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八章 县领导赶到


  “秘书长大驾光临我们飞云县,自安有失远迎,有失远迎啊!”就在这个时候,门外飞云县de县委书记吴自安、县长马建晨还有公安局局长张顺涛等领导集体赶到。一马当先de是县委书记吴自安,吴自安长得倒是挺端正de,看起来也一表人材de样子,他一进来便直冲谭永谦而来,一脸歉意地仲出双手说道。

  要是换成以前,吴自安身为县委一把手,在吴州市地区也算是一方诸侯了,谭永谦就算身为市委常委、秘书长,也得卖他几分面子。但此时准丈人还躺在病床上,谭永谦恨不得扇吴自安几个耳光,又哪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看,更别说握手了!.

  “大驾光临?吴自安,你告诉我什么叫大驾光临?啊?我女朋友de父亲现在就因为拆迁de缘故被打成这样躺在这里!我女朋友de堂弟当街被人追打,是我救了下来?而后来呢?竟然还有警察跑到这里来抓我?你们说?你们领导是怎么当de?你们这里还是**de天下吗?”谭永谦铁青着脸咆哮道。

  平时还可以客客气气,现在人都打成这样了,还给个屁面子。他谭永谦平时虽然是个稳重de斯文人,但此时却也是血性沸腾。

  如果说刚才李丽家人还有亲朋好友听说谭永谦原来是个官员时,还只是惊讶,还不清楚这个官到底有多大,有多牛。可当他们看到李家未来de女婿竟然当着他们de面对着县委书记,县长等领导铁青着脸咆哮时,他们全都震惊得张开大了嘴巴!

  县委书记、县长啊,这在他们飞云县,那可是最●大de官了!他们小老百姓也就在县电视台一些新闻上看到他们出现过,平时又哪有机会跟他们面对面。没想到李家未来女婿竟然这么牛叉,县里最牛逼de官眼巴巴来迎接他,他反倒劈头就对着他们一阵咆哮怒骂。

 ★●大de官了!他们小老百姓也就在县电视台一些新闻上看到他们出现过,平时又哪有机会跟他们面对面。没想到李dàdeguānle!tāmenxiǎolǎobǎixìngyějiùzàixiàndiànshìtáiyīxiēxīnwénshàngkàndàotāmenchūxiànguò,píngshíyòunǎyǒujīhuìgēntāmenmiànduìmiàn。méixiǎngdàolǐjiāwèiláinǚxùjìngránzhèmeniúchā,xiànlǐzuìniúbīdeguānyǎnbābāláiyíngjiētā,tāfǎndǎopītóujiùduìzhetāmenyīzhènpáoxiāonùmà。

  李丽家人还有亲朋好友被谭永谦de咆哮给震得傻住了,吴自安等人又何尝不是如此?

  他们来之前由于比较匆忙,虽然也大致了解过一点情况,但毕竟时间太匆忙,只以为下面人没长眼跟谭永谦发生了误会,得罪了秘书长,饶是如此,也把他们吓个够呛,党政一把手还有公安局局长等全部在第一时间赶到人民医院,以表示对这件事de高度重视和道歉de最大诚意。可事情却远远超出了他们de想象之外,病房里那位被包裹得跟木乃伊一样de人,竟然是谭秘书长女朋友de父亲!而且竟然还是因为拆迁de缘故被人打成这样de!

  这就难怪秘书长震怒了,换成是他们也是如此,而且这件事真要在官场上传开,秘书长要拿他们开刀,别人也无法◆可说啊!秘书长de准丈人都被打得躺在床上了,难道还不准他发huǒ,难道还不准他反击吗?

  好一会儿,吴自安等人才从谭秘书长de咆哮中回过神来,一回过神来,饶是吴自安、马建晨等都算是吴州市地区d■◆可说啊!秘书长de准丈人都被打得躺在床上了,难道还不准他发huǒ,难道还不准他反击吗?

  好一会儿,吴自安等人才从谭秘书长de咆哮中回过神来,一kěshuōā!mìshūzhǎngdezhǔnzhàngréndōubèidǎdétǎngzàichuángshàngle,nándàoháibúzhǔntāfāhuǒ,nándàoháibúzhǔntāfǎnjīma?

  hǎoyīhuìér,wúzìānděngréncáicóngtánmìshūzhǎngdepáoxiāozhōnghuíguòshénlái,yīhuíguòshénlái,ráoshìwúzìān、mǎjiànchénděngdōusuànshìwúzhōushìdìqūde一方诸侯,额头也都吓出了点点冷汗。

  “大叔,对不起啊,是我们工作上de疏忽,让您受苦了,我代表……”回过神来后,吴自安反应倒也快,知道现在关键是要取得李正浩de谅解,他如果肯息事宁人,秘书长那边就好说多了。他要是一根筋拗到底,秘书长为了讨好女朋友势必不会手软。

  当然就算李正浩肯谅解,飞云县这边该检讨de还得检讨,该抓de人还得抓几个。

  毕竟床上躺de可不是什么随便人可以欺负de阿猫阿狗,而是市委秘书长de准丈人。

  “疏忽?这是一句疏忽可以解释de吗?出去,现在全都给我出去,有事情我们出去说,别影响病人休息!”谭永谦见吴自安猫哭耗子,嘴里爆出一串很是耳熟◇de话语,心里就一阵来huǒ,直接冷声打断吴自安。

  事情闹到这般地步,谭永谦从没想过要跟吴自安握手言欢!

  吴自安见谭永谦根本不容他跟李正浩说话,脸色微变,眼里有一抹怨恨de目光一闪○而逝。不过,几乎一瞬间,吴自安又恢复之前悲痛、关心de表情,轻轻pāi了pāi李正浩de手道:“大叔,您先好好休息,您放心,我们一定会给您一个交代de!”

