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六十五章 冤家路窄


  第两百六十五章 冤家路窄

  “师叔是我朝辉,晚上有没有空?想请您吃顿饭。”电话里传来楚朝辉朗爽的声音。

  “在哪里?”张卫东也懒dé罗嗦,很是干脆地问道。

  “茗竹轩怎么样?”楚朝辉请示道。

  “那儿不错,环境好,菜肴也合胃口。”张卫东笑道。

  “那六点半开车dào学校接您,您看行不?”楚朝辉再次请示道。

  “不必le,茗竹轩隔我这也就一小■段路,我下班后没事情慢慢踱过去。”张卫东笑道。

  楚朝辉知道张卫东是那种干脆直接的人,不喜欢客气来客气去的,闻言也就不坚持,笑道:“那行,我、永谦还有鲁啸风师兄六点半准时在茗竹轩等您。”
■duànlù,wǒxiàbānhòuméishìqíngmànmànduóguòqù。”zhāngwèidōngxiàodào。

  chǔcháohuīzhīdàozhāngwèidōngshìnàzhǒnggàncuìzhíjiēderén,búxǐhuānkèqìláikèqìqùde,wényányějiùbújiānchí,xiàodào:“nàháng,wǒ、yǒngqiānháiyǒulǔxiàofēngshīxiōngliùdiǎnbànzhǔnshízàimíngzhúxuānděngnín。”
  “好的。”张卫东笑着挂le电话。

  ......

  下le班,张卫东一个人无所事事地在校园里瞎逛le几圈,见时间差不多le,这才背着单肩包慢慢朝校门外走去。

  茗竹轩隔吴◎州大学不远,走路大概也就十多二十来分钟。张卫东吹着凉爽的晚风一路慢慢走着,很快就远远看dàole“轩在湖中湖在轩中”,很有一种江南水乡味道的茗竹轩,而这时离约定的时间还至少有十多分钟。

  张卫◎东看le下时间,刻意放慢le脚步。虽然茗竹轩的环境很不错,不过他并不喜欢一个人傻傻地在饭店里等人。

  正慢慢走着,张卫东听dào身后响起le熟悉的马达轰鸣声,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只见远处,一身黑色皮衣裤的朱晓雀正骑着哈雷戴维森摩托车,长发飞扬,非常冷酷潇洒地朝这边疾驰而来。

  张卫东见是朱晓雀,想起上一次多亏le她才买dào李丽满意的皮包,嘴角不知不觉中流露出一丝微笑,脚步也早已经停le下来。

  “东哥!”但张卫东脚步停下来时,朱晓雀也看dàole他,忍不住一声惊呼,摩托车早已加速飞奔而前,然后一长长的轮胎擦地声音,稳稳停在le张卫东的身边。

  “东哥,您要去哪里?我送您。”朱晓雀下le车,婷婷立在张卫东面前,本是比较硕大丰满的双峰在紧身皮衣的束缚下,显dé越发的壮观诱人。

  “不用le,我马上dàole。”张卫东目光不由自主地扫过朱晓雀皮衣包裹下的丰满坚挺,然后指le指不远处的茗竹轩,笑道。

  “东哥也去茗竹轩吃饭吗?我也是哦。”朱晓雀惊喜道。

  “是吗?”张卫东有些意外地看le朱晓雀一眼,在他看来在茗竹轩吃饭似乎不是朱晓雀的风格,况且她今天的穿着和打扮也似乎跟茗竹轩有点格格不入。

  “是啊,我表姐卢青青考上社保征收中心le,所以舅舅一家人准备在茗竹轩庆祝一下,说起来这件事还要谢谢东哥您呢。”朱晓雀一脸感激道。

  “呵呵,那就好。不过你表姐能考上,主要是她自己有这个实力,我并没有特意打什么招呼。好le,我们也别站在路边聊,一起去饭店吧。”张卫东笑道。

  “嗯。”朱晓雀上le摩托车,然后看着张卫东有些难为情地道:“东哥,要不……”

  张卫东看看就数百多米开外的茗竹轩,笑le笑,还是翻身上le摩托车。

  朱晓雀感受dào身后一股熟悉的男子气息袭来,心里不禁一甜,然后发动摩托车朝茗竹轩开去。

  茗竹轩还是一如既往的幽雅,人才dào饭店门口就已听dào清脆而幽远的风铃声,鼻尖已经嗅dào阵阵竹子清新的气息。

  横跨湖面的长廊便是饭店的入口,也是等候的地方。长廊临湖的两边是长椅,人多的时候客人可以坐在长椅上等号子也可以在这里等朋友。因为长廊就横跨在湖面上,水中有鱼,有碧绿的睡莲,人却在水上,所以在这样的环境等候丝毫不会觉dé烦闷。

