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七章 指点


  周菡chū去后,张wèi东看着跪在地上的九个青年男女依旧头疼无比。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棘手的事情。

  拒绝自然是最简单也是最直截了当的事情,但俗话说男ér膝下有黄金,这些年青人跪都跪了,就这么直接拒绝他们,心地善良的张wèi东委实有些做不chū来。

  “这样吧,你们先起来,这件事我们好好商量一下。”好一会ér,张wèi东才模拟两可地道。

  “那是不是说师◆父是答应收我们为徒了?”王立彬惊喜道。

  张wèi东见王立彬连师父都直接叫上了,不禁直皱眉头,想了想道:“你们也知道武林中收徒不是随随便便的事情,尤其到了我这等层次,更要慎重。所以你们都先起来★,要不然我可就一走了之了。”

  见张wèi东这么说,王立彬等人互相对视一眼,最终心不甘情不愿地起身,只是站起来后,个个都摆chū一副束手聆听教诲的姿态,却是没有一个人落座。

  张wèi东目光一一扫过众人,看着众人一脸期待的神情,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也不过才二十chū头,要是一下子收九个徒弟,那像什么样子?况且眼前九人别说没有一人具有五行相衡的体质,就连修炼资质也是参差不齐,就算☆张wèi东真收他们为徒,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大chéng就。

  只是这话张wèi东却是不好说chū口,可毕竟跪也跪了,求也求了,却又实在不好随随便便打发。

  张wèi东左右为难了好一会ér■,最终还是认为收徒是肯定不行的,但稍微可以指点一二。前段时间他接连对谭家和楚家的修炼心法进行改良,对金木水火土五行修炼心法有过较为深入的研究。虽然要想凭空创建chū高层次的修炼心法有些困难,但要根据不■同人的体质量身定制一条初级的练气路径还是较为简单的。至于以后还要不要进一步指点,那还是要以观后效的。若修炼进展速度确实快,人品也确实不错。张wèi东是不介意继续深入指点。反之,自然就到此为止。

◎  拿定主意,张wèi东清了清嗓子道:“拜师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

  王立彬等人见张wèi东张口就说不提拜师的事情,脑袋就全都耷拉了下来。

  张wèi东见状笑笑道:“不过我们也算是朋友□一场了,指点一二是没问题的。八戒中这样吧,王立彬你先过来。”

  听说张wèi东愿意指点一二,总算是聊胜于无,王立彬勉强提起些精神来。chū列走到张wèi东面前,心有不甘道:“东哥,您就不能再考虑考虑?”

  “行了。盘tui坐在椅子上。”张wèi东不置可否道。

  “盘tui坐在椅子上?”王立彬又是失望又是疑huo道。

  张wèi东点了点头。

  王立彬心中虽是很疑huo不解,但还是老老实实盘tui坐在椅子上。刚坐好,王立彬便看到张wèi东伸chū手按在了他的头顶。

  “东,东哥您不会是准备给我醍醐灌顶。帮我打通周身经脉吧?”王立彬见状不禁想起武打小说还有电视里的一些场面,本是沮丧的表情立马变得ji动起来。

  “你想得倒美,你以为我的内力是凭白得来的吗?”张wèi东没好气地瞪了王立彬一眼道:“现在给我闭上眼睛和嘴巴,静心凝神。”

  王立彬虽然还很想问张wèi东究竟要干什么,但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到此时的张wèi东身上有股威严凝重的气息,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然后乖乖的闭上眼睛和嘴巴。

  神识顺着真力从王立彬的百汇xué缓缓探遍王立彬的身子。张wèi东很快发现王立彬五根中火根比较淳厚强大。倒是个有修炼天赋的人,心中不禁有几分欢喜。

  谭家和楚家的功法经张wèi东精心改良后,其实已经是一种修真心法,修炼到一定境界是能chéng为修真者的。而张wèi东准备给王立彬等人的指点无非只是一条初级的练气行径。最终目的是帮助他们有朝一日能chéng为真正的武林高手。相对而言,后者比前者简单了许多。所以张wèi东在mo清了王立彬的身体状况之后,微闭着眼睛思索片刻,心中就已经有了主意,然后对王立彬沉声道:“现在你集中精力感受体内气息的流动,我只帮你引导三次,以后你每天按这路径运气修炼,只要你能坚持不懈。尤其每日子时不○可轻易中断,我保证不chū两年。那几个小日本就不是你的一招之敌。”

  要是换chéng之前在度假山庄,王立彬是肯定不相信张wèi东的话。但现在却深信不疑,闻言不禁大喜,急忙集中精神去感受体内变□kěqīngyìzhōngduàn,wǒbǎozhèngbúchūliǎngnián。nàjǐgèxiǎorìběnjiùbúshìnǐdeyīzhāozhīdí。”

  yàoshìhuànchéngzhīqiánzàidùjiǎshānzhuāng,wánglìbīnshìkěndìngbúxiàngxìnzhāngwèidōngdehuà。dànxiànzàiquèshēnxìnbúyí,wényánbújìndàxǐ,jímángjízhōngjīngshénqùgǎnshòutǐnèibiàn化。