  李正浩毕竟是一小民,虽明知这件事要不是谭永谦缘故,他就是被打死在医院,估计也不会有县领导来看望他,更别说这么好言好语,但见县委一把手这般“关心”他,还是有点受宠若惊,说了声:“谢谢吴书记。”却似乎浑然忘了,自己被打成残疾,眼前这人身为县委一把手绝对有不可推卸de责任。

  李正浩这声“谢谢吴书记”却如同一根针般刺在谭永谦de心窝里。多么朴实,多么容易满足de老百姓!

  “行了,大家都出去吧,让老人家好好休息。”李正浩◎都这样说了,谭永谦倒也不好再当着他de面怒声斥责,挥挥手说道。

  见谭永谦态度总算有点放软,吴自安等人稍微松了一口气,依言都出了重症室。

  刚才在病房里因为一时震惊与躺在病床上de竟然★是谭永谦未来de丈人,吴自安等人倒没来得及关注洪沧海等人。等出了病房后,才发现洪沧海四人还抓着两个一看就不像个好人de男子站在一边,吴自安不禁一阵恼huǒ地瞪了公安局局长张顺涛一眼。

  张顺涛露出一个讪讪de表情,心里也暗自恼huǒ洪沧海不懂得办事情。就算来医院抓人需要指证de人,那也要带个像样点de,这样就算真出了什么事情,也方便找理由搪塞、解释。可现在,只要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次事情你●们警匪是一窝de,张顺涛就算想解释一两句,也无从说起来。

  从这点上看,到了张顺涛这种级别de官,就算做de明明是坏事,但也会尽量做得富丽堂皇一些。但因为上梁不正下梁歪,到了底下具体办事de人◎●们警匪是一窝de,张顺涛就算想解释一两句,也无从说起来。

  从这点上看,到了张顺涛这种级别de官,就算做de明明是坏事,但也会menjǐngfěishìyīwōde,zhāngshùntāojiùsuànxiǎngjiěshìyīliǎngjù,yěwúcóngshuōqǐlái。

  cóngzhèdiǎnshàngkàn,dàolezhāngshùntāozhèzhǒngjíbiédeguān,jiùsuànzuòdemíngmíngshìhuàishì,dànyěhuìjìnliàngzuòdéfùlìtánghuángyīxiē。dànyīnwéishàngliángbúzhèngxiàliángwāi,dàoledǐxiàjùtǐbànshìderén,可就没那么讲究方法方式了。再加上在他们看来,反正上头是那个意思,出了事情有上面罩着,做起事情就更肆无忌惮。

  这点或许是吴自安等人始料未及de,当然若没遇到谭永谦,就算办事手段粗暴一点、流氓☆一点,过段时间总会风平浪静。

  “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还不马上把这两个犯罪分子带回局里?一定要严格shěn问!”不过此时当然不是训斥洪沧海de时候,而是要赶紧把这些人弄走,免得他们在秘书长面前☆说出不该说de话来。

  当然人弄走了,整个案件怎么处理主动权也就在飞云县de手中。一旦主动权在县里,县领导就容易从这件事中抽身而出,撇清关系。否则,谭秘书长真要一追到底,这件事还真是难办。

  只是他们de如意算盘却是打空了,谭永谦在街头亲眼目睹暴齤力拆迁后便已经决定要采取行动,不能让飞云县牵着鼻子走。所以刚到医院便立马给楚朝辉打了电话,为de就是防止此类事情发生。如今又岂会容张顺涛将眼前比较关键de人证给带走?

  “身为人民警齤察却伙同地痞流氓来医院抓人?张局长,你告诉我这是什么性质?又叫我怎么相信你们?我看这件事还是由市局来处理比较合适。”谭永谦冷声道。

  本来已经准备把人带走de洪沧海闻言脸色刹那间苍白了下来,只要不出飞云县,再怎么弄,总是自己de地盘,洪沧海总也有脱身de希望,顶了天估计也就免职处理,但真要由市局来处理,那事情de发展就完全不受控制了。指不定,他洪沧海就要从一名光荣de人民警齤察沦为阶下囚,因为他很清楚,他de屁股很不干净,根本经不起查。

  吴自安等县领导闻言脸色也都是大变,刚才谭永谦咆哮也好,冷言冷语也罢,那都没什么,无非就是人在愤怒时de表情,这完全可以理解,毕竟任谁看到女朋友de父亲裹成木乃伊一样de躺在病床上也很难控制住情绪。但身为市委秘书长说出最后那句话时,整个事情de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事态de发展也陡然变了方向。

  张顺涛一脸为难地拿眼偷偷看吴自安和马建晨,身为公安局局长,下面de人做出这样de事情,他是很难在谭秘书长面前据理力争,而且他de身份也差了一些。这时显然由县委书记和县长开口说话比较合适。

  “秘书长,这件事我要向您检讨,我也向您保证,这件事我们县委县政府绝对不会姑息,一定会严惩到底,给您,给李大叔一个交代。您看……”吴自安心里虽然也有点懊恼,但此时却也不敢跟秘书长撕破脸皮○,急忙一脸郑重地道。

  不过吴自安de话还没讲完,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沉重de脚步声。

  接着便听到张顺涛有些嘶哑de声音:“楚书记!”

  吴自安听到“楚书记”三个字,身子忍不住僵○了一下,脸色也刹那间阴沉了下来。

  整个吴州市,姓楚de书记并不多,但能让张顺涛这么害怕de楚书记却只有一位,那就是新扎市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局长楚朝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