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你们都给我出去


  第三百零三章 你们都给我出去

  当张卫东和白洁推门进来时,袁志宏主任已经帮病人看好病,此时正埋头给病人开方子,倒没注意到他们进来。而那两位nǚ子显然对袁志宏没能在第一时间内先给她们看◇病有些意见,尤其那位口红涂得有点红艳的nǚ子,看着袁志宏在纸上龙飞凤舞,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似乎恨不得上前一步直接夺guò他的笔扔掉。

  直到发现张卫东穿着白大褂走进来,那两位nǚ子脸上才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显然没想到电梯里遇到的张卫东年纪轻轻的,竟然也是位中医。

  不guò很快两位nǚ子就撇guò脸,当作没看到张卫东。顶了天也就一刚大学毕业的实习医生,她们才不会◎把张卫东放在眼里,更不会主动去向他道歉,倒是白洁的美艳让她们有些嫉妒,让她们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608房间是专家门诊室,本就比普通门诊室稍微宽阔一些,后来因为张卫东的到来,为了方便大家观摩学☆◎把张卫东放在眼里,更不会主动去向他道歉,倒是白洁的美艳让她们有些嫉妒,让她们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bǎzhāngwèidōngfàngzàiyǎnlǐ,gèngbúhuìzhǔdòngqùxiàngtādàoqiàn,dǎoshìbáijiédeměiyànràngtāmenyǒuxiējídù,ràngtāmenrěnbúzhùduōkànlejǐyǎn。

  608fángjiānshìzhuānjiāménzhěnshì,běnjiùbǐpǔtōngménzhěnshìshāowēikuānkuòyīxiē,hòuláiyīnwéizhāngwèidōngdedàolái,wéilefāngbiàndàjiāguānmóxué习,前段时间卢益存又特意让人把隔壁的办公室打通,合成一间门诊室。所以608房间现在比起其他房间宽阔了许多,七八人在一个办公室里也丝毫不显得拥挤。

  门诊室里有专门为张卫东摆放的办公桌,就摆放在袁志宏后miàn。张卫东每次来就坐在那里静静地听着、看着,一般情况下都不会插嘴,只有遇到不妥的地方或者袁志宏等人比较难以解决的病人,他才会出miàn,事后也会就这些病例跟众人进行详细的分析讨论,以达到授业解惑的目的。

  正因为张卫东一周最多也就来一趟,作风低调,卢益存等人又刻意保密,所以到现在张卫东这个人物依旧是默默无闻,就算省人民医院里的医生,除了中医科的人和卢益存等少数几人,也甚少有人○知道张卫东才是中医科室的真正神医。

  张卫东当然懒得跟那两个nǚ人啰嗦,像往常一样不声不响地径直走向自己的位置,然后坐下,白洁紧跟其后,然后搬来一张椅子挨着他坐下。

  两人并排静静地坐●在袁志宏主任后miàn,不知道的人,基本上都会认定他们两是来学习观摩的实习医生,那两个nǚ人自然也这么认为,眼里闪guò一丝不屑的眼神。

  医生这个职业在如今的社会上虽然很吃香,不guò中医却是越老越吃香,就张卫东和白洁这年纪,恐怕还要熬许多年才可能熬出头,她们自然是根本看不上眼。倒是那个带她们来的医生很是惊讶地多看了张卫东一眼。

  中医科虽然在省人民医院是个小科室,白洁也不是个喜★欢张扬的nǚ孩子,但美nǚ就是美nǚ,医院里盯上她的人可不少。不guò到目前为止,据说她还没接受guò任何一位追求者的鲜花,依旧孑然一身。如今这位医生却看到白洁亦步亦趋地吊在张卫东身后,甚至还特意搬来☆huānzhāngyángdenǚháizǐ,dànměinǚjiùshìměinǚ,yīyuànlǐdīngshàngtāderénkěbúshǎo。búguòdàomùqiánwéizhǐ,jùshuōtāháiméijiēshòuguòrènhéyīwèizhuīqiúzhědexiānhuā,yījiùjiérányīshēn。rújīnzhèwèiyīshēngquèkàndàobáijiéyìbùyìqūdìdiàozàizhāngwèidōngshēnhòu,shènzhìháitèyìbānlái椅子坐在他边上,这就由不得他不对张卫东另眼相看了。

  当然袁志宏肯定是知道白洁为什么这么亦步亦趋地跟着张卫东,不guò张卫东除了第一次来时有点高调外,后来一直都很低调,也不喜欢袁志宏等人在病人或者其他人miàn前对他表现得太特别,所以当袁志宏发现是张卫东和白洁两人从他桌子边走guò时,见办公室里人多,也就没再特意转身跟张卫东打招呼,而是继续写方子。

  “去抓药吧,连续服用一个星期,□如果没有明显好转你再guò来看看。”很快袁志宏便写完了药方,然后把方子递给病人,miàn带和善的微笑说道。

  “谢谢袁医生。”病人站起来接guò药方谢道。

  袁志宏刚要开口跟病人客气一▲rúguǒméiyǒumíngxiǎnhǎozhuǎnnǐzàiguòláikànkàn。”hěnkuàiyuánzhìhóngbiànxiěwánleyàofāng,ránhòubǎfāngzǐdìgěibìngrén,miàndàihéshàndewēixiàoshuōdào。

  “xièxièyuányīshēng。”bìngrénzhànqǐláijiēguòyàofāngxièdào。

  yuánzhìhónggāngyàokāikǒugēnbìngrénkèqìyī下,那位口红涂得有点红艳的nǚ人已经拉guò那位有点虚胖的nǚ人往位置上一按,然后道:“袁主任,现在可以轮到我们了吧?”

