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章 方钟平的难事


  .  第两百八十章 方钟平的难事

  “wǒ来介绍一下,这位是天南省的张卫东张师弟,是这一届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张师弟这些都是wǒ们武夷山的武林同道,这位是桃源观的庄敬则庄大师,这位是武夷宫周翰宇大师,这位是朱思源朱师弟,这位是……”方钟平先向众人介绍张卫东,接着又向张卫东一一介绍包厢里的武林同道。

  众人本来见张卫东只是个小年轻,心里还有点埋怨方钟平小题大做。竟让他们这些在武夷山算得上有头有脸的人都齐齐赶到酒店,还如此郑重其事地眼巴巴等着迎接一个小后生,尤其庄敬则和周翰宇两位大师,在武夷山一带算得上德高望重的人物,年纪也已过六旬,平时在武夷山只有别人等他们的份,哪有他们这么早早赶到酒店等他人的事。虽说如今武林没落,武林一脉更应该同qì连枝,有武林同道来武夷山做客,理当热情招待,但凡事也讲究个度不是?

  不过当他们听说张卫东竟然是这一届的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大jiā心里头的怨qì就全都没le,剩下的全都是震惊le。虽说现今武林没落,但中华大地地广人多,或明或暗的武林人士的数目还是极为庞大的。每年一次的武林大会,能坐到主席团位置的,无一不是武林中真正的强者,甚至有些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传奇人物。就像张天师的后人张自悠,又或天南省的刘广鹏,又或当代盐帮帮主施逸群,不是身手出神入化甚至充满传奇色彩,便是武林中富可敌国的大头领大富豪。

  张卫东年纪虽轻,但既然能跟张自悠等人平起平坐,又岂可等闲视之?

  众人都一一热情客qì地主动伸手跟张卫东握手打招呼。打过招呼后,在方钟平的坚持下,张卫东坐到le主位上。等张卫东落座后,众人这才纷纷落座。

  众人都落座后,一位有点发福的男子,堆着一脸的笑容走到方钟平的边上小声地问道:“平叔可以上菜le吗?”

  刚才张卫东进来时,这位男子就在le。介绍时,方钟平也稍微介绍le一下他,说是这jiā酒店的老板,也姓方,是他一位堂侄,不过年纪看起来却跟方钟平差不多。

  方钟平点le点头,老板便转身冲身穿旗袍,模样儿特靓丽的服务员叮嘱le几声,然后又回过身也找le位置在下面陪坐着。

  菜肴很快就端le上来,都是一些当地的特色菜,有彭祖药膳,碧绿石磷腿, 武夷肉皮冻 ,冻糟羊肋片,莲花托红鲟等等,每上一个菜,老板都会亲自向张卫东介绍一番。酒上的是当地的名酒,武夷山酒,据方老板介绍,武夷山酿酒已经有两千两百多年的历史,自古以来不少文人墨客、商宦布衣皆因武夷山酒而‘闻香下马、知味拢船‘。可谓源远流长、文化底蕴丰厚。

  江湖武林人士大都好喝酒,在以前不少武林豪杰都是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很是豪迈不羁。现如今当然甚少有人大碗喝酒,大口吃肉的,不过大多武林人士还很是好酒,喝起酒来也大多颇为豪爽,方钟平等人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众人见张卫东长得斯斯文文,细皮嫩肉的,☆再加上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的头衔实在耀眼,一开始倒也不敢灌他酒,只是非常客qì地敬着酒,点到即止。不过很快大jiā都发现,张卫东喝白酒就跟喝白开水一样,喝le三四两酒不仅没有半点上脸,整个人也清醒得很。于是慢慢地大jiā开始放开le手脚,开始有说有笑地你一杯wǒ一杯地敬起酒来。

  白酒对于张卫东而言除le入口没有饮料来得好喝一点,还真跟白开水差不le多少,见大jiā放开来喝酒,他也不推让。对方说干,他也就干,nà豪爽的态度真让人怀疑他是一位北方大汉。

  连续数杯下肚,张卫东面不改色,看得酒桌上的人都有点傻眼le,同时对张卫东的好感也是倍增,觉得张卫东够豪爽,够给面子,一点都不摆架子。

  在中国,酒桌上的qì氛往往是喝酒喝出来的。既然张卫东做为今晚的主宾酒量不错,喝酒又很是豪爽一点都不像他斯文的外表,酒桌上的qì氛自然也就调动起来le。

  整个包厢顿时热热闹闹起来,不过今晚的宾客毕竟只有一人,众人自然不好意思光敬张卫东的酒,武夷山武林同道之间也互相敬酒,否则nà就是仗着人多故意要把张卫东给灌醉le。只是喝着喝着朱思源等人就掉转le枪头,轮流着敬张卫东酒。因为他们发现白酒喝le差不多一斤,张卫东浑然没事,倒是他们这边有好几个酒意上头le。

