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五十四章 二选一


  第两百五十四章 二选一

  “你……”张卫东情不自禁地退后一步,突然间他发现女人一旦耍起流氓来,似乎比男人还要强悍啊!

  见张卫东被自己的回马枪给吓得退后一步,苏凌菲嘴角忍不住挂起一丝得意的微笑。

  哼,谁怕谁!

  张卫东见苏凌菲嘴角挂着的得意,哪肯就此认输,急忙稳住脚步,再次用色迷迷的眼神盯着她身子上下打量起来。

  苏凌菲zhè次是有备而来,所以一开始倒显得泰然自若,不过毕竟是女人,哪怕她的身子已经被张卫东看过,抱过,甚至嘴巴也亲过了,但终究还是无法长时间忍受男人色迷迷的目光。尤其张卫东的目光变得越来越炙热时,好像恨不得把她给吞掉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慌了,也终于想起眼前zhè家伙可是三更半夜还要左拥右抱地出去寻欢作乐的大色狼,自己zhè可是真正在玩火啊!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吃饭去!”苏凌菲终于恨恨地瞪了张卫东一眼,说完跺了下脚转○○忍不住慌了,也终于想起眼前zhè家伙可是三更半夜还要左拥右抱地出去寻欢作乐的大色狼,自己zhè可是真正在玩火啊!

  “看够了没有?看够了吃饭去!rěnbúzhùhuāngle,yězhōngyúxiǎngqǐyǎnqiánzhèjiāhuǒkěshìsāngèngbànyèháiyàozuǒyōngyòubàodìchūqùxúnhuānzuòlèdedàsèláng,zìjǐzhèkěshìzhēnzhèngzàiwánhuǒā!

  “kàngòuleméiyǒu?kàngòulechīfànqù!”sūlíngfēizhōngyúhènhèndìdènglezhāngwèidōngyīyǎn,shuōwánduòlexiàjiǎozhuǎn身离去。

  张卫东意犹未尽地扫了眼她婀娜的背影,然后急忙挪开视线跟了上去。刚才色迷迷的举动虽是故意,但看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有种口干舌燥的感觉,脑子里更是情不禁自想起那一幕幕惊艳的画面,以至于当他的目光定格在她高挺的酥胸上时,好似那两只小白兔会随时随刻蹦出来似的。

  食堂里,两人对面而坐,各自默默地吃着桌前的饭菜。好几次,张卫东想开口澄清一下自己真不是色狼,但想起苏凌菲那认死理的脾气●,就算说了也白搭,再加上自尊心作怪,最终还是作罢。

  吃过午饭,苏凌菲便回宿舍休息去了,而张卫东则去了谭正铭的家。

  虽说苏凌菲老是误会他,但不管怎么说,张卫东还是无法看着她上火的憔悴★样子而不管。

  见张卫东又特意来给他那位女同事准备川贝炖雪梨,谭正铭夫妇看他的眼神自然又多了几分深意。zhè倒不怎么让张卫东难堪,最难堪的还是白容问他那个瓷罐的事情,张卫东当时liǎn就红了。

  准备好川贝炖雪梨,重新从谭家拿了个瓷罐装好,张卫东拎着袋子回到了单身教师宿舍楼,站在707房间门口。犹豫了下,张卫东举手敲了敲门。

  卧室里,昨晚一夜未眠的苏凌菲正睡得很是香甜时,隐隐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她艰难地张开了眼睛,然后揉着眼睛起来下了床,迷糊不清地问道:“谁呀?”

