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一章 吴州的张卫东先生?


  一时间大家看张卫dōng的眼神由揣测疑惑,转为不屑和鄙视。倒是洪永等人本就知道张卫dōng的身份,见邱晴儿还有郑宇群等人这么当着张卫dōng的面揭他的短,都有些愤愤。只是事实摆在面前,他们却○也无从反驳。

  当然最气愤,甚至可以说恐慌的是白洁,因为第一个挑起事端的就是她的死党邱晴儿!这个时候,白洁真有些后悔,没早点向邱晴儿透点底,要不然也不会发生现在这样的事情。

  可惜一切◎都已经迟le,现在她只能用可怜兮兮的目光投向张卫dōng,希望他能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放邱晴儿一马。

  别人不知道张卫dōng的可怕之处,她白洁却最是清楚不过!别说张卫dōng既然拍下耳环,那三百万就绝不会让她白洁出,就算真要她出那又怎么样?张卫dōng的事情又哪里轮得到邱晴儿这个富家小姐管?更别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冷嘲热讽le。

  张卫dōng对于邱晴儿竟然这么嘲讽自己,心里确实有些恼火,不过当他迎上白洁那可怜兮兮的哀求目光时,只能暗地里无奈地笑笑。

  能怎么办?难道扇邱晴儿一巴掌吗?

  不过郑宇群和杨卫扬这两个家伙,张卫dōng就没那么好说话le。上次郑宇群无缘无故xiǎng借彭雨雁来陷害自己,张卫dōng就有些不爽,今日又来故意找碴,张卫dōng心里便有点火气le。至于杨卫扬,张卫dōng心里更不爽。郑宇群还算本就结过梁子,他出言讥讽倒也在情理之中,但杨卫扬自己跟他算是真正的往日无怨近日无仇的,他竟然也横插一腿,这就不能不让张卫dōng恼火le。

  他虽然脾气好,可也是分情况的,并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上来取笑他一句,他还笑liǎn以对的。

  当然张卫dōng还不至于无聊到在这种场合跟他们对骂,闻言只是冷冷一笑。转过liǎn,理都懒得理他们。

  众人见状自然以为张卫dōng被人说中软肋,无言以对,眼中的不屑鄙视之色就更浓le。

  邱晴儿见状本xiǎng继续嘲讽几句,但见白洁看她的眼神就跟要杀le她似的,最终还是把到嘴边的话给吞咽le回去。

  “是啊,我今天才发现最赚钱的竟然是老师这个职业!”邱晴儿把到嘴边的话给咽回去,却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人继续说下去。王自江刚才被张卫dōng给逼得这么狼狈。这个时候当然不忘嘲讽一句。

  白洁见王自江等人竟然没完没le的,气得liǎn色一寒,刚要开口跟他们对质。拍卖师拿出le张卫dōng捐助的那块玉,道:“现在拍卖的是张卫dōng先生捐助的一块和田玉,和田玉是一种软玉。俗称真玉……”

  拍卖师在讲解时,穿着旗袍的服务员面带微笑拿着张卫dōng捐助的那块和田玉向众人展示着,灯光落在玉上,玉石却没有显出多少光泽。

  在场的都是识货的人,尤其拍卖师更是慧眼识金,他都不知道该如何评价手中这块玉le。甚至心里都暗自嘀咕,刚才那个张先生叫价这么猛,没xiǎng到捐助一块玉却这么掉档次。

  “听说现在真正的和田玉的价格,市场上涨得很厉害啊。这玉拿在模特手中,我们也看不真切,究竟是真的还是人造的我们也看不清楚。我听说真正的青白玉石分特级、一级、二级、三级、还有等外,拍卖师你大致给这玉评个等级,这样我们也好有个数。”就在拍卖师介绍得差不多准备开始拍卖时,杨卫扬突然叫道。

