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六章 有什么脸面见你和弟妹啊!


  第两百九十六章有什么脸面见你和弟妹啊!

  “你?”赵导游很是不敢相信地看着张卫dōng。连秦院长的副镇长同学都难搞定,他一个小年轻在武夷山又能有什么人脉?而且赵导游刚才虽rán没听清秦院长和她同学的通话,但之前他跟兰导游了解过,还是知道点内幕的,那个衙内可不好惹啊!

  拥有健康肤色的畲族姑娘也睁大了眼睛,chī惊地看着年轻得不像话的张卫dōng。到现在她都有点chī不准,☆张卫dōng究竟是大学里正儿八经的老师,还是大学里面类似于任晨怡这样的行政工作人员。但不管怎么说,她是真没办法相信,这件事张卫dōng能帮上忙。

  其实别说两位导游不相信,就连秦虹若不是见识过■☆张卫dōng究竟是大学里正儿八经的老师,还是大学里面类似于任晨怡这样的行政工作人员。但不管怎么说,她zhāngwèidōngjiūjìngshìdàxuélǐzhèngérbājīngdelǎoshī,háishìdàxuélǐmiànlèisìyúrènchényízhèyàngdehángzhènggōngzuòrényuán。dànbúguǎnzěnmeshuō,tāshìzhēnméibànfǎxiàngxìn,zhèjiànshìzhāngwèidōngnéngbāngshàngmáng。

  qíshíbiéshuōliǎngwèidǎoyóubúxiàngxìn,jiùliánqínhóngruòbúshìjiànshíguò张卫dōng那夸张的武功,她也是绝不会相信张卫dōng能在这件事上使上力。不过饶是rú此,秦虹心里还是一点底都没有,闻言忍不住轻轻扯了下张卫dōng低声道:“卫dōng,你是准备找你那位朋友吗?他能行吗?”

  “不管行不行,问问反正也没损失。”张卫dōng笑笑道。他是知道方钟平在武夷山乃至闽北地区都很有点势力,这种事想来应该没半点问题,不过话总要留几分回旋的余地。再说连秦虹教授的同学也这么为难,他要是说得太自满了,岂不是落了院长的面子。

  见张卫dōng这样说,两位导游就基本上对他断了希望,以为他只是想在领导面前表现表现而已,秦虹则信以为真,闻言点头道:“说的也是,那要不你打个电话试试看吧。”

  张卫dōng点点头,rán后拿出手机给方钟平拨了过去。

  张卫dōng给方钟平打电话时,方钟平正阴沉着脸站在一练武场上,他的手中拿着根鞭子,一双眼睛缓缓扫过正惊若寒蝉,低着头垂手站在练武场上的章少还有昨晚跟张卫dōng动手的大块头等人。

  方钟平毕竟是武夷山真正的地头蛇,不管黑道还是白道,他方家都有非常广的人脉。昨晚在酒吧附近发生的斗殴事件最终还是传入了方钟平的耳中。

  要是换成普通的斗殴事情,方钟平当rán不会在意,这是警察该管的治安事情,他方钟平可没闲功夫去管这种上不了台面的小打小闹,但这件事涉及到张卫dōng,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了。

  张卫dōng啊,那是什么人?可是近乎神仙般的奇人,而且还是他方钟平的大恩人!在他的地盘,竟rán有人敢打他女人的主意,这还了得?

  还好有张卫dōng在,把这帮家伙给收拾了,要不rán□他的女人真要发生点什么意外,他方钟平以后还哪有什么脸面见张卫dōng!指不定人家张大师一怒之下,连他方钟平也给恨上了!

  越想方钟平是越后怕,越想他心里是越怒。

  “我方钟平***还没★死呢!你们这些兔崽子就敢在老子头上拉屎拉尿了!知不知道那年轻人是谁?还有***章世伦,别以为你爸当个屁大点官就可以胡作非为,老子告诉你,要是昨晚真要出点意外,别说你爸保不住你,就是你爸,老子也非要让他好看!我草!”

  怒极之下,方钟平终于举起了鞭子,没头没脑地冲章世伦还有大块头等人抽去。而昨晚在酒吧附近还牛逼哄哄的章世伦等人此时却只敢双手护着脑袋,一脸惨无血色地任由方钟平发泄他的怒火。

  别看方钟平平时在武夷山都是安安当当做个老百姓,但方家不仅财大气粗,朝中也是有大人物在的,方钟平真要发怒起来,整个武夷山还真没什么人敢跟他顶岗的!

  见方钟平拿着鞭子没头没脑地往自己等人身上抽着,根本没有停手的意思,那目中射出来的凶狠光芒,更是似乎要把他们活生生给抽死一般。章世伦等人不禁吓得差点连尿都要拉出来,至于后悔那就更不用提了。

  他们就算做梦也没想到,那个年轻人在方钟▲平心目中的分量竟rán是这么重!昨晚真要是动了那个女人,他们还真不知道方钟平会不会直接拿刀子杀了他们。

  不过最让他们感到害怕的是,方钟平身边的人竟没有一个人出面劝阻方钟平的暴力行为,而且看他◇●们的目光也全都像似看死人一般,毫无感情可言,似乎他们被这样抽打是非常理所当rán的事情。

  事实上,方钟平的手下们也确实这么想。张卫dōng啊,那是什么人?那可是真正拥有神鬼怪力的大师,那可怕▲◎的能力,昨晚他们可是亲眼目睹的,到rú今想起来他们都心有余悸。章世伦等人竟rán敢对他的女人动手动脚,这不是嫌自己的命活得太长了吗?更别说张大师还是方钟平的大恩人呢!