  “是我,张卫东。”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

  见敲门的是张卫东,迷迷糊糊中苏凌菲想起了川贝炖雪梨的事情,急忙出了卧室打开房门。

  打开房门,苏凌菲看到张卫东手中果然提着一个袋子,心中不禁一甜,睡意也突然间全跑了。只是当苏凌菲刚要伸手去接过袋子时,却发现张卫东正盯着自己的胸部看,目中跳动着不一样的光芒。

  苏凌菲下意识地顺着张卫东的目光朝自己的胸口看去,却看到了一抹深深的雪白沟堑。

  苏凌菲zhè才想起迷糊中,竟然忘了自己还穿着低领真丝睡衣。

  “啊!”苏凌菲一声低呼,急忙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猛地把门一推。

  张卫东见状急忙把手一缩,然后看看手中的袋子,再看看紧闭的房门,很是无奈地再次举手敲门。

  不过张卫东还没来及得再次敲门,门又突然被打了开来,然后从里面伸出一只手一把夺过他手中的袋子。

  “谢谢啦。”苏凌菲的脑袋探出来冲张卫东说了一句,然后又急忙关上了门。

  “躲什么躲,又不是没看过?”张卫东见苏凌菲像做贼一样躲着他,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转身往自己的房间走去,只是刚才不经意间看到那一抹深深的雪白沟堑却似乎带有某种魔力,不时钻入他的脑海。

  “真是的,我现在怎么对zhè家伙越来越随便了?怎么一听说是他连自己还穿着睡衣都没意识到?”屋内苏凌菲一liǎn羞恼地跺着脚。

  晚上七时,吴州大学体育馆如期举行教师“吴江杯”篮球决赛。

  因为有张卫东的参与,环工学院自然是有惊无险地击败了人强马壮的建工学院,拿到了环工学院自成立以来的第一次冠军,而张卫东也自然而然成为当天晚上最耀眼的明星。

  吴江杯决赛后接下来两天是吴州大学秋季运动会。秋季运动会分学生组和教师组。因为学校里老师少,学生多,再加上老师不像学生那么热衷体育竞技,所以老师比赛时候,往往喊加油的人是稀稀拉拉,看不到几个人。但今年却出现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只要有张卫东出现的比赛,就会出现一支很是壮观的拉拉队。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zhè些啦啦队竟然大多数都是学生而不是老师。

  张卫东当然没让隋丽等人失望,参加的五项比赛,每一项都拿到了第一名。张卫东取得zhè样出色的成绩,差点让所有环工学院的老师跌破眼镜。任谁也想不到,张卫东zhè个文文弱弱的小白liǎn,不仅是篮球高手,而且还是田径场上的运动健将。尤其是303办公室的人和当初负责报名的任晨怡见张卫东一项接着一项地拿冠军,更是吃惊得差点连下巴都要掉在地上。

  zhè家伙当初果然没吹牛,他真的是冲着奖金去的!

  倒是张卫东本人拿了五个第一之后,却一点都感觉不到兴奋。zhè也难怪,当初张卫东因为穷得叮当响,zhè才为了奖金的缘故报名参加比赛,如今他身兼数职,收入都已经达金领级别,zhè奖金自然也就对他失去了吸引力。

  不过有种比没有强,况且看着隋丽等人兴奋得小liǎn蛋红扑扑的,好像是她们拿了冠军似的,张卫东的心情还是挺高兴的。

  张卫东参加的五个项目在第二天上午就结束了比赛,下午赛场上就没他什么事了。本来比赛结束后应该是无事一身轻,只是想起今日是李丽的生日,张卫东却有些头疼。

  李丽是他到吴州大学后结交的第一位朋友,双方关系亲如姐弟。她的生日,张卫东自然不能没有表示。只是从小长zhè么大,张卫东还真没有特意给朋友买过什么生日礼物。唯一的一次,估计也就上次在吴江仿古步行街给刘胜男做了个糖人。那次刚好是适逢其会,做个糖人当生日礼物倒是合适,zhè次显然不大合适送糖人。

  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袋后面,但脑袋里却是空空的,张卫东发现自己根本没有给女孩子买礼物的经验,更不知道在zhè个特殊的日子里应该送什么礼物会比较合适。