  拍卖师闻言神色有些不自然地看向张卫dōng,但见张卫dōng表情平静。似乎丝毫不为杨卫扬的话语所刺激,只好道:“玉是真玉,但有络,有杂质,勉强能归类到三级吧。”

  本来拍卖师xiǎng说只能算是等外品。也就是算不上等级的玉石,但最终还是考虑到张卫dōng的面子改le口。拍卖师却不知道。那络,那杂质都是因为张卫dōng往里面刻le五行阵法的缘故,改变le玉石原来的质地,原来这块玉却是特级的。以目前每克至少上万的价格,光这玉本身就至少值数十万,更别说经过张○卫dōng这位金丹期大师布置过后,早已很难用钱来衡量le。

  见拍卖师这样说,大家liǎn上的表情就更不屑le一些。既然捐玉石总也要捐得档次高一点的,否则还不如捐助些像姚明签名篮球这类显得比较○○卫dōng这位金丹期大师布置过后,早已很难用钱来衡量le。

  见拍卖师这样说,大家liǎn上wèidōngzhèwèijīndānqīdàshībùzhìguòhòu,zǎoyǐhěnnányòngqiánláihéngliàngle。

  jiànpāimàishīzhèyàngshuō,dàjiāliǎnshàngdebiǎoqíngjiùgèngbúxièleyīxiē。jìránjuānyùshízǒngyěyàojuāndédàngcìgāoyīdiǎnde,fǒuzéháibúrújuānzhùxiēxiàngyáomíngqiānmínglánqiúzhèlèixiǎndébǐjiào特殊的dōng西。这就如王自江捐助葡萄酒一样,既然捐酒那就得捐高档次的酒,总不能随便拿瓶五粮液什么的上去,那还不如不要捐酒呢。

  而杨卫扬等人更是露出果然如此的鄙夷表情,就差没有笑出声le。

  “现在开始起拍,请出价!”拍卖师怕再横生枝节,闹出不愉快的事情,下le等级评价后,马上开始拍卖和田玉。

  “两百块!”拍卖师的话音刚落下,杨卫扬马上举手叫道。

  “扑哧!”

  “呵呵!”

  大厅里有一些人见杨卫扬叫出这么低的价格,忍不住笑le出声,不过还是有很多人却露出不齿杨卫扬的表情。不管怎么说,就算那对耳环事后真是由白洁买单,但就张卫dōng刚才的表现,绝对是可圈可点的,换成他们,他们就没胆量这么跟王自江和郑宇群叫板,更别说还表现得这么镇定自若。不像这杨卫扬现在的表现,简直就跟个小丑似的,上不le台面,偏生还沾沾自喜,还以为自己做le一件露liǎn的事情。

  “五万!”洪永恼火地瞪le杨卫扬一眼,立马举手叫道。

  不就一个戏子吗?又算个鸟dōng西,竟然也敢当众取笑dōng哥!dōng哥就算是吃软饭的,也比你丫的牛逼无数倍!

  “八万!”一道娘娘腔紧跟着响le起来,却是伪娘阿文举手叫le起来。叫完价好,阿文还哼一声冲杨卫扬丢le个卫生球!

  什么玩意!鸭子一只,有本事也跟dōng哥一样把白洁这样的女人收服得服☆服帖帖给老子瞧瞧啊!

  杨卫扬没xiǎng到自己的举动不仅没能得到多数人的响应,反倒惹来洪永等一帮富二代的仇视,不禁变leliǎn色,暗暗有些后悔。他还以为,像张卫dōng这样吃软饭的人,肯定○☆服帖帖给老子瞧瞧啊!

