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七章 华佗再世


  ~.《》~  第三百零七章 华佗再世

  听说张卫东要亲自给病人针灸hé推拿,众人都很是期待,不过袁主任却难免有点失落,因为今天他坐诊,不方便长时间走开。

  张卫东显然知道袁主任的心思,笑道:“我治疗中风偏瘫的针灸手法hé穴位都有点特别,袁主任一起去看看吧,花不了多少时间。”

  张卫东的话正中袁主任的心意,闻言自然喜出望外,急忙站起来说好。

  推开门,看到门外正在候诊的竟然就是刚才大发小姐脾气的金璐hé董琴,知情的人都不禁有点惊讶。而金璐hé董琴两人看到门诊室的门突然被推开,然后从里面走出一大堆的医生,颇感尴尬的同时也不禁大吃了一惊。

  什么时候□门诊室里突然多了这么多医生?

  见在门外等候的是金璐hé董琴,袁主任也就懒得搭理,只管同众人一起簇拥着张卫东往针灸室走去,当然还有nà位中年大叔。

  见自己两人在门外候诊,坐诊医生却走◎开了,金璐hé董琴心里恼火万分的同时却又越发的惊讶,因为她们发现众人似乎都像众星拱月般簇拥着nà位小白脸。

  “董琴,你有没有发现不对劲,看架势,好像nà小白脸才是袁主任似的?”金璐忍不住一脸疑惑地问道。

  “我也正想这么说呢!还有你有没有发现之前袁主任赶我们出来时,就是在nà个小白脸发话之后?好像nà小白脸的话对袁主任来说很重要似的。”董琴点了点头,然后若有所思道。

  “刚才只顾着生气,也没细想,你这一说还真是nà么一回事。而且现在想想,好像卢院长也是听到nà小年轻后,突然态度大变的。”金璐脸上的疑惑更浓了。

  正在这时,金璐的手机响了起来,电话是许传云副院长打来的。

  “许叔叔好。”金璐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一声。

  “你们现在是回去了还是在医院?”许传云问道。

  “有什么事吗?”金璐不想被许传云知道她们最终还是选择了留院排队,闻言反问道。

  “不管你们是回去了还是还在医院,我现在郑重告诉你一件事,你一定要记住,想治好病就一定要对nà位年轻医生倍加尊敬,最好向他道个歉。”许传云郑重其事地交待道。说这话时,许传云依旧有点不敢相信,以张卫东这点年纪,不仅是主任医生,而且竟然还是省医疗专jiā小组的成员,医术出神入化,就连袁主任等人现在都算是他的学生。

  就在不久前,卢益存向他稍微透露了点张卫东的事情,毕竟他是医院的副院长,有些事情是绕不开他的。

  “什么!你说我还要向nà个小白脸道歉?”金璐忍不住尖声叫了起来。

  电话nà头听到金璐近乎尖叫的刺耳声音,脸上闪过一丝恼怒之sè,若不是看在她爸是区长,又有几分交情的份上,他还真想就这样把电话给挂了。

  但饶是如此,许传云的声音还是冷了下来,道:“我的意思是最好这样,当然道不道歉是你们的事情,具体的我就不多说了。”

  说完许传云就挂了电话。

  金璐拿着电话站在原地发愣,按规矩排队对于她金大小姐来说已经是破天荒的一件窝囊事,没想到许传云竟然打电话过来建议她道歉,而且对象还是nà个让她恨不得千刀万剐的小白脸!

  这算什么?难道她金区长的千金小姐就nà么不值钱?就nà么低贱吗?

  “是许院长吗?他说什么了?”董琴见金璐气得脸sè都完全变了,很是好奇地问道。

  “什么?他说如果想治好病,最好向nà个小白脸道歉!”金璐气愤愤地道。

  “不是吧?他真这么说?”董琴一脸不敢置信地问道。

  “他就是这么说!不过就一实习医生,凭什么啊?哼,不管了,反正是袁老头看病又不是他,想让姑奶奶向nà个○小白脸道歉门都没有!”金璐撇了下嘴,不屑地道。

  “你说许院长特意打这个电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说是不是我们不向小白脸道歉,袁主任就不会好好给我看病呢?”毕竟生病的是董琴,金璐可以耍小姐脾气,但▲有求于人的董琴心里却终究有点虚。

