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项目申请下来了


  zhāng卫东shì星期yī早上回的学校,回学校前他běn想给父母亲留点钱。不过父母亲却执意不肯,说两人辛苦了半辈子也攒了yī些钱,běn想留着给他买房子的,如今这笔钱却省了下来,足够他们大手大脚地花销了。

  zhāng卫东见父母亲执意不肯,再加上知道他们běn就shì节俭惯了的人,真要放yī大笔钱在他们口袋里,估计他们还觉得烫手呢,便也就随他们了。至于三叔那句借钱的话不过只shìyī句玩笑话,他如今刚刚从银行里贷了款,手头宽裕着,倒也无需真借钱给他。不过临走前,zhāng卫东还shì特意叮嘱了他三叔几句话,让他有事情不管shì缺钱还shì遇到其他困难都要打电话给他。三叔听了自然开心得没口子答应下来,觉得这侄子比起自己的儿子还要贴心些。

  “李老师,很不错啊。参加工作还没半年就拿下了市科技局十万金额的大项目。”

  回到学校已经有些迟了,zhāng卫东还没到办公室就远远听到办公室里传出钱川副教授带有些酸溜溜的声音。

  十万金额相对与省级科研项目而言当然算不得什么大项目,但若shì市科技局项目,钱川这话倒yī点也不算夸zhāng。钱川今年也申报了市科技局的项目,不过却被刷了下来。

  “也就十万,算不得什么大项目。”李仲蒙谦虚道,但语气中却透着yī丝压抑不住的沾沾自喜。

  就在这个时候,zhāng卫东背着单肩包走了进来,随口问道:“怎么市局项目通知下来了?”

  “shì啊,下来了。我们都没戏,就李老师申请到了十万金额的项目。十万啊,我什么时候才有这个机会!”王亚萍夸zhāng地拍了下前额道。

  “王老师别灰心,▲我叔说今年市局争取到的钱不多,所以批的项目比较有限,明年的形势估计会好的。”李仲蒙看了zhāng卫东yī眼,颇有些得意地道。

  zhāng卫东暗暗摇了摇头。随着跟社会接触越来越多,如今他对国内■现在的yī些体制、guān场现状也了解得越来越深,知道就算在严肃的科研领域,人脉关系也shì非常重要的。至少在相同条件下,估计拼的就shì人脉关系了。像市科技局的项目,若李仲蒙没有yī位当副局长的叔叔,估计他这十万元的项目也shì被刷的下场。

  “希望吧!”王亚萍沮丧地道。她科研能力yī般,这几年每年都递交申请书。但却毫无建树。

  “李老师,项目申请下来了,你得请客。”钱川道。

  “请客没问题,不过省里的项目通知还没下来呢,万yī你们省里的项目都上了,我yī个市里的小项目却大zhāng旗鼓地请客,可shì要闹笑话的,你说shì不shìzhāng老师?”说到后面李仲蒙故意看了zhāng卫东yī眼,问道。

  自从参加工作后。李仲蒙就yī直被zhāng卫东给死死压着,什么风头也出不了。不过大家都shì同个办公室的同事,倒也没有因为嫉妒就跟zhāng卫东彻底撕破脸面。当然两人间的对话却几乎没有。

  今日李仲蒙好不容易等来了出风头的机会,终于忍不住破天荒地主动问起zhāng卫东来。不过只要shì明眼人,都能听得出来李仲蒙有向zhāng卫东示威显摆的意思。

  李丽见李仲蒙拐着弯向zhāng卫东示威显摆,不禁暗暗摇头,心想,这李仲蒙也真不自量力,竟然向zhāng卫东示威显摆,人家真要通过关系拿项目,别说市级项目了就算国家级项目他也能拿下来。

  当然这话李丽shì不会说出口的。不过苏凌菲就不同了,别看她平时老shì跟zhāng卫东过不去,骂他大色狼什么的,但见李仲蒙仗着叔叔shì副局长申请到yī个市局项目就在zhāng卫东面前示威显摆,却忍不住皱眉嘲讽道:“真shì的。难道请客还分市级省级的?”

  见自己难得冲zhāng卫东得瑟yī下,yī向不大开口的苏凌菲便话中带刺,李仲蒙郁闷得只想吐血。他就搞不懂,这zhāng卫东有什么好的,为什么苏凌菲偏要护着他?

  就在李仲蒙显摆不成反倒碰了yī鼻子灰时。任晨怡yī脸激动地推门进来。yī推门进来,任晨怡的目光便锁定了zhāng卫东。

  “zhāng老师,今天你得请客了。”任晨怡激动道,白皙健康的肤色透出yī丝绯红。

  “刚说请客呢,任秘书你就来了。怎么,不会shìzhāng老师的省自然基金项目批下来了吧?”李仲蒙对刚才没能借机嘲讽挖苦zhāng卫东几句还耿耿于怀,闻言便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吴州大学又不shì什么重点大学,zhāng卫东又只shì个刚参加工作半年不到的新扎老师,李仲蒙才不会认为zhāng卫东有这么好的运气,第yī次申请项目就能拿下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宾果,李老师你完全猜对了,刚刚接到学校科技处通知,zhāng老师申请的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批下来了,十二万!”任晨怡yī脸兴奋地打了个响指,说道。

  不shì吧?李仲蒙脸上的笑容马上僵固住了。他真想抽自己yī个嘴巴,什么乌鸦嘴啊,竟然被自己给说中了!zhāng卫东这小子竟然真申请到了省自然科学基金,不仅如此金额都比他还要多yī些!

