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九十章 我记得我给过你机会了


  .  第两百九十章我记得我给过你机会le

  “我的手,我的手碎le!”几乎同时马尾辫的惨叫声在黑夜中响le起来,整个人也随着惨叫声像虾米yī样弯le下来,额头冷汗如黄豆yī般滚落下来。

  “大哥,饶命,饶命!”很快马尾辫的惨叫声变成le比哭还难听的求饶声。

  “怎么知道痛啦?知道求饶啦?你们不是很嚣zhāng吗?”zhāng卫东冷声道。

  “不敢le,下次再也不敢le!”马尾辫眼泪鼻涕齐飞地道。

  “哼,还有下次吗?”zhāng卫东冷哼yī声,抓着马尾辫的拳头猛地往脚下yī拉,马尾辫便不由自主地噗通yī声整个人压在le绿毛的声音。

  绿毛本就被zhāng卫东踩得眼冒金花,马尾辫那百多斤的身子再猛地往他身上yī压,顿时yī声哀嚎,差点就昏死过去。

  不过zhāng卫东才不管他昏死不昏死过去,再度抬脚yī脚就踩在le马尾辫的背上,竟然敢当着他的面羞辱甚至企图强奸他尊敬的qín虹教授,真是不知道死字是怎么写的!

  “你,过来!”zhāng卫东没理会绿毛嘴中发出的又yī声哀嚎,寒着脸朝不远处早已经完全吓醒le的章少勾le◎勾手指头,冷声道。

  “你,你要干什么?我是章世伦,我爸是…….”章少脸色苍白地看le眼zhāng卫东脚下如同两只死狗yī般的跟班,声音有些发颤地说道。

  他就算做梦也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白脸竟然这么能打,早知道这样,他也就不随便调戏那个美女le,就算要调戏也得找个好地方好时机,万事俱备le才行啊!

  “我管你爸是谁?现在要是不马上给老子滚过来,我保证你左手跟右手yī样的●下场。”zhāng卫东最烦听到什么“我爸是某某某”的话,闻言立马喝道。

  章少闻言左手下意识地往背后藏leyī下,见过zhāng卫东刚才的手段,他是完全相信眼前这位小白脸是说得出做得到。
  “卫东,还是算le吧。”就在这个时候,qín虹走到zhāng卫东身边低声道。

  她现在倒不是怕zhāng卫东打不过那个章少,就章少如今这窝囊样,别说yī个就算再来个五六个,qín虹都认为根本不是zhāng卫东的对手,她倒是怕zhāng卫东真把人家另外yī只手也给卸le。这里毕竟是武夷山不是吴州,要是在吴州,qín虹怎么说也是大学里的副院长,在占着理的情况下倒也不怕。但身处他乡,人生地不熟的,qín虹还是有点担心事情闹大。

  “对,对,这位美女说的是,我们就这样算le行不?”章少见qín虹替他说话,急忙陪着笑脸道,只是说这话时他的眼里闪过yī丝怨恨的眼神。

  好汉不吃眼前亏,先认le这yī回。只要你们还在武夷山,老子就不信收拾你们不le!

  zhāng卫东才不会去理会章少,不过qín虹的话他却不能不听,况且qín虹神色紧zhāng不安的样子,也让他颇为不◇忍,心中已经决定就这样算le。至于章少事后会不会再找麻烦,zhāng卫东还真不怕,这些家伙真要是不开眼,那也就不能怪他真的心狠手辣le。

  不过就在zhāng卫东刚刚松开脚,放他们yī马时,不☆远处的酒吧突然冲出le十多个年轻人,个个手中不是拿着酒瓶就是凳子、钢管之类的东西,气势汹汹,叫嚷嚷地冲le过来。却是酒吧的门童看到这里发生的事情,进去报信le。

  其中yī个块头高大,胸肌块块凸起的家伙,显然是这群人的老大,yī上来就冲章世伦嚷道:“章少,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得罪您le?”

  章世伦突然间见大批人马赶到,而且个个手中都拿着家伙,顿时精神就抖擞le起来,腰也站直le,甚至似乎连那无力耷拉着的手臂也不疼le。

  “是那个小白脸!给老子狠狠地打,往死里打,出le事情老子负责!”章世伦指着zhāng卫东,咬着牙,脸部肌肉扭曲地叫道。

  “就他?”大块头看着zhāng卫东那站在路灯下瘦削的身子,还有脸色煞白,十指跟zhāng卫东紧紧扣在yī起的qín虹,不禁有些傻眼。

  章世伦这些年天天在女人的肚皮上折腾,身子骨早已经被掏空le,这点大块头是知道■的,说他打不过yī个小白脸他相信,可章世伦身边还有两个混混呢?那两个家伙可是经常打架的主,怎么也可能打不过yī个小白脸呢。

  正在大块头傻眼的时候,章世伦又指着qín虹道:“那个妞给老子留着,★○老子yī定要让她爽得死去活来!”

  章世伦不知道自己在说这些话时,zhāng卫东的眼里闪过yī丝冷到le冰点的杀机。这种杀机,zhāng卫东只曾在别墅里对那些绑架le华裔小女孩黄晓怡的日本人动◎过。

  大块头脸上闪过yī丝鄙夷的眼神,显然对章世伦的做法很不屑,但还是点头道:“放心章少,绝对跑不le那妞。”

  说着大块头把手yī挥,那些早已等急眼le的混混们,马上就敲打着手中的东西,脸上露着淫荡的笑容,大摇大摆地朝zhāng卫东走去。

  在他们看来,就zhāng卫东这副身板子,就算真是个练家子,难道还能打得过他们十多人吗?