  “他敢?他要是敢这样,我非告他不可!”金璐横眉竖眼道。

  “什么敢不敢,他真要不好好给我看病,随便胡扯几句,我们也不懂呀!再说,你有没有感觉刚才nà些医生还有卢院长他们对nà个小白脸似乎都很看重啊?”董琴道。

  “好像是有nà么一点!不过就他一个小白脸,顶天了也就一位主治医生,你觉得这种猜测现实吗?”金璐若有所思了一会儿,然后面带嘲讽地反问道。

  董琴无言反驳,金璐说的是事实上。医生这个职业可不是小孩zǐ过jiājiā,是需要真材实料的,尤其中医是需要经验积累的,就张卫东nà张小白脸,一看最多也就二十出头,确实不可能在医院里达到nà样的地位,换成袁主任这种老中医还差不多。

  当金璐hé董琴在门诊室外说着话时,针灸室里张卫东已经让中年大叔躺在床上准备给他施针了。

  “我学过点内jiā功法,施针时会运气在里面,所以第一次施针的效果会比较好,以后的效果就不会有nà么明显,不过在一个月内施针肯定是有效果的,你的腿脚也会一天比一天便利。一个月之后,就没必要再来施针了,主要还是靠自己运动héjiā人推拿,还有饮食方面慢慢调理。”张卫东边取出针边向中年大叔解释说明。

  关于张卫东会内jiā功法,袁主任等人都知道一些的,尤其白洁更是知道张卫东所谓的学过一点是何等的可怖,简直就比武打小说里写得还要厉害神奇,所以袁主任等人闻言都没感到意外,而中年大叔却听得有些玄乎其神的。若不是张卫东这人实在不像是个骗zǐ,袁主任等老中医又这么尊敬他,他还真要怀疑张卫东是个假装神医的骗zǐ。

  张卫东跟大叔解释过后,就不再继续跟他说话,而是拿着针开始施针,一边施针他还会一边向袁主任等解释,施针手法以及穴道位置。

  一开始,中年大叔还没有多大感觉,不过随着一根针一根针的插入,他感到了一缕缕热流从他感知迟钝麻木的左半身悄悄流动,然后就像无数细水一般渐渐汇聚成一条涓涓小溪,流过他的左半身。

  中年大叔下意识地动了动他的左手五指,没想到竟然比较轻松地做到了,他似乎又像没中风以前一样,重新夺回了对身zǐ的控制权。

  这一刻,中年大叔眼睛湿润了,半年多来,他一直梦想着自己能像以前一样轻松的迈腿伸臂,但现实的残酷一次次地把他的梦想给击碎,现在他终于再次看到了希望。

  虽然张卫东已经跟他说过,要想再像以前一样是不可能的,但只要能再好上一些,对中年大叔而言已经是天大的惊喜了!

  就在中年大叔还沉浸在能较为轻松地控制手指的行动时,张卫东已经把针取了出来。

  “大叔你现在下来走走看,有没有好一些?”张卫东把针收了起来,笑着轻轻拍了拍中年大叔的手臂道。

  中年大叔依言有些紧张地准备起身,他实在有点担心刚才nà奇妙的感觉只是一时的错觉。

  习惯性地中年大叔用他正常的右手支撑着身zǐ起来,然后双脚着地,小心翼翼地试探着要站起来,这一刻,他的心提到了嚷zǐ眼。

  同样紧张的还有袁主任等人。

  中风偏瘫半年的病人啊,真要就这么针灸一下就恢复了一部分,这在医学界无疑是件近乎神迹的事情。这种事情,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都有资格亲眼目睹的。

  中年大叔很快就发现脚着地时,左脚的感觉明显跟以往不一样,更有力,更有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中年大叔一脸激动地在针灸室里走了几个来回,他的行动虽然还有点别扭,不方便,但比起之前看起来却明显利索不少。好像蹒跚学步的小孩,突然又进步了一些。

  袁主任等人虽然对张卫东的医术有着无法形容的信心,但这一刻,看着中年大叔在针灸室里来回走路,却还是无法克制地陷入震惊之中,个个呆若泥塑,直到中年大叔泪流满面地站在张卫东面前,连连向张卫东鞠躬感谢时,他们才如梦初醒,然后个个双目看向张卫东。

  这一刻,他们看向张卫东的目光充满了朝圣般的虔诚敬仰,仿若眼前站着的不是一个小年轻,而是一尊神祗!

  “大叔不必客气,救死扶伤本来就是我们医生的职责所在。现在你再躺在床上,我借这次机会再向同事们示范一下中风偏瘫推宫活血的手法,下次就由他们帮你针灸hé推拿。”张卫东笑道。

  “下次还能请您帮忙吗?”中年大叔依言躺到床上,然后非常小心翼翼地问道。

  在中年大叔眼里,此时的张卫东无疑就是华佗再世!哪还敢把他当小年轻来看待。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