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八章 神奇药水


  第两百二十八章 神奇yào水

  要是换成以前张卫东这么说,众人肯定以为张卫东吹牛不打草稿,竟然敢说经他指点的人能挑战张自悠,但此时众人有的zhī是满腔的热血沸腾。

  张自悠啊,那可是现今武林中的真正高shǒu,据说曾有人亲眼看到过他飞檐走壁的本事。若有资格挑战他,不管输赢都足以让习武的人引为一生的骄傲。

  以前这种事情王立彬等人是想都不敢想,zhī是如今经张卫东指◆点之后,却是有了强烈的期待,期待着那一天的到来。

  张卫东见众人两眼光芒闪烁,都沉浸在自己登顶武林高峰的武侠梦中,笑着起身道:“今天活动就到这,回去吧。”

  众人这才从憧憬期待中回过神■来,急忙道好,说着全都退后两边让出一条路来,请张卫东先行。

  真正出身武林世家或门派的练武之人还是非常注重尊师重教的,也恪守着一日为师终生为父的传统训言。张卫东虽不肯收他们为徒弟,但所传授的本事却是比任何一位名师都要多,多要珍贵。所以哪怕张卫东不肯收他们为徒,他们却是不敢失了师徒之礼。

  张卫东本身就是大学老师,见状自然有几分欣慰,点了点头道:“今晚指点你们修炼的事情,除了家里人就不要再跟其他人讲了。”

  王立彬等人闻言马上一脸肃然道:“是,东哥。”

  张卫东闻言再次点了点头,这才迈步一马当先出了房间。

  回到度假山庄的房间,张卫东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来点钟,顾不得洗澡,先急忙拿了两瓶yào水,然后去敲白远bó的房门。

  白远bó是江南红餐饮公司的老总,此时正趁着空闲时间通过网络处理一些公司的事情,打开门见是张卫东不禁有些惊讶。

  □“白师兄这是给你的yào水,洗澡时倒一点进去,泡个二十分钟,一瓶分五次。五次之后如果没效果,你再跟我说。”张卫东笑着把yào水递给白远bó。

  看着张卫东shǒu中的yào水,白远bó这才想起▲今天在机场说过的事情,急忙一边接过yào水,一边感激道:“张师弟,你看我都忙得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没想到你倒把这事给记得牢牢的,谢谢你啊张师弟,让你费心了!”

  “呵呵,白师兄客气了,zhī是举shǒu之劳而已。”张卫东淡淡笑道。

  “什么举shǒu之劳啊?啊,张老师yào你已经配好了啊!”这时白洁走了过来,看到她爸shǒu中的yào水不禁一脸惊喜地叫道。

  “是啊。”张卫东点了点头,然后对白远bó道:“白师兄,时间也不早了,你早点休息,我现在把yào水给刘师兄送过去。”

  白远bó点了点头,然后举起shǒu中的yào瓶朝张卫东晃了晃道:“谢谢啊张师弟。”

  张卫东笑笑,然后转身朝刘广鹏的房间走去。刘广鹏接到张卫东给他的yào水时,同样是惊讶中有些感动。

  当张卫东敲开刘广鹏房间时,白洁跟着白远bó进了房间。

  “这么晚了,还有事情吗?”白远bó见女儿跟着进来,有些好奇地问道,然后随shǒu把yào水搁在桌上,准备继续处理公司的事情。

  “帮你放洗澡水。”白洁回道。

  “不是吧,我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关心老爸了,连洗●澡水都要帮我放好。”白远bó闻言转身看着白洁开心地笑道。

  “我不是关心你洗澡,我是关心你的身tǐ。”白洁说着转身进了浴室。

  “我的身tǐ?”白远bó微微一怔,然后突然醒悟过来道:“■你是说你张老师给我配得yào水吗?”

  “当然。”浴室里传出白洁的声音。

  “傻丫头,我这病又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哪用得着这么急。不过你这个张老师人还真不错,年纪轻轻就这么古道热肠的,有我们练武人的侠义之气,是个值得交往的人。”白远bó笑道。

  “那当然,张老师可不是一般人。”浴室里传来白洁带着崇拜语气的声音。

  白远bó本来见女儿这么关心自己这个老爸,心里就像大夏天喝了冰水一般舒服畅快,zhī是没想到女儿却话锋一转,竟说张卫东不是一般人,心里不禁有些酸溜溜道:“不是一般人,我女儿可是很少这么评价过一个男人哦,我好像就没听你这么评价过我。”

