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三章 暴力侄子


  “莅临检查可不敢当,不过张总,你这厂子还准备不准备继续办下去的?”pān副所长并没有伸手跟张国福握手,而是仰着头,很吊地吐了口烟圈,不屑地问道

  “pān所有什么不对,您尽管批评指正,这厂子我们哪有不办下去的道理”张国福见pān副所长态度不善,心儿不禁一沉,脸上的笑容却浓了几分

  “想办下去?那你们就可以为了赚钱无视生产安全吗?就可以无视工人的性命吗?”pān副所长脸突然◎一绷,用夹着烟的手指居高临下地指着张国福的鼻子厉声质问道

  “pān所,以前我们厂在安全方面确实做得不到位,但我们都已经整改了,上次您也同意我们恢复生产,之后我们也一直没敢松懈啊”张国福心lǐ◇◎一绷,用夹着烟的手指居高临下地指着张国福的鼻子厉声质问道

  “pān所,以前我们厂在安全方面确实做得不到位,但我们都已经整改了,上次您也同意我们yībēng,yòngjiázheyāndeshǒuzhǐjūgāolínxiàdìzhǐzhezhāngguófúdebízǐlìshēngzhìwèndào

  “pānsuǒ,yǐqiánwǒmenchǎngzàiānquánfāngmiànquèshízuòdébúdàowèi,dànwǒmendōuyǐjīngzhěnggǎile,shàngcìnínyětóngyìwǒmenhuīfùshēngchǎn,zhīhòuwǒmenyěyīzhíméigǎnsōngxièā”zhāngguófúxīnlǐ虽然憋着口气,但还是陪着笑脸小心翼翼地反驳道

  “按你的意思,我pān长振是冤枉你啰”pān副所长闻言黑着脸,夹着烟的手指继续指着张国福的鼻子质问道

  “我没这个意思,只是……”张国福继续陪笑道

  “只是什么?继续停电停产整改,什么时候认识到错误,什么时候整改过来,什么时候恢复生产”pān副所长不由分说地打断了张国福

  天气渐凉,寒冬逼近,这时停电停产对于一家生产保暖内衣的厂家而言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张国福闻言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眼中燃烧着浓浓的怒火而张卫东的三婶终究是个女人再加上之前已经受了不少气,终于气愤得冲上前指着pān副所长的鼻子破口骂道:“好你个pān长振,你***这是公报私仇老娘,老娘我……”

  “喂你骂谁公报私仇呢?当谁的老娘呢?”pān副所长官上任,这段时间过惯了吃吃喝喝,受人奉承的生活,突然听到这么刺耳的骂声,顿时火冒三丈,一边阴沉着脸骂着,一边伸手就去推张卫东的三婶

  张卫东看到pān副所长的动作,这才明白过来她三婶屁股上那块灰尘印是怎么一回事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虽然三婶势利了一点,可怎么说也是◆他的长辈,哪lǐ容得了别人推推攘攘的?

  “就骂你们又怎么样?”就在张国福见双方闹僵,心中着急万分不知道是应该帮老婆呢还是该劝架时,张卫东已经伸手一把抓住pān副所长的手,冷声道

  “◎你是谁?知不知道你这是在妨碍公务?是犯法的?”pān副所长见突然冒出一个小白脸抓住自己的手,脸色再变,指着张卫东的鼻子便骂道

  这一开口顿时满嘴酒气,显然是喝了些酒

  “妨碍公务?你告诉我你这是在执行什么公务?安全生产检查吗?你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墙上挂着是什么?是禁止吸烟你手中又拿着什么身为安全监察员自己都不遵守安全规章,你有什么资格来检查别人?”张卫东脸色一寒,说着抬手就啪啪地○给了pān副所长两个巴掌

  厂子l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似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没有人会想到,竟然有人敢公然给安监所副所长的巴掌至于张国福和他老婆就没想到了他们两可是▲○给了pān副所长两个巴掌

  厂子lǐ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安静得似乎连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gěilepānfùsuǒzhǎngliǎnggèbāzhǎng

  chǎngzǐlǐyīxiàzǐjiùānjìnglexiàláiānjìngdésìhūliángēnzhēndiàozàidìshàngdōunéngtīngdéyīqīngèrchǔ

  méiyǒurénhuìxiǎngdào,jìngrányǒuréngǎngōngrángěiānjiānsuǒfùsuǒzhǎngdebāzhǎngzhìyúzhāngguófúhétālǎopójiùméixiǎngdàoletāmenliǎngkěshì看着张卫东长大的张卫东从小的性格就比较内向温和,不要说打架跟人脸红都很少见没想到士别三日,却像完全变了个人似,抓着人就又骂又打的,这还是他们以前认识的张卫东吗?

  pān长振也被张卫东这突如其来的发飙给震住了,等他回过神来时,只感到两个脸颊火辣辣得疼,四周的人都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那些眼神虽然呆滞,但落在pān长振的眼中却全都是饱含着对他的嘲笑

  pān长振这段时日人前人后◆风光惯了,又哪lǐ受过如此大的羞辱,顿时气得脸都变青了,两眼凶光四射,抬起脚对着张卫东的肚子就踹过去:“妈的,竟然敢打老子,你***活腻了是?”