  要不叫个女孩子一起上街?同是女人,她们应该懂得更多一些。张卫东心里突然冒出了个主意。

  那该叫谁呢?叫吕雅芬或者隋丽,还是苏凌菲?张卫东脑子里闪过一道道靓丽的身影,他突然间发现,其实自己认识的女孩子还是挺多的,而且个个都挺漂亮。不过吕雅芬和隋丽是学生,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带着女生去逛街购物,张卫东感觉有些不妥,况且吕雅芬和隋丽尤其是隋丽本来就比较黏他,真要再带上街,张卫东还真有点担心zhè两位小妮子胡思乱想。苏凌菲倒是个合适的人选,同事兼朋友,而且对李丽也了解,但张卫东很快就把她给否定了。一来是怕她的性格会拒绝又或者会笑他对她有什么不良企图,二来张卫东也不想在她面前表现得太菜。

  左思右想,张卫东发现想找个人上街购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后来干脆想不行就直接拉上李丽去商厦,让她看中什么就买什么,反正最近省人民医院也发了万元左右的工资进卡,他的腰包还是比较鼓的。

  正准备豁出去直接拉上李丽时,张卫东脑子里忽的闪过一个一身黑色皮衣裤,骑着摩托车,就像电影中冷艳女杀手似的女人。

  阿雀!我怎么把她给忘了呢!张卫东开心地拍了下脑袋,然后拿出手机急忙给朱晓雀拨去了电话。至于大学老师找女阿飞一起逛街购物合适不合适,阿雀zhè个另类的女人跟李丽zhè种高级知识分子之间的审美观会不会完全不同,张卫东却压根没考虑到。在他看来,首先,阿雀是个女人,而且是一个绝对不会拒绝他的校外女人,跟她在一起张卫东完全不会有什么心理负担,其次,两人上次已经逛过一次街购过一次物,一回生二回熟嘛。

  至尊娱乐场,一间宽敞的棋牌室。阿雀手中握着牌,晒着窗外透进来的阳光,慵慵懒懒,无精打采的。跟她一起打牌的阿虎、阿龙还有阿武三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他们都是属于夜猫子型的家伙,晚上精神特好,到了白天哪怕睡到下午一两点钟还是一副病猫子的样子。

  “不打了,不打了,一点劲都没有!还是去找几个靓妞松松筋骨吧!”阿虎把手中的一副臭牌往桌上一扔,嚷嚷道。

  “zhè个主意不错。”本来病怏怏的阿龙立时来了精神,也把手中的牌一扔道。

  唯有阿雀和阿武两人依旧有气无力,两眼无神地抬头瞟了两人一眼,然后指了指桌上的牌异口同声道:“要吗我们帮你们松松筋骨,要吗继续打牌,二选一。”

  本来精神抖擞的阿龙和阿虎闻言顿时浑身一个哆嗦,zhè两人一个是直接能把人筋骨给拆掉的暴力女,一个是喜欢走后门的玻璃男,让他们松筋骨那还不生不如死。

  “继续打牌,继续打牌。”两人斩钉绝铁地异口同声道。

  阿雀和阿武闻言打了个哈欠,然后再次无精打采地看着自己手中的牌。阿虎和阿龙两人对视一眼,一liǎn无奈的苦笑。

  他们有时候很想不通,像阿雀zhè样漂亮的女人怎么会那么喜欢暴力,他们同样也想不通,像阿武zhè样牛一样壮的人,怎么就偏偏喜☆欢男人。

  正当阿虎和阿龙继续无奈地坐回位置时,阿雀的手机响了起来。

  阿雀没理会,只管继续出牌。像她zhè样的女人,除了飞车党的人,很少会有人主动给她打电话的,尤其在白天,连飞车党的●huānnánrén。

  zhèngdāngāhǔhéālóngjìxùwúnàidìzuòhuíwèizhìshí,āquèdeshǒujīxiǎngleqǐlái。

  āquèméilǐhuì,zhīguǎnjìxùchūpái。xiàngtāzhèyàngdenǚrén,chúlefēichēdǎngderén,hěnshǎohuìyǒurénzhǔdònggěitādǎdiànhuàde,yóuqízàibáitiān,liánfēichēdǎngde人都不会给她打电话,生怕惊醒她的美梦。所以,zhè个时候响起的电话,十有**是保险推销或者商铺推销之类的垃圾骚扰电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