  “你?咯咯,你怎么好跟张老师比!”浴室里传来白洁咯咯的笑声。

  白远bó本来zhī是有点酸溜溜的感觉,这回却感到胸口都有些发闷了,辛辛苦苦把女儿养这么大,没想到才没几天的功夫就被另外一个男人给比下去了。

  “我怎么就不好跟你的张老师比了?我告诉你,你爸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帅哥一位,而且因为你爷爷过世早的缘故,你爸我早早就肩负起一个大家庭的担子,这点你张老师能比吗?”白远bó走到浴室门口,像个小孩子一样不服气地道。

  扑哧!白洁闻言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什么?难道你爸我说错了?”白远bó见状郁闷道。

  “行行行,你没说错。不过你还是先去把更换的衣服拿出来,然后快点来泡▲澡吧。”白洁笑着起身把她爸推回房间。

  “泡澡不急,你还是先把刚才的话说清楚。”白远bó道。

  “什么不急?张老师亲自配的yào水你以为谁都可以拿得到吗?”白洁这回算是听出来了,她老爸▲不仅吃张卫东的醋,而且对他的医术也没有真正重视起来,忍不住没好气地白眼道。

  “张师弟这么年轻,莫非他的医术真的很厉害?”白远bó有些不敢相信道。

  “不是厉害,是神奇!”白洁一脸严肃地纠正道。

  白远bó看着他女儿一脸严肃的样子,不禁吸了口冷气。他当然知道女儿表面上对谁都很亲切温和,但内心里却是个心高气傲的主。

  “你就那么肯定?难道你亲眼见过?”白远bó脸上的表情也不知不觉中变得严肃起来。

  “爸,你还是先去泡澡吧,有关张老师的事情,我迟些再跟你说。”白洁道。

  白远bó见女儿今晚跟往常很不一样,似乎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说,心中好奇心大起,但还是点了点头道:“那行,我先去泡个yào澡,等会我们父女两好好聊聊。”

  按照张卫东的吩咐,白远bó把五分之一的yào水倒入浴缸内。yào水一入浴缸,整缸的水竟然渐渐变成如翡翠般的绿,一缕缕yào草清香随着蒸汽升腾弥漫在浴室里。

  白远bó吸上几口,感到整个人似乎都精神了一些,脸上忍不住露出震惊之色。

  “难道真的如白洁所言,张师弟的医术已经达到出神入化的境界?”白远bó心里震惊着,人却早已急忙脱了衣裤然后急匆匆爬入浴缸。

  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看看yào效如何了。

  不过白远bó马上失望了,那一缸翠绿温水除了颜色翠绿煞是好看却与平常温水没什么两样,人躺在里面根本感觉不到什么特别,倒是那yào水的香味倒是又好闻又提神,甚至白远bó都动起来了把这yào水开发成沐浴液的心思。

  虽然感觉不到什么特别,但想起张卫东的一片热心还有女儿的一番话,白远bó还是准备老老实实泡个二十分钟。

  时间悄然流逝,白远bó脸上的表情从失望渐渐地变成了惊喜。因为本来应该已经变冷的洗澡水,此时却似乎反倒变热起来,似乎有一股股的热气从水中通过他周身的毛孔渗透到他的皮肤里面,然后汇聚成一条条火蛇在他的身tǐ里蹿动,舒服得白远bó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享受着这种奇妙舒服的感觉,时间过得特别的快。当那一股股的热气消失时,白远bó睁开了眼睛,他发现洗澡水又变回了无色,zhī是有些浑浊。

  呼!白远bó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从浴缸中站了起来,张开双臂做了下扩胸运动,接着又上下举shǒu弯腰,还把双shǒu弯到后背。

  在做这些动作时,白远bó脸上的表情由平静转为震惊然后是狂喜。就泡了二十分钟的澡,身上经常酸痛处竟好了许多!

  “爸感觉怎么样?”虽说白洁对张卫东的医术深信不疑,但见到他爸从浴室里出来,还是忍不住一脸紧张地问道。 ○
  “神奇,真的zhī能用神奇来形容啊!我已经好多年没感到这么舒服过了!”白远bó一脸感慨道。

  见父亲这么说,白洁不禁大大松了一口气,然后笑道:“这回知道张老师厉害,不吃醋了吧?”

  “咳咳,你这孩子乱说什么!对了,我得马上跟你刘师伯说一声,这么神奇的yào可是千金难买啊,要趁早用啊!”白远bó有些尴尬地干咳两声,然后急忙出了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