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绝对不会罢休!


  第三百一十三章 我绝对不会罢休!

  李丽抓着谭永谦的手心情平静了不少,好一会儿才抹了把眼泪道:“你放心,我没事。”

  见李丽心情似乎平静不少,谭永谦心中稍宽,加快了速度往城外◎开去。

  好在今天稍微提早了点下班,高峰期还没有真正到来,一路疾驰,车子很快就上了吴州市通往飞云 县的高速公路。

  “你知不知道你爸最近有没有跟什么人结仇?”车子在高速上飞驰,谭永谦见○李丽闷声不响,便主动挑qǐ话题道。

  一方面shì想转移她的注意力,另外一方面也确实想了解一下。

  若shì理在准丈人这边,自然一切好办,他这个市委秘书长岂shì吃素的?但若理亏的shì准丈人,谭永谦就未免有些为难了。仗着手中权力徇私枉法shì肯定不行的,可shì准丈人被打,他身为秘书长却不帮忙出气,李丽会怎么看待他?她的爸妈又会怎么看他?会不会就一脚把他给踹了呢?

  “我爸这人你也接触过,为人豪爽大方,怎么可能会跟人结仇呢!不过最近听说我men那边拆迁因为补偿的问题闹得比较厉害,不知道会不会因为这个缘故而打qǐ来。”李丽果然被转移开了注意力,开始思索qǐ来。

  “拆迁?”谭永谦眉头微微一皱,眼中闪过一抹寒光。

  这些年关于暴力拆迁的报道屡见不鲜,吴州市下面的六县四区也时有发生。其中固然有极少数钉子户趁机坐地qǐ价的原因在内,但绝大部分的原因还shì在于官shānggou结无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通过一些非法暴力手段低买高卖强行拆除老百姓的房子。

  若真shì因为拆迁缘故引qǐ的,谭永谦几乎可以肯定这shì一件暴力拆迁案件。

  “★这些年飞云 县发展比较快,大搞城市建设,旧城改造。我men家在的新云街shì条老街,前一段时间听我爸说要拆迁,那时他还shì比较高兴的,毕竟房子也老了,若能换套新房子也好。但后来打电话过来他就很气愤了□,说补偿价每平米只有七百元。当时我听了也很生气,现在我men那边跟我家同个地方的房子都已经涨到五千左右了,就算房子破了点,每平方总也有三四千的光景。真要按这个补偿方案,房子补偿的钱还不够付个首付。”一说qǐ拆迁的事情,李丽就有点控制不住怒气。

  谭永谦shì市委秘书长,对于有关拆迁政策还shì很清楚的,闻言脸上也浮qǐ一丝怒气道:“谁允许他men这样干的?市里关于拆迁补偿管理有明文规定的,■拆迁shì要按市场价进行补偿的!”

  “得了吧,还不shì官shānggou结。官字下面两个口,什么规定不规定,什么市场价不shì市场价,还不shì他men说了算。”李丽面露嘲讽不屑道。
  谭永谦闻言老脸不禁有点发红,因为李丽这个官字下面两个口可shì把他也给骂进去了。偏偏他还shì吴州市的市委常委、秘书长,这就更让他无法反驳。

  不过更多的却shì愤怒,五千块钱的市场价仅仅补偿七百元,这不shì强取豪夺,不shì逼得老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散shì什么?

  “你放心,这事要shì属实,我绝对不会罢休!”谭永谦寒着脸道。

  “你还真以为你自己shì市委秘书长啊?行了,专心开车吧。”李丽见谭永谦一脸怒气的样子,白了他一眼道,不过心情却突然好了不少,感到一丝甜滋滋的。

  谭永谦很想脱口说出自己就shì市委秘书长,但最终还shì忍住了。这话李丽shì不会相信的,而且在这种情况下,隐瞒自己的身份反倒能听到事情更真实的一面。

  时令已经到了十二月,天黑得比往日早了一些。当谭永谦开着奇瑞qq车赶到飞云 县时,天已经隐隐有些暗了。不过车子开过新云街岔路口时,谭永谦看到的shì一片狼藉,一片废墟。在废墟之中,还有些完整的房子挺立着,有些房子上还挂着一些横幅,上面写着一些抗议的字眼。不过那些横幅在那一个个大大画在墙上的红色“拆”字映衬下,却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和悲凉。

  “我的家呢?我的家怎么不见了!”李丽突然尖声叫了qǐ来。

  谭永谦的脸色阴沉了下来,但还shì轻轻拍了拍李丽道:“现在先不管这些,还shì先赶去医院吧!”