  “哇塞,卫东,你太厉害了!第yī年就申请到了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我都熬了两年,别说省自然基金了,连市里的项目都连个影子还没见到呢!”王亚萍冲zhāng卫东竖起了大拇指。

  “shì啊,zhāng老师确实厉害。今年学院里新老师就zhāng老师申请到省自然科学基金项目,不仅如此,除了zhāng老师自己这个项目,他参与的另外两个项目也都批下来了,连院长刚才都在办公室里半开玩笑说zhāng老师shì个福将呢!”任晨怡说道,脸上浮起yī丝佩服之色。

  “啊,那我的项目也批下来了!”李丽闻言惊喜道。

  “啊,看我,差点都忘了还有李丽老师你也得请客。”任晨怡拍了下额头道。

  “可以理解,谁让李丽你不shì帅哥呢!”王亚萍说着咯咯笑了起来。

  “原来问题出在我身上啊!”李丽说完也忍俊不住笑了起来。

  任晨怡shì当秘书的,对这些玩笑话的免疫力běn就比普通人强yī些,再加上跟zhāng卫东关系běn就很好,闻言不仅没有羞恼,反倒抿嘴跟着yī起笑了起来。倒shì苏凌菲笑得有些不自然,甚至还偷偷瞪了zhāng卫东yī眼。

  zhāng卫东见苏凌菲偷偷瞪自己,不禁暗暗苦笑,心想,估计这女人又在骂自己大色狼,到处勾引良家妇女!

  当然笑得不自然的还有李仲蒙,事实上他的笑比哭还难看。běn以为能借机显摆yī下,杀杀zhāng卫东的锐气,没想到反倒成了献丑的小丑。

  当天晚上,在任晨怡等人的yī致要求下,zhāng卫东、李丽还有李仲蒙三人yī道请众人去江南红饭店搓了yī顿大餐。

  席间除了李仲蒙这个běn应该高兴的东道主之yī心里如同梗了■根刺yī般,郁闷得yī塌糊涂,其余人心情都还不错。

  尤其苏凌菲心情似乎显得格外的好。有yī段时间没喝酒的她,竟然又破禁喝起酒来,而且shìyī杯接着yī杯,看得zhāng卫东头皮阵阵发麻,y◇ī种不祥的预感悄然涌上心头。

  果然,在苏凌菲这个大美女的带动下,散席的时候除了zhāng卫东依旧保持清醒,几乎人人都喝得有点过头了,尤其苏凌菲走路都有点摇摇晃晃了,看得zhāng卫东直皱眉头●,只好上前扶着她。

  zhāng卫东手才刚碰到她,苏凌菲几乎整个人都挂在了他的身上,嘴里却还兀自喃喃着:“不要你扶,我自己能走。”

  zhāng卫东听了真想狠狠对着她浑圆挺翘的屁股打y☆▲ī下,都这样了还能自己走?

  yī行人中,zhāng卫东、苏凌菲还有任晨怡shì住单身教师宿舍楼的,其余人都已经买了房子不住校内,所以zhāng卫东扶着苏凌菲和任晨怡yī起叫了辆出租车。
○▲ī下,都这样了还能自己走?

  yī行人中,zhāng卫东、苏凌菲还有任晨怡shì住单身教师宿īxià,dōuzhèyàngleháinéngzìjǐzǒu?

  yīhángrénzhōng,zhāngwèidōng、sūlíngfēiháiyǒurènchényíshìzhùdānshēnjiāoshīxiǔshělóude,qíyúréndōuyǐjīngmǎilefángzǐbúzhùxiàonèi,suǒyǐzhāngwèidōngfúzhesūlíngfēihérènchényíyīqǐjiàoleliàngchūzūchē。
  zhāng卫东先把有些醉意的苏凌菲给塞到车子里,然后自己也坐了进去。běn以为任晨怡会坐到副驾驶位上去,没想到任晨怡也挤了进来,把zhāng卫东夹在了中间。

  běn来还微微有些醉意的李仲蒙见zhāng卫东被学院两大美女老师夹在中间,真shì左拥右抱艳福无边,整个人似乎都清醒了不少,微红的醉眼里忍不住流露出嫉妒的目光,直想冲老天竖起中指破口骂个几声。

  不过zhāng卫东却丝毫没有艳福无边的觉悟,因为他明显感到左腰被狠狠掐了yī下,也不知道yī个醉成连路都走不稳的女人,怎么他身边坐进来yī个女人,她却能分得这么清楚。

  也不知道zhāng卫东shì不shì属于那种特别能给女人安全感的男人,反正车子yī开动起来,左右两边的女人酒意涌上来,不yī会儿便脑袋、身子yī歪,全都软绵绵地靠在了zhāng卫东的身上,鼻子发出微微的鼾声。

  司机shì个中年大叔,见状对着室内镜冲zhāng卫东无声地竖了下大拇指,看得zhāng卫东shì欲哭无泪。他倒宁愿后排座就他yī个人,也不愿意跟两个喝多了酒的女人纠缠在yī起。(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