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一滴血


  “对了,听说顾允通的儿子顾肖飞还特意带了个摄影组过去。bú简单啊,为了这件事顾允通还跟我开玩笑说,有钱便是娘这句话还真没说错,这小子平时根本bú听我的话,却听你这个大财主的话。其实,他哪里知道,这根本跟我没关系,全都是你的功劳。”刘广鹏接着感慨道。

  “呵呵,什么功劳bú功劳的,我是年轻人,年轻人和年轻人之间有时候更容易沟通一些。”张wèi东谦虚道。

  刘广鹏意味深长地看了张wèi东一眼,笑道:“我可从来没把你当年轻人看,要是所有年轻人都像你这样妖孽,我这帮老家伙老早好退休了。”

  张wèi东闻言没再谦虚,而是从口袋里取出专门为刘广鹏制作的护身玉符,笑着递给他道:“刘师兄这块玉你收好,我们现在算是货款两清了。”

  刘广鹏笑呵呵地拿过玉,仔细打量起来。刘广鹏是有身份的人,当时黄振兴把那玉当宝贝一样收藏起来,他也就没再向他讨要观摩,如今才有机会细细拿在手中观摩。

  只是看了几眼,以刘广鹏的眼力很快就发现这玉确实bú是什么好玉,若bú是这玉是张wèi东特意赶来送给他的,估计掉在地上,他也懒得看一眼。

  bú过以刘广鹏的身份,既然出五千■万买下这块玉,当然bú会再说什么让张wèi东难堪的话语,随手将玉收了起来笑道:“这回孙子的礼物有着落了。”

  张wèi东见刘广鹏对这块玉没有黄振兴那般上心,还是好心提醒道:“刘师兄最好按我说的◇佩戴时滴一滴血入玉,效果会好一些。”

  刘广鹏微微一怔,随即笑道:“那是,那是。”

  张wèi东见状笑笑,没再继续叮嘱。

  把玉给刘广鹏之后,两人又稍微聊了会,张wèi东便起身告辞离去。

  张wèi东离去时,刘广鹏硬塞了张俱乐部的会员卡给他。

  将张wèi东送走之后,刘广鹏忍bú住又把那块玉取出来看了看。然后摇摇头笑道:“这种生意估计也就张wèi东这小子做得出来,一块玉五千万,呵呵!”

  摇头笑着,刘广鹏又将玉收了起来,然后让人安排车子坐车回家去了。

  回到家,见儿媳妇和儿子正在逗弄孙子,刘广鹏想想这玉的成色虽然差了些,但怎么说也是出自高人之后。bú管能保多少平安,有总比没有好。

  这么想着,刘广鹏将玉取出来递给儿子道:“把这玉给信儿戴上,是我给他的周岁礼物。”

  刘广鹏的孙子叫刘有信。

  “爸,bú是吧,您就◇算要送玉好歹也要送好一点。就这成色,周岁的时候戴出去,客人来了看到,说起是爷爷送的。您老的脸上可是无光啊。”刘广鹏的儿子刘志宏接过玉,看了看很是意外地道。

  刘广鹏本想说,这块玉可是你老子五千◇万拍下来的!bú过想想最终还是吞回去了。实在是这玉卖相太差了一些。

  “让你戴上就戴上,哪里来这么多废话!”刘广鹏脸色微微一沉道。

  “就是,快给信儿戴上,这块玉代表的是爸爸的一份心意,怎么能用成色好坏来衡量?”儿媳妇见老爷子沉下脸来,bú禁白了刘志宏一眼埋怨道。

  刘志宏见老子脸色沉下来时,心里本来就有些后悔,他刘家到了今时今日,就算老爷子只给孙子绑一根红绳子。也没人敢笑话他小气,闻言急忙笑呵呵道:“是啊,是啊,爷爷给孙子的玉哪能用成色好坏来衡量呢!我这就给信儿戴上。”

  见儿媳妇和儿子这样说,刘广鹏这才脸色稍缓。bú过当他见儿子拿着玉往孙子脖子上戴时,心中突然微微一动,想起了张wèi东说过的话,犹豫了下道:“这是我向一位高人求的护身玉符,佩戴时需要滴上一滴信儿的血。”

  听说要从儿子那白嫩嫩的身子上取一滴血滴到玉上。儿媳妇脸上忍bú住流出心疼和为□难的神色,liánlián向刘志宏使眼色。

  刘广鹏是一家之主,素来有威信,儿媳妇却是bú敢当面违背他的话语,刘志宏终究是他的儿子,有时候倒敢跟他反驳一两句。

  “爸,这种事情无非也就◎是求个心安,听听也就是了,没必要这么较真吧。”刘志宏当然也心疼自己的儿子,闻言道。

  “你以为你爸求的高人会跟那种江湖术士一样的吗?让你取你就取,男孩子受这么点苦有什么关系。再说是bú是为了怕他受苦,预防针什么的以后也都bú用打了?”刘广鹏面露bú满道。

