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六章 做生意跟做人一样


  “你到这里来干嘛?”nǚ孩一边拉过男zǐ的衣袖往外走,一边压低声音道。

  “我没钱了,给我点钱。”男zǐ显然也知道这里rén多,一边跟着nǚ孩往外走,一边压低声音道。

  “刘连根,你别不要脸!你又不是我什么rén,凭什么向我要钱。再说前段时间我不是刚借给你两千块钱ma?”到了外面,nǚ孩zhōng于忍不住冷静脸道。

  “我不要脸,你才不要脸呢!怎么有了小白脸就想甩失落我呀!告诉你没门。快点拿两千块钱给我,要否则有你好看!”刘连根道。

  “没有!”nǚ孩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刘连根伸手抓住nǚ孩的手臂。

  “你铺开!”nǚ孩伸手去掰刘连根的手。

  “给我钱我就铺开。”刘连根嬉皮笑脸道。

  “你,你混蛋!”nǚ孩猛地抬脚对着刘连根的脚背踩了下去。

  刘连根吃痛松开了手,nǚ孩趁机往里面走,不过没走几步突然感到头皮一痛,却是刘连根伸手一把抓住了她的头发。

  “臭婊zǐ,老zǐ跟你好言好语你不听,非要老zǐ动粗ma?”刘连根抬手就给了nǚ孩一巴掌,目中透出凶狠之色。

  “你,你给我罢休,再不罢休我叫rén了啊!”面对刘连根的凶狠,nǚ孩目露怯意。

  “你叫啊,老zǐ打nǚ朋友,谁***管得着!”刘连根说着又抬手要一巴掌扇过去。

  nǚ孩见状脖zǐ缩了下,目中不由露出绝望之色,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有只手伸了过来,一把扣住刘连根的手。

  “先生!”nǚ孩目光一转,见是张卫东出手辅佐禁不住惊讶地叫了起来。

  张卫东冲她笑了笑,道:“没事吧?”

  nǚ孩摇了摇头,眼睛里噙着泪水。

  “***你是谁?老zǐ跟nǚ朋友的事情,要你管ma?”刘连根见突然有rén插手。一开始还吓了一跳,等他发现张卫东只是个小白脸后,立马一脸凶狠道。

  “谁是你nǚ朋友了?是你自己赖上我的!”nǚ孩指着刘连根满脸憋屈地道。

  张卫东闻言脸色不由一寒,冷声道:“我不管你是谁,现在马上向这位小姐报歉,然后滚蛋!”

  “妈的,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敢管老zǐ的事情!”刘连根指着张卫东骂道。

  张卫东闻言目中寒光一闪,抓着刘连根手腕的手骤然发力。

  “疼。***疼死老zǐ了,快罢休!”张卫东一发力,刘连根立马像杀猪一样叫了起来。

  “还敢这么嚣张!”张卫东目中寒芒再次一闪,咔咔声骤然响起,却是张卫东把刘连根的手腕缓缓往下掰压。

  “断了,我的手要断了!”刘连根疼得整个rén都弯下了腰,额头更是直冒冷汗。

  nǚ孩不由傻傻地看着张卫东,她万万没想到这个概况看起斯文白净的教书生,发火起来却是那么的凶狠冷酷。

  “安心,断不了!”张卫东森冷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过这次这声音落在刘连根的耳中就跟勾魂使者的声音有得一拼了。

  “行。行,我向徐承红报歉。”刘连根流着冷汗,急忙道。

  张卫东闻言这才知道洗发妹的名字叫徐承红。

  “哼!”张卫东冷哼一声,这才缓缓松开刘连根的手。

  刘连根获得自由后,连连甩了几下手腕,突然目露凶光。抬脚冲着张卫东的肚zǐ踹了过去。

  “啊!”徐承红见状尖声叫了起来,脸色却早已吓得煞白。

  不过徐承红的尖叫声还没落下,却已经看到先出腿的刘连根整个rén被张卫东一脚给踹倒在地。这一脚估计踹得有点重,整个rén蜷缩起来,不断地咳嗽着。

  “要不要再来一次?”张卫东冷冷问道。

  “不敢了,不敢了!”说着刘连根从地上爬了起来,朝徐承红说了声对不起,然后快速地跑开,跑了一小段路后,认为张卫东再也难不倒他。这才朝张卫东竖了下中指骂道:“小zǐ你等着瞧!”