  杨卫扬没xiǎng到自己的举动不仅没能得到多数人的响应,反倒惹来洪永等一帮富二代的仇视,不禁变lelifútiētiēgěilǎozǐqiáoqiáoā!

  yángwèiyángméixiǎngdàozìjǐdejǔdòngbújǐnméinéngdédàoduōshùréndexiǎngyīng,fǎndǎorěláihóngyǒngděngyībāngfùèrdàidechóushì,bújìnbiànleliǎnsè,ànànyǒuxiēhòuhuǐ。tāháiyǐwéi,xiàngzhāngwèidōngzhèyàngchīruǎnfànderén,kěndìng是人人喊打的货。没xiǎng到,吃饭软的也是分档次、级别的,人家张卫dōng愣是把吃软饭这一行吃成le英雄。

  也是,都敢跟王自江、郑宇群叫板的主,就算是吃软饭的,又岂容人小瞧?别看大部分人听说张卫dōng是老师时,表面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鄙视之色,但内心里还是有点佩服他的胆色的。

  王自江和郑宇群本xiǎng看张卫dōng笑话的,没xiǎng到倒有人捧他的场,而且一块等外品才刚开始就被叫到le八万!倒是大大涨le张卫dōng的liǎn,liǎn色都不禁变得有些难看。

  “十万!”伪娘话音刚落下,跟岳小吟一样对张卫dōng念念不忘的一位富家小姐跟着叫le起来。

  ★王自江等人的liǎn色更难看le,而拍卖师的表情开始变得生动起来。

  他还真没xiǎng到,就这么一块破玉竟然没几下就叫到十万le!

  “十万!还有没有人出更高的价,这是一块……咳咳…●▲…”拍卖师叫顺le嘴,本xiǎng说这是一块上等的好玉,突然发现不对,差点就要被自己的话给呛个半死。

  一号楼别墅,刘广péng和黄振兴端着酒杯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低声聊着话。看似随意地聊着天,○其实都是在试探对方,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量也非常大。

  不过从刘广péng的手不时习惯性地转动着酒杯,真正le解他的人不难看出形势并不是很乐观。

  “刘总,查过le,五号楼确实有位叫张卫dōng的年轻人跟白洁一起来,不过只是一位老师。”就在刘广péng再一次转动酒杯时,俱乐部客户部经理郑岚轻手轻脚走到他身后,凑近他低声道。而郑岚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在提醒刘广péng,那个张卫dōng只是一位老师,您老人家会不会是搞错le。

  “张卫dōng?吴州的张卫dōng先生?”大大出乎郑岚意料之外的是,先回答自己的竟然不是刘广péng,反倒是黄振兴,而且看他惊喜的表情,似乎对这位张卫●dōng非常感兴趣。

  奇怪le,这张卫dōng什么人啊?先是刘广péng问起,现在竟然连远在美国的黄振兴似乎都认识他,而且看情形对他还很感兴趣的样子。

  刘广péng也有些意外地看向□黄振兴,笑道:“正是吴州的张卫dōng,怎么黄老弟你也认识他吗?”

  “在吴州认识的。”黄振兴笑道,因为上次的事情,张卫dōng特意交代过,黄振兴当然不敢向刘广péng具体提起。

  “哦,那还真是巧le,张卫dōng是我的一位朋友,我也刚刚知道他来我这,正xiǎng要跟你说声失陪去跟他打声招呼,如今倒好,既然你们认识,干脆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把他叫过来叙叙旧。”刘广péng笑道。

  郑岚听说刘广péng竟然要暂时撇下黄振兴,亲自去邀请张卫dōng,心中不禁大大震惊。在他看来,一位年轻人,能让刘广péng提起都已经是很le不得的事情,就算有话跟他说,派个人过去跟他说一声把他叫来便是,没xiǎng到堂堂péng盛集团的老总竟然要亲自出马去邀请他,这也未免太夸张,太给面子le吧!

  郑岚却不知道,张卫dōng不仅是武林大会主席团的成员,而且真要按谭正铭来论辈分,比刘广péng都要高上一辈,况且武林大会上张卫dōng还曾经赠送过刘广péng神奇的药水。这样的人物,既然来le,刘广péng当然要亲自去打招呼,又岂能随随便便叫个人去把他叫来?

  --------------------

  亲们,看完le记得投票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