  虽然他对这块护身玉符并没有抱太多的希望,但bú管怎么说,张wèi东既然能得张自悠等人认可,他是绝对相信张wèi东在玄学方面肯定是有一定造诣的,这块玉总也有点效果。

  刘志宏夫妇终究是敬畏刘广鹏这个父亲的,闻言bú敢再说什么,刘志宏只好让佣人去取一根针过来,先用打火机烧过消毒之后,然后对着儿子白嫩嫩的食指戳了一针。

  一针下去,小孩子吃痛马上就哇哇地大哭起来,心疼得刘广鹏的儿媳妇急忙liánlián拍打安抚,但小孩子一旦哭起来却又哪有这么容易停下来,况且手指刚被戳了一针,隐隐有刺痛传来,反倒哭得越凶猛起来。

  见孙子哇哇大哭,眼泪就像bú要钱似的往下流,刘广鹏这个做爷爷的bú禁有些心疼和后悔。倒是刘志宏见戳都戳了,也bú顾得再心疼,急忙从儿子的食指头挤出一滴血滴在玉石上。

  玉石因为张wèi东刻过阵法的缘故,有较为明显的络痕,那一小滴血便缓缓渗了进去。

  刘志宏见状,bú禁大大摇头,这算是什么玉,质地未免也太差了些,竟然lián血都能渗透进去。

  bú过这玉终究是父亲替儿子求的护身玉符,刘志宏这时也bú敢再说什么,拿过一张纸把玉表面上的一丝血迹擦干净,然后给正在哇哇大哭的儿子戴了上去。

  说来也奇怪,小孩子本来哭得正伤心,这玉一戴上去,竟然就突然bú哭了,两只肥嘟嘟的小手拿着那块玉好奇地玩起来,bú仅如此,还咯咯地笑了起来,似乎特别喜欢这块玉石。

  刘广鹏见玉一戴上,孙子就bú哭闹了,bú禁暗暗称奇,看来这玉还真是有点玄乎和效果的。

  bú过刘志宏和他儿媳妇虽也有些惊讶,却也没往深处想,只以为小孩子看到新奇的东西转移了注意力。bú过人的思想是很微妙的,两人虽然bú认为这块玉真会有什么护身效果,但见儿子一拿到玉就bú哭了,为了求个心里◇平安,倒是决定以后就让儿子一直戴着这块破玉。

  张wèi东当天就赶回了吴州大学,已是逼近年底,学校的工作开始变得繁忙起来。学生考试,科研课题,教师还要进行年度总结和考核等等。

  秦虹教▲授那个有关微生物处理土壤有机污染的省自然基金课题已经差bú多进入收尾阶段,张wèi东作为这个课题组的副组长,依旧像以前一样按时向秦虹教授汇报课题进展情况。

  以前张wèi东向秦虹教授汇报课题进展情况时,两人往往都是有说有笑,还顺着课题探讨其他一些问题。bú过自从那次之后,秦虹教授跟张wèi东谈话总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给张wèi东的感觉,她是在刻意地回避着他并跟他保持距离。

  现在关于秦虹教授跟远在德guó丈夫离婚的事情,已经在学院里完全传了开来,背后谈论这事的人也很多,也有好几位对秦虹教授有觊觎之心的教授想趁虚而入,往秦虹教授的办公室跑得比以前更勤快了一些。bú过秦虹教授的态度却似乎比以前更庄严,更严谨,更一丝bú苟,就像一个做事一板一眼,bú苟言笑的德guó人。

  坐在秦虹大班桌对面的沙发上,看着日渐消瘦的秦虹教授,想起最近这段时间她的变化,张wèi东有些心疼也有些生气。离就离了呗,又何必一直耿耿于怀呢!

  “秦教授,有关微生物处理土壤有机物污染的课题已经差bú多要结束了,你看是年底就把结题报告写了提交上去呢,还是等明年开春时再说?”张wèi东问道。

  “明年再说吧,年底事情多,而且最近我可能还要跑趟京城,这件事恐怕没时间处理。”秦虹教授想了想说道。

  “我也这么觉得,最近你工作特别忙,人也憔悴了bú少,有些事情还是留到明年更好一些。”张wèi东看着秦虹道,眼里流露出一丝关怀之色。

  秦虹教授眼里闪过一丝复杂的眼神,她知道这些日子张wèi东一直都在关心着她,也试图想劝她。只是bú知道为什么,张wèi东越这样,她越想离他远一些。

  因为她怕,怕自己会控制bú住!

  一个离异的大学教授,跟一位今年才二十三岁的大学老师,秦虹教授一想起这个就觉得那将会是一场可怕的灾难,会彻底毁了眼前这位前途无量的年轻老师。如果真是这样,还bú如一直这样保持着远远的距离。

  只是每当夜深人静时,想起武夷山街头那生死一瞬间那紧紧相握的双手,想起前bú久在自己的大床上屁股被顶着的硬物,秦虹总是辗转难眠。

  有谁又能知道,她日夜憔悴,真正忧伤的并bú是那段已经逝去的感情,而是一段根本bú敢涉足的感情呢!

  ----------------------

  第二章修改后就上传。(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