  张卫东和朱晓雀dào时,卢思鸿一家人已经在长廊上等候。见dào朱晓雀是和张卫东一起来的,先是一惊,接着马上一脸热情地迎le上去。

  “你们好,我们又见面le。”张卫东见卢思鸿一家人起身迎上来,笑着朝三人点le点头道。

  “是啊,是啊。张老师上次青青的事情,太谢谢您le。正想找机会向您当面道谢,又怕您贵人事忙,不敢轻易打扰。”朱秋珍是个很会说道的女人,急忙道。

  “阿姨你不要这么客气,这事主要还是青青自己有实力,否则我就是帮忙le也没用。”张卫东摆le摆手道。

  张卫东这话是实话实说,不过卢思鸿一家人当然不这么认为。卢青青本来是没什么希望的,没想dào却顺利地被录取le,要说这件事不是张卫东帮忙说话,打死他们也不相信。

  “张老师看您说的,这件事要不是有您帮忙,我家青青哪有什么机会。”朱秋珍恭维道。

  “是啊,张老师,我都已经做好le被刷下来的准备le,没想dào最后竟然déle第一名。”卢青青说道,看向张卫东的目光充满le敬佩。

  同样是年轻人,对方说起来岁数比她还要小,但对方却不仅是大学老师,而且随便一句话就能决定她的前途命运。以前还觉dé赵明辉在财政局上班是个人物,现在跟眼前这位一比,再想想赵明辉人五人六的骄傲模样,卢青青真怀疑自己当初的眼睛是不是瞎le。

  张卫东也知道这件事跟他们解释不清楚,况且他也确实帮卢青青制造le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所以闻言笑le笑也就没再否认。

  “张老师实在不好意思啊,阿雀也没跟我们说您要来,再加上我们也没想dào这茗竹轩生意这么好,我们电话打dé稍微迟le一点竟然连包厢的位置都没le。您看要不我们换个地方?”朱秋珍突然神色有些拘谨地道。

  “舅妈您误会le,我们是路上碰巧遇上的,东哥今晚这里也有饭局。”朱晓雀急忙道。

  “啊,这样啊。”朱秋珍闻言不禁有些失望。现在女儿终于如愿○以偿地拿dàole事业编制,接下来当然是要求上进,不过这年头想上进,除le自己有实力,还dé上面有人肯提拔你。卢家只是寻常百姓家,朝里没人。这个时候,朱秋珍当然希望能跟张卫东这位神通广大的年轻人加深感◇情,希望有朝一日他能帮忙替她女儿再说说话。

  “是的,我今晚还约le几个朋友在这里吃饭,你们就不用管我le。”张卫东笑道。

  说完张卫东又转向阿雀道:“阿雀跟你舅舅他们进去吧,省dé等◇会人多连大堂的位置都没le。”

  阿雀虽然有心想再陪陪张卫东,但怕自己这个形象和身份反倒给张卫东丢面子,闻言点le点头道:“那东哥我们先进去le。”

  等阿雀他们进去后,张卫东见时间还▲早便随便找le个位置坐下来等人。

  “张卫东!”张卫东坐下还没一会儿,耳边响起le一道透着刻骨仇恨的声音。

  张卫东微微皱le皱眉头,扭头朝入口的方向看去。

  不远处,大腹便便,手腕上带着瑞士帝舵手表,一身名牌的鸿泰拍卖行老总朱枫正双目喷火地死死盯着他,跟他并排而站的还有一位一身名牌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体型健硕,双眼中不时会有一抹凌厉的目光闪过,显然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此时他正昂着头,用高高在上的目光远远看着张卫东,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糅合着好奇的不屑冷笑。

  估计因为长廊比较窄的缘故,有两位打扮dé比较时尚妖艳的女子并没有亲热地挽着两人的手,而是紧跟在他们身后,其中一位正是任晨怡以前的同事李燕茹。看来这李燕茹还是有点手段的,至少在床上的功夫应该比较ledé,dào现在朱枫还没玩腻。李如燕身后则跟着三位身穿笔挺黑色西装,看起来很是彪壮的男子,那形象,那气势很容易让●人联想dào电影里演的保镖。

  张卫东当然认dé朱枫,上次他跟任晨怡去江边烧烤,这家伙自以为有点钱有点势,在他面前显摆来显摆去,又当着他的面打任晨怡的坏心思,最终却被阿武一脚给踹翻在地。本来阿☆武等人还想狠狠揍他一顿的,最后还是张卫东开le口,这小子才有机会逃过一劫。只是没想dào,这家伙似乎不记打,今天偶然遇dào却似乎有找他麻烦的迹象。

  张卫东再次微微皱le皱眉头,然后扭过le头,他当然不是怕打,只是却嫌麻烦,尤其这里还是酒店。

  朱枫却显然不这么想,见张卫东扭过头,自然以为他怕le,想当做没看dào他,只是这可能吗?朱枫脸上露出一抹狰狞的冷笑,大步朝张卫东走去。

  自从姐夫何泰文升任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执行局局长之后,朱枫就渐渐在吴州市混dé风生水起,不管是黑道白道都卖他几分面子,钱财更是滚滚而入。渐渐地朱枫也开始把自己当个人物来看,自我膨胀dé也很是厉害,有时候走路眼睛都是朝天看的。但朱枫万万没想dào,以他今时今日在吴州的身份地位,竟然会被一个穷教书给扫le面子,接着还被人打dé落荒而逃。

  可以说朱枫这辈子还从来没这么窝囊过!

  所以自从那日烧烤被人打le后,朱枫肚子里就一直憋着一口气,心情极度的不爽。但张卫东是大学里的老师,给个朱枫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直接冲dào大学里打老师,他也不至于目中无人dào这种程度。

  没想dào今天天公作美,会在今天让他遇dào这家伙,他又岂会放过眼前这找回场子的大好机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