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五章 奇人行事


  第两百八十五章奇人行事

  方钟平家大业大,为了妻女,别说就这些东西,就算一下子要他挪个亿把的巨款,他都会马上安排人去筹集。

  “行符的材料,那罗大师,咳咳,是罗骗子倒是有一大堆,bú知道张师弟有没有什么特别要qiú,要是没有,wǒ这就让人去取来。至于和田玉,wǒ也收藏了几块,wǒ这就去拿来给你过目。”方钟平急忙道。

  “行符的材料没什么要qiú,倒是那玉石还是有点讲究的,需要过目后才能下定论。”张卫东道。

  见张卫东这样说,方钟平自然急忙叫佣人去取行符的材料,又亲自去书房将珍藏的一些玉石取下来。

  bú一会儿,张卫东眼前就整整齐齐摆放着他需要的施法用具包括三块上好的和田玉。

  方钟平终究是武林人士,跟陶吉斌等玄门中人或多或少有些接触,也多少知道张卫东要和田玉是拿来制玉符用的,所以挑的三块都是或方或圆的块状类似于挂件的和田玉,一些被雕刻成山水之类的艺术品的和田玉就没拿过来。

  张卫东把那三块和田玉拿起来看了看,以前他是bú懂玉的,bú过如今玉到他手中,他一摸就知道这玉是好还是坏,因为玉也是天地珍品,若是好玉,自是受过天地灵气淬炼,拿在手中感觉自然bú一样。

  方钟平果是财大气粗的人,收藏的三块和田玉都是上等货色,张卫东偷偷输入一丝真气,竟隐隐散发出一丝毫光,却没有任何要碎裂的迹象。

  “这玉可以,bú过☆只需要一块就够了,其余两块方师兄还是收起来吧。”张卫东挑了一块最好的,然后把其余两块推向方钟平。

  “这玉放在wǒ这里也就只是看看,既然张师弟觉得这玉是好玉,bú如就收起来留着以后备用吧。”方☆钟平急忙道。

  张卫东当然bú肯要,他虽bú懂玉的价格,但既然是方钟平珍藏的,量来至少也要以万元为单位来计算。事实上这几块玉,最差的也要近二十万。

  “bú过只是几块玉石而已,对于你wǒ又算得了什么,张师弟你就别跟wǒ客气了吧。”方钟平笑道。

  “那可bú是这么说,wǒ可是个穷教书的,这玉石对wǒ而言确实贵重了点。”张卫东半开玩笑道。

  “张师弟,你要真这么说,那可就是瞧bú起wǒ方钟平了!”方钟平闻言沉下脸道。

  张卫东见方钟平果真有些羞恼,便笑了笑,随手把三块玉石都收了起道:“方师兄你要这样说,那wǒ就收了。”

  方钟平见张卫东收起了玉石,脸●色这才转好,同时心里也好过一些。

  方钟平自己和祖上都算得上是江湖中人,自然隐隐知道像张卫东这类奇人往往是千金难请。就如陶吉斌这类奇人,寻常人qiú上门,随便做个法都要以百万计,甚至以百万计那◆还得看他心情。当然大家都是武林同道,陶吉斌身为武林一份子跟方钟平倒是bú会摆架子,事后也特意拿了张符给方静。bú过方钟平也特意备了一份厚礼,陶吉斌也收了。

  这倒也bú是说陶吉斌势利,眼睛钻到钱窟窿里。实在是像他们这类真正有本事的人,做法、行符当然bú是像罗大师之类的江湖骗子一样糊弄人,虽bú至于像一些算命先生说的要损耗寿命那么严重,但真元法力是肯定要消耗一些的,也有可能会因此延误了修行。☆所以若bú拿一些巨额回报,若bú摆些架子,任谁都能找上门来请他们帮忙,那估计累也要把他们累死了。

  方钟平看得出来,张卫东是真心要帮他们的忙,但也正因为这样,如果连一点表示都没有,方钟平心里委◎◇实难安。事实上就那两块和田玉,若bú是张卫东说了一句还可以,他也是万万拿bú出手的。

  女儿还有妻子肚子里的孩子,两条人命又岂是两块和田玉换得回来的?别说换bú回来,若bú是遇到张卫东,哪怕他□○散尽万贯家产也没用。

  bú过方钟平暂时也只敢这么做,他是真看出来张卫东是性情中人,真要搞得铜臭味太浓,反倒会惹恼张卫东,失去张卫东这个神奇的朋友。

  这就是俗话说的凡事都讲究个度,方◎钟平是个聪明人,这点他心里明白得很。

  张卫东收起三块玉石后,把手掌按在方静的后背,缓缓渡过一缕纯阳真气,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香肩,柔声道:“静儿先下来吧,现在应该bú会再感到冷了。”

  方静知道张卫东要保她妈妈怀中的胎儿,倒也bú敢再赖在张卫东的怀中,闻言乖巧地从他的大腿上爬了下来,挨着他坐在边上。

  bú过很奇怪的是,正如张卫东说的,她再也感觉bú到寒冷,甚至感到体内似乎有万千缕热气在爬动,暖洋洋的很是舒服。

  等方静下来后,张卫东冲薛碧珠笑道:“嫂子,麻烦你把手伸出来,wǒ帮你把个脉。”

  薛碧珠急忙把手伸了出去,然后满脸期待紧张地看着张卫东。

  张卫东把手搭在她的脉上,微微感受了一番便松开了手,笑道:“小侄子身体无恙,就是受寒气所扰在里面住的有点bú舒服,等wǒ画两张符给嫂子贴身带上,然后再开个药方,服上一段时间保管没事。”

  “那太好了,太好了!”方钟平一家人先是一阵欢喜,接着方钟平和薛碧珠突然想起了张卫东刚才说是小侄子,bú由得又大大惊喜道:“张师弟,你,你的意思是,这胎是男孩?”

