价实的授业恩师,再生父母。若没有张卫东jiù没有洞明的今天,甚至可以说也没有青城派的未来。

  如今却jiù因为他,害得老师在外miàn等候,这罪不大,什么罪才算大啊?

  张卫东见洞明双手颤抖,胡子颤抖,老泪花花,差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同时也暗暗感慨老一辈的尊师重教简直都尊到了骨子lǐ去了。

  张卫东是既掉鸡皮疙瘩又感慨的,段威jiù完全看傻眼了。他实在有些怀疑,这老道士是不是哪个精神病医院lǐ跑chū来的精神病人,◆哪有一把白胡子的老头子冲一位才二十chū头的小年轻眼泪哗哗的说不孝的,而且到现在段威还压根jiù搞不清楚,这不孝又从何谈起啊?

  段威忍不住有些怀疑老道士是从精神病医院lǐ跑chū来的精神病人,但随后赶到的唐老一家人可万万不敢怀疑老道士是精神病人。

  这可是个拂尘随便一甩jiù能把唐少将给甩飞,飞快起来连博尔特给他提鞋都不配的老神仙啊!可万万让他们想不到的是,jiù这样一位老神仙,活神仙竟然眼泪哗哗的冲一个毛头小子口称“弟子不孝”,别说唐兴中等人了,jiù算唐老活了一大把年纪,也不曾见过比这个更诡异的事情了。

  一百一十八岁啊!段威还不知道老道士的岁数,看他miàn相估计还以为他只是七十来岁。可唐老他们却个个心lǐ比什么都明白,老道士可是一百一十八岁的高龄,这个年纪别说做眼前这位小年轻的爷爷了,jiù连太爷爷都绰绰有余啊!

  可他老人家怎么jiù说弟子不孝呢?“不孝”这两个字又怎么说得chū口呢?还眼泪哗哗的!

  唐家上下老少的脑袋集体当机,jiù那样站在门口傻傻地,直勾勾地盯着一个白胡子老头眼泪哗哗地向一位小后生请罪,好像突然间天地万物都似乎都不见了,jiù只剩下那一张诡异不可思议到了极点的画miàn。

  洞明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他,张卫东越是扶着他不让他跪下谢罪,他心lǐ那个愧疚感,负罪感jiù越强烈。

  多好的老师啊!多么■和蔼可亲的老师啊!可怎么jiù教chū了我这样一位大逆不道的弟子呢!该死啊,该死啊!

  张卫东见自己越扶着洞明,他的白花花胡子jiù颤抖得越厉害,老泪jiù流得越欢,终于无奈地把脸一沉道:“行○了洞明,我跟唐老还有事情商量呢!”

  “是,老师。”还别说,张卫东好言好语地跟洞明客气着,他却要死要活的,但张卫东真把脸一沉下来,他却浑身打了个激灵,马上恭恭敬敬地应了声,然后退到一边,眼泪没了,胡子也不抖了,jiù是脸色有些苍白。

  段威还有唐家老少见状全都差点两腿一软,站不住脚步。

  我靠,卫东这小子的医术也太神奇了吧,连精神病人一句话都能给治好?饶是段威为堂堂省委副书★记,这时心lǐ也冒了句粗话。

  我草!这小子未免太牛逼了,老神仙在他miàn前竟然比新兵蛋子还要听话!唐老、唐兴强父子两位将军,同样心lǐ忍不住冒了句粗话。

  有大本事的人,这张卫东竟●然真是有大本事的人啊!唐旭红不禁想起了段威说过的话,心lǐ一阵后怕,因为刚才她对他可是有不小的偏见啊。(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