  张卫东闻言目中闪过一丝寒光,但却没有追上去,而是转身往理发店里走。

  刚才店门口的服务员显然看到了刚才的一幕,见张卫东回身急忙打开了门,看他的眼神明显带着丝畏惧。张卫东冷冷瞟了他一眼。心中暗自感叹rén性冷漠,身为一个大男rén,为◎了明哲保身竟然眼看着自己的同事被rén扇巴掌都不肯意出面。

  徐承红紧跟在张卫东的身后进了理发店。等他重新坐回位置后,继续给他洗头发。

  “谢谢你先生。刚才要不是你,我真不知……”说到▲后面徐承红眼眶红红的。她急忙抬起头深吸一口气,然后强颜笑道:“对不起先生。”

  “没关系,我叫张卫东,你可以叫我张老师,也可以叫我东哥,不消先生先生的叫。”张卫东见徐承红一个nǚ孩zǐ十**岁就远离家乡到外地打工,现在还被rén敲诈欺负,心中不由起了怜悯之心。

  “那我叫你张老师吧,你叫我小红好了。”徐承红偷偷用手背抹了下眼角,感激道。

  “那行你叫我张老师,我叫你小红。对了,那个rén是怎么一回事?便利说ma?”张卫东知道像刘连根那种游手好闲的rén就像狗皮膏药一样缠rén,既然已经插手这件事情,倒也想理理清,免得等自己一走,徐承红又要被欺负。

  “他叫刘连根,是我的一个老乡。我也是偶然一次通过老乡跟他认识的,一开始见他rén还不错,一来二往就成了朋友。后来交往中发现他吃喝嫖赌样样来,就想跟他断了关系,没想到他却赖上我,非说我是他nǚ朋友,动不动向我要钱。一开始我缠不过他,给了点钱。没想到他事后却变本加厉,没钱了就找上我。为了他,我都换了好几个工作。今天要不是你,说不定闹起来我又得换工作了。”徐承红说着说着又眼泪汪汪的。

  “小红,刚才那rén是谁?下次不要再让那种不三不四的rén到我们店里来。”就在徐承红眼泪汪汪跟张卫东解释她和刘连根之间的事情时,理发店的老板走了过来,冷静脸训斥道。

  张卫东知道这年头做生意怕惹麻烦,但不管怎么说rén家一个小姑娘被rén欺负,你理发店老板不拔刀相助也就罢了,还特意过来雪上添霜,未免也太不近rén情了,闻言不由皱了皱眉头,扭头道:“老板,你不觉得你有些过分了ma?”

  “小伙zǐ,你是没当过老板不知道做生意的难处。你想想看,我这么大的一个店面,今天要是有rén来闹,明天又来个rén闹,你们还会上我这理头发ma?”老板一脸冤屈道。

  “我只知道做生意跟做rén一样,今天你不替员工出头也就算了,还雪上添霜。我想有一天,你自己或者你的店遇到这种情况,你想会是怎样一种情况呢?”张卫东面露嘲讽之色道。

  老板闻言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但开门做生意倒欠好获咎客rén,重重哼了声,然后转身走了。

  “谢谢你张老师。”徐承红等老板走后,轻声道,只是脸上隐隐带着忧色。

  “你是不是担忧那个刘连根事后会找你算账?”张卫东见徐承红忧心忡忡的样zǐ,关心地问道。

  徐承红闻言身zǐ明显僵了下,然后点了颔首道:“他现在知道我在这里工作,肯定不会就此罢休的。”

  “这个你不消担忧,我包管他不会再来找你麻烦!”张卫东宽慰道。

  “小伙zǐ,别把话说得这么满。刚才那小年轻,肯定是个游手好闲的rén,你以为这么打他一次就让他怕了ma?告诉你,这事肯定没完,这种rén我见多了,跟狗皮膏药一样烦不堪烦。”张卫东说这话时,刚巧老板从后面走过,闻言忍不住出言讥讽道。

  徐承红显然也抱着跟老板同样的想法,虽然刚才张卫东的表示好像挺能打的,但究竟结果非亲非故,帮一次是一次。甚至说不定等他走了后,刘连根会把一肚zǐ火气变本加厉报复在她的身上。不过这话她是不会说的,究竟结果rén家也是好心好意。

  张卫东冷冷一笑,刚想辩驳一句,老板突然转过身朝门口走去。

  “雀姐你好,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今天准备弄个什么发型?”老板满脸笑容地问道,态度很是恭谦。

  没体例,飞车党的老本营至尊娱乐城就开在高新街,高新街一带几乎没rén不知道飞车党的大名的。至于朱晓雀身为飞车党威名最盛的nǚ老大,她的大名自然也是没几个rén不知道。理发店老板连个小瘪三都不敢获咎,飞车党的nǚ老大哪里敢获咎,所以一见到是经常来他们店里打理头发的朱晓雀来了,急忙上前凑趣讨好。

  只是老板没想到,这回朱晓雀却是没理会他,直接跟他擦肩而过。

  老板微微一愣,然后急忙转身跟了上去,他可不敢获咎这位nǚ阿飞,却发现朱晓雀竟然径直走到刚才被他讽刺的年轻rén身后,必恭必敬地叫道:“东哥。”

  老板一听差点连魂都飞上了天,他就是做梦也想不到眼前这位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小白脸,竟然连飞车党的雀姐都要尊称一声东哥,而他刚才竟然还对他冷嘲热讽的。

  -------------------------

  今天两更,第二更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网站地图

- 免费提供皇冠体育_皇冠体育网_皇冠体育线上开户全文在线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黔ICP备14004548号-1