  “是的!”张卫东笑笑道。

  方钟平此时对张卫东的话当然是shēn信bú疑,闻言一把年纪的人竟然忍bú住跳了起来,喜极而泣道:“哈哈,wǒ方钟平终于后继有人啦!”

  这么激动了一阵之后,方钟平又伸出双手bú由分说地紧紧握着张卫东的手道:“张师弟,你真是wǒ方钟平一家的救命恩人啊!以后只要你有需要,一句话,wǒ方钟平绝bú皱一下眉头!”

  张卫东笑着拍了拍方钟平的手背,笑道:“方师兄言重了,言重了!”

  “bú,bú,张师弟你bú知道这些年…….”

  “呵呵,wǒ能理解,现在还是让wǒ先画符行bú?”张卫东见bú得方钟平一鼻涕一把泪的感激模样,笑着抽出手打断道。

  方钟平这才想起正事要紧,急忙抹了把眼角,尴尬道:“让张师弟见笑了,你看wǒ们是bú是需要回避一下?”

  “bú用回避,其实wǒ画的跟那罗大师也没什么区别,无非他画的徒有虚表而已。这符真正有用的,却bú是这符号,而是倾注在里面的精、神、气。”张卫东摆了摆手,随口解释道。

  张卫东虽然是随口而言,方钟平却是一脸肃穆,他知道这话看似随口而言,但普通人却是一辈子也无法明白其中奥秘,他也是如此。至于薛碧珠和方静娘俩更是满脸崇拜地看着张卫东,对于她们而言,张卫东差bú多已经成神仙了。

  张卫东见方家三人的表情,知道跟他们说这些也只是对牛弹琴,便bú再往下说,而是沉心静气开始书符。

  书符时,张卫东脸沉如水,身上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庄重肃穆的气息,让人情bú自禁屏住呼吸,bú敢发出半点声音。

  张卫东如今画符比以前多了许多心得,龙飞凤舞,两张符箓一张驱煞符,一张安胎符bú仅几乎是一气呵成,而且全都成功。

  好在方钟平一家人是外行人,若是换成陶吉斌等人知道张卫东一口气画了两张符,全都成功,还bú吓得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张卫东把符画好,shēnshēn吸了口气调整了下气息,这才把两张符折好递给薛碧珠道:“这两张符嫂子收好,贴身挂带,胎儿就bú会有事了。”

  薛碧珠小心翼翼地接过那两张符,好似什么珍宝似的,然后起身道:“wǒ先去把这两张符用囊袋装好,贴身佩戴。”

  说完便急匆匆去了卧室。

  薛碧珠去了卧室后,张卫东又开了一张方子给方钟平,然后才将目光重新落在方静的身上,道:“方师兄,静儿跟嫂子的情况bú同,wǒbú仅需要专门回去帮她制作玉符,还需要运功帮她驱赶阴煞之气。运功驱赶阴煞之气时,比较忌讳人打搅,你看哪个房间比较方便,帮忙腾出一个来。”

  “去wǒ的房间吧,很整洁bú需要专门再收拾。”bú等方钟平开口,方静已经抢着说道。

  只要女儿的病能治好,方钟平当然没意见,至于张卫东当然就更没意见了。

  于是由方静带着张卫东去了她的房间,而方钟平则把门关上,亲自站在外面护着。

  方静的房间布置得◇有点类似与公主房间一样的,看起来很温馨也很女孩子气,还充满着淡淡好闻的幽香。房间里有贴着方静的几张照片,bú过照片虽然拍的很美,但她的眼神始终看起来带着一丝忧郁之色。

  张卫东正在打量方静房间■时,方静已经盘腿坐在了自己的床上,然后唰地一下拉掉了耐克运动服的拉链,露出了白嫩的香肩和一件白色的卡通贴身小背心。

  因为常年收阴煞之气折磨,bú管是冬天还是夏天,方静都是穿得比较严实,所以她的肌肤带着一丝病态的白,竟真跟白雪一般。

  bú过她的身子虽然虚弱,但似乎继承了她母亲优美的身材,十七岁的雨季,一对处女峰已经发育得把小背心撑得鼓鼓的了,雪白的手臂也很是修长就跟雪藕似的。

  “喂,你干嘛?”张卫东bú禁被方静的举动给吓了一跳,急忙道。

  “大叔bú是要运功帮wǒ驱赶阴煞之气吗?wǒ看电视里运功排毒什么的都要脱掉衣服的。”方静眨巴着纯净的大眼睛,很无辜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