  这怎么行?张卫东身为武林大会主席团成员,要是武功厉害,又或者像刘广鹏一样钱多得数不过来,他们都无法可说。可要是这一顿酒席下来,张卫东浑然没事,他们这边却趴倒le好几个,这个消息要是传出去,别人还以为他们武夷山的武林人士全都是饭桶,一桌人连个酒都喝不过张卫东一个人呢。

  不过张卫东的酒量nà可真不是盖的,任朱思源等人怎么敬酒,他都是来者不拒,不消片刻,nà几个本就有点酒意上头的人就喝趴下le。看得方钟平还有庄敬则、周翰宇两位大师直皱眉头,心里更是惊骇不已。今晚他们三人一个是武夷山武林领袖,地方富豪,另外两个是身份比较超然的武林人士。所以敬酒都敬得比较含蓄,酒喝得也少,不像朱思源等人一样大大咧咧的,压根就是想把张卫东灌倒。只是如今看来,今晚他们三人要是不拿出点本事,恐怕他们一桌子的人,还真会被张★卫东一个人给全干翻le。

  这当然不行!

  于是除le方钟平这位主事人,庄敬则、周翰宇两位大师也不顾得年纪已大,也亲自上阵一杯接一杯地敬张卫东的酒。可以说一桌子十来人,除le方钟平暂时■还不好意思跟着众人一起发起车轮站,其余人现在是一致酒杯对着张卫东le。

  现在已经不是客qì不客qì的问题,而是面子的问题!

  张卫东见连发须半白的庄敬则和周翰宇都红着脸一杯接一杯地敬他酒,对这些武林人士在酒桌上死要面子的作风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眼看着一桌子的人倒下le一半,真要再喝下去,估计庄敬则和周翰宇这两位方外人士都要失le常态,张卫东正犹豫着要不要干脆来个假醉时,包厢的门突然被推le开来。

  刚才开着宾利车在酒店门口接张卫东的nà位冷峻男子神色匆匆地走到方钟平身边,弯腰附耳低声道:“老板,小姐病情突然发作le!”

  方钟平闻言脸色大变,低声问道■:“不是时间还没到吗?怎么会突然发作!罗大师怎么说?”

  “大师说这是厉鬼开始反抗挣扎le。”男子又低声道。

  “你认为他这话可信吗?”方钟平犹豫le下低声问道,问完后,自己便低头思考◇le起来,显然这问话只是下意识而已,并不是真要男子做出判断。

  “按理说小姐这病一般都是子时开始发作,很少有提前的,所以罗大师的话有一定可信度。”男子低声道。

  “如果是就好le。好le,你密切关注此事,一有消息就立马通知wǒ。”方钟平闻言紧皱的眉头舒展le开来,眼中流露出一丝期望的眼神。

  “是。”男子低声应le句,然后转身离去。

  张卫东目光有些疑惑地看le一眼男子离去的背影,虽然刚才他没有刻意去听方钟平和男子的对话,但两人之间的对话还是依稀落入他的耳中。只是因为两人的对话比较零星,他也不大清楚方钟平jiā究竟发生le什么事情,不过从方钟平的表情,以及刚才他讲话的语qì上看,张卫东知道方钟平遇到le比较棘手的事情。

  “怎么jiā里有事?”张卫东关心地问道。两人如今也算是朋友le,朋友有难,张卫东自然不能不闻不问。

  “没事,没事,张师弟wǒ敬你。”方钟平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试图掩盖他内心的担忧。

  “方师兄你要是当wǒ是朋友,你就实话跟wǒ说,是不是jiā里发生le什么事情?或许wǒ能帮上点忙也不一定。”张卫东一脸真诚地道。

  “是小女犯病le,没关系,这也不是第一次。”方钟平见张卫东这样说,倒也不好再隐瞒。

  “方师兄这事你怎么不早跟wǒ说?要是早说wǒ就先去帮侄女看看病情le。”张卫东闻言不禁责怪道,同时心中对方钟平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热情招待自己很是感动。

  张卫东这一说,方钟平倒想起这次武林大会曾经给一些因为少时修炼外jiā功夫过勤或不慎留下后遗症的武林人士,每人发le一瓶药水,nà药水便是张卫东所配。

  联想到这个方钟平两眼不禁微微一亮,燃起一丝希望的光芒,不过很快眼中的光芒又黯淡le下来。他女儿这病要是好医,凭他的身jiā财富什么医生请不到,张卫东年纪轻轻的,医术就算真的较为高明难道还能比青城派的尘虚道长还要厉害吗?

  “谢谢张师弟,wǒ都差点忘le张师弟是杏林高手,只是小女的病情委实特殊,wǒ也曾走访le各地名医全都素手无策。”方钟平苦笑道,不想麻烦张卫东的言外之意再明显不过。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