  袁志宏看了口红nǚ一眼,脸上微微露出一丝不快之色,不guò显然之前那位医生已经跟他打guò招呼,所以最终还是道:“把病历本和挂号单子给我。”

  显然号子是那位医生帮忙挂的,闻言那位医生急忙把挂号单连同病历本一起放在桌上,陪笑道:“袁主任麻烦你了。”

  中国是个比较讲究人情和关系的地方,像这种通guò关系插队的事情在国内医院里是很常见的一种现象,有时候作为医生心里也反gǎn,但更多的时候却是抹不开miàn子。当然如果是涉及到官太太官小姐,那就不是抹得▲开抹不开miàn子的问题,而是前途的问题了。

  要是换成别人,既然袁志宏都已经开口了,那位医生态度也算还好,张卫东估计也不会说什么。大环境如此,真要事无大小都计较,别人看你不爽,自己也会很累。●

  但这两个nǚ人的态度,还有之前她们的行径委实让张卫东gǎn到不爽,所以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内心的反gǎn,开口道:“袁主任看病还是要讲究先来后到的,是不是应该先让那些报到号子的人先看?”
★   袁志宏其实也反gǎn这两个nǚ人,但却碍于同事的情miàn,再加上这两位nǚ人的背景也不简单,这才无奈先给她们看病。只是他没想到,张卫东竟然会特意出言提点,心里不禁一惊,神色也变得有些不自然。 ◆
  传统武林人士向来尊重尊师重教,传统中医也同样如此。像现在中医学院的一些学中医的学生可能对老师没多大gǎn情,毕业了很多人往往就把老师脑后一抛了事,但老中医却不同。在他们那个年代,中医还是很讲究师门传承的,一位中医没有老师手把手地倾心传授,是很难成长为一位真正的名医的。

  袁志宏今年五十九岁,他父亲就是一位老中医,他的医术是跟父亲学的,跟眼前中医学院出来的学生不一样,他是属于师承家传,所以别看袁志宏已经是五十九岁了,但自从知道张卫东医术出神入化,并跟他学习医术后,就打心里眼里把张卫东当老师来尊敬。一把年纪也规规矩矩地尊称张卫东为一声张老师。

  现在既然张老师开了这个口,显然表明他对他这种做法是不满意的。既然老师不满意,身为学生的袁志宏心里自然难免会有些惶恐。

  但那两位nǚ人还有那位医生却不知道张卫东跟袁志宏的关系。那位医生见白洁对张卫东另眼相看,心里本来就有点不爽。如今见张卫东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年轻明明知道这两位nǚ人是自己这位副主任医生带来的,竟然还敢横插一嘴,心里不禁越发不爽,脸色也变得有些难看。但张卫东是中医科的人,而且袁主任就坐在这里,这位副主任医生倒也不好喧宾夺主开口训斥张卫东。况且,张卫东这样没大没小,讲话一点分寸都没有,最难堪的还是袁志宏,也犯不着他开这个口。

  但那位口红nǚ可就没那么好的耐性和脾气了,见张卫东明摆着说她们插队,还没等袁志宏开口,就已按耐不住,伸手远远指着张卫东开口嘲讽道:“袁主任都没说什么,你一个小年轻又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的!”

  那虚胖nǚ虽然没说什么,但嘴角明显露出一丝不屑的表情,显然也认为张卫东这年轻人少不更事,自取羞辱,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插队看病是件更羞耻的事情。

  两人却都没注意袁志宏此时气得脸都发青了。

  张卫东是什么人?他没资格说这话,这里谁有资格?再说了,这两nǚ人当着袁志宏的miàn抬出他的名头打击嘲讽他的老师,这不是明摆着打他袁志宏的脸吗?

  “出去,你们都给我出去!”就在两人以为吃定了张卫东这个小年轻时,袁志宏突然拍案而起,然后指着门口铁青着脸道。

  “你,你,你是指我们吗?”口红nǚ和虚胖nǚ都指着自己,一脸不敢置信地看着脸色铁青的袁志宏。

  在她们看来,张卫东这个小年轻说话没大没小,一点规矩都没有,应该出去的是他,怎么反◇guò来却要她们出去了。况且,她们的身份刚才孙副主任也早已经向袁志宏提点guò了一句,就算不看僧miàn也要看佛miàn,她们又岂是谁都可以呵斥的?莫非这袁志宏吃错药,发神经了?

  那位带她们◇来的孙副主任医生也同样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袁志宏,他是知道袁志宏这个老中医的脾气有点硬有点怪,但也不能这么没谱啊!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该有的人情世故应该懂的呀?

  “不是你们,难道还是我吗?”袁志宏见这两个nǚ人还自我gǎn觉良好的样子,差点气得肺都要炸了。

  难不成还要为了你们,我把自个老师给赶出去不成?就算我丧心病狂做出欺师灭祖的事情,院长也不愿意啊!

  见袁志宏果然是叫她们出去,那口红nǚ和虚胖nǚ都气坏了。

  “我们是花钱挂号来看病的,凭什么要我们出去?”虚胖nǚ霍地站了起来,有点上气不接下气地质问道,脸上浮现出一丝病态的红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