  谭永谦话音刚落,就看到有一位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从新云街里跑了出来,他men的身后有七八个壮汉手中拿着钢管正在追他。

  突然有个大汉把手中的钢管朝年轻人扔了过去,啪一声,钢管刚好砸中年轻人的小腿,小年轻人吃痛,“啊”地叫了一声,腿一软整个人就摔倒在了地上。

  “跑啊,你***继续跑呀!”那些大汉见小年轻捂着脚一时半刻qǐ不来,个个敲打着手中的钢管,脸上露着狰狞得意的冷笑一步■步朝年轻人逼近。

  路上有行人经过,看到这一幕眼里都流露出极度的愤怒,但却没人敢上前。

  “凯旋!”李丽指着那个从新云街里跑出来的年轻人脸色苍白地叫了qǐ来。

  嘎地一声响,谭●永谦猛地刹住了车子,然后对李丽道:“你别出来。”

  说完还没等李丽反应过来,谭永谦已经飞快地下了车子。

  “不要!”李丽见谭永谦下车直奔那帮壮汉而去,脸上的血色刹那间退得一干二净。

  “站住,光天化日之下聚众殴打,你men知不知道这shì犯法的!”谭永谦身子往年轻人面前一站,然后指着那帮手拿钢管的暴徒厉声喝道。

  “呸,跟老子讲犯法?你***shì谁呀?告诉你,马上给老子滚远点!”其中一位胸口纹着一头恶狼的壮汉露出白森森的牙齿,手握钢管指着谭永谦不屑地骂道。

  “我要shì不滚呢?”谭永谦脸色铁青地问道。

  “不滚,哈哈,兄弟men听到了吧,看来这年头还真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侠客啊,啧啧,了不qǐ,了不qǐ啊!”胸口有恶狼纹身的壮汉拍着手,满脸嘲讽地道。

  其余人闻言都肆无忌惮地笑了qǐ来。

  “这位大哥,你还shì快走吧,这帮人都shì我men这边的地痞流氓,现在又有开发商给他men撑腰,根本不会跟你讲什么法律的!”被李丽称为凯旋的年轻人忍着痛冲谭永谦说道。

  谭永谦听到这话,脸上的肌肉都变得有点扭曲。到现在他当然知道,这帮人就shì开发商雇来的打手,专门用来对付那般所谓不肯拆迁的“钉子户”的。只shì他没想到,这帮人竟然胆大到这等程度,更没想到有一天这种事情就活生生地在自己的眼前上演。

  “凯旋!”☆

  “姐!你怎么来啦?”

  就在谭永谦因为眼前的一幕而感到极为愤怒时,身后响qǐ了李丽的声音。

  “他shì你弟弟?”谭永谦猛地扭头,又shì吃惊又shì震怒地问道。

 ◇☆

  “姐!你怎么来啦?”

  就在谭永谦因为眼前的一幕而感到极为愤怒时,身后响qǐ了李

  “jiě!nǐzěnmeláilā?”

  jiùzàitányǒngqiānyīnwéiyǎnqiándeyīmùérgǎndàojíwéifènnùshí,shēnhòuxiǎngqǐlelǐlìdeshēngyīn。

  “tāshìnǐdìdì?”tányǒngqiānměngdìniǔtóu,yòushìchījīngyòushìzhènnùdìwèndào。

  堂堂市委秘书长的女朋友的弟弟,竟然当街被一群地痞流氓拿着钢管追打,而且若不shì他及时下车拦阻,恐怕李丽的弟弟现在已经被按在地上暴打了!

  可想而知,此时谭永谦心中的愤怒shì何等的大!

  “姐,他难道就shì大伯和大婶老shì提qǐ的姐夫,谭永谦?”见谭永谦竟然认识李丽,李凯旋也不由得很shì吃惊。

  李丽没想到父母亲早已经把谭永谦这个当初冒牌女婿已经到处宣扬了,饶shì身处险境,还shì忍不住脸涌红潮,承认也不shì,不承认也不shì。

  “哈哈,我说这年头哪里还有什么路见不平一声吼的傻子,原来shì一家人!”就在李丽羞涩难耐时,耳边突然响qǐ了嚣张的嘲讽声音。

  李丽不禁一惊,脸上的血色再次褪去,而李凯旋也猛然意识到李丽和谭永谦来的不shì时候。

  “姐,姐夫,你men快走,这帮人无法无天,什么事情都干的出来的。”李凯旋挣扎着站qǐ来,一脸着急地叫道。

  “走,嘿嘿,既然都shì一家人就都留下来吧。”那个纹有恶狼的大汉拍打着手中的钢管,很shì嚣张地说道。

  本来之前,他看谭永谦相貌堂堂也有几分气势,心里还shì有那么点顾忌的,所以一直忍着不敢动手,否则按他的脾气,竟然有人敢不开眼挡着他的去路,早就一脚踹过去了。现在可好,听说他menshì一家人,自然就再也没什么顾忌。

  这条街上人的底细,他men老早◇就调查过了。家里有当官什么的,早已经私底下多给点补偿费摆平,剩下的也就那些无权无势,没什么门路的小老百姓。既然shì这样,当然也就没什么好顾忌的。

  “你men敢!”谭永谦听说这帮人竟然还想把○李丽也给留下来,气得双目一瞪,厉声喝道。

  “我靠,比老子还嚣张。给我上,妈的,老子不仅敢,老子等会还当着你的面玩你的马子!妈的,在老子面前装逼,你小子算哪门子葱,哪门子蒜,我呸!”恶狼纹身的大汉朝地上恶狠狠地吐了口痰,然后抡qǐ手中的钢管就朝谭永谦的脑袋砸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