  看着十多人脸上挂着淫荡的笑容,手中个个拿着家伙,步步逼近,qín虹当然不会认为zhāng卫东还能打得过,就刚才zhāng卫东yī打三,她都已经大感不可思议le。

  “你快跑,然后马上报警。”不过越是这样的时候,qín虹反倒冷静le下来,手使劲地捏lezhāng卫东手掌yī下,低声道。说话时目光还不忘警惕地看着那帮步步逼近的人。

  见qín虹突然间不仅表现得格外的冷静,而且还让他先逃,zhāng卫东的身子不禁yī震,然后轻轻拍le拍她的手,宽慰道:“没事,别忘le我是武林高手,就这些人还奈何不le我。”

  qín虹当然不认为zhāng卫东真是什么武林高手,这年头yī个打十几个的都是电视里演演的,现实中能□有几个?更别说就zhāng卫东这身子板le。她只以为zhāng卫东不愿意抛下她独自离去,心里不禁yī阵感动。

  “傻瓜,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只有你跑le,我们两才能全部得救!”qín虹强忍着眼■□有几个?更别说就zhāng卫东这身子板le。她只以为zhāng卫东不愿意抛下她独自离去,心里不禁yī阵感动。

  “傻瓜,现在不yǒujǐgè?gèngbiéshuōjiùzhāngwèidōngzhèshēnzǐbǎnle。tāzhīyǐwéizhāngwèidōngbúyuànyìpāoxiàtādúzìlíqù,xīnlǐbújìnyīzhèngǎndòng。

  “shǎguā,xiànzàibúshìchěngqiángdeshíhòu,zhīyǒunǐpǎole,wǒmenliǎngcáinéngquánbùdéjiù!”qínhóngqiángrěnzheyǎn中的眼泪,狠狠掐lezhāng卫东yī把低声道,似乎想yī下子把他掐醒,又似乎想让他记住些什么。

  qín虹的话似乎起le作用,zhāng卫东松开leqín虹的手。

  qín虹的心yī□下子就空le,眼泪也忍不住流le下来。她突然发现,自己其实是不想zhāng卫东走的,哪怕这样的选择才是最明智的,但她还是希望就像电视里演的yī样,在生死关头有个男人不顾yī切地傻傻地守护着她,而不是像◇●她的丈夫,宁愿选择le德国也不愿选择她。

  不过很快,qín虹那噙着眼泪的双眼就猛然睁得老大老大,因为她看到zhāng卫东竟然不是选择离去而是选择前进。

  “不要!”qín虹使出le全◇身的力量尖声叫le起来,眼泪就像决堤的江湖yī般奔涌而出,然后整个人竟然不顾yī切地也向前冲le过去。

  可就在这yī瞬间,zhāng卫东出手le。

  他yī出手,那些刚才还大摇大摆,■吃定lezhāng卫东的混混们就像yī个个草包yī样,被zhāng卫东抓起来随手扔上le天空,然后噗通噗通又纷纷像草包yī样从天上落le下。

  那场景很有点像周星驰演的《功夫》里木楼大战的场景□chīdìnglezhāngwèidōngdehúnhúnmenjiùxiàngyīgègècǎobāoyīyàng,bèizhāngwèidōngzhuāqǐláisuíshǒurēngshàngletiānkōng,ránhòupūtōngpūtōngyòufēnfēnxiàngcǎobāoyīyàngcóngtiānshàngluòlexià。

  nàchǎngjǐnghěnyǒudiǎnxiàngzhōuxīngchíyǎnde《gōngfū》lǐmùlóudàzhàndechǎngjǐng

  qín虹歇斯底里冲上去的身子,yī下子就僵在le原地,目瞪口呆地看着天上下起“人肉包子”。

  这种武林高手扔人如探囊取物yī般的场景,身为yī个武侠迷,qín虹在脑子里幻想过无数遍,但今天却是第yī次亲眼目睹,而且那yī个个“人肉包子”就活生生地在她的眼前噗通噗通落下,最近的相隔绝不超过半米。

  不过转眼功夫,刚才还大摇大摆的十多个混混,已经横七竖八躺leyī地,个个◎唉唉哼哼,不是断胳膊就是断腿的,没有yī个人能爬的起来。而zhāng卫东此时却已经面无表情地重新站在le章少和那个大块头的面前。

  “大,大,大哥饶命!”大块头上下牙齿打颤地道。

  这■辈子他也算是打过很多场架le,也是见过血的人,可是像zhāng卫东这样打架像吃饭yī样轻松的,他还真是平生第yī次见到。

  这,这根本就是在演武侠剧嘛!

  zhāng卫东对这个大块头没●感兴趣,抬脚对着他的肚子就yī脚踢le过去。

  大块头少说也有yī百七八十斤重,可是在zhāng卫东含怒的出脚下,整个人就像子弹yī样飞le起来,然后也跟那些人yī样重重地摔到le地上,半天也☆爬不起来,估计内脏出点血是免不lele。

  不过这还算是轻的le,要是zhāng卫东真动le杀机,那就不是内脏出点血那么简单le。

  “我,我,你,你要干什么?”章世伦见zhāng卫东yī脚就把那个平时很能打的大块头给踢飞le,之前嚣zhāng得意的表情早已经不见le,吓得两腿发抖,连话都讲不清楚。

  “我记得我给过你机会le,可惜你没好好珍惜!”zhāng卫东目光毫无感情地平视着章世伦,淡淡道。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