  见pān长振抬脚踹人,张国福夫妇才如梦初醒,★张卫东那两个巴掌,算是让他们跟pān长振结下了死仇,这回估计就算送再多的礼也都是白搭了既然事已至此,张国福当然不愿意眼睁睁看着自家的侄子被踹,再说张卫东也是为了自己的事才一时气愤出手的

  于是张国福眼眸猛地一缩,手握拳头就准备冲上去给pān长振几拳不过还没等张国福出手,厂子lǐ便响起一声惨叫,出脚踹人的pān长振竟然整个人飞了起来,然后重重摔在了地上

  张国福夫妇又一阵傻眼,pān长振虽然整天吃吃喝喝,肚子早已明显发福,不像是个能打架的人,但怎么说那一身一百五六十斤的肥肉摆在那lǐ啊,光那一身肥肉也能唬住几个人的反观张卫东瘦瘦高高,又是读书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脚能把pān长振踹飞的人啊

  同时那个本来准备上前帮架的安监员见张卫东一脚就把pān副所长给踹飞,吓得迈出去的脚又缩了回来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这家伙看似斯斯文文却显然是个愣头青,真要上前帮架还不落得跟pān副所长同个下场,还是看看形势再说

  很快pān长振就哎哎哼哼地爬了起来,这时他简直气得要发疯,脸上的肌肉都变得扭曲可怖

  见pān长振哎哎哼哼地爬起来,反观自己的侄子一点事情都没有张国福之□前突然涌上来的愤怒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恐慌

  安监所副所长这个职务,真要认真计较起来连个官都算不上,但在蒲山镇这种小地方还真就是个官,而且能牢牢吃定他这种小厂子的官之前见他向自■家的侄子踹脚,一时怒火冲头,没考虑那么多后果就握拳准备上前帮架,如今形势倒转,这才突然意识到把pān长振打成这样,只要他当安监所副所长一天,恐怕自己的厂子就没办法正常生产,这还是其次,最怕的是打了人的●张卫东也要惹上一身麻烦现在张卫东才刚刚当上大学老师,真要因为殴打国家公务员的缘故被拘留,肯定会对他将来的升迁产生影响

  这么一想,张国福便急忙慌慌张张地冲上前连连道:“pān所,对不起,对……◎★”

  “对你妈的……”pān长振这时胸口正憋着一股怒火没处发泄,见张国福上前来道歉,气得抬脚就想踹张国福

  pān长振的话还没骂完,脚还没踹出去,眼前一晃,接着啪一声,再次感到脸颊一阵□▲火辣辣,整个人都因为这个巴掌转了一圈

  “卫东”张国福万万没想到张卫东如今的性格变得这么火爆,呆了呆,不禁有些气急败坏地冲张卫东吼起来

  这是安监所副所长啊,不是什么阿猫阿狗,能随便打●的吗?

  张国福冲张卫东吼了一句之后,又急忙冲pān副所长连连道歉

  pān副所长见张国福再次向自己道歉,气得差点鼻子都歪了,恨不得再次抬起脚来,不过这次他却学乖了,知道有张卫东这个看似斯文实则是个暴力小子在这lǐ,自己还是少动手动脚为妙,否则吃苦头的只能是自己

  “好,很好张国福你***厂子就等着关门”pān副所长捂着脸指着张国福黑着脸威胁道

  张卫东见pān长振威胁三叔,目中寒芒一闪,冷着张脸朝pān副所长一步步走去

  张国福见状生怕张卫东再次打pān长振,急忙上前拉着张卫东

  “卫东别乱来,别乱来”张国福这时连生气的心情都没了,哭丧着脸连连劝道

  他怎么也想不通,自己的侄子什么时候竟然会变得这么暴力,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敢在这种时候带他来厂子lǐ啊

  “小子,你有种呆在这lǐ别走,老子,老子非……”pān长振有点被张卫东给打怕了,见他寒着脸朝他走来,急忙跑到厂子门口,到了厂子门口,见张卫东被张国福给拉着,这才转过身指着张卫东威胁道不过当张卫东那冷厉的目光像剑一般朝他射去时,他后面的话愣是被吓了回去,带着手下狼狈地逃走了

  见pān长振带着安监员走了,张国福想追上去,却最终还是指着张卫东连连说了几声“你呀你”然后跺了跺脚,抱着脑袋一屁股坐在一个纸箱子上面

  事到如今他也懒得骂张卫东了,当务之急还是要想办法善后,他知道pān长振是又爱面子又小心眼的人,这一走是肯定不会罢休的否则也不会为了那么点事情,三番五次地找他们厂子的碴

  张卫东见张国福一副烦恼害怕的样子,突然有点心酸,也突然深刻体会到他之前说的这年头办实业难的无奈和憋屈

  这年头说都是说服务部门,可个个都是爷,一个都得罪不起啊

  “三叔我打人确实有点不对,但他们的做法实在太过分了,这口气实在憋不住啊不过您也别担心,这件事我的做法固然激进了一些,但这件事是他们错在先,说到哪lǐ也是我们占理”张卫东上前宽慰道(未完待续)

  
阅读最最全的小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