  正当章世伦等人被方钟平▲的疯狂暴力举动给吓得差点屁股尿流时,方钟平的手机响了起来。

  方钟平这才把鞭子随手一扔,喘着粗气拿出了手机。

  手机拿出来一看,方钟平脸上的怒气刹那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急忙接了起来。

  “张师弟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了?难道今天没跟同事们出去玩吗?”方钟平接起电话问道。

  “有啊,刚刚爬完了天游峰,现在正在休息呢,这武夷山的风景还真是美啊!”张卫dōng笑道。

  “哈哈,既rán张师弟这么想,干脆就多呆几天吧。”方钟平闻言道。

  “呵呵,我倒是想,不过我可是有工作在身,没你大老板这样自由啊!”张卫dōng半开玩笑道。

  “张师弟,你这不是挖苦◆我吗?你真要想自由,谁还能拦得着你?”方钟平道。

  “呵呵!”张卫dōng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以他rú今的实力,想要自由确实易rú反掌,不过教书这份工作却是他享受生活的一种方式,他是甘愿被束缚。◎就像热恋中的男女一样,甘愿为情所困还乐在其中。

  “不谈这些了,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件事情想问问你的。”张卫dōng转了话题。不过他没直接说帮忙的事情,他知道以方钟平的性格和他对方家的大恩,他要是开口说出帮忙的事情,就算再难,恐怕方钟平都会给他办得稳稳妥妥的,所以张卫dōng还是想先探个气,也免得方钟平为难。

  “你是想问章世伦这帮混蛋吗?这件事你放心他们肯定不敢再骚扰你们了。刚才我还正在收拾这帮王八蛋呢!***,我非把他们一个个给抽得半个月下不了床为止!”方钟平很自rán就把事情给联系到了章世伦等人身上,急忙道。他还真有点担心,张卫dōng会因为此事而对他心生不满。

  不管怎么说,武夷山可是他的地头!张卫dōng的女人真要出了什么事情,就算张卫dōng不怪他,他心里也肯定过意不去。

  看着方钟平那咬牙切齿的凶狠模样,又听到他口里发出来的狠话,章世伦等人吓得都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抽得半个月都下不了床,那还不被抽得遍体鳞伤,屁股开花!

  张卫dōng没想到方钟平这么快就听说了昨晚的事情,又听说他为了自己的缘故,正sī自对章世伦等人采取暴力行动,不禁又是感动又是吓了一跳,急忙道:“这个方师兄,今天我是有另外事情问你。至于章世伦等人不过只是小事一桩,我也教训过他们了,就算了吧!”

  “这怎么行!这帮混蛋连弟妹的主意也敢打,要不是昨晚幸好你也在,真要发生点什么意外,你叫我以后还有什么脸面见你和弟妹啊!”张卫dōng越是不计较,方钟平心里却越是过意不去。至于秦虹,方钟平听人说她跟张卫dōng半夜三更还孤男寡女的一起上街,而且还长得非常漂亮,自rán而rán认为她是张卫dōng的女朋友。

  张卫dōng听到方钟平在电话里口口声声叫秦虹为弟妹,差点吓得连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一双眼睛更是心虚地连连朝秦虹瞄,生怕她也听到似的。好在秦虹的听力毕竟跟张卫dōng没法比,而且就算零零星星听到一些,恐怕也很难将电话里头的弟妹跟自己联系在一起。

  见秦虹没流露出什么异样,张卫dōng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不过却是再也不敢让方钟平这么口没遮拦地说下去,况且章世伦身上他是下了阴招的,若方钟平真要把他打重了,过段时间他突发身亡,万一有人把他的死亡跟方钟平的暴力行为联系在一起,终究不好,于是张卫dōng急忙打断并比较隐晦地暗示道:“这件事的主事人我已惩罚,方师兄插手过多反倒不好。”

  方钟平可是老江湖了,一开始他还微微一怔,有些糊涂,不过马上他就意会过来。

  这章世伦是主事人,方钟平当rán知道。但事实上,从章世伦的伤势,还有听到的消息上来看,张卫dōng给章世伦的惩罚相对于马尾辫等混混来说,反倒还要轻一些。这让方钟平心中一直有些不解。要说张卫dōng忌惮章世伦这个小衙内,换成昨晚之前,方钟平还相信,现在就算打死他也不信。张卫dōng是什么人?那可是有大本事的人,会怕一个小地方的衙内,况且他方钟平也不是chī素的!

  现在张卫dōng这么一说,方钟平才猛rán意识到事情非常的不简单,尤其张卫dōng还说他插手过多反倒不好,这让方钟平听了总有种直冒寒气的感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