  果然王立彬一集中精神,便感觉到两缕热气从左右脚底涌泉xué经大tui内侧yin脉至胯下生死窍然后往上直通冲脉……最终汇与心下绛官之位。

  如此一个循环下来,本因为喝了酒,神智还有点模糊的王立彬突然感觉到整个人清醒了许多,身上毛孔仿若也舒张了开来,散发chū丝丝酒气。

  王立彬还未来得及惊讶,那两缕热气再次开始运转。王立彬是聪明人,知道这种机缘千载难逢,要是错过了这辈子恐怕就再也没有得窥如此神奇的运气方式的机会,急忙打起十二万分精神,意念跟着那热气走动。

  如此三次,每一次王立彬都感到精神清醒了许多,整个人也是变得轻松了不少。只是三次过后,张wèi东果真收□回手,王立彬失望之余却不敢有半点怠慢,恭恭敬敬地朝张wèi东鞠躬道:“东哥,您虽不愿收我为徒,但在我心里您就是我的师父,以后只要您一句话,赴汤蹈火立彬我在所不辞。”

  张wèi东闻言心下倒是有◆些感动,毕竟对于他而言其实只是稍微动了下脑筋,当然帮忙引导时也消耗了少许真力,但换来的却是一片真心。

  “快去巩固一下吧,等会要是忘了我可是不会再教第二次的。”张wèi东压下心头的情绪,笑着拍了拍王立彬的肩膀道。

  “是东哥。”王立彬再次鞠了一躬,然后转身一脸严肃地盘tui坐在地板上,用意念带动体内那一缕微弱的气息缓缓沿着刚才张wèi东引导的途经运转起来。

  欧阳红等人本来见张wèi东把手放在王立彬的头上,没一会ér就松开,并没有多大感觉。但见王立彬前后神情完全不一样,而且下了椅子后二话不说便一脸严肃地盘tui坐在地上。房间里的气氛不知不觉中变得严肃起来,而一脸平静坐在椅子上的张wèi东整个人也似乎突然被一股神秘的气息给笼罩了起来,让他们面对他时克制不住地产生一种朝圣般的战兢和肃穆。

  “欧阳红轮到你了。”张wèi东朝排在最前面的欧阳红招了招手道。

  “是东哥。”欧阳红有些拘谨恭敬地应了声,然后也像刚才王立彬一样盘tui坐在张wèi东的面前。

  张wèi东等欧阳红坐好后,照样把手放在她的头顶。这回欧阳红chū奇的乖巧,不用张wèi东吩咐已经闭上眼睛,把一颗浮躁的心安静下来。

  欧阳红同样是火根比较纯厚的根骨,甚至比王立彬都要强上一些,估计这也是她xing格比较风风火火的原因之一。因为欧阳红和王立彬的根骨相似,有了之前的经验,这次张wèi东更加迅速地敲定了欧阳红的练气经径。

  把刚才向王立彬交代的话,张wèi东同样向欧阳红交代了一遍,然后引导着她体内真气的按着一定途经运转。

  三次之后,欧阳红也终于完全明白过来,王立彬事后为什么要向张wèi东说那些掏心窝的话,也完全明白他又为什么急匆匆坐在地上开始闭目修炼。

  本是话最多的欧阳红,这次却沉默了。她起身后只是一脸肃穆地朝张wèi东鞠了一躬,然后转身跟☆王立彬并排坐在一起。

  虽然欧阳红什么都没说,但房间里所有人都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

  欧阳红之后,其余七位分别是白洁、汪亮、项祖鹏、朱峰、赵连良、蒋丽琴、顾大飞。张wèi东也一一帮他们○mo清根骨,然后引导他们练气。后面七人中白洁水根比较纯厚,若进一步指点深造是有可能跨入修真者行列的。但其余六人资质都只是比普通人稍微好一些,不过以他们的年龄,若按张wèi东的指点坚持修炼,数十年后chéng为飞檐走壁的武林高手还是不会有任何问题。当然能不能chéng为修真者这也不是绝对的,有时候勤能补拙,又或者悟xing高、机缘好,有朝一日未尝也不是没有突破自身极限的可能。

  九人分别盘tui坐在地上巩固修炼,大概过了一刻钟后,众人这才先后结束修炼。

  当他们意念重新回归时,所有人都发现自己整个人竟是chū奇的神清气爽,眼睛似乎也明亮了许多,起身时有种身轻如燕,浑身又充满力量的感觉。

  “东哥,您教给我们的功法实在太神奇了,我觉得现在要是对上那帮日本人,肯定能一拳打得他们屁股尿流。”王立彬使劲握了握拳头,一脸崇拜ji动地道。

  “是啊,是啊。我现在就感觉浑身充满力量,有种去找人打一架的冲动。”欧阳红连连点头道。

  “呵呵,第一次效果那么好,是因为我刚才顺便帮你们疏通了一下经脉,也留了少许真气在你们体内。你们可别妄想天天有这种效果,不过只要持之于恒,我想有朝一日能挑战张自悠也不一定。”张wèi东笑着道。

  今天更新完毕,谢谢支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